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言與思

死前一刻,你最在乎什麼?(吳蔓玲)2017.04.24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4.24

 

今天主日,樓上前排最右邊的座位放了一束花,沒有人去坐這個座位。那是比爾弟兄平常坐的位子,他前兩天已回天家。牧師講了不少比爾弟兄的事,其中一件是他去世前在醫院裡,仍積極地向身邊每位醫務人員傳福音。他曉得自己將要去哪裡,但那些尚未認識相信主的人並不知道。他就是要傳耶穌。

***

我不由得想起一百多年前鐵達尼號事件,710人得救,1514人罹難。在那沉船的恐怖夜晚,這二千多人面對死亡,是怎樣的心情?後人蒐集許多倖存者的信件和日記,意欲還原現場。

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故事之一是美國梅西百貨老闆(Isidor Strauss),他與妻子蘿賽莉(Rosalie)結婚44年,育有七個孩子。在船撞冰山,大家逃命的那一刻,她怎麼都不肯離開自己的丈夫,要與他同死。

她說:“我不要與我的丈夫分開。誠如我們同活,我們也要同死。”據說人們看到他們的最後一幕,是手牽手站在甲板上。在他們的紀念碑上刻著:再多、再多的海水都無法淹沒的愛。

這只是在那場大悲劇中的一則故事。在這次船難中,有無名的婦女把自己的位子讓給帶孩子的母親;也有一對新婚夫婦,在妻子不肯離開的情況下,丈夫把妻子打昏,送她上救生艇; 樂師們堅守崗位演奏,以音樂安慰面臨死亡的人們; 權富者沒有因為自己的財富和地位,自視比他人生命更有價值,照樣選擇讓位給女人和小孩,光榮地面對死亡。

這些勇敢的事蹟至今仍留在人們的心中。

***

其中約翰・哈珀(John Harper)牧師面對死亡的事蹟,更是勇敢和信心的表率。當時他帶著六歲的獨生女,應芝加哥慕迪教會的邀請前去講道,他的妻子早在幾年前就已去世。

聽到沉船警報後,他用毛毯抱起幼女,把她送上救生艇。他曉得自己再也見不到女兒,女兒將成為孤兒,他仍舊把女兒全然交託給主。

根據一位船難倖存者說,他聽到哈珀牧師在船上喊著:“女人,小孩,還有尚未得救的人,上救生艇。”顯然,他深知生命的歸屬比倖存下來,更為重要,那些尚未得救的人尚未預備好面對永恆。

後來,他還把自己的救生衣給了另一位乘客,因他已預備好面對死亡。有船難倖存者說,看到他在甲板上跪著為那些驚恐的乘客禱告。

在船沉入冰冷的海洋時,他捉住一塊漂浮物,在海上浮游,問著身邊在海上浮沉的人們,“你得救了嗎?”若是身邊人的答案是否定的,或是聽不懂他的問題,他就儘快簡潔地解釋耶穌基督的福音。

一位被救起的乘客說:“在那可怕的夜晚,我是惟一從冰冷海水中獲救的六個人之一。就像我身邊的幾百人,我在北大西洋冰冷、漆黑的海水裡浮沉。我雙耳聽到的是自己即將滅頂,然而,我聽到一個男人問我:‘你的靈魂得救了嗎?’然後,我聽到他向基督呼求,要拯救我。我是約翰・哈珀最後一個傳福音信主的人。”

***

我不禁想起使徒保羅。我剛信主時並不是很喜歡他。那時我正值青少年,讀他寫的書信,只覺得囉嗦,口氣既急躁又尖銳,常愛指正人。這不是我個人的偏見,連保羅自己都說有人說他寫的信,既沉重又厲害,更讓人討厭的是,見了面發現他氣貌不揚,言語粗俗。(參《林後》10:10)

及至我在主裡成長,才漸漸認識保羅,欽佩他的勇敢,為主奮不顧身。他曾提到自己屢次被下監獄,受鞭打,或棍傷。

有一次還被猶太人用石頭打,那一次猶太人以為他死了,把他拖到城外,沒想到他又爬起來。他三次遇船難,行遠路,遭江河、盜賊危險,受同族人逼迫,外邦人威脅,歷經各樣的危險。

不但如此,他受勞碌,困苦,多次不得睡覺,又饑又餓又渴,受寒冷,甚至赤身露體。這些都是外在的事,而他的內心還要為眾教會掛心。(參《林後》11:23-29;《徒》14:19-20)

