Tag Archives: 舉目73期

不累!不累!——麥城伯利恒學生團契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齊彥

BH73-41-7687-圖1-韓子瑤攝-mmexport1416331737997-BH73 寬3802014年5月18日,我們伯利恒學生團契有了第一次畢業季特別聚會,慶祝我們團契的第一批學生畢業——這些學生2010秋季到麥迪森城(Madison,即文中的“麥城”。編註)讀書,參加了我們剛剛開始的學生團契。現今他們畢業(有人已經受洗,有的仍在慕道)。在這些學生身上,在我們自己的服事當中,我們看到了上帝的信實,經歷了上帝的恩典。

你要負責到底!

記得那是2010年,我和丈夫結婚20年。我們夫婦一直想著如何慶祝結婚20年,有很多計畫,去歐洲,去坐遊輪……然而我們還是覺得,應該做一件更有意義的事。

在秋季學期學校開學之前,我問丈夫,要不要開始一個學生團契?這是我們一直以來就有的感動和心願。他說好!

我們就在10月2日,我們結婚20年紀念日那天,開始了第一次的學生團契活動。

回想起來, 我們夫婦兩個真的沒有任何的恩賜,好像除了準備飯食,車接車送,其他的都不會。我們既不會講道,也不善禱告,更不知道如何帶詩歌……我們能做的,只是對主說:“我願意!”主就藉著我們這不配的器皿,成就祂的事!

我們團契的名字叫麥城伯利恒學生團契。在聖經中,“伯利恒”是糧倉——上帝的供應,是大衛的城,更是耶穌出生的地方。

這幾年,我們真真切切地經歷了上帝的供應。上帝的帶領很奇妙,沒有給我們年度計畫,而是像教小孩子走路,牽著我們的手,慢慢前行。

自從我們開始學生團契,上帝就感動我們教會的每一家,都參加了這個服事。比如,姊妹們一起供應飯菜,所以學生們能吃到四川菜、湖北菜、陝西菜、上海菜……我常常開玩笑,說我們是舌尖上的麥城。

有了弟兄姐妹的扶持,我們心裡很踏實。

在我們決定開始聚會的時候,我們其實還不知道如何開始,要講什麼。但就在聚會前一個星期,收到外地弟兄寄來的鏈接:香港歌星鄭秀文在“好消息”電視臺的見證《信者得愛》。

鄭秀文外面看來很堅強,但內心很無力。星座、算命都沒能幫助她,是上帝把她從憂鬱症裡拯救出來……

這是上帝的預備!我們就此知道了“好消息”電視臺有很多好節目,可以帶領學生一起看。

學生有戀愛、婚姻等切實的問題。於是,我們聽劉志雄長老的講道錄音《在神旨意中的交友,戀愛,擇偶,及婚姻》,看高浩正的《不要驚動愛情》。

團契中有幾個孩子很愛打籃球,我們團契於是一起看了見證《哈佛小子—— 林書豪》。那時林書豪尚未出名。兩個月後,2012年2月4日,林書豪上了美國的頭條。

我們也儘量利用當地各教會的資源。2011 年4月,華人福音教會請一位牧師來講道。 我們邀請福音朋友參加,有4個學生決志,其中2個當年即受浸。

我們還邀請其他教會的牧者、弟兄姐妹來講道,鼓勵學生起來服事。

每當教會有特別節日,比如感恩節、復活節聚會,或郊遊,我們都邀請同學們來參加。每年的春節包餃子活動,是我們的保留節目,讓新生特別有家的感覺。

學生們視團契為家。有同學期末考試期間,給我發短信說:阿姨,我真的堅持不住了!我回覆她:加油!再堅持兩天,就可以“回家”(回團契)了!家是一個有愛的地方,家是一個完全接納的地方。

一個新生說,自從參加學生團契後,他越來越不喜歡參加別的派對了。因為派對結束之後,會更空虛。但來團契,就會被上帝的話語和愛充得滿滿的回去。

我們在團契剛開始時,禱告求上帝:“你讓我們開始,你就要負責到底!”祂是聽禱告且信實的!

五音不全帶詩歌

我天生五音不全。從小學到高中,只有在學校大合唱的時候, 才有我上臺的份兒。回想一下,除了《我愛北京天安門》、《學習雷鋒好榜樣》,我幾乎不會唱什麼歌, 更是從來不敢在人前唱歌。

信主後,我卻偏偏愛大聲唱詩歌。我先生每次聽我高聲走調,就會用胳膊肘推我, 提醒我小點聲……說實話,就是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什麼是音調。不過按先生的評價,“比以前好多了,值得鼓勵”。

帶學生團契的頭兩年, 每次聚會,我都要選詩歌。這是義不容辭的任務,我也歡歡喜喜地去做。

每週都有兩、三個晚上,我都在YouTube 上找歌。

我常常把已經入夢的丈夫唱醒。他爬起來對我說:“ 就讓電腦替你唱吧,你就別出聲了。”其實我的聲音已經壓得很低了,可能是因為調子不對,比較容易吵醒人(這已經成為我家的笑談了)。

上帝真是充滿了愛,祂竟然使用我這個五音不全、但是特別愛唱讚美詩歌的人,帶領詩歌!祂讓我每次都選到最合適的詩歌和故事,去配合當日的主題。

就如2012年的感恩節, 我為聚會選詩歌的時候,那首《獻上感恩》,以前唱過很多次,這次卻很意外地找到詩歌創作的見證。在那個安靜的夜晚,我感動得淚流滿面……聚會的時候,我就分享給大家。

2012 年秋天的第一個聚會,是迎新聚會。我本想選《我們成為一家人》等老歌,上帝卻給我 一首《愛的團契》,鼓勵我們“要記得團契開始是靠主來帶領, 全心信靠祂必負責到底”。

接下來, 中秋節到了。我們團契聚會的主題,與宇宙和生命的起源有關 ,大家會一起觀看 DVD 的Wonder of God。我本來想找“Trust and Obey”那首歌, 主卻奇妙帶領,使我卻在網上找到“When We Walk With the LORD”。

聚會時我才發現,這首詩歌的MV竟然以Wonder of God裡的一個片斷為開頭!我驚訝地睜大眼睛,驚歎上帝的帶領何等奇妙!

