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藝術

老大哥的霸氣——“生產線式門徒培育”之再思(董家驊)2017.03.20

 

董家驊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20

 

17、18世紀是人類文明發展的重要轉折點,人類看世界的方式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後人回顧這段時期,為之起名“啟蒙運動”。

 

啟蒙運動與現代社會

 

“啟蒙運動”這名字傳達出一種進步的史觀,表示在這之前,人類是無知的,沒有被喚醒的,無法正確地認識這世界。而在這運動之後,人類啟蒙了,不再是單純好騙的孩子,能以理性來認識世界。

康德作為啟蒙運動的代表人物,充分地展現了啟蒙運動的精神。康德認為,人類可以用理性來研究整個世界。主體性原則被高舉,人們開始認為,真理需要透過人的主體性才能被確立;強調自主,反對外在的權威和道德秩序。這種對主體性的強調,使人相信,每人需要為自身的生存而負責,遂與群體和其承載的傳統割裂。

“我思固我在”這句由笛卡兒提出並為後人稱道的名言,試圖以人的主觀性來重新確認人類認知世界的基礎。諷刺的是,啟蒙運動一方面肯定了人自身的主體性,一方面卻力圖以人的主體性所認知的世界為客觀真理。倫理學家侯活士和韋利蒙評論道:“啟蒙運動導致我們和傳統斷裂,使我們成為理性的人,叫我們為自己打算和行動,並一直在培養這種傳統。”(註1)

在啟蒙運動的影響下,現代社會強調系統化、控制和效率,力圖用理性和邏輯來分析世界,消除一切不確定性,建構精確控制的完美社會。20世紀初美國福特汽車的生產線——以精準的生產流程,大批製造品質穩定的汽車——正是現代社會精神的代表。在福特汽車的生產線中,人被視為生產的工具,是管理和控制的對象。

巨型教會的興起

 

在這種生產線思維的影響下,華人教會界也興起陣陣系統化生產門徒的浪潮。

宣教學家馬蓋文,從社會科學的角度研究、探討教會成長的秘訣,並提出廣為人知的“同質性原則”:成員同質性愈高的教會,牧養愈容易,人數增長愈可能。

我認為,馬蓋文是出於絕對的善意,提出了這原則。這原則也幫助宣教士有效地向某些群體傳揚福音。然而,若視教會為工廠,用社會科學的研究方式,主導教會如何“成為教會”,我們的教會論和門徒培育就不再是建立在上帝的話語上,而是建立在社會科學上了。

美國的馬鞍峰教會,是這20年來各地教會爭相仿效的對象。馬鞍峰系統的吸引人之處,不只是會友眾多,增長明顯,更因其給出簡單明瞭的工具,供其他教會使用。許多人相信,只要正確使用這些工具,教會就會成長。

華理克牧師本人雖然未必抱有這種簡化的教會增長觀,但許多效法者卻相信,只要使用了正確的工具,建立了完善的系統,再把人放入系統中,就會得到品質有保障的“產品”。在這種生產鏈中,他們力圖消除個體的差異,透過系統,確保“產品”的品質一致性。

教會確實需要架構,需要組織。John Stott牧師說:“教會必須組織起來,以表達她的自我理解。”(註2)但同時,他也提醒我們,當教會的結構本身成為目的,變成了一個靜態、呆板、自我中心的結構時,這結構就成為了異端的結構。

 

老大哥的霸氣與無奈

 

教會不知不覺間,不加批判地擁抱現代主義,以福特式的生產線作為培育門徒時的仿效對象時,自然就會追求效率、品管、生產流程的標準化,盡力排除系統中的一切不確定因素。

這種系統,也許在某個環境下是有效的。然而當外在的大環境發生劇烈變革時,這樣的生產系統往往抗拒改變,顯得守舊和步伐沉重。弔詭的是,當年追求與時代精神結合,結果反倒與時代精神脫節、格格不入,最終陷入一種“老大哥的心態”,只能提及“當年我們怎樣怎樣……”,沉浸在過往的美好歲月中。

這種老大哥的心態,基本上認為問題不出在自己和自己所屬的文化上,而是出在他人和他人的文化上,比如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所以應當設法改變他人,卻鮮少想到要改變自己。在這種心態中,人相信只要能辨識出問題,就能找到相應的工具和方法來解決問題。

 

同溫層的社團

 

在生產線式的門徒培育思維中,教會事工漸漸按照群體的特性來區分——兒童事工、青年事工、職青事工、新婚夫婦事工、家庭事工、銀髮事工……把一個個獨特的人,化約成一個個沒有臉孔的群體,分開牧養。不同生命階段和特性的人,彼此愈離愈遠。

