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蘇格蘭

蘇格蘭教會信仰宣言(賀宗寧)2017.08.04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8.04

 

公元1560年(明世宗嘉靖39年)8月2日,蘇格蘭國會立法要求建立信仰宣言。

約翰諾克斯(John Knox)

 

蘇格蘭宗教改革的過程,經過一番周折。最後,蘇格蘭宣佈脫離教皇的管轄,建立了一個深受加爾文影響的長老治會的新教教會。

蘇格蘭在傳統上為了要抗衡英格蘭的威脅,經常與法蘭西結盟。但在16世紀,這個政策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15世紀末期,文藝復興所帶來的人本主義,開始傳到蘇格蘭,使得蘇格蘭的知識份子,對天主教的一些措施,感到不滿。

 

蘇格蘭政治的演變

 

1502年,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四世,迎娶英王亨利七世的女兒瑪格列特都鐸為后。這個婚姻使得蘇格蘭國內有親英派。

1513年詹姆斯四世逝世,詹姆斯五世即位,他為了與法蘭西結盟而迎娶法蘭西貴族基斯瑪麗(Mary of Guise)。在這時期,許多往歐陸留學的學生,帶回來路德及其他改教者的著作,新教的思想在知識份子中逐漸傳開。

1528年,蘇格蘭國會立法禁止新教的傳播,但新教在許多貴族及大學生中愈加廣傳。

1542年,詹姆斯五世逝世,王位傳給尚在襁褓中的瑪麗∙斯督華。

基斯瑪麗

 

1542年,英格蘭數度進攻蘇格蘭。在親英與親法兩派大臣相争之下,瑪麗∙斯督華被送到法國。女王的母親基斯瑪麗在蘇格蘭攝政。

1546年,天主教樞機主教比頓因見新教影響逐漸強大,下令將受到慈運理影響的魏沙特(George Wishart)處以焚刑。此舉造成支持新教的群眾起義。不久,新教徒攻佔海邊的聖安德烈堡,以此作為新教徒的堡壘。

天主教比頓樞機主教

 

次年,在法國海軍的支援下,天主教的勢力重新奪回聖安德烈堡。城內的新教徒,包括約翰∙諾克斯在內全數被捕,這些新教支持者成為法國海軍船上的搖櫓奴。但軍事上的勝利,反而更刺激了新教的支持者在蘇格蘭境內的擴散。

位於北海邊上的聖安德烈堡

 

1558年16歲的瑪麗與法國王儲法蘭西斯二世結婚。次年瑪麗成為法國王后,並仍為蘇格蘭女王。同年,英女王瑪麗都鐸逝世,蘇格蘭女王瑪麗∙斯督華自己加封為英格蘭女王。但在倫敦,她的表妹伊麗莎白一世,也即位為英格蘭女王。

蘇格蘭女王瑪麗∙斯督華

 

由於新教的影響不斷的擴展,1557年,一群貴族宣佈組成“會眾的貴族”,他們在政治上願意代表新教的權益。

法國政局的變化使得蘇格蘭與法國的聯盟崩潰,攝政太后基斯瑪麗駕崩,加上英格蘭在1560年的介入,使得仍是少數的親新教貴族,在蘇格蘭國會有足夠的力量來改革蘇格蘭的教會。

這一年,“蘇格蘭改教國會”(Scottish Reformation Parliament)通過新教信仰宣言,拒絕再接受教皇的諭旨,並廢棄彌撒。

同年,新教徒在蘇格蘭正式成立“蘇格蘭改革宗教會”(後改為長老會),邀請從法國軍艦獲釋、後來轉到瑞士,深受加爾文影響的諾克斯,回國帶領他們。

諾克斯將教會改為長老治會,並將原先承續中古教會裡的繁雜儀文,完全廢除。他另行規定在每個地方的教會中,長老與傳道人都由會眾選出。但傳道人必須要再經過其他傳道人的考試後才能就任。他們並訂定“蘇格蘭信仰宣言”、“紀律手册”、“聚會程序手冊”(禱告、讀經、講道、唱詩、奉獻的程序)。

法國國王法蘭西斯二世於1560年逝世,信仰天主教的瑪麗於1561年回到蘇格蘭接手政府。但接下來的6年,她的政府不斷的受到挑戰。1567年,貴族聯手將她拘捕,強迫她退位,將王位轉交給詹姆斯六世(就是後來英格蘭的詹姆斯一世,授權翻譯欽定本的國王)。瑪麗後來逃到英格蘭,求助於伊麗莎白,但被伊麗莎白軟禁。20年後,在倫敦,被伊麗莎白以試圖刺殺女王的罪名處死。

 

蘇格蘭信仰宣言

 

早期(1580年)的蘇格蘭信仰宣言封面

 

1560年8月2日,基斯瑪麗太后駕崩後,蘇格蘭國會通過改革國家的宗教信仰,任命6位教會領袖共同起草改革宗的教義。蘇格蘭信仰宣言就是這6位教會領袖在4天內完成的。

這6位領袖都名叫約翰。他們是:約翰∙諾克斯,約翰∙溫嵐(John Winram),約翰∙斯珀提斯伍德(John Spottiswoode),約翰∙韋洛克(John Willock),約翰∙道格拉斯(John Douglas), 及約翰∙羅武(John Row)。