保羅並非懞懞懂懂地走向傳福音這條艱難的道路。早在他信主時,主就指明,他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福音,並且必須受許多苦。(參《徒》9:15-16)

儘管擁有人生大方向的指示,保羅仍一步步跟隨聖靈的帶領。有一回他想去亞細亞傳福音,但聖靈不准,他只能按聖靈的帶領一步步到海邊。之後,才蒙清楚指示要過海,向馬其頓人傳福音(參《徒》16:6-10)。

不僅如此,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為達成主命,不計代價。他早知自己去耶路撒冷會有捆鎖與患難,仍“急忙前走,巴不得趕在五旬節能到耶路撒冷”。各地的門徒被聖靈感動,知道保羅此行不妙,苦勸他不要去,他仍執意前行。

保羅曾對苦勸他不要去耶路撒冷的該撒利亞信徒們說:“你們為甚麼這樣痛哭,使我心碎呢?我為著主耶穌的緣故,不但在耶路撒冷被捆綁,就是死在那裡也是心甘情願的。” 如此“為福音敢死”的行徑叫人動容!

其實,他先前向以弗所教會長老告別時,已經明說自己的心意:“現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不知道在那裡要遇見甚麼事;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上帝恩惠的福音。我素常在你們中間來往,傳講上帝國的道;如今我曉得,你們以後都不得再見我的面了⋯⋯”(參《徒》20、21章)

保羅兩次在羅馬受審,第一次獲釋,第二次被砍頭。“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上帝恩惠的福音”──正是保羅面對死亡的心聲。

***

保羅面對死亡的心聲,也是哈珀牧師和比爾的心聲。死前一刻,你最在乎什麼?

保羅曾對哥林多信徒談論“不求自己的益處,只求眾人的益處,叫他們得救”時,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林前》11:1)

由此可見,使徒保羅、哈珀牧師、比爾、以及歷世歷代獻身傳福音的上帝兒女,為福音不顧一切,他們所效法的榜樣正是為我們流血捨命上十字架的主耶穌;而傳福音也應是每位信徒肩負的使命。

註:

1: https://alookthrutime.wordpress.com/tag/macys-founder-dies-on-the-titanic/

2: http://www.nowtheendbegins.com/pages/preachers/john-harper.htm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觀點相同,盲點也相同(陸加)2017.04.03

 

陸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4.03

 

雷人的回答

如何與自己觀點截然不同的人爭辯?迄今為止,我聽到的最雷人的回答來自於一位神學教授:你先嘗試著為對方辯護!沒錯,先站在對方立場為他辯護!當你能夠為他辯護後,再跟他爭辯!

原因是,只有你認真地去辯護時,你才會努力瞭解對方看待問題的角度和選用的事實根據,你也能把問題看得全面些,並建立與對方交流的橋樑。不然,我們可能只是堵住自己的耳朵,卻強迫對方的耳朵打開。

這建議或許有點為開窗戶先拆牆的味道,但是也蘊含了為了良性的溝通,而多走一里路的善意。

 

觀點的回聲室效應

小到夫妻吵架,大到兩黨的競選,我們更多看到是那種“我在理,你不在理,我對你錯”的辯論模式。這種爭辯,使得建立真正有建設意義的探討和共識,異常艱難。

新媒體與自媒體時代加劇了這種溝通的困難。越來越多的人通過新媒體與自媒體獲取資訊、資料甚至觀點,而不再依賴有嚴格專業訓練的傳統媒體。不僅如此,觀點相似的人越來越多的在社交媒體裡聚成聊天/資訊群。而另一些盈利性的自媒體,為了擴大讀者量,專門製造一些“吸睛”的,誇張性的新聞去“餵料”。

在這樣的群體裡互動,個人已經形成的觀點很可能朝單一方向強化,只挑選對自己有利的證據,而不是被查驗或挑戰,即所謂“觀點的回聲室效應”(Echo-chamber Effect)。導致觀點的偏激、放大、極端化,輕信謠言,同時失去不同觀點的人,使得我們的思想成為某些偏頗的固有理念的俘虜。

 

同質化與異質化

早年瘟疫和病毒流行的時候,最脆弱的人群是同質化(homogeneous)程度最高的群體,就是同一種族,相同遺傳背景,很少與其他族群混雜過的。因為他們對疾病的受感程度也相同,很容易在一個惡性的瘟疫面前一起陣亡。反之一個異質化(heterogeneous)高的族群,因著較大的個體差異,總會有些受感程度低的個體,他們能夠存活下來,甚至可以幫助他人。

