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蘇文峰

​學聯會的成立(賀宗寧/蘇文峰)2017.07.28

 

賀宗寧/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7.28

 

1945年7月22日,抗戰勝利前約一個月,“學聯”在重慶成立。這是一百年來中國學生福音事工的轉捩點。

 

八年抗戰時期——西南後方的大復興

對日抗戰期間,許多年輕學生從沿海地區遷移到西南大後方求學。在顛沛流離的困境中,他們渴慕福音。

1937年,中國內地會的孔保羅夫婦(Paul & Maida Contento)在昆明帶領大學生英文查經。一個星期內便有200個大學生參加,他們夫婦每人每天教授四班。3個月後,他們組織了學生校園團契,這是亞洲第一個校園團契。

孔保羅夫婦(Paul & Maida Contento)

1943年,中國佈道十字軍(Chinese National Evangelical Crusade)建立,以“華人自傳”為宣教策略。

1944年冬天,趙君影和于力工在重慶沙坪壩中央大學和重慶大學的聯合校址,舉辦三天佈道會。每晚約2000餘人參加,而每晚到台前認罪悔改、決志歸主者平均約200人。期間早禱會有幾百人參加,屬靈氛圍極其熾熱,同學們流淚禱告,彼此認罪。這個聚會也引起社會關注,《大公報》等都有報導。

于力工

當時,基督徒學生自發自主的參與,成為學生工作短時間遍及大專院校的動力。他們除了建立團契、追求成長外,更肩負起校園宣教的使命。

 

1945“學聯”成立

1945年7月19-23日,在重慶南山中學禮堂及靈修神學院宿舍舉行第一屆“全國各大學基督徒學生夏令靈修會”。參加的同學有來自全國41间間大學個團契的代表, 共153人。許多大學生用三、四天翻山越嶺過來,本地信徒亦熱烈參與。夏令會的信息由趙君影主講,賈玉銘負責查經,何賡思負責專題。第一晚的開幕禮,趙君影證道並闡明大會的意義。當晚整個南山中學禮堂坐滿,參加者約有600人之多。夏令會期間更有16人獻身傳道。

夏令會第四天,7月22日,決定成立“中國各大學基督徒學生聯合會”(學聯),英文名稱China InterVarsity Evangelical Christian Students Fellowship (後來改名為CIVCF)。趙君影出任總幹事,于力工及孔保羅為同工。此時,一些院校分會的主日聚會人數已多達200人,信主人數日增。學聯當時之聯絡網覆蓋約200間大學。

趙君影

1945年8月15日,抗戰勝利。學聯事工繼續蓬勃擴展,中國內地會也借調多名西教士參與學聯的事奉。1946年1月,內地會的艾得理(David Adeney, 1911-1994)重回中國加入學聯,是極大的助力。

艾得理(David Adeney, 1911-1994)

1946年春,學聯會隨各大學復員東遷。艾得理往北京工作三個月;趙君影差派于力工先往南京,先後成立了學聯會南京區、上海區、華中區,而於南京設立全國總部。學生工作在復員地區繼續蓬勃發展,並且由於信主學生由西南分散至全國不同地方,學生工作亦隨之自然擴展。

1947年7月,“學聯”舉辦了第二屆全國基督徒大學生夏令會,地點在南京中山陵附近的烈士遺族學校。這是一個承先啟後的聚會,傳承了大後方學生事工的成果,預備了將來火一般試煉的人心和人才。大會主席由大學生焦源濂擔任,林道亮主領早餐後的查經。講員包括賈玉銘、楊紹唐、趙君影、華福蘭等,蔣夫人宋美齡也到訪鼓勵。

在那值得懷念的數天中,約有350名學生出席,並同時舉行學聯會第二次全國大會。是屆夏令會火熱依然,有近一百位獻身傳道,包括後來臺灣校園福音團契的創立者查大衛。這些獻身者,有多位就是邊雲波《獻給無名的傳道者》一書中所描述的那些人。

查大衛

1949年,中國政權即將轉移時,全國基督徒比例為1/400;但是在大學生中,每15人就有一位參與“學聯”!

據估計到1951年為止,共有兩萬多學生因校園福音工作而信主。這段時期“學聯”的全職幹事一般都維持在30人以上,其中中國人和西教士各半,而西教士則以內地會的同工為主,包括孔保羅、賴恩融及任職副總幹事的艾得理。

及至1948年,學聯會組織已擴展至華中及華南。當年2月,學聯會華中區冬令會於武昌召開,七月假長沙舉行夏令會。年末,于力工被差往廣州開展學聯會工作,並出任華南區主任。1948年10月,趙牧師從上海往香港開展事工,自此離開大陸,從未返回。

 

1950年代北平的“學聯”

1948年11月,趙君影去香港。1949年7月于力工離開大陸。1951年8月,艾得理回去英國。學聯會於1951年正式解散。

當初1945年學聯成立時,北京在王明道領導下,未正式加入全國“學聯”。由15所大學組成的“北京基督徒聯合会”,直到1955年仍有活動。那時北平的學生團契有清華、北大、北醫、農大、航空學院……中學有師大附中、師大女附中、六中、女一中……

他們星期日一早8點至10點是學生的聚會。散會後,學生各自到自己的教會參加崇拜。週末或放假日,學生們喜歡去北京郊外的香山恩典院,也就是宋尚節創辦的工人訓練院,騎車一小時,到那兒靈修禱告。寒暑假都有營會,1955年8月仍以中學生為主,辦了靈修營。之後,繼續用小組方式聚會,開始了小小家庭祈禱會。