2012年聖誕節前,我們要聽劉志雄弟兄的講道《有寶貝在瓦器裡》。在準備詩歌的時候,我聽到倪柝生弟兄的詩歌見證 《你若奪去我心愛》。年輕的倪柝生, 愛上了燕京大學的校花,但因著那個女孩不信主, 倪弟兄決定分手。痛苦之際,他寫下這首詩歌,“你若奪去我心愛, 求以自己給我”。後來那個女孩也信主,成為了倪師母。

聚會前,我告訴一個剛剛遇到感情危機的小姊妹:一定要來聚會,有一首特別的詩歌送給你!

我常常對學生講,上帝可以讓五音不全的我帶領詩歌, 那麼主給你的那麼多的才能, 你豈不能做更大的事?

現在的學生團契,學生同工發聚會通知、帶領詩歌、統計人數、帶領聚會……我常常驚訝這些90後的靈命成長!

BH73-41-7687-圖2-郭品葳攝-mmexport1416331989451-BH73 宽680

“你們不累嗎?”

從2005年至2011年,我們夫妻一直兩地分居,一個人帶一個孩子。團契開始後,弟兄姐妹常常問我們累不累、苦不苦。我先生總是笑著說:“沒覺得啊!”我說:“我也是!”然後我們就相視而笑。

有一週末,我約一個女生出來吃飯,回答她對信仰的疑問。一頓飯的功夫,她問了我兩次:“你要上班,還有兩個孩子,還要管我們,你不覺得累嗎?”

我相信很多學生也有同樣的疑問,甚至心裡還會問:“你們為什麼要花時間和力氣去做這些事啊?是不是有什麼目的?”我能理解他們的疑惑。我當初遇到基督徒的時候,也有類似的不解。

說實話,每次愛宴結束,送走學生,收拾完畢,已經到午夜。我們不但累,還對自己的兩個孩子感到愧疚。小的已經睡了,沒有給他講故事,沒有一起禱告,沒有說晚安。大的我們也沒管,不知道他那幾個小時在幹什麼。

然而上帝卻總給我們一夜的安眠。下一次,孩子還會高高興興地盼著哥哥、姐姐們來。我們又在籌算,下次做什麼菜,誰去接送……

記得10幾年前,我們剛剛移民到加拿大多倫多,基督徒朋友把我們帶到了教會。有幾個弟兄(參與服事的)邀請我們參加查經聚會,老公覺得太浪費時間,不想參加,又不好意思拒絕,就說:“我們孩子還小,帶著他來回跑,不方便。如果你們願意,歡迎你們到我們家來聚會。”

我們心裡合計,他們住得很遠(其中兩位,單程就要一個小時),來一次、兩次容易,但不可能堅持很久。等他們熬不住了,我們也就解脫了。

可出乎我們預料,他們每週來一次,竟堅持了5年,直到我們離開多倫多。

等我們來到麥城, 才認識到,當時那幾位弟兄,付出有多少!就是現在,我們也做不到他們所做的。但上帝帶我們一步一步前行,並有弟兄姐妹一路攜手,日子過得很快樂。

讀過戴德生後代的見證,二戰時他們一家在中國,孩子被關在集中營。他們夫婦迫切禱告、祈求,上帝給他們一句話:“You take care of my things, I take care of yours……”日本投降後,他們一家平安團聚。這就是上帝的應許。

上帝也提醒我們:儘管常常有誤解、有傷害,我們有時也感到委屈,但和主在地上所受的苦相比,又算得上什麼呢?何況,上帝的愛能化解一切,苦能變成甜,憂愁能變成喜樂!

並不一帆風順

我的生活並不一帆風順。2012年夏天,先生工作了8年的公司,解聘了他。經過半天的傷心和擔憂,我們開始轉而感恩,感謝上帝給了我們8年穩定的工作,辦好了綠卡……

藉著弟兄姐妹的禱告,上帝給我們極大的平安。我們回國探親時,沒有人看出我先生失業了。

探親結束,正巧侄女大學畢業,和我們一起來美國,玩了4個星期。因看見了我們教會弟兄姐妹間的愛,也因和基督徒學生交往、聚會,她在回國前,接受耶穌為救主,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

我們家的老二,從生下來,就很難帶。2012年9月開始上學前班, 問題就更多了,常常被老師送到校長辦公室,通知家長提前接他回家。我的壓力很大。2013年初,那個寒冷的冬天,我幾乎崩潰,並且耳邊響起自責:“你自己的孩子都帶不好,還有資格帶別人的孩子(大學生們)?”

當時學生團契中,也經歷一些很讓人心疼的事情。我哭著跟上帝說,如果我不配這個事工,請你讓我停下來……然而上帝很奇妙地在我們教會興起媽媽禱告聚會,為孩子們禱告,也為我禱告,扶我重新站起。

我現在仍然面對同樣的問題,但我心裡有平安。上帝也給我更多的忍耐和愛。

上帝更以祂的方式回應我們的禱告——在我們最難的2年裡,讓我們看見與上帝同工所結的果子—— 每年都有6、7個學生受洗。每一次洗禮,都是我們教會弟兄姐妹的節日。正像團契同工講的,每週工作到星期五,都累得精疲力盡了,但一看到這些學生,喜樂和力量就來了。

Noah 小弟兄,在母親來探親期間受浸。他也帶媽媽來聚會。

媽媽在探親結束、回國前的一天,有很大的感動,要求受洗。我們就臨時安排她的洗禮。 她回去後,把以前拜的偶像都給砸了,包括很貴的玉器,然後給同事傳福音,給家人傳福音,甚至開始帶查經。

2014年春天,她再度來探親,告訴我們:以前拜偶像,心裡總是有恐懼和不盡的擔憂。但現在不管遇到什麼事,我都不怕,因我有上帝!