植物學家也發現另一個有趣的自然現象:即使再好的溫度、濕度條件下,許多植物品種都會有一些種子保持休眠,推遲發芽。這種種子間存在的異質性不是偶然事件,而是造物主對種子的精心設計。因為自然氣候變化多端,今天春光宜人,明天可能就是滅頂的寒流,一下就會凍死所有的小苗。這些休眠的餘種是保障物種繼續繁衍的必須。

“觀點的回聲室”裡聚集的,常是高度同質化的群體,觀點相同,盲點也相同,這有損對真相的判斷力。這種突出的現象就是,政治觀點的兩極化,偏激的文字和謠言像病毒一樣,在沒有抵抗力的群體中可以輕易地傳播。

 

觀點與盲點

在這種新的趨向面前,華人教會應當更加小心,因信徒表現出來的對真相和謠言的辨別力,並不樂觀。教會的構架本身就很容易成為一個半封閉的群體,而交流的成員多是觀點接近的。

我們對共同信仰的堅持和福音真理的固守,是無法在觀點的回音室裡實現的。如果教會有意無意的忽略、排斥、甚至對不同觀點的壓制,消聲,成為一個思想禁錮和反智的地方,就可能在我們共同的盲點上跌倒。

如何在觀點不同的人當中溝通,需要先謙卑的承認自身的有限,承認我們把私慾、輸贏、臉面,攙雜在我們的思想和觀點裡。放下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我們會發現,不同的觀點會豐富我們對真理和真實的認知與體驗。聖經既提到“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也讓我們看到有默然不語的時候。這其中的把握和拿捏,是捨己的操練。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道可道之恆道(新民)2017.03.13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3.13

 

二月底的週末,我來到奧斯卡頒獎之城LA LA Land,參與一個基督徒作者營。我之得以參加此次營會,乃是因為25年前創刊《海外校園》雜誌的蘇文峰牧師與師母。在他們的熱情鼓勵下,我成為福音雜誌《海外校園》及其後續創刊的基督徒造就雜誌《舉目》的作者。在營會的第一天,我應邀分享“道可道之恒道”。這是那次分享的修改版。

 

多彩多姿的人類語言

家犬總是以簡單一致的狂吠,來表達它對熟悉或陌生客人的歡迎或拒絕。是歡迎還是拒絕,我們只能觀察它尾巴是左右歡快擺動,還是機警而僵直豎立,以此才能判斷它單音節語言背後的正反含意。

事實上,我們所熟悉的動物叫聲,比如虎嘯狼嚎、雞鳴狗吠、蟬噪鳥唱,都有它們獨特音調的發聲,且往往只有一個或少數幾個音節。而人類語言則多姿多彩,不可與其他動物等量齊觀。

按照舊約聖經的記載,在人類為自己立名的巴別塔事件後,早期人類群體被分散開來,語言也被變亂,彼此不再相通。在古往今來各民族中,語言不斷演變,成為數千種不同方言。即使書面語言一致,讀音也千差萬別。

僅在中國,從北到南,從東到西,各地方言色彩濃厚。即使在同一個地方,比如筆者家鄉湖南,彼此也大不相同。記得上大學時,遇見一位來自湖南雙峰的同年級同學,我完全聽不清他的口音。筆者後來途徑長沙去廣州,一路上隨著火車南下,發現自己的聽力從半聾進入全聾狀況。後來到了美國,這個有世界各民族代表的聚居之地,語言的豐富更是自不待言。

 

破除巴別塔之咒

千奇百怪的人類語言,形成了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巨大屏障。最早的一次越過語言的藩籬,記載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第2章裡。耶穌復活後50天,五旬節那天,使徒彼得和其他同伴,面對地中海周邊世界回來過節的猶太人以及進猶太教的外邦人,用他們所住各地的方言,傳揚耶穌已經復活,耶穌就是基督的天大喜訊。

那一天,上帝把巴別塔事件帶來的語言分隔的詛咒,化成一個特別的祝福,讓天國福音被3,000來訪者得著。福音從此如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勢,燒遍世界各地。

兩千年來,一代又一代宣教士背井離鄉,不畏艱險,把天國的福音,帶給世界各地從未聽聞福音的人。他們同時也成為了文化交流的先驅,把聖經用各地人民易懂的母語翻譯出來,讓人信服真道。

