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小和事佬(姜洋)2017.03.30

為了基督徒之間的和睦、團結,我們不也需要這樣的和事佬嗎?更何况,真正愛主的基督徒,能够平衡愛與真理,不會在無關痛癢的事情上,與人爭執不休;真正愛人的基督徒,能够理解他人的傳統和文化,在真理的基礎上,用愛心接受對方。 […]

時代廣場

誰是同性戀文化中失落的一代?(王敏俐)2017.02.05

上帝的兒子來到這個世上,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這是一條耶穌所走的道路,也是一條每一個基督徒父母必須走上的道路。在同性戀文化中,我們的孩子在學校、電影、同儕的影響中,正在形塑著他們的價值觀。

當他們面對性的掙扎與誘惑時,求主使我們不要因著工作、對世界的追求,甚至是教會的服事,而錯過了對他們的引導與陪伴。願我們的孩子在同性戀文化中,不要成為失落的一代。 […]

生活與信仰

100天不發火!(一凡)2016.11.11

我的兒子很倔強。我試過很多懲罰的方法,效果都不好。為什麼他這麼難教?我不知道流過多少眼淚。當我走投無路,轉向上帝,緊緊抓住祂的手,我才明白:其實不是孩子要改變,而是我這個媽媽要改變。我意識到,我是殘缺的、破敗的。

回顧我對孩子的教育,我發現,其實有些情況用愛來感化,而不是懲罰,效果更好。很多時候,上帝不也是用大愛來感化我們,我們才真心悔改的嗎?。所以,愛和恩典是我需要學習的功課。 […]

品書香

《快不了,就慢慢來》(陳培德)2015.04.20

書名:《快不了,就慢慢來》 (Wisdom Chaser: Finding My Father at 14,000 Feet) 作者:南森·傅士德(Nathan Foster) 出版:校園書房出版社 登山大忌就是貪快,然而和老爸的關係也是如此!對南森‧傅士德來說,在他前20年的生命中,那個寫出《屬靈操練禮讚》,影響了世上許多人的老爸理察·傅士德(Richard Foster),只是個“嚴肅、沉默的幽靈”,而他自己則是充滿了混亂情緒的“家庭局外人”。 直到有一天,他向名人父親拋出一個簡單問題:“嘿,老爸,你想去爬科羅拉多州最高的山嗎?”父子倆開始了一場長達10年的登山冒險計畫。結伴同行,在飢餓、寒冷、疲倦,躲避閃電、森林大火之間,在有聲與無聲的同行與對話中,讓他重新認識了自己,也重新認識那在眾人眼光之外的老爸。 南森在2010年出版了《快不了,就慢慢來:我和老爸傅士德的野外靈修課》一書,透過親子互動,大爆別人所不知道的老爸其他方面,更全面去認識這位靈修大師。

No Picture
成長篇

兒子的“致謝”

陳良忠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去年底,二十歲的兒子每晚都到半夜才回家。總是我在疲倦地一邊看書,一邊等著他,恐怕他誤了末班車得驅車去接他--當然不能讓他步行二十五公里走回來。         有一天夜裡,他興沖沖地到家,拿著一個厚厚的本子,裝訂得像是一本書,說是他剛剛完稿的榮譽學位(BScHons)畢業論文。         我對他說,把你的論文拿來,我給你看看。其實,我也看不懂,但不能說我看不懂,因為他過去就質疑過我:“您連這個都不知道,怎麼念的Ph.D.?”         我就告訴他:我讀的和你讀的不一樣嘛。另外,有些人是學問大於學位,就像我們教會的牧師和某些執事等;有些人是學位大於學問,就像我。至於你長大以後,是學位大還是學問大,就看你自己了。他被這兩個名詞搞糊塗了,也就沒再追究。         翻開他的論文第一面,看到論文的題目是理論物理方面的。然後是他的名字,申請的學位,大學系別名稱和完稿日期。         第二頁則是致謝(Acknowledgements)。這我太清楚應怎麼寫了,就是要感謝學校提供研究的機會、獎學金;要感謝指導老師某某教授,某某博士的 耐心指教;要感謝實驗室某某技術人員的技巧幫助;要感謝同學某某、某某的互相討論幫助;要感謝系秘書某某小姐或女士的文字幫助等等。最後,要感謝父母、妻 子(如已婚)的愛心鼓勵等等,等等。         可是,我讀到的第一句話,兒子寫的卻是:”我要感謝主耶穌基督,在那些枯燥無味、空虛縹緲的漫長日子裡,所給予的智慧和力量……”         這時,我沉思了起來。一方面,我感謝主,這個孩子從兩歲多跟我們到國外,從小在教會裡長大,懂得凡事依靠神,對聖經真理很有追求,即使考試期間,每日早上起來也要先讀幾章英中對照經節。          可是,另一方面,我也有些擔心,因為現在的科學家中,無神論者太多了。雖然大科學家中,從牛頓等各個學科奠基人到歷年諾貝爾獎得主,基督徒很多,但小科學家 中,從教生物到物理的老師,很多人不信主。他的論文評審教授如果是個小科學家,會不會對這個年紀輕輕,宗教思想嚴重的孩子產生偏見?在論文可給A也可給B 時,給個B就糟了。申請獎學金和深造高學位也就難了。          我對兒子沒有講什麼,恐怕打擊他的信仰。在心裡想了兩天,到了第三天,終于憋不住和太太講了我的這些擔心。沒料到,她倒爽快地答道:怕什麼?尊主為大嘛!我立即頓開茅塞:對!尊主為大,尊主為大!          幾週之後得知,兒子的論文還得了一個什麼小獎。後來,他被錄取到我和太太十八年前的母校,做他的Ph.D.去了。 作者畢業自中國科學院,澳大利亞國立大學醫學院博士,現從事中醫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