看到有人接受耶穌,成為上帝的兒女,是我們最高興的事情。我們其實沒有能力 ,也沒有足夠的愛心,但在人不能,在上帝都能,只要凡事靠祂!祂是智慧和力量的源頭,在任何的環境中,祂都能給我們世上難求的平安和喜樂!

作者是機械工程師。現居美國威斯康辛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伊利諾大學團契憶往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熊璩

BH73-38-7768-圖1-Illini Union 宽680

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縮寫為UIUC),是個研究性質的名校,理工科尤其傑出,被稱為是“公立常春藤”。它與華人留學生的關係源遠流長。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早在1906年,該校校長愛德蒙•詹姆斯,致信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建議將庚子賠款用於發展中國的教育事業,後來發展為庚子賠款獎學金,諸多的中國學生得以留美深造。在1911-1920年間,伊利諾大學接受和培養了多達1/3的留美中國學生,是對中國學生最友好的大學之一。

查經班的開始

伊利諾大學華人基督徒開始組織查經班,是在1962年。

自1948年始,每隔3年,美國的“校園團契”(IVCF),會在伊大的籃球體育館,召開全國性的“學生宣教大會”。這個3年一度的宣教大會,是福音派的大事,讓年輕人重新定位自己。多年來,這個大會培養了無數的宣教士,也激勵了無數人向上帝委身。

每次在會場,你總可以看到一群群的年輕人,自動地圍成一圈,迫切禱告。你也可以看到一張張熱情洋溢的臉,綻放出內心的喜樂。這種場面,對於當年文化保守、不善表達的亞洲人而言,相當地震撼。

大會結束時,全場會舉行聖餐擘餅儀式,象徵著各種宗派在聖靈裡合一,非常感人。

會議地點雖然在香檳城,但因為香檳與厄巴納(Urbana,又譯為爾班拿)是個雙子城,大會沿用了Urbana來稱呼會議。例如,“Urbana 70”就代表1970年的宣教大會。

據校友陳鴻沫弟兄說,在“Urbana 61”那年,為了減少華人留學生的經濟負擔,伊大留學生林爾華,與當地“雙子城聖經教堂”(TCBC)商洽,教會同意給華人留學生提供住宿。

這次幫助華人留學生的嘗試,後來發展成了校園查經班。查經班在學校註冊,正式成為學生社團,聘請了農學院的兩位美國教授作顧問。那時,數學系的陳國才教授(K.T. Chen)夫婦,也經常參與。

當時的華人留學生,主要來自香港、臺灣,以及東南亞各地,英語是唯一的共同語言。如果講員用的不是英語,還需要翻譯。唱詩歌時,也是“各說自話”,用各種方言。分組查經時,一定要分廣東話組、英語組和國語(普通話)組。

筆者在1969年來到該校,立刻就參加了查經班——當時的名稱是“伊利諾大學華人基督徒團契” (Illini Chinese Christian Fellowship,簡稱ICCF)。

查經活動於每週五晚上,在學生活動中心舉行。參加的幾乎都是學生和家屬,因為那時候還沒有什麼訪問學者。團契還會舉行一些聚餐,或是郊遊活動,以聯絡感情。每週也有禱告會。到了週日,因為沒有中國教會,我們這些學生就到附近的美國教會聚會。

我還記得數學系的陳國才教授,他雖然不來團契聚會,卻多次邀請團契的弟兄姐妹到他家聚餐。

陳教授夫婦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在TCBC做禮拜。陳教授是國際知名的數學家,出身西南聯大,也是臺灣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他極其謙和,對學生也很關心。夫人Julia待人更是親切。他們的長者面貌,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後來回到母校,有機會總是去看望他們。很可惜陳教授中年健康惡化,靠洗腎維生;1987年,才64歲就去世了 。

查經班的成長

當時校園裡大約有400位華人學生。因著弟兄姐妹的付出,經常來查經班的有50-70位左右。我們這些參與服事的學生意識到,當一個人離開熟悉的環境以後,心門比較容易打開,對基督徒團契的愛心、傳揚的信息,比較容易接受。校園裡的社團一般提供娛樂活動,而基督徒團契卻探討人生和信仰,對年輕人有一定的吸引力。

淳樸的愛心和濃厚的團隊意識,是留學生團契的特色。在團契建立的友誼,多是一生之久。記憶中,在那幾年的核心同工有:陳鴻沫、李哈莉夫婦,鄭昭男、黃淑婉夫婦,許勝雄夫婦,李定武、陳長真夫婦,劉安東、章月影夫婦,羅應金、劉碧玲夫婦,丘純如姐妹,Philemon Chan,Henry Liang,曾兆棋等人。

這批人中有很多是臺灣的“校園團契”,以及香港艾德理牧師的校園事工培育出來的,在學生團契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後來他們也都一直在福音工場上忠心服事。可以說,這都是臺灣與香港學生工作的果實。

BH73-38-7768-圖2-The State Farm Center (formerly Assembly Hall) 宽680

串聯,講員共用

美國中西部有很多這樣的大學城。到了70年代初,華人基督徒留學生都紛紛成立查經班、學生團契。可是,因為學生流動性大,大學城沒有能力成立華人教會,更沒有什麼宣教機構針對這些大學城進行工作。因此,這些團契普遍缺乏靈性餵養。

我不記得是誰開風氣之先,團契間有了“串聯”。如果有講員路過中西部,查經班都視若珍寶,彼此推介,並且接力開車,把講員從一個校園送到另一個校園,達到“講員共用”。

在我記憶中,從70年開始,每年各學校輪流負責主辦聯合夏令會。參與的學校,除了伊大和附近春田市的州大以外,北邊有芝加哥大學和西北大學(偶爾也有威斯康辛大學麥迪森校區,甚至明尼蘇達州立大學),西邊有密蘇里州的幾個州立大學分校,甚至有遠自坎薩斯城的基督徒來參加。往南有南伊大的學生。往東有普渡大學、印第安那大學,甚至遠自俄亥俄的州立大學,以及辛辛那提的華人教會。

