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信仰

在那小心坎上铺一层属天的底色(石楠)2020.10.2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10.23 石楠   我儿子Silas今年7岁。从2岁半开始,他就跟着我们搬家,已经搬了5次,换了3个城市。特别感恩,他很健康,也很有安全感。我和先生常常为儿子祷告,求上帝赐我们智慧,帮助孩子从小建立秩序,了解行为的边界,明白什么是上帝所喜悦的。   如此开始每一天 我们早晨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孩子亲近上帝。 从Silas 7岁开始,读圣经绘本故事告一段落后,我们开始每天读一小段“圣经日日学”,并着重学习一条简短经文。他若记不住,我也不会勉强他。因为圣经是要读一辈子的。重点是让孩子从小爱上圣经、了解真理,而不是死记硬背。 我还会给他讲圣经故事,边讲边跟他互动,相互提问,一起思考。比如他会说: “这些以色列人又去拜偶像了!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去拜上帝呢?红海都分开了,埃及人全都淹死了,难道他们全都忘记了吗!?” “参孙太骄傲了,他应该好好听上帝的话!不听话,吃大苦头了吧!” “扫罗在做这个决定之前,真应该好好祷告,听听上帝怎么说!” …… 我很欢乐地看着这个义正辞严的小男生,想像着他长大以后的样子。我告诉他,其实我们跟这些以色列人很像,总是会忘记爱我们的天父。比如,你也总是不听妈妈的话,重复犯错。妈妈也一样。 小朋友恍然大悟。于是,我们就手牵手,在祷告里跟上帝悔改认错。   何时最感受到父母的爱? 有一天,主日学老师跟我说,Silas的一句话让她特别感动——老师在课堂上问:“你们在什么时候最能感受到父母的爱?”Silas答:“在爸爸、妈妈管教我的时候。” 记得他三四岁时,有一次,因他屡次犯错,我和先生商量,要给他一些管教,才能让他记得。 我们就一起告诉他,因为同样的错误他犯了好几次,不顺服,需要被管教。他当时还不太明白什么是管教,就笑嘻嘻地问:“怎么管教?”爸爸说:“要打屁股。”他又笑着问:“打几下?”我说:“打三下。”他又好奇地问:“疼吗?”爸爸很严肃地说:“会疼。” 小朋友终于发现情况不妙,央求不要管教了,以后听话。可为时已晚。我们真的打了他的小屁股,打得还比较重。孩子伤心地哭个不停,我们也非常心疼。 我一直抱着他,反复告诉他:“上帝说,若不管教你,你有一天会学坏,坏到没办法回头。到时候,你要吃更大的苦头,爸爸、妈妈就会更加心疼。”一直说到孩子听懂了——他犯错了,就要承担后果。虽然父母管教他,但对他的爱分毫不会减少…… 或许是因为我们说了好多遍“因为爱你,特别爱你,才管教你”,他的小脑袋瓜里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后来他才能说出,爸爸、妈妈在管教他的时候,他最能感受到父母的爱。 正如《箴言》13:24所说:“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只要我们作父母的,按照圣经原则,而非在血气里管教孩子,便不会“惹儿女的气”,让他们“失了志气”(参《西》3:21)。   及时纠正,启发思考 有一天,Silas带着几个乐高小人,去小朋友家里玩儿。回来时有点不高兴,是因为小朋友想要他的一个乐高小人,他不肯给。 还有一次,因为交换玩具后悔了,他和好朋友闹别扭。 他若看到别人家有他没有的新玩具,他会一直盘算着要借回来玩儿…… 我和先生觉得小朋友心里滋长出了一点贪心,而且因此做了一些错误决定。我们就很严肃地告诉他,停止给他买新玩具,而且没收了他全部的玩具。 他很难过,但很顺服,因为知道是自己的过错,应该承担这个后果。只是,他靠在我的怀里,悄悄掉眼泪。 我抱着他,抚摸着他的小脑袋,问他:“好朋友应该是什么样的?” 他说:“像大卫和约拿单。”刚好那天我们在读大卫和约拿单的故事。 我说:“是的。他们特别相爱,而且信守承诺。你知道你错在哪儿了么?” […]

天下事

欧洲人权法庭将听审德国强制将家庭自学的孩子送往公立学校案(俞安至)2017.06.09

ADF在维也纳办公室的克拉克表示:“文德理夫妇仅仅是按照自己的思想与宗教信仰来行使他们作为父母的权利。他们认为在家里教导孩子是最佳的方式。父母选择教导孩子的方式应该是最基本的人权。也是国际条约所保护的人权。德国政府在这些条约都签了字,却有意的忽略这些条约的要求。” […]