 

成可道之恒道

那位從亙古來到人類歷史中的永恆生命真道,成為可道之常道(亦即恆道)。中國古先賢老子所無法道明之常道,卻以血肉之體被馬利亞所生,後來成為十字架上的贖罪羔羊。被上帝40多位先知、祭司與使徒們歷時1400年寫成的書面聖經(Written Word),一直忠實地見證這位永恆的生命之道(Living Word)。世界各地跟隨基督的人,前仆後繼,以發自新生命的言行,弘揚這獨一無二的永恆生命真道。

有一天,當主耶穌再來,結束人類歷史,揭開新天新地,古往今來“各國、各民、各族、各方”的人(各方指各種方言),都將有代表,如同空前未有的超大奧運會,出場在上帝寶座面前。曾經使人類彼此阻隔的成千上萬種語言,那天將變成和諧的大合唱,頌讃坐寶座的和羔羊。

筆者的見證:從不能道到會道

筆者幼時沉默寡言、不善言辭。這種內向寡言的狀況,隨著年齡增長才慢慢改觀。30年前,筆者蒙上帝恩召,成為上帝家裡的人。又蒙上帝恩惠,得到傳福音的恩賜。20餘年來,屢獲機會傳揚天國偉大的福音真理。過去25年來,筆者與《海外校園》(現簡稱OC)和《舉目》雜誌也結下不解之緣,寫了一些福音與造就文章。這些事,都不是人心可以計劃的,是上帝的奇妙作為。

筆者喜歡記述生活花絮的點滴,深思熟慮的偶得,或是即興的詩歌散文,這些文字,一方面成為自己蒙恩人生的備忘錄。詩人在舊約聖經《詩篇》第103篇裡說:“不可忘記祂的一切恩惠”(《詩》103:2)。把恩典的人生記錄下來,可以幫助我們牢記上帝過去對我們的多次施恩。

另一方面,這些文字,也成為與親朋好友分享生命與福音的一個通道。如今微信朋友圈,更是成為我們記錄生活點滴的好平臺。除了曬造物主精心設計的奇花異草,訂購造物主多方供應的美食佳餚,還可以分享自己讀到的好文、美圖、心得體會,更應該向親朋好友見證主的福音,與人同得天國福音的好處。

 

最高最神聖的目的

當人類暫時活在上帝所定的時空狹縫中,站在穹頂之下,仰望星空,難免不生發屈原情節,即使一時失語,心中仍然會有諸多有關語言的天問。

語言學家會問:人類語言到底是如何逐步衍生出來的?歷史學家會問:語言到底是如何被用來記述歷史的?神經生物學家會問:語言的中樞到底是如何識別語言並創意表達的?進化生物學家會問:影響人類發聲器官與語言能力的那些基因是如何進化的?物理學家會問:語言在時空中有沒有鑲嵌在彼時彼地的宇宙歷史裡?神學家會問:語言的最高最神聖目的是什麼?

使徒保羅在《提摩太前書》3章16節道出那讓人驚歎的宇宙、人生宏大真相:“大哉,敬虔的奧秘,無人不以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於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裡。”

道可道之恒道,是人類語言的最高,最神聖的目的。

 

作者旅美逾30載,生化博士,道學碩士,從事新藥研發,熱衷福音佈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永遠的Ms.Gwen——記念一位一生服事兒童的女士(李清)2017.03.06

 

李清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3.06

 

她有著最燦爛的微笑,最溫暖的擁抱;她的一生,是給予、愛的一生——她就是在聖地亞哥西區主恩堂週五晚間團契,服事兒童9年的Ms.Gwen。

 

團契裡的向日葵

都說美國人外向,Ms.Gwen可是外向中的外向了。週五,只要她在團契,你就能聽到她的聲音。“哈囉!”洪亮熱情的打招呼,外加向日葵般的笑臉——那是她第一次見到你;等下次再見,就是“他鄉遇故知”一般的驚喜了:“My dear, how are you?”(我親愛的,你好嗎?);再下次只要你到她的“領地”晃一晃,她多半會給你一個大大的熊抱。

Ms.Gwen愛孩子們,也愛孩子們的父母。教會的每一個人,都被她熱情地愛著,被她向日葵般的笑臉溫暖著。

愛,實實在在

Ms.Gwen會管孩子,她帶的班級,從學前班到5年級,年齡小的才5歲,動不動就哭;大的8-10歲——這樣大跨度年齡的混合班,我沒見過第二個。而且,班級男孩子多,且又調皮,一不留神就踩著牆頭溜到房頂上了。但Ms.Gwen把他們馴的服服帖帖,不僅如此,孩子們即使挨了訓,仍然樂此不疲地要到她的班上來!

