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蒙召與獻身 ──驚奇之旅:天國大使的腳蹤(之一)

林秋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生命詩篇       每年秋天,許多教會都熱熱鬧鬧地籌辦宣道年會,邀請散佈世界的宣教士回來拜訪。這些被視為各路英雄好漢的宣教士,穿梭奔走各教會,傳述輝煌的戰果,或令人辛酸掉淚的故事。這些生命的故事不僅豐富了秋季的色彩,更拓展弟兄姊妹的眼界與胸懷。          正是這些宣教士,這些天國大使的腳蹤,引導許多人見識神的大能!是這些平凡的生命,見証神的恩手,領他們走過數不盡的驚奇!是這些軟弱的僕人,經歷神使不可能成為可能!          然而,在對宣教士的故事感動不已的同時,許多人臉上也寫著惴惴不安。他們不滿於自私、以自我為中心的狹窄天地,然而靈性卻貧乏平淡,生活也安逸,缺乏挑戰。我似乎聽見他們無奈的歎息:“主啊!我的一生僅止於此嗎?我該何去何從?”          這令人坐立不安的翻騰,是聖靈微小的聲音,正輕輕向人呼喚:“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2:10)          這裡的“工作”,在英文裡是workmanship或masterpiece,在希臘文裡和詩(poem)是同一個字根。我們的生命是神的傑作,是神所譜寫的詩。然而這首詩還沒寫完,這位藝術大師,正呼喚你我與祂同走一趟驚奇之旅。 中場省思          美國華人教會的弟兄姊妹,許多已五子登科,漸漸步入中年。即使不到中年,也可体會人生走到半場的滋味兒。當我們開始經歷“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時,我們已被中場情結所纏繞。這中場情結也教人重新問自己:“我是誰?究竟為何而活?我的生命有何意義?”          香港有位倫理學家關啟文,寫了一篇文章,題名〈我消費,故我在〉,很貼切地描寫現代人的心態,認為我可以花錢買到我要的東西,就証明我的存在。          有人說,“俗人”才會以消費証明自己的存在。其實,讀書人也難逃另類虛榮。書架上琳琅滿目的藏書,也會微妙地讓讀書人引以為豪,含蓄地証明自己的存在。          電影名片《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的主角之一Harold Abrahams,在1924年的奧運賽之前,經歷內心極大的煎熬,因為他認為,那十秒鐘的百米賽跑,定義了他的存在。          大多數人都像Harold Abrahams,在人生上半場,以追求成功來定義自己的存在。然而,為何成功的中年人,仍有中年危機?因為,中年人有許多夢:過去破碎的夢讓他傷心,未 了的夢讓他不甘心,風花雪月的夢讓他花心,對未來的憂懼產生的噩夢,讓他膽顫心驚。中年危機會慫恿人,再揮霍一次年少的輕狂;中年危機會鼓動人鋌而走險, 闖入生命的風暴;中年危機也可以激發人義無反顧,甘心為一生所追尋的理想燃燒殆盡。          成功不會帶給人心裡的滿足,因為人渴望更豐富的意義和價值。這是神高明的設計,把追求永恆放在人心裡。我們所渴望的,是能超越自私、超越自我局限的成功,我們渴望這成功能在審判台前被記念。          摩西在《詩篇》90篇,把這樣的心情描寫得很深刻:“我們一生的年日是70歲,若是強壯可到80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 而去。誰曉得你怒氣的權勢?誰按著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願主我們神的榮美,歸於我們身 […]