蘇格蘭教會信仰宣言全文一共有25章,外加一段短的引言。這是蘇格蘭教會建立時與“紀律手册”,及“聚會程序手冊”並稱為聖經之下的教會準則。

國會於8月27日批准這個宣言。但作為天主教徒的女王瑪麗∙斯督華卻拒絕接受。一直到 1567年瑪麗退位後,才正式被王室認可為蘇格蘭教會的信仰宣言。這個宣言一直到80年後,1647年8月27日,才被後來通行的“西敏信仰宣言”取代。

“蘇格蘭信仰宣言”除了有關信仰的宣言以外,還定義了三點決定真正信仰的教會:1.真實的傳講上帝的話語;2.正確的施行耶穌基督的聖禮;3.執行教會紀律:制止邪惡,提倡道德。

內容

“蘇格蘭信仰宣言”一共有25章條文及一個引言。其各章的標題如下:

引言

  1. 上帝
  2. 創造人類
  3. 原罪
  4. 啟示與應許
  5. 教會的持續、擴展與蒙保守
  6. 耶穌基督的道成肉身
  7. 中保為何說真神,也是真人
  8. 揀選
  9. 基督的受苦、受難與埋葬
  10. 基督的復活
  11. 基督的升天
  12. 在聖靈裡的信心
  13. 善行的緣由
  14. 在上帝面前什麼是善行
  15. 律法的完善與人的不完美
  16. 教會
  17. 靈魂的不朽
  18. 真假教會的分辨,誰有權利去判定教義
  19. 聖經的權威性
  20. 教會大會的權力,及召開大會的理由
  21. 聖禮
  22. 正確領受聖禮的方式
  23. 聖禮是為誰設立
  24. 有關處理民事的法院
  25. 賜給教會的恩賜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pKCPG2R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賓惠廉自知病重,寫信與母親道別(賀宗寧)2017.01.13

william-c-burns-missionary-to-china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1.13

西元1868年(清同治7年)嚴冬的1月15日,在中國東北遼寧的牛莊,來華宣教的賓惠廉(William Chalmers Burns)自知病重,他決定寫封信給遠在蘇格蘭老家年邁的母親,與她道別。 

“母親:自從去年年底我得病,每晚都會時而發燒,時而發寒。這兩天更是會出冷汗。我感到體力迅速衰竭。除非上帝斥責這個疾病,我恐怕日子不久了。我寫這幾行的字句,想告訴您,我很快樂。由於上帝豐富的恩典,我準備好了自己,不論是生是死。願安慰人心的上帝,在您接到我的死訊時,能安慰您的心。我深信因為耶穌救贖的寶血,我們日後會在基督寶座前再相見。”

賓惠廉在床榻與病魔掙紮,最後在4月1日病逝。享年53歲。他於1847年來華,前後一共20年。

 

早期來華的宣教士

滿清政府的閉關自守政策,一向嚴格限制洋人來華的活動範圍。以致最早來華的馬裏遜,米憐,台約爾(戴德生的岳父),都只能在澳門附近活動。

1842年,南京條約允許五口通商,西方的宣教士才得以真正進入中國。絕大多數在那個時代來到中國的宣教士,在西方幾乎都是默默無名、熱心愛主的年輕人。但是,其中有一個例外,那就是賓惠廉。

賓惠廉在來華之前,已經是英國、北美,非常有名的佈道家。後來著名的宣教士,包括戴德生、慕安德列與馬偕等,都深受賓惠廉的影響。然而,因著主的呼召,他從歐美兩洲轟轟烈烈的佈道大會中,轉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他,又言語完全不通的國家,默默的為主從事拯救靈魂的工作。

 

從蘇格蘭到加拿大

1815年,賓惠廉出生於蘇格蘭格拉斯哥附近的小鎮。父親是當地的牧師。童年時他喜歡戶外活動,但也特別喜歡本仁約翰的《天路歷程》。這本書對他一生有很大的影響。

他從中學到大學,成績一直非常優秀。大學畢業後,在愛丁堡見習律師。他的父母親一直為他禱告,希望他能走上專一事奉上帝的道路。後來,他放棄了即將獲得的律師資格,轉入格拉斯哥大學攻讀神學。不僅如此,他在那個時候看見了海外宣道的異象,於是向上帝許願,願意被差派到世界任何地方去傳福音。

1839年,賓惠廉24歲,那年,他獲得格拉斯哥長老會的講道資格。就在此時,頓地(Dundee)聖彼得教會非常有名的牧師麥澈尼(Robert M. McCheyne),因為健康問題需要休養一段時間,他寫信要求賓惠廉來代理。

st_peters-in-dundee

頓地的聖彼得教堂,賓惠廉的事奉由此開始

聖彼得教會的會眾,在當時是蘇格蘭各教會裡,以高水準著名。他們對講台要求很高,要能接麥澈尼牧師的講台不是件容易的事。賓惠廉深知自己的不足,他在禱告中完全依靠聖靈的能力。結果他的講台得到會眾的接納。有人甚至將他與司布真相比擬。

