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人物

至死忠心——紀念葛培理(范學德)2018.02.21

今天早晨,葛培理牧師在北卡家中去世,安息主懷,享年99歲。如果要用兩句話來概括葛培理,我首先想到了保羅的自述:”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 […]

事奉篇

當代福音教會的“輕信主義”(呂居)2017.09.14

無論是葛培理所謂的“輕信主義”,還是凱瑟所指出的教會被“垃圾文化”催肥的現象,都點出西方福音教會所面臨的可持續性危機(crisis of sustainability)。現今西方的福音派教會,明顯後繼乏力,在福音拓展方面乏善可陳,在世俗文化面前節節敗退,很難承載基督信仰的持續復興。 […]

時代廣場

千山萬水,我不獨行 ──葛培理的生命秘訣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無論從信仰或是世俗的角度看,葛培理牧師(生於1918。編註)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他是歷史上直接向最多人宣講福音的一位。早在80年代初期,他的足跡 就已遍及5大洲。不但如此,通過電視、廣播、電影和網路,他曾向180多個國家的人民傳揚福音。影響福音派信徒深遠的《今日基督教》雜誌 (Christianity Today)和《抉擇》雜誌(Decision),就是因他的異象而創辦的。           他曾經獲贈美國國會最高榮譽的金質獎章,英國女皇也頒發榮譽爵士頭銜給他。真要細述他一生的經歷和殊榮,需要一本厚書才能說明白。然而,最吊詭的是,成就 根本不是葛培理追求的目標。他一生兢兢業業,只求專一宣揚基督的福音。是什麼生命的秘訣成就了今日的他呢? 與上帝同行──重視禱告、讀經、聆聽上帝         他所有的事工決策都是禱告得來的。不只他自己禱告,他也要求同工,以及佈道大會所在的當地各教會,要有合一的禱告。沒有足夠的禱告,聆聽上帝的心意,他是不會採取行動的。          負責統籌葛培理佈道會長達28年之久的史德林.休士頓(Sterling Huston )曾說:“葛培理清楚知道自己行在上帝的旨意中。”並且“他最後的決定,以及他作決定的過程,讓他手下的人安心,並一起精力充沛地著手進行。他過去的紀錄 好得無比,總是在恰當的時刻,去到正確的地點舉行佈道會;而上帝對佈道會的祝福,確認了決定的正確性。”           葛培理是怎樣聆聽上帝的?他的夫人路得曾提到他的讀經生活,不是那種清晨起床定時定量的讀經方式,而是天天、大段大段、早晚都讀,求主用經文說話,且這並 不包括預備講章的讀經。由於葛培理常年在外帶領佈道會,行程緊湊,每天作息無法固定,他對上帝話語的不斷追求和愛慕,更顯寶貴。讓自己積極聆聽上帝的心意,正是他與上帝同行的主要秘訣。 效忠基督,超越政黨、宗派、文化、種族          葛培理對基督絕對忠誠,不畏懼人來的施壓,不貪戀掌聲,不計較個人得失,只在乎行在上帝的心意中。他的國度觀是超越政黨、宗派、文化、種族的,然而,這也讓他飽受攻擊。              他早期出來佈道時,政府仍實施種族隔離政策。在1952年一 次美國南方聚會中,他親手拆去隔開黑白種族會眾的繩子,因他堅信在十字架前,人人平等。自1953年田納西州查他奴加市佈道會開始,葛培理的所有佈道會都 不再實行分隔政策,比1954年美國最高法院頒令還早了1年。當時,擁有這樣道德勇氣、持守永恆上帝的價值觀、超越種族和文化傳承的牧者,實在少有。           再舉一例:自1960年在華府的佈道會之後,他屢次婉拒此區教會的邀請,直到1986年,當地黑人和白人教會終於攜手同工,才首肯。然而,由種族歧視而來的 壓力,遠遠不及日後他在冷戰期間,親訪莫斯科時的責難大。從他公開接受邀請後,全美就掀起軒然大波。有人說他幼稚天真、被人利用;也有人說他為克里姆林宮 的宗教政策貼金;甚至有人說他叛國。批評不僅來自教會外,也來自教會內。           從莫斯科回來後,他更成為眾矢之的。他被指責對蘇聯基督徒的苦難漠不關心,莫斯科之行是盲目又幼稚的行為,對宗教迫害的證據視若無睹等等。美國報章刊出了許多針對他的諷刺漫畫,就連他的好友單憑新聞報導,也感到迷惑而傷心。          […]