No Picture
成長篇

迴首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當我在時間的隧道裏漫遊的時候,不知不覺地睡著了。我夢見自己正穿過暮靄瀰漫的平原,來到一座小山上。這一個易引人回憶的黃昏,加利利海正在夕陽的餘暉下發出粼粼波光。忽然,我看到五個人坐在山坡上。他們正是耶穌的五個弟子彼得、安得烈、馬太、約翰和保羅。經過二十年來四處的奔走和勞苦,雖然初期的教會已經建立,信徒的人數也日漸增加,但是羅馬帝國的逼迫卻越來越厲害,使得日常的生活也難以維持。因此,他們約好大家在此相聚,談談各人的近況和計劃。           就如往常一樣,彼得首先發言了:“弟兄們,前幾天硝皮匠西門告訴我,他正繼承了一筆遺產,願意奉獻一套打魚的器具給我,也包括船、網和在迦百農賣魚的攤位。而且,彷彿是神安排似的,我岳母也在迦百農新開了一家商店,她很希望我們和她住在一起。如果我們在迦百農定居下來,有一個正常的職業,這樣我們不僅能夠維持家人的生活,而且仍然可以用業餘和週末的時間,到加利利海周圍的城鎮傳福音。”          保羅接著說:“這幾年來蒙神的祝福,亞基拉和百居拉的製帳棚事業越來越發達,他們希望我能在腓立比成立一個分店。從那裏,我可以一方面將他們的貨物分銷到馬其頓各大城市中,也可以藉此機會照顧各處的教會和信徒。在這烏雲密佈、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夕,我們不能不為信徒有所預備啊!”          馬太打斷了保羅的話:“在我蒙召跟隨主之前,我曾經做過生意。依我過去的經驗,在大逼迫來臨的時候,許多生意都會受到影響。我想,還是我回稅關去較好。我當稅吏的收入,足夠供應你們每個人生活和傳道的費用。而且,我也可以有時間從事寫作,這樣總比我自己巡迴傳道有價值得多。”           一直沈默的安得烈終於開口了,他彷彿從回憶的彼岸歸來,抬起迷惘的臉面對他的哥哥:“彼得,你是否記得,就在那邊沙灘上,我們撇下滿船的魚,聽到主說:‘不要怕,從今以後你要得人了。’那‘從今以後’離現在有多久?你是否還認得這片草地?就在這裏,我們的主餵飽了五千人。這一塊大石頭,不正是那個小孩子坐過的嗎?我還記得如何從他可愛的小手接過五餅二魚,放在主的手中。啊,彼得,我永遠不會忘記你那時的臉。當主耶穌要我們請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去收割時,你是何等的熱切與期望?我們豈可求神差遣別人,自己卻不餵養他所託付的小羊呢?”          當安得烈說完的時候,約翰,這位一直坐在彼得旁邊的,發現有一串眼淚滴落他的手心上。他抬起頭來,看見坐對面的保羅也是眼中充滿了淚水。這位多年的戰士站起來,用幾近吼叫的聲音:“弟兄們!不要再談了。讓我們禱告。”         一陣大風從附近的樹梢吹來,他們在禱告中憶起了那次五旬節的情景;那時他們被聖靈充滿,講道後三千人悔改。他們也彷彿看到前面的沙灘上,那位復活的主慈聲問:“小子,你們有吃的沒有?”         當他們抬起頭來,遠處夜行的駱駝旅隊已準備動身了。“再見,”保羅說:“我必須趕下一班開往以弗所的船,從那古老的城市中,主的道將要震動亞西亞。”“再見,”彼得說:“安得烈和我向家人告別後,希望能趕上這支駱駝旅隊,我們將繼續東行。”“再見,”馬太說:“有一群猶太人願意和我到北非去,我聽說埃提阿伯已經開放,相信不久他們會伸手迎接我們的主。”         “再見,弟兄們。”約翰獨自坐在原處。驟起的波浪沖著沙灘,強風推動海濤,彷彿眾水的聲音。他回過頭,看到了站在身旁的主,祂的手上仍然帶著釘痕,祂的聲音仍然柔和:“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夜色終於籠罩了大地,突來的黑暗使我從夢中驚醒過來。每當我回想夢中的情景時,常發覺自己總是介於夢與醒之間那一片朦朧的霧中,竟分不出哪些話是我想的或是他們說的。如果你夠清醒,或者你和我一樣,曾經在那加利利海邊的山坡上、在那一片霧裏聆聽他們的談話,你就會懂得我的故事了。有一天,當你也看見荒野上祂踽行的身影,聽到夜色中祂擲地有聲的嘆息時,或許你也能瞭解我在時間的隧道中,所遭遇的這些經歷。 * * *           雖然這只是一個夢,但我總忍不住要問:如果他們改行了,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