所邀請的營會講員,則包括周主培牧師、林三綱弟兄、王永信牧師等。

筆者還記得,普渡大學的沈運申教授,對此有很大的貢獻。後來沈教授搬去香港,對中西部的查經班是非常大的損失。當時,辛辛那提的朱斯白弟兄、曾振錨弟兄、雷媽媽、何曉東弟兄等(參賀宗寧 ,《南伊利諾大學查經班的興起》,《舉目》71期。http://behold.oc.org/?p=25657),這批熱心服事的專業人士,是我們的後盾與榜樣。

保釣運動的衝擊

1970年,美國和日本達成協議,準備把琉球交予日本,但其中包括了釣魚臺。留學生中因而爆發了保衛釣魚臺運動。1970年到1972年,是運動的高峰。

1970年底,普林斯頓大學的臺灣留學生,組成了“保衛釣魚島行動委員會”,一方面反對美日私相授受,一方面敦促臺灣的國民政府強力交涉。

從此,保釣運動在美國各大城市和校園,如火如荼地展開,主要以示威、上書、宣傳的方式,敦促臺灣政府爭取釣魚島的主權。我們香檳校園也積極參與。我還記得我參加了學生活動中心外面舉行的示威,高舉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激動地喊口號。

這是有史以來,美國的留學生和華僑第一次自發自動組織的愛國行動。它幾乎觸及了每一個人,喚醒了許多沉迷於美國夢的學子,挑起了中華民族的歷史感和憂患意識。

很可惜,那個時候,台灣國民政府正在為聯合國的席位做垂死的奮鬥,對美、日硬不起來。

許多熱血青年因而把希望轉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我的記憶中,這是留學生集體轉向大陸的開始。

這產生了一個極不協調的現象:留學生一方面嚴厲批評臺灣政府的戒嚴法,認為不夠民主;一方面充滿期待,熱情地擁抱正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大陸。結果,在很多場合,五星旗和毛澤東像,替代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和蔣介石的肖像。

這樣的氛圍,也給學生團契帶來了很大的衝擊。

我記得,好幾位弟兄姐妹積極地投入校際間的“串聯”,集體到芝加哥市中心示威。他們羡慕紅衛兵的激情,更充滿了“為人民服務”的熱誠,到處鼓吹這個“新宗教”。

他們的衣著改變了,髮型改變了,談吐改變了,人生觀也改變了。留學生甚至組團去大陸學習。

我們耳朵裡聽到的中國,是個非常美好的國度。在那裡,人人都爭相奉行“為人民服務”的生活原則。那裡有無私的雷鋒,有英明的毛主席。中國的前途充滿了光明!

相對而言,基督教傳揚的,反而顯得軟弱無力。我們連改變自己都很困難,更不要說去改變社會了!

當然,後來我們都知道了,那個烏托邦完全是個假象。歷史再一次證明,從人出發的烏托邦不但不可能,而且只能帶來災難。殘缺的人想沐猴而冠、君臨天下、壟斷真理、擁有絕對權力、不容任何異聲,結果就是人類的浩劫!
BH73-38-7768-圖3-ICCF Bible Study 加文字

從團契到教會

經歷過保釣運動的政治洗禮,學生團契流失了一批人。這個事件也挑戰了基督徒的愛心,讓我們更感到自己的不足。

風潮過後,基督徒團契恢復正常。我也在1973年順利拿到學位,離開了伊大。

雖然我在團契中積極參與,但因為個人的原因,這幾年的留學生涯,也是我的人生低谷。可是,縱然如此,母校伊大在我心中永遠佔有一席之地。

聽說後來有幾位從香港來的同學,充滿熱情地在查經班裡服事,積極投入,使得團契人數逐漸增多,在1990年代終於成立華人教會。不過,團契和教會仍然保持著各自的獨立性。那正是大批學生和學者, 從大陸湧向美國高校的時期,所以,團契與教會都不斷地轉型。

根據“伊大華人基督徒團契”的顧問Michael McQueen博士的資料,而今的“伊大華人基督徒團契”,已成為多樣性的社團,在校園中觸角很廣,為華裔及其他亞裔基督徒學生,提供了交流的平臺。

團契對外,例如與其他校園的團契,已經沒有什麼“串聯”活動。“香檳城華人基督教會”比較專注從大陸來的留學生,以傳福音和培育信徒為主。可見,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需要,我們只有不故步自封,才能跟隨上帝的腳步。

BH73-38-7768-圖4-ICCFStudents 加文字

作者為本刊特約編輯。原任職科技行業,現退休專業寫作。

1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檢視個人事工的價值觀(Audit Your Personal Ministry Values)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歐伯瑞馬福爾斯

BH73-31-6089-王潔吾攝-IMAG1870 寬680

釐清真正重要的是什麼(參《太》6:19–21;《弗》5:8–10)

使用以下的計分表,瞭解事工當中,你認為最重要的要素是什麼。用1到5分(5分最高)評定下列每一項核心價值的等級。

1. 敬虔的僕人式領導       1     2     3     4     5

2. 動員得當的平信徒事工    1     2     3     4     5

3. 以聖經為中心的講道/教導  1     2     3     4     5

4. 善待窮人和被剝奪者     1     2     3     4     5

5. 創意和革新          1     2     3     4     5

6. 普世宣教            1     2     3     4     5                 

7. 上帝看重的人         1     2     3     4     5               

8. 吸引人的設施         1     2     3     4     5     

9. 財務責任            1     2     3     4     5                      

10. 維持現狀           1     2     3     4     5

11. 歡迎新朋友          1     2     3     4     5     

12. 文化的關聯性         1     2     3     4     5

13. 代禱              1     2     3     4     5    

14. 保持卓越/品質        1     2     3     4     5

15. 團契/社區           1     2     3     4     5

16. 傳福音             1     2     3     4     5

17. 穩固的家庭          1     2     3     4     5

18. 以恩典為導向的生命     1     2     3     4     5

19. 讚美和敬拜           1     2     3     4     5

20. 基督徒的自我形象       1     2     3     4     5

21. 社會公義             1     2     3     4     5

22. 委身的基督徒(作門徒)   1     2     3     4     5

23. 奉獻/什一奉獻        1     2     3     4     5

24. 輔導的工作          1     2     3     4     5

25. 公民的權利          1     2     3     4     5

26. 各種年齡層的基督教教育     1     2     3     4     5

27. 教會的聖禮             1     2     3     4     5

28. 平等的權利              1     2     3     4     5    

29. 其他: ____________       1     2     3     4     5     

——歐伯瑞•馬福爾斯(AUBREY MALPHURS)改寫自《價值導向的領導》(VALUES-DRIVEN LEADERSHIP)。BAKER BOOKS(A DIVISION OF BAKER BOOK HOUSE COMPANY)准允使用,COPYRIGHT © 1996。

討論:

1.寫下所有獲得4或5分的核心價值(但不要列出超過12個),並依高低分排序。

2.和同組的組員比對答案。我們主要的差異是什麼?