在那段受逼迫的大時代裡,有人形容:他們像一盞一盞的燭光,雖薄弱地在風中搖曳,卻帶給黑暗中的人們一絲曙光。這些被稱為“黑窩點”的小小燈檯,誰能料想得到,形成了後來的家庭教會,一百個、一千個……北京、上海、華北、華南,乃至全中國。

 

“學聯”1950年代以後國內教會的影響

學聯成立前後僅短短5年,但是,由本國同工擔任領導,發展出具有中國教會復興特色的面貌,又接受如內地會等西差會的人才支持,既保存了中國學生福音運動的主體性,亦保持著某程度外向性質,這不單有助學生事工本土化的發展,亦保存較寬廣的視野。這樣的性質,對今日中國教會逐漸進入跨文化宣教,有其長遠的影響。

“學聯”的工作,培育了許多大學生後來成為中國家庭教會的中流砥柱。如艾得理所說“50年代中國基督徒學生的見證,無疑為70年代家庭教會注入新的活力,掛名的基督徒無可奈何地妥協之後,信徒之間的團契就靠青年人去維持;各大學團契組織雖然被瓦解,昔日的基督徒學生及他們的子女,卻成為真正教會的一部份,這教會繼續在黑暗中發光。”

“學聯”的事工方向簡單、明晰,主要聚焦於佈道和培靈。這是學聯會能於短時間內迅速擴展的其中一個關鍵。

“學聯”的基要神學和事工路線,既與當時多數中國教會所持的保守立場吻合,亦切合學生單純追求的心靈。“簡單”及共同關注的議題,使人容易同心同工。

趙君影說過:“我在當時所作的學生工作,在教義上是與賈玉銘一條路線;工作上是與王明道相呼應的;在奮興的事工上是宋尚式的。現在回想起來,抗戰期間大學生的復興工作在基層上的教義都是基要主義的,也就是賈玉銘所教授的。”

所以,“學聯”能夠凝聚來自五湖四海的年青學生,專心生命的追求與傳揚福音,而不會因內部有太多分歧,而出現能量內耗。這對於中國家庭教會也是極佳的榜樣。

 

“學聯”1950年代以後海外學生事工的影響

1950年8月艾得理被迫離開中國後,1956年重返亞洲,落腳於香港,擔任國際學生福音團契(International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簡稱 IFES)的遠東區總幹事。

他在香港、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十多個亞洲國家和地區,促成當地人自主的校園團契建立。這是與中國“學聯”一脈相傳的海外學生福音工作。他們秉持學聯”所注重的生命傳承、佈道熱忱、聖經信息、靈性復興;在事工原理上,堅持“讓學生主導、傳道人輔導”的做法,使得洲各地的學生工作都強而給力。

以臺灣校園福音團契為例。從1957年開始,他們秉持三個宗旨:校園福音廣傳、神國人才培育、學生宣道運動。60年來,造就了許多青年基督徒,成為海內外華人教會的牧者與同工。1979年開始每三年一次的青年宣教大會,呼召了極多近文化和跨文化宣教士。

 

到了60、70年代,香港、臺灣,馬來西亞及新加坡有大批留學生到北美求學。這些留學生中的基督徒,到了美國與加拿大的校園,不約而同的紛紛開始中文查經班。這是其他國家的留學生中都沒有的現象。

1965年,美國政府放寬了移民政策。70年代許多留學生因此取得永久居留權,成家立業。原來在校園的查經班逐漸在各地發展成為華人教會。

到了80、90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許多留學生也到達美國與加拿大。初期,許多大陸留學生因為好奇或找中國人相聚,開始接觸福音。逐漸的,有相當數目的學生學者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到2000年之後,大陸背景的信徒在海外華人教會開始成為多數。另外還有許多人回到國內,形成了海歸潮。

他們當中也有許多人成為海外和國內的傳道人,或加入華人及西方宣教差會,成為跨文化的傳教士。

 

從學聯歷史看學生與宣教

美國宣教學者豪爾(David Howard)在《宣教中的學生動力》(Student Power In Missions)一書曾說,教會歷史中“當(基督徒)學生開始行動,必有大事發生。”

縱覽近百年海內外興起的中國基督徒學生事工,印證了這句話何等正確。

我們看到上帝在祂永恆的救恩計畫中,在抗戰結束前興起了“學聯”,藉著“學聯”直接影響了國內和海外的華人學生事工。現在又藉著海外的留學生、海歸、神歸(神學生、傳道人),和國內的學生事工相輔相成。上帝要藉著這百年來的學生復興,成就什麼大事嗎?

教會歷史中,宣教的火炬從具有普世宣教觀的學生點燃,學生工作的影響力必然遠遠跨越校園和知識界,遍及本土教會及世界每個角落。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o7RKrii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大洋彼岸的長河—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展望》增訂版已出版!(蘇文峰)2017.07.05

蘇文峰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7.05

2015年,[海外校園機構]出版了《大洋彼岸的長河—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展望》一書,由蘇文峰主編。

這本書共收集了70篇文章,呈現了美國華人教會在1950至1980年代那40年來,從查經班成立成長,轉化為教會的史實和評述。是值得收藏的經典好書。

這是廣義(海內外)的中國教會歷史中,一段獨特的時空記錄。雖然這些敘述只是美國這塊新大陸一部分華人基督徒的生命經歷,但我們深信這裡每一個個人和群體的故事,是流向上帝那救恩歷史長河的一條條小溪,在神國的大故事(His Story)中,匯集交流,源遠流長。