同年7月,他應邀回到家鄉講道。他的資訊引起了熱烈的迴響,使得他不得不將會期一延再延。到了7月23日上午的聚會,渴慕的群眾擠滿了整個教會。他以《詩篇》110篇3節為題,要求會眾負起基督的軛,背起祂的十字架。聖靈運行在聚會中,許多人流淚,呼求上帝的憐憫。聚會從上午10點開始,一直到下午3點才結束。

從此以後,賓惠廉所到之處,復興隨之而來。慕安德列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受到他的影響。賓惠廉的生命成為年輕的慕安德列屬靈的挑戰。後來慕安德列成為南非復興運動的領袖。

這個現象一直持續到1847年他前往中國宣教為止。在這些年間,他四處去主持奮興佈道大會。每到一處都有許多人聽他講道。

1844年,賓惠廉渡過大西洋到加拿大主持奮興大會,一直到1846年才回到英國。那時還年幼的馬偕後來寫到:“他的名字是家喻戶曉,我那年幼的心靈也頗受他思想的影響。”(引自台灣長老會史刊)。馬偕後來到台灣宣教。迄今臺北還有馬偕醫院記念念他。

 

來華宣教20

1847年,盛名的賓惠廉接受英國長老會差會的差派,登上一條駛往中國的商船,經過5個多月的航行,在將近年底的時候抵達香港。

來到香港,賓惠廉這樣一個曾經享譽歐美、動輒吸引成千上百聽眾的佈道家,如今在這個東方繁忙的海港城市,卻每天面對著寥寥無幾、反應冷淡的異國聽眾。

他決定,為了加速學習語言,他離開了較舒適的歐洲人社區,在中國人社區租下一間簡陋的屋子。他一方面學語言,一方面開始在鄰近的鄉村巡迴佈道。

每到一個地方,他就找棵大樹,站在樹下大聲朗誦聖經。不用多久,他的四周就會有一群表情驚訝的村民圍觀。他就開始向他們解釋所讀的經文。但是,絕大多數的人只對這個洋人感興趣,對他講的福音卻經常嗤之以鼻。

在香港的這段時間,賓惠廉還留下一句名言“Always be ready”(常做準備,《彼得前書》3:15)。他常常勉勵基督徒說:“你要隨時準備好,跟上帝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與磨練之後,賓惠廉轉往福建,在廈門、汕頭一帶傳福音,辛勤工作了5年之久。他先後把自己深深喜愛的屬靈名著《天路歷程》翻譯成廈門話與官話,使之成為中國教會早期重要的一部靈修書籍。

1855年,賓惠廉進駐上海,與年輕的戴德生相遇,進而成為一對互相敬愛的同工,在一起工作了相當一段時間。賓惠廉比戴德生年長17歲,且早他4年到中國宣教。因此戴德生把賓惠廉看為屬靈的導師。

戴德生曾如此描述他們在一起配搭事奉的美麗情景:“1855年底,在上帝帶領之下,我認識了英國長老會傳道會的賓惠廉牧師。我們聯袂出發,住在船上,前往江蘇以南、浙江以北的大城小鎮宣講福音。”

戴德生也談到賓惠廉留給他的印象,以及對他的影響:“他對神的話語極之愛慕,生活聖潔可敬,並且與神緊密相交。數個月來與他在一起,使我受益非淺。”“他(賓惠廉)以祈禱為呼吸,以祂的言語為飲食,深深的感覺神的同在。”(《戴德生傳》第27章,證道出版社)。

1856年賓惠廉與戴德生一同從上海到廣東潮汕一帶宣教。戴德生後離開,轉向其他禾場。賓惠廉則留在汕頭,建立了汕頭長老會堂(現改稱市西堂)。

在汕頭的第一位信徒陳凱林是於1859年由施饒理牧師(George Smith,後繼賓惠廉在汕頭牧會)帶領歸主。他原是清朝的官員。後來在1882年,成為第一位在汕頭被按牧的傳道人。陳牧師的後代移民東南亞。他的外曾孫是創辦新加坡遠東神學院的杜祥輝牧師。

%e6%b1%95%e9%a0%ad%e5%b8%82%e8%a5%bf%e5%a0%82

汕頭市西堂,於1958年11月改為現名。原為汕頭長老會堂,是賓惠廉戴德生施饒理建於1858年。此是汕頭市區最早建成的禮拜堂,于1991年重建。

1863年,賓惠廉到達北京,在這裡工作了4年,將許多詩歌翻譯成中文,也正式的完成《天路歷程》的翻譯。

1867年,他到中國東北,在牛莊(今遼寧營口),年底,他染病,直到第二年春天病逝。

賓惠廉在華20載,先後在香港、汕頭、廈門、上海、北京和遼寧營口牛莊等地宣教,為中國教會奠定了福音的基礎。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 https://oc.wistia.com/medias/z7bqfno4up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古今人物, 教會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