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在那小心坎上鋪一層屬天的底色(石楠)2020.10.2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10.23 石楠   我兒子Silas今年7歲。從2歲半開始,他就跟著我們搬家,已經搬了5次,換了3個城市。特別感恩,他很健康,也很有安全感。我和先生常常為兒子禱告,求上帝賜我們智慧,幫助孩子從小建立秩序,瞭解行為的邊界,明白什麼是上帝所喜悅的。   如此開始每一天 我們早晨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孩子親近上帝。 從Silas 7歲開始,讀聖經繪本故事告一段落後,我們開始每天讀一小段“聖經日日學”,並著重學習一條簡短經文。他若記不住,我也不會勉強他。因為聖經是要讀一輩子的。重點是讓孩子從小愛上聖經、瞭解真理,而不是死記硬背。 我還會給他講聖經故事,邊講邊跟他互動,相互提問,一起思考。比如他會說: “這些以色列人又去拜偶像了!他們為什麼就不能去拜上帝呢?紅海都分開了,埃及人全都淹死了,難道他們全都忘記了嗎!?” “參孫太驕傲了,他應該好好聽上帝的話!不聽話,吃大苦頭了吧!” “掃羅在做這個決定之前,真應該好好禱告,聽聽上帝怎麼說!” …… 我很歡樂地看著這個義正辭嚴的小男生,想像著他長大以後的樣子。我告訴他,其實我們跟這些以色列人很像,總是會忘記愛我們的天父。比如,你也總是不聽媽媽的話,重複犯錯。媽媽也一樣。 小朋友恍然大悟。於是,我們就手牽手,在禱告裡跟上帝悔改認錯。   何時最感受到父母的愛? 有一天,主日學老師跟我說,Silas的一句話讓她特別感動——老師在課堂上問:“你們在什麼時候最能感受到父母的愛?”Silas答:“在爸爸、媽媽管教我的時候。” 記得他三四歲時,有一次,因他屢次犯錯,我和先生商量,要給他一些管教,才能讓他記得。 我們就一起告訴他,因為同樣的錯誤他犯了好幾次,不順服,需要被管教。他當時還不太明白什麼是管教,就笑嘻嘻地問:“怎麼管教?”爸爸說:“要打屁股。”他又笑著問:“打幾下?”我說:“打三下。”他又好奇地問:“疼嗎?”爸爸很嚴肅地說:“會疼。” 小朋友終於發現情況不妙,央求不要管教了,以後聽話。可為時已晚。我們真的打了他的小屁股,打得還比較重。孩子傷心地哭個不停,我們也非常心疼。 我一直抱著他,反復告訴他:“上帝說,若不管教你,你有一天會學壞,壞到沒辦法回頭。到時候,你要吃更大的苦頭,爸爸、媽媽就會更加心疼。”一直說到孩子聽懂了——他犯錯了,就要承擔後果。雖然父母管教他,但對他的愛分毫不會減少…… 或許是因為我們說了好多遍“因為愛你,特別愛你,才管教你”,他的小腦袋瓜裡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後來他才能說出,爸爸、媽媽在管教他的時候,他最能感受到父母的愛。 正如《箴言》13:24所說:“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只要我們作父母的,按照聖經原則,而非在血氣裡管教孩子,便不會“惹兒女的氣”,讓他們“失了志氣”(參《西》3:21)。   及時糾正,啟發思考 有一天,Silas帶著幾個樂高小人,去小朋友家裡玩兒。回來時有點不高興,是因為小朋友想要他的一個樂高小人,他不肯給。 還有一次,因為交換玩具後悔了,他和好朋友鬧彆扭。 他若看到別人家有他沒有的新玩具,他會一直盤算著要借回來玩兒…… 我和先生覺得小朋友心裡滋長出了一點貪心,而且因此做了一些錯誤決定。我們就很嚴肅地告訴他,停止給他買新玩具,而且沒收了他全部的玩具。 他很難過,但很順服,因為知道是自己的過錯,應該承擔這個後果。只是,他靠在我的懷裡,悄悄掉眼淚。 我抱著他,撫摸著他的小腦袋,問他:“好朋友應該是什麼樣的?” 他說:“像大衛和約拿單。”剛好那天我們在讀大衛和約拿單的故事。 我說:“是的。他們特別相愛,而且信守承諾。你知道你錯在哪兒了麼?” […]

