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香

《共建健康教會:以家庭系統理論處理教會衝突》(陳培德)2016.08.16

這次要介紹的好書,是李察遜(Ronald W. Richardson)新近出版的中譯著作《共建健康教會:以家庭系統理論處理教會衝突》(Creating a Healthier Church: Family Systems Theory, Leadership, and Congregational Life)。英文原著出版於1996年;中譯本厚245頁。

作者李察遜早年畢業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英國文學系(1962年);後轉赴普林斯頓神學院完成道學碩士(1966年)。10年後,他從紐約市Colgate Rochester Crozer Divinity School完成博士學位(1976年)。

多年來,他從事堂會牧養、專業輔導和教學工作。如今,是美國長老教會的退休牧師,北岸輔導中心(the North Shore Counseling Center)前任臨床治療總監,與妻子Lois定居於溫哥華市西區。個人著作頗豐。

《共建健康教會》一書是以精神科醫生梅利.博域(Murray Bowen)的家庭系統理論為根據,剖析隱藏在教會中的情緒系統,甚具創意。 […]

No Picture
成長篇

保羅和巴拿巴的分裂

羅七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遠景決定了態度          有個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3個工人在工地上砌磚,有人問第一個人:你在幹什麼?他氣鼓鼓地說:你沒看到我在堆磚頭嗎?該死的老闆,逼我在烈日下幹這麼重的活! 再問第2個人同樣的問題,他疲憊地說:我在給我老婆、孩子掙口飯吃。雖然累點,但好歹還能過得去。           再問第3個人,他興奮地用手指向天空,說:這裡會矗立起一座宏偉的大廈,我就在建造這座大廈。           同樣一件事情,某些人氣憤、難過,但另些人卻是盼望和興奮。這些人之所以有這樣截然不同的表現,是因為他們有截然不同的“遠景”(vision)。 衝突和苦難很正常           許多教會都經歷過劇烈的摩擦,甚至分裂。牧師、執事會和會眾,都感受過痛楚和迷茫。“只緣此身在山中”的我們,就像第一個工人一樣,不知道到底神為什麼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為何本來和和氣氣的教會充滿了猜忌和敵對,為何平時溫和謙遜的弟兄姐妹,露出了絕不讓步的態度。           其實教會並不是一塊淨土。不管信不信主,人在世上所經歷的大致都差不多:生老病死,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神從來沒有應許過基督徒生活一定風調雨順,教會更是蒙恩罪人的聚集地,指望沒有衝突是不可能的。           但是,神早把他給我們的一幅遠景,在聖經裡描繪了出來。由於我們有這個遠景,就是“信望愛”之中的“望”,我們可以像第3個工人那樣,面對衝突和苦難,有不一樣的理解、感受和行動。           神給我們的遠景就是:在個人方面,我們最終要像主耶穌;在教會方面,教會要被建造成合一;在世界上,福音要傳到地極,主耶穌在祂的國中掌權。 神加在每個人、每個教會、每個機構的每件事情,都是為了完成這個宏偉的計劃。最奇妙的是,祂竟然用不完美的人,來完成祂完美的計劃。 兩“巨頭”的分開          《使徒行傳》15章,講到了保羅和巴拿巴,以及馬可的故事。這是一個“分裂”的故事,這故事,讓我們更多地知道神對教會的計劃,以及我們該從聖經中學習什麼功課。            簡單地概述:保羅原來叫掃羅,是個非常嚴謹的猶太教徒,曾經瘋狂地到處搜捕、捉拿基督徒入獄。後來他在大馬色的路上信了主,就開始傳福音。可惜他的信用太 差,根本沒人敢相信他,都以為他玩無間道。只有巴拿巴接納了他,又把他帶到安提阿,一起服事。後來,他們兩個一起旅行傳道,還同去耶路撒冷,與使徒們爭論 因信稱義(這就是《加拉太書》的由來),並在安提阿一起服事了多年。             這樣兩個人,如果落在現在任何一家教會,都是弟兄姐妹極大的福氣吧?又有神的知識,又被聖靈充滿,又有寬大的胸懷,還有完全獻身的服事,珠聯璧合的多年配搭,簡直就是完美的教會典範啊!             可是這兩個屬靈的偉人,居然吵翻了!             起因是馬可——對,就是那個寫《馬可福音》的馬可!——他跟著保羅和巴拿巴一起去旅行傳道,可是到了旁非利亞,居然半路開溜、不幹了。所以,當後來保羅和巴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團隊同工的機能障礙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藍奇歐尼的五種機能障礙            機能有障礙的組織比比皆是,包括宗教性的組織。公司裡的領導班子,或是宗教組織裡的同工,離心離德、士氣低落的所在多有。員工或是會眾,有無力感、缺乏動力的,更是普遍。            在暢銷書《團隊運作的五個機能障礙》(註1)中,作者派屈克‧藍奇歐尼(Patrick Lencioni)開宗明義地說:“不是財務是否健全,不是策略是否正確,也不是科技是否先進,企業團隊的同心協力才是終極的競爭利器——因為同心協力是 如此的有力,又是如此的少見。”            藍奇歐尼講到一位朋友創業,從零開始,把公司經營到年收入超過十億美元。這位過來人說:“如果你能夠使組織裡所有的人,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那你就能在任何行業、任何市場、任何時候、面對任何競爭對手時,都占據絕對的優勢。”           無論是在企業,還是在各種組織中,同心協力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它不但能夠凝聚員工的向心力,更能讓員工自動自發地,用高度的能量和熱情,為同一個目標努力。這種主動性所發揮的創造性力量,是巨大無比的。           成功的團隊與機能障礙的團隊之間的差異,對教會和福音機構的影響尤為明顯。因為教會和福音機構沒有產品作衡量的標準,也不能用財務上的數字作指標。其事工是否有成效,完全取決於人際間的溝通,和同工的效率。            一般情形下,機能運轉出了毛病,往往不只是溝通技術的問題,而是出在管理方式上。藍奇歐尼身為輔導企業的專家,有多年指導CEO的經驗。他在書中列出了五個機能失調的因素(他的經驗不但適用於企業界,更適用於基督教組織。本文著重在教會和福音機構的應用。註2): 因素一:缺乏信任            如果夫妻、父子間都會產生誤解,需要培養互信,何況同工呢?信任是絕對不能強求、也不是天經地義就有的,乃是要下功夫去贏取的。一個不能互信、彼此猜忌的團隊,絕對無法順利地運轉。            人或許有個錯覺:在基督裡同工,哪會互相不信任?我倒要問問,這一年來,你所在的機構,曾否刻意建立同工間的互信?            一般人總是把信任與領導者的品格,及其是否勝任工作相聯繫。的確,有品格的人容易獲得他人的信任;勝任工作的人,也容易獲得他人的信任。但是,這兩點雖然重要,卻未必一定能產生信任。            在藍奇歐尼的觀念裡,要達到相互的信任,人(特別是領導)必須要肯暴露自己的弱點。這是何等革命性的想法!世俗的智慧都是儘量顯現自己的強悍,暴露對方的弱 點。但是,在團隊問題上,人人能夠暴露自我弱點的團隊,反而是最偉大的團隊。這樣,隊友才不會勾心鬥角,才能坦誠分享心底的想法。           例如,一個教會為了建堂貸款,引起了很大的爭執。一派的人認為,將來教會人數多了,金錢奉獻自然會增加。而且,雖然貸款債務重了些,但是我們應當對上帝有信心。更何況,為了上帝的事,我們本來就應當加倍投入。           另一派人則認為,我們是上帝的管家,上帝的家要量入為出,欠債不符合聖經。我們應當禁食禱告,讓上帝先給我們足夠的金錢。           這兩派的意見完全相反,而且都理直氣壯,認為自己的一方代表上帝的旨意。雙方的差異成為死結。           這時,若教會領袖說,我就是屬靈的權柄,你們必須聽我的,那麼,縱然這位領導年高德劭,全智全能,眾人也十分尊敬他,但是這種做法能夠激起同工的信任,大家會捐棄前嫌、全力以赴嗎? […]