No Picture
天下事

葛培理已出院返家(鄭期英編譯) 2013.11.25

葛培理已出院返家 佈道家葛培理在住院兩天後,上週四返回他在北卡的家。 葛培理這次住院是為了做一些和肺部相關的檢查。醫院方面表示,葛培理住院期間,頭腦很清楚,精神也很好,醫生對檢查結果很滿意。 葛培理剛於11月7號慶祝了他的95歲生日,最近也剛傳講了他今生最後一次的講道“我對美國的希望”(My Hope America ),在500多家電台播放。

No Picture
言與思

葛培理的“名人”圖書館(陸加)2013.07.15

葛培理的“名人”圖書館 建立個人圖書館是紀念一個家喻戶曉的名人的好辦法,就如歷屆美國總統都有自己的圖書館。更準確的說應該叫個人博物館,把名人生平足跡中的大事系統地陳列出來供人流覽和回味。 不久前我們全家開車旅行中剛好路過坐落在北卡州,夏洛特市(Charlotte, North Carolina)的葛培理牧師的個人圖書館(Billy Graham Library)。 葛培理牧師算是名人中的名人,他的佈道信息被20億人聽到,其中320萬人在他的佈道會上回應信主。不過對我個人而言,我對用名人來弘揚基督信仰的方式效應是相當抵觸的,因為人的注意力很容易聚焦在人的身上。 葛培理圖書館看似是個名人的產物,我本想走馬觀花一下,然後繼續趕路。不想,一進入圖書館就失去了“自由”,因為他的展覽是封閉式的,你只許看完一個展室,一個錄影然後才可以前行,沒有退路。 我看到了葛培理牧師年輕時的佈道錄影。不得不說,他極有個人魅力,剛毅果斷,話語中帶著能力。與他同台的各界名流都比他遜色不少。 葛培理在19歲時已有相當的聲譽,他也是最先採用廣播電視等媒體技術來擴大信息傳播的佈道者。他在50年代已經與馬丁∙路德∙金牧師同台佈道。 有幾段極短的錄影,記錄葛培理與歷屆美國總統的交往。我發現一個細節,每段錄影都是總統走向他(或他的講臺),而不是他走向總統。似乎在表明這是總統們來尋求他的屬靈引導,而不是他附庸權勢。 他曾在主流媒體的“脫口秀”(Talk Shows)裡,回答口尖牙利的Woody Allen, Larry King等犀利的問題。看得出葛培理對基督信仰的深層思考和一些難題的把握,有相當的功力。 然而整個展覽自始至終最大的強調,是他簡單、直接的福音佈道的錄影:上帝的愛、人的罪、耶穌的救贖,幾個展廳連在一起剛好是40分鐘左右的一場佈道會。葛培理牧師的佈道一直都是簡單直接,不用深奧的道理和思辨,不是因為他是個簡單的人,而是他似乎所承接的使命就是宣講這樣的信息。 果不其然,最後一個展廳就是他的呼召,呼召人回到上帝的面前。然後就走過一組發光的十字架搭起的隧道。 葛培理牧師具有一切名人所具備的特質和成就,但他60年的工作真得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努力是把人吸引到他的面前。甚至他也用他的“名人效應”,用“名人圖書館”的方式半強迫的使更多的人有機會聽到上帝的呼喚,把人的眼目轉向耶穌。 2005年,人們要建葛培理圖書館。徵求他的意見時,葛培理一口回絕了,他說不要讓人到他面前來,人要到主面前。後來人們解釋給他,說正是要用這圖書館傳揚福音,他同意了。圖書館也正是這樣建造的,一個有聲的、傳講福音的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