按照不同群體的特性來牧養,立意是好的,作為接觸不同群體的起點也無可厚非。然而,為不同群體建立一個個“同溫層”(編註:有共同或類似的信念、立場等的社交階層),結果是信徒只在自己熟悉的階層中社交和團契,舒適地忽略了其他群體的存在,這就偏離了上帝賦予教會的使命——使萬物與祂和好,也彼此和好。

群體的差異,不應成為人彼此隔離的原因,而應是彼此接納和相愛的起點 ,創造空間讓信徒能演練在永恆中如何彼此團契。

耶穌所召聚的群體

 

兩千年前,當上帝的兒子降生在今日的巴勒斯坦地區時,最被祂吸引的,不是道貌岸然的宗教領袖,也不是掌控社會的菁英人士,而是在社會上無權勢的市井小民,被主流社會排斥的邊緣人。

耶穌並不反對許多人聚集聆聽上帝的話。祂應該也不會因為巨型教會人多,而反對這種教會模式。但我想,耶穌不會鼓勵我們掌控和消除不確定性因素,祂會反對我們把當下習慣的實踐無限絕對化。祂會提醒我們,在指出他人眼中的刺時,先正視自己眼中的樑木,並邀請我們去接待那些被主流社會所唾棄和排斥的邊緣人。

耶穌沒有把富有階層的門徒與貧窮線下的門徒區分開來,把做過稅吏的門徒和法利賽人背景的門徒分開。祂將所有人召集在一起,成為一個向上帝國而活的群體。上帝的國,超越了既存的各種共同體,塑造了門徒的生活與互動方式。

當聖靈在五旬節降臨,幾千人得救後,初代教會的領袖也沒有把窮人和富人分開,把大人和小孩分開,而是使信徒在群體裡學習彼此幫助、彼此成全、彼此相愛、彼此團契、凡物公用。

耶穌教導門徒,人如果要得到生命,必須先把生命給出去,而不是試圖掌控自己的生命(參《太》10:39)。耶穌直率地告訴兩千年前的宗教人士,不要以遵守傳統代替遵行上帝的心意。要讓傳統在三一神持續的工作中,不斷更新和塑造(參《可》7:8)。耶穌提醒跟隨祂的人,在批評、糾正他人之前,要先看到自己的問題,和需要改變之處(參《路》6:42)。耶穌觸摸痲瘋病者(參《太》8:3),為小孩祝福(參《可》10:16),與稅吏同桌吃飯(參《可》2:16),主動與井邊的婦人交談(參《約》4),還帶領門徒接待被主流社會輕視甚至排拒的人……

 

上帝的藝術創作室

 

現今教會雖生長於現代主義的土壤,卻不應讓現代主義形塑教會。教會應當從上帝的啟示中,認識自己的身份,回到自己的身份,思考如何回應現代主義。

在一個追求控制的社會,教會更需強調成全,而非控制。耶穌在講解天國時,常用栽種的比喻(參《太》13)。教會的目的,不是消除信徒彼此間的差異,而是要創造一個環境,使人學習尊重彼此,相互成全,幫助他人回應上帝的呼召。教會的領袖不是工程師,必須控制工廠的流程,確保產品的一致性,而是像園丁,預備肥沃土壤,使不同的種子健康地生長。

教會不是工廠,而是上帝的藝術創作室。保羅以上帝的作品來形容門徒,每個門徒都是在基督裡創作的藝術品(參《弗》2:10)。教會不是要機械地製造出一批批門徒,而要參與上帝的創作,雕塑出一個又一個門徒。

在上帝雕塑祂子民的過程中,我們每個信徒都當參與其中,一方面接受雕塑,另一方面也參與上帝對他人的雕塑。

 

註:

  1. 侯活士和韋利蒙(Stanley Hauerwas & William H. Willimon),《異類僑居者》(香港:基道,2012),105。
  2. 斯托得(John Stott),《心意更新的教會》(新北市:校園,2012),53。

 

作者現在洛杉磯台福基督教會牧會。

 

3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惠妮休斯頓 ── 一個教會女孩的故事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惠妮休斯頓       

 

 

 

 

 

 

 

 

       “我選擇的每一條路都引我走向後悔,

       我不知是否還能抵達終點,

       我已經沒有力氣,只能抬頭仰望……”節譯自《我仰望你》歌詞

        正當林書豪在2012開春的NBA球季,寫下最不可思議的一頁:“林來瘋”Linsanity現象橫掃全美,教會弟兄姐妹欣喜若狂、奔相走告,華人媒體競相追逐這一顆冉冉升起的體壇巨星之際,突然傳來美國流行歌手惠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猝死的消息。

        那天晚上,我們家的學生小組剛聚完會,大家嚷著要上ESPN看林書豪是否帶領尼克隊五連勝,沒想到轉到CNN,竟看到惠妮的死訊,一時大家傻眼:這消息來的太突然,每個人都暫時失憶,忘了他們的“豪哥”是不是贏了。

        這晚,好多朋友在微博和臉書上辦起了惠妮的“追悼會”,有人在Youtube上聽了一整夜的惠妮。從60、70、80、到90後,好像每一個人的生命歷程都 有各自擁有一段對惠妮的記憶!她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儼然就是過去這20年生活文化的背景音樂!