2017年,我們出版了增訂版,是在原有的基礎上,新增了8篇。閱讀這一篇篇樸實生動的見證,翻看那一張張當年風華正茂、如今老練睿智的臉孔,都述說著一甲子上帝在海內外繼往開來的故事,你將心馳神往。

增訂版近600頁,我們仍按第一版的書價,每本19.95美元,歡迎向本機構訂購。

2 Comments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相忍為國(蘇文峰)2017.05.08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5.08

 

編按:“同樣都是愛主的人,為什麼不能同工呢?”這是幾個禮拜前,一位老姐妹面對她們教會因紛爭導致有人離開教會,對編者發出的提問。其實多年來每當聽聞教會或信徒間有紛爭時,這個問題總在編者腦海縈繞。大約兩年前(2015.09.20),本專欄曾刊登過一篇勸勉弟兄姐妹“相忍為國” 的文章,特再次與讀者分享、共勉、警惕。

 

中國古書《史記》中記載,戰國時期“完璧歸趙”的大臣藺相如,為了“先國家之急而後私仇”,甘願忍讓武將廉頗的挑釁,感動廉頗自動負荊請罪。這個“兩虎不相鬥”的故事令人敬佩。清朝乾隆年間,有一個家族因守一個忍字,竟能五代同堂,也傳為千古美談。

這些人並非天生賢哲,而是和我們有同樣性情的人。他們之所以忍人所不能忍,乃因以國事、家庭為重,不願因小我一時的衝動,破壞了大我長久的和諧。

這種相互容忍的精神,在一些華人教會中,卻知易行難。按理說,基督徒既稱生命改變,就應能克服中國人(所有罪人)內鬥的習性,在信徒之間彼此相愛才對。可惜,大至一些宗派之間,小至一個教會的成員之內,同工同“攻”,相敬如“兵”之事卻時有所聞。痛心之下,不禁歎問:難道聖經中“用愛心寬容、用和平聯絡”的教導,竟只是一些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嗎?

對於這種現象,我們辯稱:有“人”的地方就有問題,教會既由一群不完全的人組成,當然不可能完全!也有人說:我知道應該彼此寬容,可是對方的態度方式太霸道,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也有人悍然說,我是為真理作戰,豈可妥協!

我深信,體念我們軟弱的主,既未在迦密山的雷聲火焰中向我們發令,而是在謙柔的洗腳聲中賜我們榜樣;祂要我們合一相愛的命令,絕不是無法達成的,端看我們有無捨己的心志與操練。

 

  • 容忍是聖靈的果子

我們必須瞭解,基督徒的容忍,不是一種唾面自乾的人生修養,而是聖靈的工作。只有真正將老我與主同釘十字架,每天讓主在裡面活著的人,才能克服人類好鬥的天性,恒常地活出聖靈所賜的忍耐的果子(《加》5:22)。

 

  • 容忍是因對上帝有信心

容忍不是姑息養奸,也不是像鴕鳥把頭埋在沙堆裡逃避現實。容忍是對上帝有充足的信心,等候祂指定的方法和時間(《雅》5:7、8)。很多時候我們自命為現代的十字軍,鼓起捨我其誰的壯志、急於在教會中除舊佈新。事實上,若我們真的深信上帝仍坐在寶座上明察秋毫,我們會有更謹慎合宜的做法,不會揠苗助長,不以人的怒氣來成就神的義。

 

  • 容忍必會受苦

在容忍的過程中,受苦是不可避免的(《雅》1:3)。這些苦處不一定是身體或物質的艱難,往往是尊嚴、心靈、意志的折磨,就如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忍受的一般。只有甘願忍耐,“堅固你們的心”,並願意“忍受罪人頂撞”的,才不至於疲倦灰心(《來》12:3)。

 

  • 容忍也是基於我們重視人勝於工作

教會中有許多衝突是因為急功近利。有人為了講求效率,忽略禱告、溝通、同心的重要,想以多數表決來促其速成,有些人甚至像拉選票,或搞破壞,以各種手段達到目的。事實上,工作的興旺在於同心合意(《腓》1:5)。若我們遇到意見不同時願意忍耐等候,且以這些反對的看法為修正和考驗,我們的決定將更成全完備,而且皆大歡喜。

 

  • 容忍是因有自知之明

我們可從聖經中發現,容忍是一個時常謙卑自省的人自然的表現。當大衛逃避押沙龍時,掃羅族的士每在他的臣僕面前咒駡他,又拿石頭砍他。大衛本可輕易置士每於死地,但他容忍不發,因他想到自己犯過大罪,認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撒下》16:11)。這種反求諸己的美德,只有真正體認自己“是在罪孼裡生的”(《詩》51:5),嘗受赦罪之恩的人,才能真正表現出來。

 

薛爾頓(Charles Sheldon)在他著名的小說《跟隨祂的腳蹤行》(In His Steps)一書中,描寫一群信徒回應牧師的呼籲,決定在做任何事之前,先問自己:“如果耶穌基督是我,會怎麼做?”他們一生的道路,因而截然不同。

今天,我們華人信徒,也必須面對相同的挑戰!如果古人能為國家的好處彼此相容,基督徒若以耶穌的心為心,豈不更能以神國大業為重,與神家中的弟兄姊妹相忍相愛嗎 ?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道可道之恆道(新民)2017.03.13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3.13

 

二月底的週末,我來到奧斯卡頒獎之城LA LA Land,參與一個基督徒作者營。我之得以參加此次營會,乃是因為25年前創刊《海外校園》雜誌的蘇文峰牧師與師母。在他們的熱情鼓勵下,我成為福音雜誌《海外校園》及其後續創刊的基督徒造就雜誌《舉目》的作者。在營會的第一天,我應邀分享“道可道之恒道”。這是那次分享的修改版。