3.《馬太福音》6:19-21中,所描述“向著天上”的焦點,是如何影響我們看為最重要的事呢?

編按:此文選自“建造教會領袖”訓練材料:“核心價值”。讀者可上網 www.BCL-Chinese.net免費下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錐心的一問,結冰的憐憫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湧流

BH73-24-7532-圖1-梁婭1 寬4002014年2月27日上午,在深圳地鐵蛇口淺水灣站出口的臺階上,35歲的女子梁婭突然倒地。事發50分鐘後,宣佈死亡。

據報導,梁婭倒地後,先後有7人自她身邊經過,且留意到她,然而毫無作為。深圳地鐵公司也有說辭:“工作人員不能貿然進行救助!”接到急救電話的120急救中心,到地鐵口原不過5分鐘路程,卻“長跑”了幾十分鐘。蛇口人民醫院離事發地,只有5分鐘車程!

“扶不扶”?

2014年央視春晚播出了小品《扶不扶》,各大新聞媒體也多次報導了各地真人版的“扶不扶”事件。那些訛人事件(自己摔倒了,卻反過來訛詐好心來扶的人),有來自山東煙臺的、河南洛陽的、江蘇南京的……這些醜陋的現象,不獨是社會問題,更反映了人性。

早在耶穌時代,耶穌就講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

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路》10:30-35)

BH73-24-7532-圖2-梁娅猝死的深圳水湾地铁站C出口 宽390故事直擊人性,更揭露了當時的宗教無血(生命)。

按照猶太律法的要求,祭司在供職之前、參加宗教活動之前,是不能觸碰死屍的,否則就是“不潔凈”。這也是為什麼,祭司和利未人不去救那被強盜打傷、躺在血泊中的人,因為他們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他們如果上前施救,那人其實已經絕氣身亡,或者他們未能將其救活,他們便成為不潔之人,不但不能吃祭肉,還不能上前供職。所以他們覺得,不如“潔身自愛”、繞道而過為上。對於他們來說,律法、祭祀、祭肉,均比生命更重,卻忽略了律法的精髓——愛 。

祭司、利未人不救那急需搶救的人,還有另一個原因——他們不知道那人是什麼族裔的。當時以色列人視外邦人為不潔,就像現代人認為妓女髒差不多。那個遇難者,不僅被打,血肉模糊,還被剝去了衣物,使人無法判斷他為哪族人(衣服是重要判斷依據)。

祭司和利未人無從辨認,又不敢觸摸,結果是加快腳步,繞道而行。或許他們一邊急行,一邊默念:噢,上帝啊,我是沒有辦法呀!

然而,上帝並不聽這樣人的祈禱。

使徒雅各說:“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必有人說:‘你有信心,我有行為;你將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我便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 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2:15-19)

江湖道義之外,要追求愛!

接下來,耶穌繼續講這個故事:“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 (《路》10:30-35)

一個撒瑪利亞人(被視為“不潔”的人),拯救了一個瀕臨死亡的生命。背後的動力不是律法,而是憐憫,以及心底的道德感。

BH73-24-7532-圖3-梁婭父母 寬390“視頻顯示,梁小姐(梁婭)倒下後抬頭掙扎了2次,雙手晃動,雙腿向下挪動了兩級臺階。看完監控錄像後,梁婭80歲的老父親梁慶餘號啕大哭,捶著桌子說:‘你們為什麼不救我小孩,梁婭死得好慘啊!’家屬根據視頻內容認為,梁婭倒下後並未暈死,還是有知覺的。”(環球網·國內新聞)

梁婭老父親的一問,是錐心的一問!人類共同努力,就是為了在地球上建立地獄嗎?現在的人,不僅不願承擔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連“心中的憐憫”,也沒有了嗎?

憐憫本出自內心的愛,愛的源頭便是上帝。人類需要在悔改中前進。人類需仰起頭來,向上觀看,才有低頭耕耘的力量。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居加州。從事牧會和文字事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訪“2015年羅茲學者”鄺如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新民

BH73-23-7834-圖1-ruth fong at charleston 宽390

2014年感恩節前的週六,美國16個選區的32名“2015年羅茲學者”(Rhodes Scholar,也稱“羅德學者”),從全國305所大學推薦的877名應屆或畢業不久的大學生中,脫穎而出。其中有兩名是華裔學生,分別來自第二選區的新澤西州與第五選區的馬里蘭州。

來自新澤西、就讀哈佛大學的鄺如斯(Ruth C. Fong),恰是我教會朋友的女兒。我遂邀請她一家到我家共度感恩節,並採訪了她。

上帝做的事

如斯一再說,這次獲獎,出乎意料,是“上帝做的事”(a God thing)。她說,11月22日早上,第二選區的15名獲得決賽資格的選手(來自新澤西州、康乃狄克州與新罕布什爾州。其中4名為哈佛學生),在曼哈頓中城接受8位裁判的面試。每位選手面試二、三十分鐘。

第一輪面試,注重專業興趣與領導才幹等方面。如斯學電腦,即被問到“網路審查的合理性”問題。如斯旗幟鮮明地反對政府審查網路,認為網路應該享有不受政府干預的自由。

共有5人進入第二輪面試。如斯第一個被叫去接受第二輪面試。這次面試著重她的個人品格與服務精神,亦被問到基督教信仰對她的影響,以及她與弟妹的相處。

最後,如斯與一位來自康乃狄克州、就讀耶魯的大學生勝出。他們將在2015年10月,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大約80位羅茲學者,共赴英國牛津大學,讀研究生學位2到4年,每年享受大約5萬美金的獎學金。

