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藝術家信主後的張力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撒把鹽           筆者2005年信耶穌時,在我所在的那座省會城市,竟找不到一位信耶穌的藝術家同行﹗這令我沮喪不已,由此埋下一個盼望,希望能看見這座城市、這個國家、世界各國的藝術家越來越多信耶穌:生命重生,藝術也重生,一同走天路。 彼此陌生,互不理解           後來幾年,各地越來越多藝術家信主,以公開的信仰做展覽、演出和影視等。基督徒藝術家群體在文化藝術界的影響,越來越引人關注。        過去20年,中國城市教會的急速增長,伴隨著教會人員結構的轉型。其中,藝術家是以創作為事業的人群,包括從事寫作、繪畫、雕塑、音樂、舞蹈、表演、書法、 攝影以及影視等領域。他們擁有一定的審美素養,參與改變都市人的生活方式、審美趣味,是處於文化變革的前沿,帶動著思潮的變化,是新興文化的弄潮兒。           今日藝術界呈現出傳統與現代、保守與自由、地區與全球等多元思潮共存的景象,像一個碎片化的迷宮,讓人難以捉摸。然而國內公共教育、美育等領域,卻嚴重滯後,導致公眾對藝術的審美趣味,基本停留在100多年前的印象派時期。           教會作為社會的一部分,同樣身處這種局面:面對藝術家,不知所措﹗這使得藝術家歸主後,難以得到相應的牧養和支持。           教會和藝術家之間,彼此十分陌生,互不理解。藝術家不願委身教會,對傳統敬拜和講道沒有興趣,缺乏群體生活。教會也不知如何與藝術家建立關係,為其提供合適的支援系統。           甚至,有的教會還給主內藝術家的創作,扣上“屬靈的”黑帽子,輕易斥之為淫穢、造偶像或拜邪靈。更嚴重的,模仿耶穌潔淨聖殿,在畫廊等公共場所驅逐藝術家、毀壞藝術品等。許多藝術家因此拒絕進入教會,或者轉而離開教會。           誠然,教會與藝術家的關係涉及比較複雜的歷史原因、神學議題和牧會經驗,需要一定的時間和步驟來討論。然筆者願就教會如何與藝術家建立關係,藝術家如何進入教會,粗淺分享自己的經驗與思考,以期拋磚引玉。 群體生活的挑戰          藝術家不願融入教會,首先是因其特有的獨立人格。藝術家長期在獨立空間創作,尤其是視覺藝術家,普遍缺乏協作經驗。他們在個人妝扮、看法、情感表達和生活方式上,都有自己的一套方式。          藝術家天性敏感多疑,情緒化,固執。這些性格有助於創作,卻容易造成人際關係上的傷害。因此,他們慣於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除了密友,一般人很難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這使得藝術家難以融入較大範圍的群體生活──不只在教會,在其他社團也是如此。          主耶穌說,“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太》16︰25)作為重生的人,藝術家需要放下自己,才能高舉耶穌。新生命也只有在主基督的肢體關係中,才能成長。藝術家需要在群體裡敬拜、聽道、行道,重新看待自己的獨特性,也看見上帝在萬民中的恩典。           我想,這對藝術家是大挑戰,因此特別需要從上帝而來的恩典,以及教會的鼓勵。比如,教會可以試著瞭解藝術家的創作,看他們的展覽、演出,與他們學習如何看藝術,為他們的創作、展演和生活代禱。教會有條件的,還可在教會圖書室增添藝術類書籍,開設相關講座或工作坊。           如果藝術家尚未預備好進入教會,也不必急於拉其入會,可先跟進關懷。最好是在他們熟悉的群體中,開展團契,通過看電影、看藝術作品等形式,分享、討論,並彼此鼓勵、彼此順服和彼此認罪。           藝術家的學習模式是體驗式、對話式的,晚自習般的查經,一般難見成效。因此,針對藝術家的門訓和屬靈引導,需要搭配不同的形式。 文化的包袱與抱負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神裡的藝術家性格

莫非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在我們的印象中,藝術家好像要有某種性格組合,才能成就好的文學藝術。         比如說“狂狷”,是很被推崇的一種文人性格。李國文在〈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裡便曾說:“詩人要狂,無狂也就無詩。”這幾乎是許多中國文人的共識。然而狂狷和基督教信仰中要求順服,行為端莊(《提前》3:8)有沒有牴觸呢?         在感情方面,文人、藝術家又都比較浪漫一些。浪和漫皆從“水”字邊,流來流去便氾濫出了軌,像徐志摩,胡適,梵谷、羅丹等等,從古至今,例子不勝枚舉。尤 其,心理學巨擘弗洛伊德又為藝術家背書,說藝術家的創作力來自性慾。此言一出像為“浪漫”發了護照,開發創造力便形同開發性慾。若拿出聖經的行為準則來要 求,是否會限制藝術家的創造力呢?         更進一步來說,藝術家的世界,基本上是一個在孤獨中完成的世界。是把自己沉浸在內裡,做深度開墾的世界。而基督教信仰則是一個生活在人群、在關係裡的實踐。整本聖經的重要動詞,都和“關係”有關,愛、饒恕、憐憫等,哪裡容得下藝術家一個人自我陶醉?         藝術家在許多方面也強調突顯個人風格,看看歷史吧!個人意識愈強盛的時代,往往是文學藝術最發達的時代,例如古希臘、文藝復興,或中國的魏晉南北朝(後現代 雖然個人意識也強,但因集体價值觀被解構而文學藝術崩潰,不在此限)。文藝復興時崛起的個人意識,更超越在宗教和國家之上,建立以屬世為範疇的人文主義, 和基督教思想成為競爭的對手。所以,藝術家個性和屬靈品格,到底是否對立呢?         若不仔細探討,許多藝術專業精英便很難踏入基督教信仰,基督徒藝術工作者也不知要怎樣存身。         但要怎麼融合呢?藝術家個性和屬靈品格,是否來自不同的源頭呢?追本溯源,藝術,到底是上帝的創造?還是人類文明的產物呢? 藝術:上帝的創造?人類文明的產物? 在創造裡,由奇珍異花與千奇百獸看來,上帝在藝術上還極為“講究”。在《出埃及記》中,神曉喻摩西建會幕,便交代所有的會幕幔子、祭壇、法櫃,與一切器具, 皆要找有智慧,能作各樣工,作藝術設計的“巧匠”,不只在建造上具功用性,尚要添加繡花、鑲金與雕飾,務要作得“榮耀、華美”(《出》26-31)。         很明顯地,美感,是來自上帝的賦予。藝術的源頭是來自神。《出》31:1-11,更為藝術在上帝的創造中,提供了最完整的定位描述:         1. 藝術家是來自神的揀選,“我已經題他的名召他。”(《出》31:2)。         2. 藝術家的才華是來自神的賜予,“我也以我的靈充滿了他,使他有智慧,有聰明,有知識,能作各樣的工,能想出巧工”(《出》31:3-5)。         3. 神賜藝術夥伴,要我們同工(《出》3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