 

多彩多姿的人類語言

家犬總是以簡單一致的狂吠,來表達它對熟悉或陌生客人的歡迎或拒絕。是歡迎還是拒絕,我們只能觀察它尾巴是左右歡快擺動,還是機警而僵直豎立,以此才能判斷它單音節語言背後的正反含意。

事實上,我們所熟悉的動物叫聲,比如虎嘯狼嚎、雞鳴狗吠、蟬噪鳥唱,都有它們獨特音調的發聲,且往往只有一個或少數幾個音節。而人類語言則多姿多彩,不可與其他動物等量齊觀。

按照舊約聖經的記載,在人類為自己立名的巴別塔事件後,早期人類群體被分散開來,語言也被變亂,彼此不再相通。在古往今來各民族中,語言不斷演變,成為數千種不同方言。即使書面語言一致,讀音也千差萬別。

僅在中國,從北到南,從東到西,各地方言色彩濃厚。即使在同一個地方,比如筆者家鄉湖南,彼此也大不相同。記得上大學時,遇見一位來自湖南雙峰的同年級同學,我完全聽不清他的口音。筆者後來途徑長沙去廣州,一路上隨著火車南下,發現自己的聽力從半聾進入全聾狀況。後來到了美國,這個有世界各民族代表的聚居之地,語言的豐富更是自不待言。

 

破除巴別塔之咒

千奇百怪的人類語言,形成了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巨大屏障。最早的一次越過語言的藩籬,記載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第2章裡。耶穌復活後50天,五旬節那天,使徒彼得和其他同伴,面對地中海周邊世界回來過節的猶太人以及進猶太教的外邦人,用他們所住各地的方言,傳揚耶穌已經復活,耶穌就是基督的天大喜訊。

那一天,上帝把巴別塔事件帶來的語言分隔的詛咒,化成一個特別的祝福,讓天國福音被3,000來訪者得著。福音從此如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勢,燒遍世界各地。

兩千年來,一代又一代宣教士背井離鄉,不畏艱險,把天國的福音,帶給世界各地從未聽聞福音的人。他們同時也成為了文化交流的先驅,把聖經用各地人民易懂的母語翻譯出來,讓人信服真道。

 

成可道之恒道

那位從亙古來到人類歷史中的永恆生命真道,成為可道之常道(亦即恆道)。中國古先賢老子所無法道明之常道,卻以血肉之體被馬利亞所生,後來成為十字架上的贖罪羔羊。被上帝40多位先知、祭司與使徒們歷時1400年寫成的書面聖經(Written Word),一直忠實地見證這位永恆的生命之道(Living Word)。世界各地跟隨基督的人,前仆後繼,以發自新生命的言行,弘揚這獨一無二的永恆生命真道。

有一天,當主耶穌再來,結束人類歷史,揭開新天新地,古往今來“各國、各民、各族、各方”的人(各方指各種方言),都將有代表,如同空前未有的超大奧運會,出場在上帝寶座面前。曾經使人類彼此阻隔的成千上萬種語言,那天將變成和諧的大合唱,頌讃坐寶座的和羔羊。

筆者的見證:從不能道到會道

筆者幼時沉默寡言、不善言辭。這種內向寡言的狀況,隨著年齡增長才慢慢改觀。30年前,筆者蒙上帝恩召,成為上帝家裡的人。又蒙上帝恩惠,得到傳福音的恩賜。20餘年來,屢獲機會傳揚天國偉大的福音真理。過去25年來,筆者與《海外校園》(現簡稱OC)和《舉目》雜誌也結下不解之緣,寫了一些福音與造就文章。這些事,都不是人心可以計劃的,是上帝的奇妙作為。

筆者喜歡記述生活花絮的點滴,深思熟慮的偶得,或是即興的詩歌散文,這些文字,一方面成為自己蒙恩人生的備忘錄。詩人在舊約聖經《詩篇》第103篇裡說:“不可忘記祂的一切恩惠”(《詩》103:2)。把恩典的人生記錄下來,可以幫助我們牢記上帝過去對我們的多次施恩。

另一方面,這些文字,也成為與親朋好友分享生命與福音的一個通道。如今微信朋友圈,更是成為我們記錄生活點滴的好平臺。除了曬造物主精心設計的奇花異草,訂購造物主多方供應的美食佳餚,還可以分享自己讀到的好文、美圖、心得體會,更應該向親朋好友見證主的福音,與人同得天國福音的好處。

 

最高最神聖的目的

當人類暫時活在上帝所定的時空狹縫中,站在穹頂之下,仰望星空,難免不生發屈原情節,即使一時失語,心中仍然會有諸多有關語言的天問。

語言學家會問:人類語言到底是如何逐步衍生出來的?歷史學家會問:語言到底是如何被用來記述歷史的?神經生物學家會問:語言的中樞到底是如何識別語言並創意表達的?進化生物學家會問:影響人類發聲器官與語言能力的那些基因是如何進化的?物理學家會問:語言在時空中有沒有鑲嵌在彼時彼地的宇宙歷史裡?神學家會問:語言的最高最神聖目的是什麼?

使徒保羅在《提摩太前書》3章16節道出那讓人驚歎的宇宙、人生宏大真相:“大哉,敬虔的奧秘,無人不以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於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裡。”

道可道之恒道,是人類語言的最高,最神聖的目的。

 

作者旅美逾30載,生化博士,道學碩士,從事新藥研發,熱衷福音佈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品格是聖靈的果子(蘇文峰)2016.02.2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2.23.