如斯計畫攻讀數學與電腦雙碩士。

哈佛生活感受

我問她:“最出乎意料的哈佛生活感受是什麼?”她回答:強手雲集,同儕壓力大。每學期都有不少學生患憂鬱症,但多不願就醫,不願尋找幫助。有人甚至選擇自殺。即使她參加的基督徒查經班,也不能倖免。

對此,如斯與另外3個同學成立了短信社區,幫助同學接洽學校心理健康服務,走出情緒的陰霾。

豐富的活動

如斯參加了校園第二大規模的學生組織,哈佛大學拉德克利夫亞裔美國基督徒團契(HRAACF,林書豪也參加過)。她在團契裡擔任主要同工與小組長,策劃聚會,帶領組員每週一次查考聖經,交流心得,思考生命的大是大非問題。

如斯估計,哈佛大約有十分之一的學生,經常參加週間晚上的團契聚會,或週日的教會禮拜。

如斯不僅熱心校園活動,也積極支援校外的需要。她負責(任director)波士頓唐人街的“大哥大姐”(Big Sibs program)慈善活動,輔導華人社區的孩子。

如斯還是學校舞蹈隊與賽艇隊的成員。面試官曾問她,為何參加舞蹈隊。她笑說,那是哈佛不多的無需資格考核就能進的社團之一。她喜歡跳街舞與傳統中國舞。

尖端暑期實習

大學的頭三個夏天,如斯分別去了微軟與蘋果的總部,以及紐約的D.E.Shaw(註)對衝基金公司實習。這些實習拓展了她的視野。參與的項目,讓她學到了學校裡未學到的電腦技能與知識。

BH73-23-7834-圖3-by Alain Goriely-The_Mathematical_Institute_at_Oxford_University 宽390

 

未來人生

我對如斯的職業生涯規劃感到好奇。她說,她想去當教授,從事她醉心的電腦研究,尤其是如何讓電腦像人腦一樣識別與思考。她希望完成牛津兩年學習後,回到美國讀博士,這樣離男友也更近一點。

願如斯事業有成,在拿到有“全球本科生諾貝爾獎”之稱的羅茲學者獎後,憑著她所信的上帝給予她的聰明才智,再接再勵,摘取諾貝爾獎,讓“上帝做的事”再現,榮耀主名。

註:D.E.Shaw對衝基金創始人,David E. Shaw,另有生物化學研究所,專門從事分子動力學的超級電腦類比。

作者新民(張儒民),來自中國湖南,現任職於新澤西某制藥公司研究所。

 

 

 

1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苦難與呼召——若非我的孩子染毒

本文刊於《舉目》73期。

文/王倩倩

“上帝要用你,往往不是使用你的成功,而是你的苦難。”(參《林後》12:9)file0001038708170

是的,上帝使用了我,但祂沒有使用我的文憑、學位,沒有使用我以往的社會地位、人脈關係,卻使用了我一生中最大的苦難與羞辱,使用了我陪伴孩子脫離毒品的艱苦歷程。

如果當年沒有全家移民美國,我的孩子不會有文化適應的問題,也不會染毒。

如果我的孩子沒有 毒癮,我也不會專研毒品及成癮治療。

如果沒有那麼多的父母前來求助,如果我沒有被各個教會拒絕,我不會撰寫《上癮的真相》——這是第一本華人撰寫的書籍,教導父母如何發現並治療孩子成癮的問題。

更讓人意外的是,這本書成為近年來最暢銷的基督教輔導叢書之一(目前已經第10刷,單在台灣銷售就突破一萬多本)。

如果你問我,回應上帝呼召的必要條件是什麼?我會告訴你,是“苦難”。

痛苦與羞辱

2000年,我放棄了我熱愛的廣告公司創意總監的工作,辭別了年邁的父母,心不甘、情不願地全家移民到美國。就像很多家庭移民海外,是為了孩子的教育,我家也是。而且,我從小在教會長大,一直重視家庭:“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家庭,有什麼益處?”

為了預備自己將來能夠在教會服事主,我花了8年的時間,拿到北美華神的碩士學位。我自認是盡忠職守的好母親,每天一定等孩子回家吃飯。同時我也在教會服事,家中經常開放給團契聚會。我想:“我服事上帝的家,上帝必定也照顧我的家。”

BH73-18-7854-圖1-CSL2017D 宽400

然而萬萬沒想到,美國校園毒品的氾濫超乎想像。對毒品一竅不通的我,只是覺得兒子變得非常叛逆,脾氣很暴躁,經常離家出走。我也常常看到他有一些奇怪的東西,卻不知是什麼。我想,只要我不斷地禱告,他必定有回頭的一天。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了針頭,才知道他染毒已久。記得我當時禱告:“主啊!你要帶我走一條我最不願意、最陌生的道路!”

傳道人的孩子染毒,除了徬徨無助,還多了一項,那就是“羞辱”。記得牧師邀請一位輔導來輔導我們。那位輔導問我:“你的孩子為什麼會吸毒?你做了什麼讓孩子吸毒?”當時我的真想鑽到地底下。

我告訴她:“我真的不知道!求主赦免我這個糟糕透的母親。”後來當我成為戒癮輔導時,我絕對不會問父母“為什麼”,因為我知道那會加劇父母的痛苦與羞辱。

除了與先生一同迫切禱告外,我開始日以繼夜地研究各種毒品,研究各種戒毒方法。我經歷了許多神蹟。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刻,我經歷了許多上帝奇妙的同在。

感染毒品的孩子,不像人患了一般疾病,定會有康復的一天。他們總是起起落落、斷斷續續……我不知道,我的兒子何時會完全脫離毒品?但可以確信的是,主與我同在,並且使用我一生中最大的軟弱與苦難,來安慰祂的百姓。

這樣的經歷,讓一些求助無門的華人家庭找上我,於是我開始幫助一些家長,勇於面對孩子染毒的苦難。我也慢慢理解了,為什麼主要帶領我到美國,為什麼主允許我的孩子染毒,為什麼祂會呼召我這樣一個傳道人(主修社會工作,多年從事廣告企劃),從事戒癮輔導的服事。

無助與拒絕

PA281188

面對吸毒成癮的孩子,華人家庭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我的孩子很好!他不會吸毒的!”教會的牧者也會這樣想:“我們教會的孩子很乖。我們教會不需要這樣的服事。”

我知道輔導吸毒成癮的孩子,是上帝量給我的呼召,也知道陪伴與輔導是需要方法的。面對日益沈淪的世代,教會應該如何回應呢?