       再一次,我感嘆流行文化和音樂藝術對時代的巨大影響。

       身為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基督徒藝人,該如何看待自己舉足輕重的“王后”位份呢?面對愈來愈多自稱是基督徒的明星,教會對他們的期待該是什麼?或是不該期待什麼呢?

       林書豪和惠妮休斯頓這兩位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干的人物,卻有著相似的背景!第一,他們都出生在基督徒的家庭,都在教會長大。第二,他們都擁有上帝所給的、足以 感動世界的才華!他們各自為美國亞裔和非裔族群樹立新的典範,打破刻板的社會成見並重塑形象。第三,他們都在公開場合或訪談裡,自然地流露出他們的信仰。

        然而,基督信仰似乎在他們的生命中,留下極為不同的刻痕……

出身福音音樂世家

        出身在基督教家庭的惠妮休斯頓,從小跟父母在浸信會教會長大。她的母親西西休斯頓(Cissy Houston),是一位知名福音歌手(這裡指的福音音樂Gospel Music, 是黑人教會特有的音樂曲風,深受五旬節教派崇拜方式的影響,非常即興,大量反覆強調某些樂句,注重啟應對話,它和時下流行的Christian Music不同)。表姐狄昂華偉克(Dionne Warwick),在美國流行樂壇和福音音樂界,都非常有分量。而她的教母艾瑞莎弗蘭克林(Aretha Franklin),更是被譽為美國當代最偉大的靈魂樂歌手。

        惠妮耳濡目染,11歲就參加紐澤西新希望浸信會的詩班。同時,她也出入五旬 節派教會。雖然,惠妮的排行榜成名金曲多是以抒情敘事(ballad)或節奏藍調(R&B) 為主,但毫無疑問的,她有著黑人福音音樂的深厚底子。1996年,在與丹佐華盛頓合拍的電影《牧師的妻子》(The Preacher’s Wife)中,惠妮飾演一位非常有音樂恩賜的師母,充分展現她對福音音樂的熱愛和純熟的技巧。這張華人比較不熟悉的電影原聲帶,也成為有史以來最賣座的福 音音樂唱片。

        寫到這裡,我知道讀者大概有點困感:惠妮不是吸毒又離婚嗎?一個從小就在教會長大,又生長在基督徒家庭的乖巧女孩怎麼會變成這樣?

一段像毒品的婚姻

        1992 年,正在惠妮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她宣布下嫁在樂壇上素有壞小子(吸毒又花心)之稱的巴比布朗(Bobby Brown),這一段婚姻家人是反對的,輿論也不看好。雖然,惠妮說自己吸毒的事不該責怪巴比,全是因為她自己意志力薄弱的緣故,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基督徒該選擇一個能在生命上同負一軛的婚姻伴侶,否則一生都要受虧損;而婚姻的虧損,別人不能替你承受。

       由於惠妮不堪巴比長期的言語暴力和精神虐待,在女兒的鼓勵下,2007年正式結束這一段長達15年的婚姻。但如同因陷入情慾糾葛,而失去了神力的參孫一般,,惠妮也失去了她那不可思議的美聲。

        惠妮告訴美國著名脫口秀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有一段日子,每天都離不開毒品。我很不快樂,每天都感覺到正在失去自己……”毒品一天一天地侵蝕她的嗓音。剛開始,她還能如常開唱,但等到不能自拔時,悔恨已晚。

        2010 年在一連串的復出演唱會上,只讓人心痛的看到一個衰老蒼桑的中年婦人(當時46歲的她,看起來像56歲),費力的用她沙啞的嗓音“吼”出“I will Always Love You”。台下的歌迷有的不捨,有的流淚,有的憤怒離開、要求退票!這些演出的片段,你都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

我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最恐懼的敵人

        一個藝人無論多有名,成就多輝煌,都和你我一樣,也是一個真實的罪人,而且他們面對的環境比一般人更複雜,試探也可能更多。

        2002年,惠妮接受美國ABC電視台當家主播黛安梭爾(Diane Sawyer)的訪問,坦承她每天都在禱告,同時每天都在和毒品、酒精奮戰。黛安問她,什麼是她生命中最可怕的魔鬼(the biggest devil)?她的回答竟然不是毒品或酒精。