文/蘇文峰

圖1-By Alvimann-file5281303771933

問:聖經中有哪些經文,具體描寫基督徒的品格?

答:最常被引用的經文,應該是《加拉太書》5:22-23的聖靈九果了:

“仁愛(love)、喜樂(joy)、和平(peace)、忍耐(patience)、恩慈(kindness)、良善(goodness)、信實(faithfulness)、溫柔(gentleness)、節制(self-control)。


問:在介紹聖靈九果之前,《加拉太書》5:19-21先描繪了屬肉體情慾的人,那可怕的生活方式:姦淫,汙穢,邪蕩(男女關係);拜偶像,邪術,異端(宗教生活);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嫉妒(人際關係);醉酒,荒宴(飲食娛樂)。

這與接下來《加拉太書》5:22-23啟示的的聖靈九果,對比真是明顯!

答:是的,我們從前的光景真是不堪回首。感謝上帝差派聖潔的聖靈,住在我們裡面,使我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8)。這個新造的人,被聖靈潔淨更新後,可以“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得與上帝的性情有分”(《彼後》1:4)。

英國神學家斯托得(John Stott)認為:聖靈九果中的仁愛、喜樂、和平,是與上帝的關係改變了;忍耐、恩慈、良善,是與人的關係改變了;信實、溫柔、節制,是對己的要求不同了。

新人被聖靈內住、引領、光照後,成為“屬靈”的人,自然會結出聖靈的果子。

圖3-By karencastens-file0001390835447


問:這聖靈的果子在原文是單數(只有一個),為什麼卻有九種不同的屬靈品格?此外,為什麼選“仁愛”為首要的品格呢?

答:仁愛,是所有美德的基礎,其他一切的品格,都包括在真正的愛裡。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22:37-40 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 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這裡愛上帝、愛人、愛己,正是聖靈九果的總綱。有了全備的愛,屬靈的品格便能綱舉而目張。

問:為什麼“愛”能讓屬靈品格綱舉而目張?你能不能解釋得更“普通話”一點?

答:有位主內前輩說:“愛心就是聯絡全德的。”(《西》3:14)——喜樂是愛的情緒;和平是愛的心境;忍耐是愛的力量;恩慈是愛的同情;良善是愛的動機;信實是愛的話語;溫柔是愛的態度;節制是愛的手臂。”(繆紹訓,《聖靈的果子》)

問:這話太給力了,我非常“阿們”。我發現,這聖靈九果,和《哥林多前書13:4-8》所說“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是彼此相通的。

答:你說的對。屬靈的品格不是各自獨立的一顆顆果子,而是像葡萄成串,相輔相成。

《彼得後書1:4-7》也說到我們“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得與上帝的性情有分”以後,“……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

你看,這裡所講的品格,是累加而成;和上述的幾處經文同樣,都屬於愛上帝、愛人、愛己的實踐。


問:當今的世代如此邪惡,往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們如何活出這些又美又善的品格呢?當我思想耶穌的品格時,覺得我們只是凡人,怎麼能夠像主耶穌那麼完全?

圖2-慕安德烈361px-Andrew_Murray答:雖然我們不能像耶穌一樣完美無缺,但“更像我恩主”,是我們一生追求的方向,我們應當互相扶持,向這標杆直跑。

“更像我恩主”是一種屬靈品格的操練。雖然這不是人為的修行,但在這“不再是我,乃是基督”的過程中,這個我,就像剛出埃及的以色列人,積習難改,“情慾與聖靈相爭”——屬靈品格的操練,往往立志由得我,行出來卻由不得我。

因此,必須如慕安德列在《聖靈的路徑:聖潔之道》所說,

“聖潔的生命是靠習慣培養而成的,靠著聖靈的幫助,基督徒決意做一些正確的事情,而且實際行出來,於是養成做正確事情的習慣,從而培養出善的品格。古諺說:‘培養一種行動(action),就收割一種習慣(habit);培養一種習慣,就收割一種品格(character)’。”


問:我們應該培養哪些良好的屬靈習慣呢?

答:第一,以上帝為中心的靈修習慣。

用13世紀聖徒理查(Richard of Chichester)的禱文《每一日我主Day by Day Dear Lord》作榜樣:“每一日,我主,我祈求三件事;更清楚認識你,更親密地愛你,更親近地跟隨你,每一日。”。

懇求聖靈賜給我們強烈的願望,每一日醒來第一件事,就渴慕讀上帝的話,如嬰孩愛慕母奶一樣迫切。我們也應該每天隨時隨地禱告親近上帝,真情流露,如密友一般無話不談。

第二,以上帝為中心的思念習慣。

“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腓》4:8)

我們若常思念有益的事,那些無聊、無益、無德、不實、不造就人的消息,就不會想去聽,說,轉發,浪費你的心力了。

第三,以上帝為中心的生活習慣。

知道自己是上帝的子民(兒女,僕人,朋友,使者,新婦)。有了自尊自知(who),就會行所當行,止所當止(what),聖靈會指引我們如何去做人做事(how)。王明道《聖徒處世格言》中說得很具體實在:

“以敬畏上帝為立身之基,以愛鄰舍為處世之法。待人要絕對誠實,律己務十分嚴正……經手的財物不論多寡當廉潔不苟,交接的朋友無論男女要光明正大……

“見別人有長處當奉為楷模,見別人有短處當引為鑒戒。約束自己的性情不急躁發怒,謹慎自己的嘴唇不輕易開口。不能證實的話不要傳,不敢見人的事不要作,見別人有財物不要妄起貪念,見別人遭困難不可袖手旁觀。不要在人面前奉承恭維,不要在人背後批評論斷。為人做事要殷勤盡忠,與人交接當坦白正直……

“事事為別人設想,處處求榮耀主名。”

你就照樣行吧!