天下事

歐洲人權法庭將聽審德國強制將家庭自學的孩子送往公立學校案(俞安至)2017.06.09

ADF在維也納辦公室的克拉克表示:“文德理夫婦僅僅是按照自己的思想與宗教信仰來行使他們作為父母的權利。他們認為在家裡教導孩子是最佳的方式。父母選擇教導孩子的方式應該是最基本的人權。也是國際條約所保護的人權。德國政府在這些條約都簽了字,卻有意的忽略這些條約的要求。” […]

成長篇

暑期實習(楊紅楓)2017.05.04

6點左右,女兒接到一個電話。只見她放下電話跳起來說:“我得到了,我得到了!”她跑過來,把我拉到她的電腦前,指給我看——她向Michael發郵件道了歉,並告訴他,她會全程參加退修會的敬拜團。女兒說:“上帝真是搞笑!我半小時前才給Michael送了Email。祂就給我來了通知。”我說:“上帝不是搞笑,上帝是偉大!你看到上帝的作為了!你要一輩子記住今天發生的事。”女兒連連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留學不順,回國否?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茉莉       當我收到第一封博士班的回絕信時,心情還是不能控制地低落了下來。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去面對所有的可能;以為已經把自己“完全交託”給主了。可是當失敗真正來臨的時候,卻還是被沮喪打倒了。        更糟糕的是,第一個拒絕我的學校,竟是我用來“墊底”的學校。我的自信心好像一道被瞬間攻破的圍牆,轟然倒塌。隨後蜂擁而至的,是各種自卑與否定的聲音。   一         這時候,想到了打電話給爸爸、媽媽。也許是因為情緒太低落,也許是想給爸、媽一點心理準備——萬一我全軍覆沒,他們也有個接受的過程。畢竟,申請的結果關係到我是繼續留在美國,還是回中國。         於是,我給爸爸、媽媽打了電話。他們正在春節外出旅行的路上。噓寒問暖一番後,還是給他們道出了我這通電話的真正原因:“我今天收到了第一封學校的拒絕信。”         他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問我:“為什麼?怎麼會這樣?學校是怎麼說的?”我說我不知道。電話那頭,不解中也夾雜著一些失望。         這樣的反應,似乎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為從小,如果我成績下降,爸爸、媽媽都是皺著眉頭,跟我一頓分析,非找出個合理的解釋不可。         氣氛有些尷尬。傷心之餘,我更覺得無地自容。所以沒有說幾句,就以“要睡覺了”為由,匆匆掛了電話。   二         隔天下午2點(中國凌晨3點),在圖書館學習的時候,居然接到爸爸打來的電話。我問他:為什麼這麼晚打電話給我?他說,他們剛回到家。他和媽媽都覺得,他們做得不好——我打電話給他們的時候,他們沒有安慰我。不過,他一路上都在為我禱告。         我的心中,立刻湧上一股暖流。         爸爸繼續鼓勵我:“這個學校沒有錄取你,沒關係。上帝有祂的旨意。即使一間學校都沒有申請到,回國找工作也很好。也許上帝的旨意就是這樣。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老爸相信上帝一定會看顧你,祂一定不會撇棄你。你也要相信祂。”         聽了爸爸的話,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我從來不敢想像,爸爸會這樣安慰和鼓勵我!這些話從爸爸的口中說出來,就有不一樣的份量,一下把我從黑暗的低谷中拉了上來,幫我把身上的重擔完全卸下。         掛了電話,我不住地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派了爸爸這位天使,在我需要的時候,給我愛和支持,提醒我倚靠上帝,讓我經歷了地上父親和天上父親雙倍的愛。我更感謝上帝在爸爸身上的奇妙善工——爸爸真的改變了!他就要成長為一家屬靈的領袖,帶領我們全家走蒙福的道路。   三        爸爸是在一年半前信主的。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父母皆禍害?