成长篇

暑期实习(杨红枫)2017.05.04

6点左右,女儿接到一个电话。只见她放下电话跳起来说:“我得到了,我得到了!”她跑过来,把我拉到她的电脑前,指给我看——她向Michael发邮件道了歉,并告诉他,她会全程参加退修会的敬拜团。女儿说:“上帝真是搞笑!我半小时前才给Michael送了Email。祂就给我来了通知。”我说:“上帝不是搞笑,上帝是伟大!你看到上帝的作为了!你要一辈子记住今天发生的事。”女儿连连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留学不顺,回国否?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茉莉       当我收到第一封博士班的回绝信时,心情还是不能控制地低落了下来。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去面对所有的可能;以为已经把自己“完全交托”给主了。可是当失败真正来临的时候,却还是被沮丧打倒了。        更糟糕的是,第一个拒绝我的学校,竟是我用来“垫底”的学校。我的自信心好像一道被瞬间攻破的围墙,轰然倒塌。随后蜂拥而至的,是各种自卑与否定的声音。   一         这时候,想到了打电话给爸爸、妈妈。也许是因为情绪太低落,也许是想给爸、妈一点心理准备——万一我全军覆没,他们也有个接受的过程。毕竟,申请的结果关系到我是继续留在美国,还是回中国。         于是,我给爸爸、妈妈打了电话。他们正在春节外出旅行的路上。嘘寒问暖一番后,还是给他们道出了我这通电话的真正原因:“我今天收到了第一封学校的拒绝信。”         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我:“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学校是怎么说的?”我说我不知道。电话那头,不解中也夹杂着一些失望。         这样的反应,似乎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从小,如果我成绩下降,爸爸、妈妈都是皱着眉头,跟我一顿分析,非找出个合理的解释不可。         气氛有些尴尬。伤心之余,我更觉得无地自容。所以没有说几句,就以“要睡觉了”为由,匆匆挂了电话。   二         隔天下午2点(中国凌晨3点),在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居然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打电话给我?他说,他们刚回到家。他和妈妈都觉得,他们做得不好——我打电话给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安慰我。不过,他一路上都在为我祷告。         我的心中,立刻涌上一股暖流。         爸爸继续鼓励我:“这个学校没有录取你,没关系。上帝有祂的旨意。即使一间学校都没有申请到,回国找工作也很好。也许上帝的旨意就是这样。祂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老爸相信上帝一定会看顾你,祂一定不会撇弃你。你也要相信祂。”         听了爸爸的话,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我从来不敢想像,爸爸会这样安慰和鼓励我!这些话从爸爸的口中说出来,就有不一样的份量,一下把我从黑暗的低谷中拉了上来,帮我把身上的重担完全卸下。         挂了电话,我不住地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派了爸爸这位天使,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爱和支持,提醒我倚靠上帝,让我经历了地上父亲和天上父亲双倍的爱。我更感谢上帝在爸爸身上的奇妙善工——爸爸真的改变了!他就要成长为一家属灵的领袖,带领我们全家走蒙福的道路。   三        爸爸是在一年半前信主的。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父母皆祸害?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严行          编者按:“父母皆祸害”,是豆瓣网上,于2008年一月成立的一个讨论小组,名称出自英国作家尼克•霍恩比的小说《自杀俱乐部》。目前成员超过6万,也含少数80后、90后的父母。 听上去这简直骇人听闻──父母皆祸害!         此语一出,直接撞击中国的老话“没有不是的父母”,让几千年“百善孝为先”的古训开始颤动。孩子们,难道要反了不成?         不过,我非常理解孩子们发出的愤懑之声。         因为我承认此语背后的事实:父母对孩子的伤害,比外人更甚。 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         中国的亲子关系,与欧美最大的不同,在于文化观念。以基督教文化为主导的西方,视子女为上帝赐给的产业,父母是“委托监护人”,必须妥善照看上帝托付的产业。子女是属上帝的,父母对子女负有养育、监护的责任,是对上帝负责。         中国文化则视子女为私有财产,将孩子视为“我的”后代。因此,父母对孩子拥有“所有权”。父母对孩子的爱,一种具有“私有”性质的感情。        传统的中国社会,承认父母对子女有处置权,因此有“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的说法。“二十四孝”中的“郭巨埋儿奉母”(埋掉儿子,节省粮食供养母亲),甚至还成为美谈,代代传诵。         不同的文化观念,必然带来不同的教养方式。若孩子是上帝托付的产业,那么,教养孩子就是对上帝负责。父母必须尽心尽力、尽忠职守,教养方法也须遵照上帝的旨意。         更重要的一点是:孩子既是上帝所赐,孩子的才华、秉赋、性格……也都源于上帝。孩子若日后一鸣惊人,功绩也不全归于父母。父母不必自鸣得意,而是应当感谢上帝。孩子若是平平凡凡,父母也不必自叹自怨。         然而,中国文化将孩子视为私产,孩子的成败就意味着父母的成败。孩子若出人头地,父母沾沾自喜;孩子平庸无才,父母怨天尤人。现在更兼遍地独生子女,父母的面子、家族的荣光……都凝聚在这一个孩子身上,由他一肩担起。他只能好,不能差;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我这是对她好!我牺牲多大啊!         出于这种私意,中国父母对孩子的爱,看上去远大于西方父母。独生子女娇纵过度,已经成为普遍现象。父母对此要么毫无意识,要么申斥、打骂孩子,全不检讨自己的问题。         很多人在孩子一两岁的时候,待孩子如玩具,如宠物。要什么给什么,千依百顺,逗得自己开心。到了孩子的学龄期,却以督战队的方式,逼孩子在学习上冲锋陷阵,让孩子拼抢前三名。课余再学琴、学画,不停加码,令孩子几无自由活动空间。         我在国内时,遇过这样一位父亲。他文革过来,没读什么书,立志让女儿弥补他的遗憾。然而,他的女儿资质平平,成绩不好,老师的评价很低。他一怒而起,家里戒掉电视,把女儿的课本拿来,每天逼着她背下所有的语文与数学。背不出来,就竹板伺候!每天如此!等开始学英语的时候,他更命令女儿将所有的单词、课文甚至音标背下来!         果然有效,孩子的成绩上升了。于是,这位父亲兴奋得到处讲述他“成功”的教育经验。我只见过这女孩一次,眼神怯怯的,见父亲如鼠见猫。父亲指著卷子问了一句:“这道题怎么错了?”女孩就开始筛糠……         父亲呵呵笑着对别人说:“我这是对她好!……我牺牲多大啊!好几年都没在家看过电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