默想:

1. 在聖靈九果中,我最需要操練的是哪一種品格?

2. 我已經培養了哪些良好的屬靈習慣?哪一些是我需要改進的?

作者是[海外校園機構]董事會主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前瞻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蘇文峰

ocmbanner-new

自2013年中,[海外校園機構]召集了一個編寫採訪團隊,進行1960年至今,美國查經班歷史的回顧與展望。這個計劃的目標是“見證上帝在查經班的作為,分享查經班成為教會的經驗,回應上帝對中國禾場的呼召。”

當我們收集一篇篇的見證和圖片,訪談一位位當年風華正茂、如今成熟藹智的老哥老姐時,我們彷彿跨越時空、俯瞰60年來北美各大學校園的面貌變化。

從1960到1970年代,幾乎每一個有研究生院的大學都有華人查經班。上帝聚攏了基督徒的神國心和中國情,培育了許多自治、自學、自傳的華人菁英。到了70年代中期及80年代,北美各大學城及都市的查經班,逐漸轉型為全方位、多元化的華人教會。

在那段生根建造的過程中,雖偶有摸索、爭執,但各教會在信仰共識、教會體制、事工裝備、同工關係上歷練成熟,並植堂、宣教。經過這些預備後,迎來了1990年代中國大陸學生學者的留學和移民潮,及這10年小留學生的湧現。

我們深信,這是上帝在中國及普世救恩計劃的大工,絕非偶然。我們理應見證個人參與查經班的成立、成長的過程中,如何經歷上帝的帶領;分享查經班成長到成立教會的過程,有哪些美好的經驗及失敗的教訓;研討當今中國及海外新成立的教會, 如何從過去北美的經驗得到借鏡。

因此, 2015年《舉目》將選取預計在2015年8月出版的《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前瞻》一書中,具有代表性的文章刊登。此外,2015年9月9-12日,將在洛杉磯舉辦北美查經班老校友的重聚會(reunion)。請拭目以待。

 

2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看在我裡面 ——認罪悔改基本功

蘇文峰,高青林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BH68-10-7572-圖1-談妮攝-DSC_0312r案例

         在沒有接觸基督教之前,李成在學校裡是個三好學生。他偶爾會發怒、高傲、仇恨,也有一些“所謂”“天下男人都會有的毛病“,如:愛看美女及色情圖像;外表道貌岸然、內心想入非非;有時逢場作戲等。但他認為,這些只是小缺點,不算什麼。

          有一天,李成參加了一個佈道會。那位講員的見證非常感人,使他很渴望同樣經歷上帝的關愛。在講員懇切的呼召與柔美的詩歌中,李成多年滄桑的心靈在那一刻得到了撫慰。他淚流滿面地從座位上站起來,跟著講員一句句地作決志禱告,不久就受洗、正式加入教會。

          兩年下來,李成固定參加聚會、參與事奉。從外表看,李成在教會中可算是個“三好弟兄”,但他卻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改變不大。

         他在理性上相信有上帝,也籠統地知道“我們都是罪人,耶穌是救主”,但這些似乎與他現實的生活無關。李成每次聽到有關罪的信息時,會羞愧自己的不潔,但又難以自拔。

討論(默想):

             李成的根本問題是什麼?你認為李成該怎麼辦?

一.罪是什麼?

           在一般人的觀念中,罪是“以人為本”的外在表現,是作奸犯科,或如孔夫子所說,做了非禮的事——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聖經中對罪的定義,是“以上帝為本”的:罪是在關係上不獨尊真神,以假神為神。罪是在行為上作了不該作的 (sins of commission),如《約翰壹書》3:4 “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 或是沒有作上帝認為該作的 (sins of omission),如《雅各書》4:17 “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聖經啟示我們,罪因亞當入了世界,使人性的每一個方面都受到毀壞,包括與上帝、與己、與人、與物的關係。罪破壞了人的身體、思想、情感、靈性等等。

           因此,我們都有與生俱來的罪性,這罪性會引發我們心裡的汙穢敗壞,就是罪心。因著罪心,在一定的情境下,會產生罪行。

           一個有生命的基督徒最根本的變化之一,就是對罪的體認,不再是以人為本,而是以上帝為本。 認識自己的罪,是聖靈的工作。光照進來,才能看到自己裡面的黑暗。

          奧古斯丁在《懺悔錄》中,講到自己16歲時和同伴一起偷鄰居的梨。他向上帝傾訴:“主啊,你知道我的內心,我犯罪不為別的,只是為了罪的本身。罪惡如同污泥,而我卻愛它。我的靈魂極其卑下,情願掙脫了你的掌握,向毀滅的路走去。實在說,除了羞恥本身之外,我並不想從羞恥的行為去得到什麼……我喜歡有犯罪的夥伴,更高興集體的犯罪行為……當有人發出‘大家動手,一齊幹吧’的號召,不爭先去做惡事就覺得羞恥。”

           當奧古斯丁對罪有了新的認識,他從內心到外在的行為,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說:

           “主啊!……我是誰呢?我是什麼東西呢?有什麼邪惡不能在我的行為中找到?即使是在行為中找不到的邪惡,也都會在我的語言和意念中找到。可是主啊,你是聖善和仁慈的,你的膀臂把我從死亡的深淵救拔出來,且從我心靈深處,把一切的敗壞都清除了……能夠從過去愚拙的享樂中釋放出來,是何等快樂的事。

         “從前我所怕失掉的,現在卻以能夠除去為至樂。你已經替我清除這一切了,你已經進入我心中,使我嘗到那最真實的甘甜……現在我能夠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向你說話。主上帝啊,你是我的光、我的富足、我的拯救。”

          這正是古往今來,每一個聖徒的心聲。

二 基督徒還需要認罪悔改嗎?