我寫了30多封信給南加州的牧者,呼籲教會重視這個問題,我願意到教會教導這方面的課題。然而,所有的信都石沈大海。

正如同摩西當年對上帝呼召的回應:“我是什麼人,竟能去見法老,將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呢?”(《出》3:11)我不是牧師,也不是什麼著名講員,我怎麼去說服牧者重視這個議題呢?

我問主:“你既然乎召我做這樣的服事,為什麼牧者不理我?”主問我:“你手裡是什麼?”(《出》4:2)我說:“我原是廣告總監,從事文案工作20多年。我有的,就是筆。”

我忽然明白過來,這隻“筆”或許就像摩西手中的杖,當摩西願意丟在地上,耶和華就賦予神奇的力量。於是我開始寫書,日以繼夜,花了3個月,完成了《上癮的真相》。

我想,當我拜訪教會牧師時,送他一本我的書,看在我是作者的份上,他總不會拒絕我吧?

當書接近完成時,又遇見另一個困難:誰願意出版這樣既艱深又冷門的書?何況作者是小人物!我向有出版經驗的教會師母求助。她告訴我,由於我沒有知名度,很難找到出版社替我出版。可能我要自已出資,才能出版。並且,依據她的經驗,能賣到一千本,就算不錯了。

於是我又求告主:“主啊,求你差人來幫助我。”

畢竟我是多年做廣告的,知道書如果冠上“基督教出版”,銷售必定十分有限,也無法進入主流社會。況且,教會外的成癮者比教會內多。

“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太》5:15)於是,我求主差派非基督教的出版社來,讓世人知道“福音”是成癮者唯一的出路。

很奇妙的,台灣知名商業週刊旗下的“啟示出版社”,不但願意出版,同時開出非常優渥的條件,傾全力宣傳。於是我上了台灣各大媒體。這本書也成為台灣政府各地毒品危害中心、法務部的矯正署,及部分大學社工系的指定讀物(註1)。同時,也有幸影響了政府修訂具體的反毒政策。(註2)

BH73-18-7854-圖2-IMG_0107 宽690

這本書在主流社會引起極大的迴響,不少人因此信主,這才引起教會界的注意。我也成了特會的講員。但坦白說,我寧可不要任何的頭銜、事蹟;寧可這一切從來沒發生過,來交換我兒子的健康成長……因為,實在太痛了!

天使與眼淚  

其實,我當時對銷售不抱什麼希望。“家人吸毒,還有心情走進書店買書?只要這書能出版,我就感謝主了。銷量就不用考慮了。”後來我才得知,《上癮的真相》數度榮登博客來網路書城暢銷書寶座。BH73-18-7854-圖3-IMG_0146 寬690

我非常驚訝:這年頭有人願意讀書就已經不容易了,還有這麼多人願意買這種冷門書?

我詢問讀者,為什麼會買《上癮的真相》。他們的回答,使得我的眼淚掉了下來:

“我朋友的孩子吸毒,我想送這本書給他。”“我叔叔的小孩網路成癮,他應該需要。”“我是教官,希望能藉著這本書幫助孩子。”“我是教會的小組長,希望能幫助我的組員。”“我是反毒志工,需要這樣的工具書”“我是法院觀護人,等這樣的書等了很久”“我哥哥是同性戀,又吸毒,我想幫助他” ……

原來買書的人都是上帝差派的“天使”,為了幫助別人!

上帝為什麼總是喜歡在關鍵時刻使用軟弱、無助的小人物?因為這些人才真正知道,不能倚靠自己的勢力與才能。苦難除了可以幫助人活出上帝榮美的形象,更可以帶領其他迷失的羊回家……放手讓主使用你的苦難吧!

作者為北美華神客座教師,教授“成癮的聖經輔導”。

註:

1. 台灣監察院通令全國教官(校外會)指定閱讀《上癮的真相》。受邀演講及參與訓練有:台北市教育局輔導訓練。新北市、桃園縣、南投縣、台南市、雲林縣、新竹縣、宜蘭縣……等毒品危害防治中心。台東縣文化局。台中地方法院觀護人志工訓練。台中市教育局。新竹縣校長及輔導主任講座。行政院全國反毒政策研討會。培訓大學:淡江大學、成功大學、靜宜大學……。

BH73-18-7854-圖4-IMG_0357 宽690

2. 建議台灣政府將毒品試劑從“專業用醫療用品改家庭用醫療用品”,讓家長在第一時間知道孩子染毒。目前,已經列入行政院政策修訂議程。
 

2 Comments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事奉篇, 教會論壇

《無語問上帝》——上帝錯了?還是我對上帝的認識錯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陳培德

古今中外有關“談苦難”的書多不勝數。《約伯記》,便是談“無辜者受苦”的經典作品,引領讀者到一個極限,正視失敗和無端受苦的事。

1-rainbow-pipecleaner-shape-copy

無辜者受苦,是個難以理解的奧秘。大苦難不單引起人們的驚恐,信主的人還不禁要問:上帝為何容許這些事發生?還有人相信上帝嗎?上帝在哪裡?