        她說:“是我自己,是我的慾望,是我內心深處,一切想要得到的,和不想得到的,沒有人強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都是我自己的決定!!我是個罪魁,我既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又是自己最恐懼的敵人……”。

        這是一個罪人最真實無奈的告白!是的,我們都不過是蒙了大恩的罪人,實在沒什麼可誇的。如果教會想找藝人(或名人)來為信仰背書或作見證,是否應該加倍謹慎 小心呢?或許我們更該做的是為這些藝人禱告,求神保護他們不遇見試探,救他們脫離凶惡;求神給他們對這個社會有更多正面的影響力,能使更多的人回轉歸向 神。

        教會不該對藝人有太多期待(這句話也可以解讀成“教會不該對罪人有太多期待”),但藝人卻該自己儆醒活在主面前,珍惜“現今的機會”,成為主美好的見證。說到這裡,該帶著我們的學生小組為林書豪禱告了!

        我非常欣賞惠妮2009年9月接受歐普拉的那一次訪問(歐普拉認為,這是近10年來,美國影視界最受矚目的一場訪問)。比起7年前黛安梭爾的那一個訪問,惠妮顯得更坦然,更有信心和力量。

        我相信這個訪問的敲定,緣自於她與神的和好。她明知這將是一個有超高收視率的一個節目,而且她的新唱片發行在即,卻仍選擇坦承自己和前夫吸食大麻和古柯鹼。 在訪談中,她深深懊悔過去的所作所為,並且說不怪前夫,一切都是要怪自己。比起80年代因性醜聞而被迫停職的幾個名電視佈道家,惠妮勇敢得多!面對媒體, 至少她不遮掩,不諉過,也沒有令人厭煩作嘔的藉口。我認為這是一個罪人,不!是我們這些罪人都該有的態度:認罪,是我們在神面前得到心靈平安的第一步,可 預備自己領受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恩典,得著救恩之樂!

        惠妮在罪中掙扎,她跌的好深好深;但我的觀察是,她始終努力地抓住那一根信仰的繩 子。 2009年,她接受MTV的訪問,說這些苦難和考驗,使她對主的信心愈發堅固!她去世的前一天,參加在比佛利山希爾頓飯店的一個派對,和朋友開心的唱著 《主耶穌愛我》(Yes, Jesus Loves Me),這成為一代歌后最後一次在公開場合演唱的曲子。美國著名娛樂新聞網站TMZ引述惠妮友人的說法,提到當天唱完歌的惠妮直嚷:“好想要去見耶穌!”

我仰望你

        《我仰望你》(I look to you)是惠妮最後一張唱片的主打歌,也是美國告示牌(Billboard)排行榜冠軍曲。惠妮說,這首歌總結了她所有想說的話。有人在猜到底她仰望的是誰?是歌迷?還是她的母親?惠妮告訴歐普拉:“是一位比你我更偉大的!”
        她在《早安美國》 (Good Morning America)節目裡獻唱這首歌時,悄悄改了歌詞:“當你失去一切振作的力量,在祂裡面,你會得到剛強!”她鼓勵歌迷在“祂”裡面找尋力量!

       在網路上,你可以找到各種不同版本的《我仰望你》。我最喜歡的,是2011年惠妮在BET福音音樂節晚會上,與福音歌手金布瑞爾(Kim Burrell)合唱的版本。儘管那時她圓潤的高音已不再,但低迴黯啞的嗓音裡,自然流露出信仰的真誠;兩個姐妹激蕩出的音樂火花,和主內肢體間的愛,令 人動容!

       惠妮從靈魂深處向主吶喊:

       “……當暴風雨臨近,當日頭昏暗無光

        走過了這一切苦難,在世上誰才是我真正的避難所在?

        我仰望你!我仰望你!

        當失去一切振作的力量,在你裡面,我得剛強!

        當璀璨的樂章戛然而止,在你裡面,我得聽凱歌!

        我仰望你……………………………………

        我選擇的每一條路都引我走向後悔,

        我不知是否還能抵達終點,

        我己經沒有力氣,只能抬頭仰望………

         我仰望你!我仰望你!”

        歐普拉問惠妮:“誰是你的最愛?”,她笑了笑說:“是主!(The Lord)”

        安息吧,惠妮!我盼你回到你所仰望的主懷裡。在那裡,再沒有暴風和巨浪,只有美妙的樂章!

作者來自台北,任職於密西根州政府IT部門,在教會中以大學校園事工為其服事重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