            馬丁路德說:“認罪是得救的開始”。認罪悔改與重生,是一體的兩面。如果沒有重生,不可能有真正的悔改;重生既是認罪悔改的前提,亦是認罪悔改的結果。

           你怎麼知道自己重生了?經歷聖靈的引導!真正的重生一定會經歷“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上帝的兒女”(《羅》8:16)。與上帝的關係不再是害怕犯錯受罰(害怕的表現包括虛假、逃避、給自己找藉口),而是親如父子。如勞倫斯弟兄所說的,渴慕與上帝同在。重生的基督徒會被上帝的愛感動,被上帝的聖潔吸引,被上帝的話語光照,被上帝的聖靈安慰、鼓勵和責備。

           新生命要成長,在成長中的生命要成熟,漸成熟的生命要給力,都必須在認罪、悔改中深化,聖化。在近代中西教會歷史中,認罪悔改與個人成聖、教會整體的復興,有直接關係,如下列代表人物和作品:

          —代表清教徒思想的本仁約翰(John Bunyan,1628-1688)《天路歷程》;彌爾頓(John Milton,1608-1674)《失樂園》; 歐文(John Owen)《信徒內在的罪 Indwelling Sin in the Life of Believer, 1664》。

          —勞倫斯(Brother Lawrence,1611-1691)《與神同在》。

          —德國敬虔運動(Pietism)的施本爾(Philip  Spener,1635-1705)與親岑多夫(Zinzendorf,1700-1760)。

          —循道運動(Methodism)的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 與懷特菲(George Whitefield,1714-1770)。

         —美洲大覺醒運動(The Great  Awakening,1735-1743)的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1703-1758) 約翰紐頓(John Newton,1725-1807)《奇異恩典》。

         —1857-1859年美英的大復興。由紐約市一個市民中午禱告會發源。

         —中國1906年青島的“日出禱告會”;1908-1911古約翰(Jonathan Goforth,1859-1936)帶領的東北大復興;王載(1898-1975年)的佈道事工;宋尚節(1901-1944)的佈道事工;1934年起的山東大復興。都如佈道家計志文(編註:1901-1985)所說:“火熱認罪的願望,是大復興的第一個象徵。” 顯然,具體而認真的認罪悔改,是個人和教會靈性復興的必要條件,也是復興的共象。沒有徹底認罪,所謂的教會大復興或福音大爆炸,都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不會有長闊深遠的效果。

BH68-10-7572-圖2-Comic10-2014-4-19r我如何操練認罪?

         重生是聖靈的工作。但我們需要有一個迫切的心,願意順服聖靈的感動,具體地認罪悔改,而非模糊籠統地承認:“人都有罪,因此我也是罪人”。

          聖經中論到上帝的標準,及會得罪上帝的經文,多集中在《出埃及記》20:1-17、《羅馬書》1:21-31、《提後》3:2-5等。我們將這些經文綜合整理出下面的列表,可以每年(年底)省察一遍(每天三項,一週內完成)。

          建議個人、小組,或主日學整體,在聖靈光照下,一項項認真反省。如果沒有犯過這些罪,感謝上帝過去的保守,求上帝繼續不讓我們遇見這個試探;如果有,要不找藉口,一項項誠心向上帝悔改。除了知罪、認罪、悔罪外,也要“賠罪”。求上帝光照,是否有可能向我們所虧欠的人認錯和補償,像撒該一樣(參《路》19:8)。順服聖靈的帶領,警醒地走成聖的道路。

         1  不獨尊上帝    

         是否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我的上帝?是否認定上帝為獨一的真神,單單敬拜、事奉祂?是否不以別神代替祂,不提別神的名號?是否敬畏、敬愛上帝、不妄稱上帝的名(如用上帝的名發咒)?是否混合私心想利用上帝?    

        《出》20:3-7;《詩》16:4;《書》23:7;《路》10:27

          2  拜偶像

          是否拜過有形體的偶像,如菩薩,媽祖……各類神明。是否拜過意識形態上的偶像?如無神論、科學至上、理性主義、人本主義、藝術至上、金錢至上……是否熱愛受造物勝過造物主?例如美色、美景、美食、美容、美名……                 

         《出》20:3-5;《羅》1:19-23

         3 不守安息日    

         是否常記念上帝的創造、救贖和恩典?是否不重視主日?是否在父神的懷中享受安息、真正交托,而非勞苦負重擔?是否勞逸結合、作工時盡心、休息時安心?

        《出》20:8-11;《太》11:28-30

          4  不孝敬父母、無親情    

          在個人至上、自我中心的文化中,我們是否在不違背真理的情況下,不順從父母?是否在精神上,生活中漠視他們的需要?在與家中兄弟姐妹、公婆、岳父母等親戚的關係中,有沒有虧欠人、活出當盡的本分?     