牛津大學教授亞金森牧師(David Atkinson)認為,對“所有無法對周遭世界視若無睹,或把埋頭在沙堆裡的人而言,這是一個需要面對的重要問題”。

1940年,42歲的魯益師(Clive Staples Lewis)在人生之顛峰,出版了《痛苦的奧祕》(The Problem of Pain)。

當時,二次世界大戰激鬥正熾,軸心國勢如破竹;英倫雖有海峽天險阻隔保護,卻仍飽受納粹德國孤立封鎖,陷入困逼孤苦中。

書中,魯益師劈頭追問,當面對世上苦難時,究竟是不是沒有上帝以至人間存在著痛苦,又進而迫問如何證明上帝的公義。

1960年,魯益師痛失配偶喬伊(Joy);次年他出版了在痛苦煎熬下完成的《卿卿如晤》(A Grief Observed),悼念愛妻。相隔21年,因著切身喪偶之痛,魯益師對苦難,有了很不相同的體會。他竟放下平素理性、客觀、抽離的學者風度,毫不掩飾地寫了對亡妻的癡心妄想:

“哦,卿卿,卿卿,回來吧!一霎那就夠了,來把這悲慘的鬼魅趕走。”(Oh my dear, my dear, come back for one moment and drive that miserable phantom away. 編註)

1971年,英國聖公會曼徹斯特聖三一堂教區長施惠德牧師(Hugh Silvester)出版了《與神爭辯》(Arguing with God),結果大受歡迎。此書內容與魯益師的《痛苦的奧秘》和《卿卿如晤》,一脈相成,從良善的定義來探索,在面對罪惡和問題時,上帝為何不做些事?這其實也是人類歷史中千古懸謎。

本文主要介紹美國作家楊腓力(Philip Yancey)在1988年出版的《無語問上帝:三個不敢問出聲的問題》(Disappointment with God: Three Questions No One Asks Aloud;中譯:校園,1991)。不過,這並非楊腓力第一本撰寫苦難的作品。

BH73-20-7886-圖2-52-YanceyPhilip-FB-shot 宽390

1977年,楊腓力出版了《痛苦的疑惑》(Where is God When It Hurts中譯:種籽,1985)。結果一炮而紅,他的作品開始廣為讀者注意和爭相傳閱。1990年,楊腓力把原著大幅修訂,由原來的三部份修訂為五部分,分別是:一、為何會有痛苦這回事?二、痛苦是從上帝而來的信息嗎?三、人怎樣回應苦難?四、我們怎樣面對痛苦?五、信仰怎樣幫助人?修訂本榮獲1991年ECPA年度好書金牌獎,中譯易名為《有話問蒼天》(天道,1999)。

楊腓力先後寫了許多有關苦難、恩典與信心的書,看過的人都會被他對上帝真誠的愛與堅定的信所感動。

1949年出生於阿特蘭大的楊腓力,滿週歲後一個月,父親就因感染脊髓灰質炎(polio,即小兒痲痺症)去世。他的童年,是與兄長在喬治亞州,過著貧困的單親生活,因此對於苦難和痛苦,一點也不陌生。

此外,楊腓力通過多年與世界級手部外科和麻瘋病權威專家,保羅.班德醫生(Paul Brand)合力寫作,而深獲啟發(二人合作出版了Fearfully and Wonderfully MadeIn His ImagePain: The Gift Nobody Wants ,後合訂為In the Likeness of God。中譯本分別是《神的傑作》、《神的形像》和《疼痛:不受歡迎的禮物》)。

1988年,楊腓力出版了《無語問上帝》,這本探討苦難的經典著作。BH73-20-7886-圖1

從子題“三個不敢問出聲的問題”去理解,作者鼓勵讀者與上帝為友,向上帝發問,包括問不敢出聲的問題:“上帝公平嗎?”、“上帝怎麼那麼沉默?”、“上帝是不是喜歡隱藏自己?”

此書銷量極佳,更榮獲1989年ECPA年度好書金牌獎。

書中,他談到自己一次經歷:在一個天寒地凍的晚上,路面結滿了冰雪,刮著大風,他的車突然拋錨,修理了半天還是不能發動。

他禱告,希望上帝能夠幫助他。但禱告了又禱告,車子還是發不動,上帝沒有派人來幫助他。最後,他不得不在一間破舊餐車裡,等拖車把車子拖走,還在修理廠折騰了好幾天。這不僅花費了金錢、時間,還耽擱了他參加聚會。

他不禁要問:“上帝到底在不在乎我的挫折?上帝在不在乎我浪費了這麼多的精力和金錢?”

類似情況,我們也會遇到不少:面對親人病危、學業、戀愛、求職……我們祈求上帝,結果好像祂沒有垂聽。這是上帝錯了?還是人對上帝的認識錯了?怎麼才能從困惑中走出來,對上帝重新建立信心呢?

《無語問上帝》可說是一部現代版《約伯記》。作者透過一些當代人的真實經歷,探索人類苦難的問題,以及上帝的公平、沉默和隱藏,是否惹人疑惑。

本書針對那些以為上帝總是沉默的人而寫,以懷疑者的眼光來看信心是什麼。全書分為上下兩卷,卷一《陰暗中的神》,從聖經的教導,讓讀者在陰影中認識有上帝,並對上帝要有正確的期待;卷二《在黑暗中看見》,則是透過聖經亮光,幫助讀者在黑暗中看見和實踐真理。

楊腓力指出信徒常誤把信心建基於神蹟和經驗上。這樣的“信心”,就像耶穌比喻中的 “把房子蓋在沙土上” (《太》7:26),一旦神蹟沒有出現,我們的信仰就像“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太》7:27)。

他無意在書中提出哲理性或護教性的規範式答案;發現並堅信掌管終極的上帝,在終極前必有話說!他更認定上帝對人的慈愛、良善和公義,從來就沒有退減過!

他還在自己後來的著作,如《耶穌真貌》(The Jesus I Never Knew, 1995,中譯:校園)和《恩典多奇異》(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 1997,中譯:校園)中,引領讀者去看清楚耶穌基督的真實面貌,以及上帝恩典在福音真理的重要性,為上述難題作了補充和演繹。

《無語問上帝》曾幫助和激勵了無數讀者。2000年,本書由William J. Petersen和Randy Petersen評選為“改變20世紀100本基督教好書”之一,是實至名歸!

作者為香港德慧文化圖書有限公司創辦人。

1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好書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