為何孩子們如此喜歡Ms.Gwen?因為她對孩子們的愛實實在在。每一次來團契,她都會為孩子們準備大包小包的禮物。夏天,她給每個孩子發一把滋水槍,讓孩子們打水仗,據說是模仿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紅海。一個夏天玩幾次,每個孩子都要費五六把槍。私下算算,她買了上百把滋水槍呢!

Ms.Gwen還會給孩子們預備大把大把五顏六色的糖果!孩子們每次看到都眼睛發亮,欣喜若狂,吃得嘴唇斑斑駁駁,衣襟也染上了紅黃藍綠。家長們對此頗有微詞:“糖果不健康,都是人工色素,孩子們牙齒會長洞……”,他們選了代表向她提意見,Ms.Gwen笑呵呵地不在乎:“孩子們喜歡,喜歡就要做嘛!讓孩子們感覺到愛最重要!”最後家長們只好彼此安慰:吃糖果一週就一次,就算了吧!

愛,體貼入微

你也許以為,Ms.Gwen不拘小節大大咧咧,其實她很細心。團契裡哪個小朋友過生日,她都會準備禮物;哪個小朋友表現出人意外地好,也會收到她的禮物;哪個小朋友要搬家離開了,Ms.Gwen也有禮物預備,離開后她還經常寫信問候;聽聞哪個小朋友生病,Ms.Gwen心痛得掉眼淚,等孩子病癒,她會準備大蛋糕歡迎孩子回來;對團契新來的孩子,Ms.Gwen格外留心照顧;通常小女孩比較拘謹害羞,Ms.Gwen會讓她們坐離自己最近的地方,也叮囑其他孩子照顧她們。

週五晚上,孩子們的活動一個接著一個。Ms.Gwen精力充沛,忙而不亂,孩子們不停地找她,有問事兒的,有告狀的,有向她要誇獎的。她笑眯眯地滿場“飛來飛去”,忙碌中,她會記著那個新來的孩子,不時地叮囑某個孩子去照顧他(她)。(我做過她的幫手,才知道歡迎一個新來的人,不是只講一句歡迎的話,而是持續地關注、照顧。)Ms.Gwen的愛真是體貼入微,溫暖細緻。

貧窮裡的富有

我們有幾次接送Ms.Gwen。在車上,她總是滔滔不絕地和我們講述,上帝對她多麼好:“God loves me so much!”後來,在漆黑破舊的住宅區放下她,我驚訝:聖地亞哥居然有這麼貧窮的地方,而我們的Ms.Gwen竟然住在這裡!但她活出來的生命和她所處的生活環境卻是天壤之別!

望著她蹣跚而去的身影,我想起她的兩條腿因為糖尿病,纏裹著一層層紗布,已經變了形——我猜是糖尿病血管病變,引起下肢皮膚潰瘍且反復感染所致。我感歎:她怎麼能一個人站在教室裡,帶著50多個大大小小的孩子,唱歌跳舞做遊戲……而且一站就是一晚上,一般的人也會腿酸,更何況她的腳已經變形!

Ms.Gwen雖處於貧窮、疾病纏身中,卻活力四射,她將她的愛心、喜樂、給予、單純信靠耶穌傳達給她周圍的每一個人!這是怎樣豐盛的生命!難怪,教會裡每一個孩子都愛她!每一個家長都愛她!我們是如此的感恩,為我們的孩子們感謝上帝——上帝恩待我們,使我們有機會被Ms.Gwen服事,有機會見證她的生命。

Ms.Gwen不僅摯愛中國孩子,她熱愛每一個上帝帶到她身邊的孩子——白人孩子、亞洲孩子、穆斯林孩子。她的生命如雲彩一般。

下面的鏈接,有眾人講述她的故事,https://www.meipian.cn/czl6cas

作者現住美國新澤西州。

 

 

附:Ms.Gwen愛的生命簡介——主恩堂唐侃牧師的分享:

 

我們教會與Ms.Gwen的認識始於2001年。因為教會兒童事工需要支援,我們向CEF(萬國兒童佈道團)請求支援,Ms.Gwen就來到我們當中,幫助我們教導孩子,培訓同工。