本文原刊於《舉目》62期 嚴行          編者按:“父母皆禍害”,是豆瓣網上,於2008年一月成立的一個討論小組,名稱出自英國作家尼克•霍恩比的小說《自殺俱樂部》。目前成員超過6萬,也含少數80後、90後的父母。 聽上去這簡直駭人聽聞──父母皆禍害!         此語一出,直接撞擊中國的老話“沒有不是的父母”,讓幾千年“百善孝為先”的古訓開始顫動。孩子們,難道要反了不成?         不過,我非常理解孩子們發出的憤懣之聲。         因為我承認此語背後的事實:父母對孩子的傷害,比外人更甚。 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         中國的親子關係,與歐美最大的不同,在於文化觀念。以基督教文化為主導的西方,視子女為上帝賜給的產業,父母是“委託監護人”,必須妥善照看上帝託付的產業。子女是屬上帝的,父母對子女負有養育、監護的責任,是對上帝負責。         中國文化則視子女為私有財產,將孩子視為“我的”後代。因此,父母對孩子擁有“所有權”。父母對孩子的愛,一種具有“私有”性質的感情。        傳統的中國社會,承認父母對子女有處置權,因此有“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的說法。“二十四孝”中的“郭巨埋兒奉母”(埋掉兒子,節省糧食供養母親),甚至還成為美談,代代傳誦。         不同的文化觀念,必然帶來不同的教養方式。若孩子是上帝託付的產業,那麼,教養孩子就是對上帝負責。父母必須盡心盡力、盡忠職守,教養方法也須遵照上帝的旨意。         更重要的一點是:孩子既是上帝所賜,孩子的才華、秉賦、性格……也都源於上帝。孩子若日後一鳴驚人,功績也不全歸於父母。父母不必自鳴得意,而是應當感謝上帝。孩子若是平平凡凡,父母也不必自嘆自怨。         然而,中國文化將孩子視為私產,孩子的成敗就意味著父母的成敗。孩子若出人頭地,父母沾沾自喜;孩子平庸無才,父母怨天尤人。現在更兼遍地獨生子女,父母的面子、家族的榮光……都凝聚在這一個孩子身上,由他一肩擔起。他只能好,不能差;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我這是對她好!我犧牲多大啊!         出於這種私意,中國父母對孩子的愛,看上去遠大於西方父母。獨生子女嬌縱過度,已經成為普遍現象。父母對此要麼毫無意識,要麼申斥、打罵孩子,全不檢討自己的問題。         很多人在孩子一兩歲的時候,待孩子如玩具,如寵物。要什麼給什麼,千依百順,逗得自己開心。到了孩子的學齡期,卻以督戰隊的方式,逼孩子在學習上衝鋒陷陣,讓孩子拼搶前三名。課餘再學琴、學畫,不停加碼,令孩子幾無自由活動空間。         我在國內時,遇過這樣一位父親。他文革過來,沒讀什麼書,立志讓女兒彌補他的遺憾。然而,他的女兒資質平平,成績不好,老師的評價很低。他一怒而起,家裡戒掉電視,把女兒的課本拿來,每天逼著她背下所有的語文與數學。背不出來,就竹板伺候!每天如此!等開始學英語的時候,他更命令女兒將所有的單詞、課文甚至音標背下來!         果然有效,孩子的成績上升了。於是,這位父親興奮得到處講述他“成功”的教育經驗。我只見過這女孩一次,眼神怯怯的,見父親如鼠見貓。父親指著卷子問了一句:“這道題怎麼錯了?”女孩就開始篩糠……         父親呵呵笑著對別人說:“我這是對她好!……我犧牲多大啊!好幾年都沒在家看過電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