          《出》20:12;《羅》1:30;《提後》3:2-3。

           5   殺人/恨人       

           是否有意識地奪走一個人的生命,如非必要性的人工流產?是否對人懷恨含怒,不肯饒恕?“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曉得凡殺人的,沒有永生存在他裡面。” 

          《出》20:13;《利》24:17;《箴》6:17;《羅》1:29;《林後》12:20;《提後》3:3;《多》3:3;《約一》3:15。

           6   姦淫        

           是否有任何男女婚姻之外的性行為,包括婚前、婚外、同性之間?或者雖然沒有作什麼,但有思想中的淫念或說汙言淫詞(黃色笑話)?包括看各類媒體上的淫穢圖文。  

           《出》20:14;《利》18;《太》5:28;《羅》1:26-27;《弗》5:3-5;《希》13:4。

           7  偷盜     

          是否在任何場合私拿不屬於自己的物質或智慧財產?是否考試作弊,工作時間作私事?是否竊奪他人的機會、成果、名分?是否盜留該奉獻給上帝或捐獻給窮人的金錢?        

          《出》20:15

           8  謊言/假見證  

           曾否對自己、對別人、對上帝撒謊?是否憑愛心說誠實話?是否“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曾否作假見證陷害別人?上帝恨惡撒謊的舌。新約中更特別指出“不要彼此說謊;因你們已經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穿上新人。”(《西》3:9)

            《出》20:16;《箴》6:17-19;太5:33-37;《羅》1:30;《弗》4:15;《西》3:9;《多》1:12。

           9   貪婪        

          是否貪戀不屬於自己的財富或任何人事物,“貪婪就與拜偶像一樣”(《西》3:5)。

         《出》20:17;《羅》1:29;《西》3:5;《提前》6:6-10;《提後》3:2。

         10   嫉妒

         是否因別人有、而自己沒有就心懷不平?是否看到別人比自己優秀就妒火中燒?“我們從前……常存惡毒嫉妒的心,是可恨的,又是彼此相恨”(《多》3:23)。嫉妒和“殺害”、“紛爭”常是相連的(《雅》3:14,16)。

           《羅》1:29;《加》5:26;《多》3:3。

           11  爭競        

           是否為自己或自己的小圈子,有形或無形的利益而與人相爭?    

           《羅》1:29;《可》9:34;《多》3:2。

            12   驕傲自大        

            是否看別人時,只看到他(她)的失敗軟弱?是否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自以為了不起,自以為義?        

           《箴》6:17;《提後》3:2-4。

             13    讒言,背後說人/批評論斷      

            是否說過沒有根據的、損害別人的話?是否背後批評、論斷人?上帝看此為惡行。我看重主耶穌受難前,反復叮嚀門徒要彼此相愛的命令嗎?當我批評論斷時,想到過主會難過嗎?

          《羅》1:29;《林後》12:20;《提後》3:3。《箴》27:5;《太》18:15-17;《羅》1:30, 14:13。

           14    專顧自己        

           是否常以自我為中心,自私自利,很少考慮別人的需要和感受?        

          《提後》3:2

           15    忘恩負義,賣主賣友    

         曾否對別人的恩惠,沒有相應的回報?曾為自己的利益虧負主,或虧負別人嗎?    

        《提後》3:2-4;《雅》4:11。

           16   貪圖享受、愛宴樂不愛上帝        

           是否看重享受過於愛主?這個世界的享樂觀不停地向我們轟炸,我們很容易失去警覺,貪圖舒適、享樂,就不愛上帝了。        

         《提後》3:4;《多》1:12。

            17   不能自約        

           是否上癮?包括賭博、煙、酒、毒品、連續劇、遊戲、看八卦,色情……你被這些東西捆綁嗎?        

         《加》5:22-23;《弗》5:18;《提後》3:3。

           18   懶惰        

           在家中,公司裡,朋友圈和教會,是否有該盡的本分沒盡?對別人或上帝的家,是否有聖靈感動你作的事,你沒有作?        

          《多》1:12

           19    結黨紛爭        

           你曾否在教會中,有意無意地拉幫結派,布散紛爭或造成分裂?       

         《箴》6:17; 《林前》1:10;

           20     假冒偽善        

          有否為了讓別人看見而服事?是否裡外不一?是否看重人的稱讚過於上帝的心意?教導別人而自己卻不去行?        

         《太》23:1-31

大聲、慢速、重複誦讀下面經文: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約一》1:9)

          “上帝啊,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饒恕你產業之餘民的罪過,不永遠懷怒,喜愛施恩?必再憐憫我們,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又將我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 (《彌》 7:18-19  )

          “天離地何等的高,祂的慈愛向敬畏祂的人也是何等的大!東離西有多遠,祂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 (《詩》103:11-12  )

          “ 你們從前在過犯和未受割禮的肉體中死了,上帝赦免了你們一切過犯,便叫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 “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 (《西》 2:13;5:24;6:1

        “上帝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裡面有什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詩》139:23-24)

          從這些經文中,我們知道慈愛的上帝巴不得我們悔改,祂會赦免我們,讓我們重新回到祂的懷抱。脫離一切罪的捆綁得著自由,享受上帝同在的安息。

分組討論(個人默想)

         1.    讀《創》39章(約瑟的例子),《太》4:1-11(耶穌的例子),從這兩段經文中找到勝過罪的一些原則。

          2.    另外從聖經中找一個認罪的經文或例子(例如:《詩篇》51篇,32篇),寫下約500字的心得。與一位同伴分享。

          3.    與配偶或一位同伴在未來3個月中,定期分享勝過罪的經歷和困難。

蘇文峰現為[海外校園機構]董事。高青林來自北京,原在美國一大學任數學系教授及系主任,現全職服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