事奉篇

信徒退出事奉的問題

雨亭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有位弟兄信主之前,已積極參與教會活動;信主後,更是教會重點栽培的“明日之星”,組織並帶領各種聚會。然而,一兩年之後,他卻沉寂下來,提起事奉就心驚膽跳,甚至變成一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         相信大家也遇過不少情況相似的弟兄姊妹,不禁叫我們大為慨嘆: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們可以籠統地歸咎于所謂的筋疲力竭(burn out)。但其實並不盡然,當中也可能牽涉到一些不正確的觀念,或者教導不周的地方,現試分析如下: 事奉觀有偏差         北美很多的華人信徒都是知識分子,信主前就已經滿懷雄心壯志,不然也不會出國留學。信主以後,不免也有人想在教會內證明自己的能力,幹一番大事業。這在出發點上就已經錯了。于是後果往往是:事奉有成果時,就驕傲自大;事奉不見成果時就怨天尤人,自卑自憐、灰心喪志。         其實,首先我們要知道,事奉是神給與我們恩典,並不是我們給神幫助。不要以為我們自己能為神做什麼,不要以為神沒有我們就不能成就什麼。我們的事奉是神給我們恩典,讓我們經歷祂的大能與大愛,讓我們有份參與祂的工作。         其次,不要求神來參與我們的事工,而是求神讓我們知道,應該怎樣來參與祂的事工。         第三,要知道神是能力的源頭,斷不能靠自己,必須處處依靠神,仰賴祂的能力。 如果我們有這些觀念,成功時就不會自大,因為我們會把榮耀歸給神;失敗時,也不會氣餒,因為知道不是自己能力的問題,或許是神的時候未到。 把信徒理想化         在事奉中,最使人感到沮喪的是人事紛爭。初去教會的人,總覺得教會很溫暖。但是在教會待久了後,卻變得滿肚牢騷,埋怨,批評,甚至有人帶著傷痕而離開。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我們把基督徒過分地理想化了。         筆者有幸在基督教機構裡事奉了六年,深深体會到:無論是資深大牧師,或是金牌名講員,都和我們一樣,只是蒙恩的罪人,不可能完美無瑕,仍可能做出不合神心意的事。         可惜的是,我們常常對他們寄以過高的期望,下意識裡視之為屬靈偉人。一旦和他們發生磨擦或衝突,就會一朝夢碎,痛苦失望,甚至討厭事奉,因為不想心靈再次受創。所以,切勿把人理想化、神聖化,謹記大家都只是蒙恩的罪人而已。 未能夠愛“仇敵” 最親密的人帶給我們的傷痛往往是最深的,因而給我們打擊最大的往往是弟兄姊妹。尤其在事奉當中,大家有不同意見,一旦各執己見,爭拗是常遇見的。如果靈命不 夠成熟,就很容易憑血氣行事,為了不甘示弱,而想出來一大堆報復還擊的方案。結果是冤冤相報,形成惡性循環。不但自己心靈受創,也給旁人負面的見證。         耶穌教導我們的,卻是完全不同的態度。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5:39-44)。          耶穌吩咐我們連侮辱都要忍,何況在教會裡要忍的,多數不過是區區小事呢?如果大家都能靠著主,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教會裡就少了很多爭執,少了很多意氣用事,多了很多同心合意的事奉。 會議多關顧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