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林萃語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捨己”始於“識己”                 當我愈來愈誠實,就能承認自己匯聚一 身的矛盾。我既相信又懷疑,我既滿懷希望又灰心沮喪,我既愛又恨,我為我自我感覺良好而不舒服,我為自己沒有愧疚感而心懷愧疚。我既信任又猜疑。我誠實卻 仍玩弄手段。亞里士多德(Aristotle)認為我是理性的動物;而我則認為我是擁有啤酒海量的天使。 ──曼寧,《衣衫襤褸的福音》,吳蔓玲譯(台北:校園,2005),p.32。         十字架的團體,不但是歡頌的團體,也是自我瞭解的團體。……因為瞭解自我與捨己有關。如果一個人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如何能給予?由此觀之,努力去認識自己是非常重要的。        那麼,我們究竟是誰?應當怎樣來看自己?對自我當採取什麼態度?這些問題若不提十字架,便無法獲得滿意的答案。…… 我們如何能避免自我評估過高或過低,而聽從保羅的勸告,“看得合乎中道”(參《羅》12:3)?基督的十字架能給我們答案,因為它既要求我們捨己,又要求 自我肯定。我們的新我雖然已蒙救贖,卻仍有墮落的性情,所以需要雙重態度,就是否定自我與肯定自我, 兩者都可在十字架中得著光照。 ──斯托得,《當代基督十架》(台北:校園,1990),p.347-380。        捨己可能涵蓋拒絕一些事物,但這並非耶穌所說的;祂也不是指否認你的自我價值。捨己不是否認你的各種感受。…… 不是要你拋棄理性。        捨己的真意,乃是捨去你的自我主權,意謂棄絕自我這個假神…… 有哪些跡象顯明我們尚未迎向耶穌的挑戰?今日教會中有很多現象正顯出這個事實:嫉妒──因為不能擁有別人所擁有的;爭競──想要超過身旁之人的成就;好辯 論的心──一切要照我們自己的方式而行;過度敏感──當工作不被肯定,結果內心變得憤憤不平,或者想要別人注意我們為基督的緣故,已捨去所有。…… 我們用從神而得的恩賜,去提升自己的名望與聲譽。        然而“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死裡復活的道路,乃是經過十字架的刑罰。耶穌呼召我們去走那條路,那一條祂已走過的路。 ──強森(Darnell Johnson),“獻上全人”;歐格理,《合神心意的門徒》(美國:證主,二版,2011.5),p.34-36

No Picture
事奉篇

斯言不謬 ──回應《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

土木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欣讀《舉目》29期葉衛平的大作《流行文化與聖經真理》, 他對現在教會中流行的新歌觀察入微,極具深度。尤其以他“堅奉無神論唯物、辯証法凡29年……目空一切地踏進教會”,結果“降伏在基督面前”,竟然能夠 “辯証”出教會裡的糠秕與寶貝,實屬難能可貴。建議貴刊編輯將這篇文章,譯成英文(詩歌可從英文新歌中選取),向西方教會界介紹,也算是國人對西方宣教士 感謝與回饋。            筆者認為,聖詩幾乎是神賜給教會的“第二本聖經”,對教會的影響重大。聖經是神所“默示”的,而值得流傳的詩歌,也應當是 出於神的“靈感”的──從神領受的聖靈感動。所以,不可能過分的自由隨興。筆者不是說新歌作者們不受聖靈感動,或者作詩歌時態度不夠敬虔,而是說,是否每 一位新歌作者靈命的成長、對真理的認識,都達到了成熟?所寫的詩歌,有沒有屬靈生命的配合?有沒有經過聖經真理的檢驗?           筆者在林道亮牧師的聖經課程中,學到過一句極寶貴的話,一生受用不盡。那句話的大意是:“不管你自己覺得有多麼高明的發現,有多麼偉大的亮光,若沒有聖經的根據,就把它丟掉,棄如敝屣。”           是的,這是更深的“捨己”。這樣的“捨己”,說來簡單,做起來並不容易。人,總喜歡表現自己的聰明智慧,要放下自己是不容易的。有人因自己的特殊亮光,甚至走入極端、異端(這是筆者對教會許多現象有感而發,不是針對詩歌作者)。            葉衛平的大作中有段話:“在教會音樂裡面,這金、銀、寶石就是傳統聖詩集。這聖詩集的訊息,是先賢聖徒與救主同行的經歷,留下給我們,如此珍貴。”這使筆者 想起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的傳統聖詩歌本《口唱心和》的“前言”:“舊歌是歷世歷代古聖先賢遺留下來的不朽之作,是經過時代考驗的無價之寶,是教會數百年所累 積的精華,貴如鑽石。若全予拋棄,對教會將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失。”斯言不謬!           從歷史看,經過時間的淘汰,傳統聖詩平均大約一年只留下一首屬“金銀寶石”級的歌(雖然有的傳統聖詩歌本中,搜集了六、七百首,不過實際常唱的大概只有三百首)。而今教會新歌卻多如過江之鯽,幾乎到了不知從何唱起的地步。           加上,聚會時唱歌只靠投影字幕,信徒沒有歌本,不能把“歌”帶回家去;有的教會換“新”歌的速度快,新歌還沒唱熟,新新歌又出籠了;信徒若是搬家,換了教會,可能又是“另一套”新歌……這些因素,都造成現代信徒“心中沒有歌”。           對此,大家既沒有注意,也不放在心上。而這,其實是教會的危機。 作者為傳道人,現住北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