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文章

誰偷走了你的喜樂?(范學德)2015.05.03

鐘馬田在《靈性低潮》這部名著中說:“基督徒往往給人長期憂鬱、不自由、不快樂的印象。毫無疑問,這就是許多人不再對基督信仰感興趣的主要原因。”所以,千萬不要老是把十字架掛在臉上。正如一位聖徒所說,當我們最以上帝為滿足的時候,就是我們最榮耀上帝的時刻。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是我的錯!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失去了標準之後          在2013年的中國福音大會上,聽著名的新約神學家D. A. Carson講道。他說,這些年他去過許多美國大學校園傳講福音,發現在基督教信息中,最得罪人的有兩點:耶穌基督是唯一救主與罪。對於後者,現代人認為,罪是相對的。          我大吃一驚——,美國是一個基督教國家!“許多美國人”竟然認為,基督信仰中最基本的觀念——“罪”,是不可接受的。          那麼,我們呢?我們這些來自中華文化背景的人,比美國人更甚!記得20多年前參加查經班,我第一次聽到“世人都犯了罪,每一個都是罪人”,真是氣壞了!這簡直是羞辱人,胡說八道!我犯了什麼罪?怎麼成了罪人?瞎扯!          中華文化中,沒有基督教意義上的罪的觀念。我們說有過、有失、有錯、有不足,但這都是就人與法律的關係或道德的關係而言的,而非人與上帝的關係。而這後一點,正是基督教對罪的觀念的最基本前提。用郭爾凱格爾的話說,罪是在上帝面前犯的。           華人不是沒有反省。儒家提倡每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論語•學而》)但是,為何要忠?為何要信?何謂忠,何謂不忠?何謂信,何謂不信?對此,連提倡“反省”的曾子,也沒有說出一個所以然來。結果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說這是忠信,這就是忠信;我說那不是忠信,那就不忠信。          人已經墮落了——每一個人都在墮落中,雖然速度有所不同。人根本沒有可能靠自己阻止墮落。人會在自覺與不自覺中,自我蒙蔽,看不到己之不足和過錯;即使看到了,也會用各種理由自我辯護。所以,靠自己“自省”,最後往往就會變成自我辯解與自我原諒。          我上小學的時候,中國正鬧騰文化大革命。於是,連自省都沒了——自省成了封建主義的破爛貨,要大力批判、徹底拋棄。取而代之的是“批評與自我批評”,這是從延安時代起,中共就抓住的三大法寶之一。          “自我批評”,又被稱為“自我檢討”。根據什麼檢討呢?當然是根據偉大領袖的教導、黨以及領導的指示!在此隱含的前提是,黨和領袖是真理的化身,他們的指示就是真理。          那時候,我也進行過自我批評,一般都是在班級或團支部、黨支部的會議上進行的。誰都不能不自我批評,因為這是上級的指示,是佈置下來的工作。因此,這所謂的自我批評,其實是在巨大的壓力下進行的表演,是被迫的、表面的。領導要聽到什麼話,你就要說什麼話,要據此自我批評。          文革結束,毛澤東被請下神壇。就連官方,也說他犯了嚴重的錯誤(這是最輕描淡寫的說法了)。於是,他就不再是真理的化身了,他的話也不是林彪之流鼓吹的“句句是真理”了。          自我批評,成了笑料。最新的例證,是2013年底大陸媒體紛紛報導,領導們在生活會上批評與自我批評。估計劇中、劇外的人都不會當真,大家都是在演戲。最後,變成了“表揚與自我表揚”、“吹捧與自我吹捧”! 第一個原生家庭         人都是說謊的,聖經中有這麼一個判斷。當然這不是說,每一個人都一直在說謊。而是說,無論何人都說過謊。         最普遍的一個謊言是:“不是我的錯!”就是推脫自己的罪責!我之所以做了什麼,不是我的錯,而是由什麼什麼引起的、造成的。         當代最流行的一個說法,就是“原生家庭”,我的問題是由原生家庭引起的——我脾氣暴躁,是因為我老爹脾氣不好;我自卑,是因為我老媽從小老批評我,等等。這麼說吧,我的每一個毛病,都是我家造成的,不是我的錯。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我是大兒子嗎?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一擲千金的上帝》(The Prodigal God)是一本小書,作者是紐約的牧師,提姆.凱樂(Timothy Keller)。三一神學院的著名教授卡森(D. A. Carson)評價說,沒有什麼書比凱樂的這本小書,更有力地闡明了上帝“一擲千金”的恩典。         這句話有點誇大了。比如,曼寧的《衣衫襤褸的福音》,就足以與《一擲千金的上帝》相媲美(也許,《衣衫襤褸的福音》不屬於小書),還有盧雲的《浪子回頭》。         這些年來,我講道時多次問聽眾:古今中外,最偉大的短篇小說是哪一篇──它最精煉、最深刻,並且改變了最多人的生命?         我的答案是,它就是耶穌所講的“浪子回頭”的故事。          因其如此偉大,古往今來,相關的研究著作不計其數。《一擲千金的上帝》,就是其中的一本,並且,是一部傑作。更可喜的是,它的篇幅也很小,中文譯本才100多頁。 兩個迷失的兒子        在眾多的研究、注釋的書籍中,該書的特點在哪裡?我認為,最突出之處,就在於扭轉了人的視野。絕大多數的著作,都把耶穌講的故事,冠以“浪子回頭”的題目。 提姆.凱樂卻說,錯了,應該叫做“兩個迷失的兒子”,“上帝不計一切的恩典,是我們最大的盼望,是我們生命改變的經歷,也是這本書的主題。”(見該書引 言)         凱樂認為,故事裡的兩個兄弟,代表著世人所走的兩條路線:一條是遠離上帝的路線,另外一條是尋求被天國接納的路線(第5頁)。前者,以小兒子為代表,模式發掘自我;後者,以大兒子為代表,路線是遵守道德規範。        前一條路線認為,獨立的人應當自由地、追尋自己的目標,與自我實現,不用在乎傳統或者風俗習慣。後者則認為,我不會照著自己的想法去行事,我會照著傳統和社會的要求行事(第28-29頁)。        耶穌這個故事所喻指的,其實不是離家出走的罪人,而是那些遵行律法要求的宗教人士。這與耶穌的一再批評法利賽人,相互一致。法利賽人就是大兒子。        凱樂指出,大兒子和小兒子一樣,也是叛逆的。“其實他所要的,和他弟弟所要的一樣──想要父親擁有的東西,超過想要父親。他對父親的怨恨,也和他弟弟沒有兩樣。”(第33頁)        藉著大兒子的行徑,凱樂帶領我們反思“罪”:“即使我們沒有違反任何道德規範,我們仍可能是在靈性上徹底迷失,且最是放蕩敗壞的人。為什麼呢?因為罪不只是 破壞規則而已,也是將自己放在上帝的位置上,成為救主、主宰和審判者,就像比喻中的兩個兒子做的事──尋求脫離父親的權威。”(第39-40頁) 大兒子式的迷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