Ms.Gwen出生在一個“問題”家庭,父母因無法照顧她,將她寄養在不同親戚的家中。她的第一段婚姻以離婚告終,留下3個兒女。第二段婚姻,Ms.Gwen嫁給了一個在美國海軍工作的菲律賓人。丈夫對她不好,但是她還是盡心地照顧丈夫前妻所生的6個兒女,如同養育自己的孩子一般,帶領他們一個個信主。孩子們都非常感激她,在她晚年時幫助她,她去世後,他們舉行追思會來記念她。

在一生多次的不幸當中,Ms.Gwen並沒有變得越來越苦毒、抱怨、疑惑,而是靠著耶穌活出新生命:把苦毒變成甘甜,把抱怨變成祝福,把疑惑變成信靠,活出基督以善勝惡的生命,成為基督榮耀的見證人。

持守使命,帶領孩子們歸主

Ms.Gwen從上帝領受的呼召、使命就是,帶領孩子們認識基督的救恩、委身做門徒。她一生持守這個使命。她特意找一家有孩子的教會,每個禮拜教導他們福音的信息。

2011年,Ms.Gwen在所居住的社區中,開始向孩子們傳福音,在孩子們下午放學的時間段,為他們開設好消息俱樂部(Good News Club)。孩子們都非常喜歡她,將她當作自己的親奶奶。她將孩子們一個一個帶到耶穌的面前。她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夠在孩子們當中形成一個屬靈的漩渦,鼓勵他們追求認識上帝,作主門徒。

有一個來自穆斯林家庭的孩子,與她的關係非常親密。但孩子的父親對于她向孩子傳講耶穌很惱怒,禁止孩子與她接觸。後來因為孩子實在想念她,只好允許孩子繼續參加。

最後,孩子的父親也與Ms.Gwen成為了朋友,常常來往。甚至當他們搬到另外一個城市後,他們還有時開車特意來拜訪她——基督的愛在Ms.Gwen裡面,這愛能融化仇恨、怒氣、隔閡,化敵為友。

Ms.Gwen離開聖地亞哥時,就發現有失智症(Alzheimer)的跡象,且越來越厲害,但她從來沒有停止過教導孩子們,直到離世前最後一個星期,她已經極其虛弱、幾乎不能進食了,但她還為在主日教導孩子們預備!

如今,Ms.Gwen跑完了當跑的路,打完了美好的仗,守住了當信的道。我們相信,將來在領獎臺前,她一定是最前面的那一批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上帝手中的棋子(吳蔓玲)2017.02.27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27

 

加拿大和美國是兄弟之邦。舉個例:美國不但是加拿大產品的主要輸出國,並且在北約(NATO)共同防禦條例下,加拿大不發展軍隊,讓美國老大哥成為防衛加拿大的主力。

 

兄弟

兩國之間不免也有兄弟鬩牆的情況。像前任總統歐巴馬指責加拿大生產的石油是“髒油”(dirty oil),儘管通過環評,硬是不准加拿大造油管到美國,成為最近兩年加拿大經濟衰退的原因之一。

諷刺的是,歐巴馬任內是歷任美國總統在國內開採油田最多的總統。此外,加拿大連該繳的NATO防衛年費向來沒達底線,這種事大家心知肚明,平日不會挑出來談的。但川普當選後,我一些加拿大朋友開始擔心,在加拿大政府仍年年背債的情況下,川普會要我們繳齊年費。

然而,有時小弟也要嗆聲一下,以突顯自己的存在。例如前些日子,川普突然簽署移民政策,在美國國內掀起多方抗爭、討伐的聲浪,而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立即在自己的社交網頁,貼上一張他與一位難民女孩合拍的老照片,表達歡迎難民的立場,加拿大的媒體也跟著興風作浪,火上添油,一起鞭撻川普的移民政策。

 

暗壓新聞

然而,所有叫囂在一夕之間幾乎消了音,原因是1月底加拿大魁北克市發生了一起清真寺槍殺血案(註1),儘管杜魯多和媒體發聲譴責,但加拿大國內穆斯林問題也是不爭的事實。

很難想像在這號稱民主的國家,政府和有心媒體會暗壓一些新聞細節。就拿這間清真寺的攻擊案來說吧,新聞媒體並沒有解釋,為什麼魁北克市幾家清真寺中,就這間清真寺被當作攻擊的目標,且去年就有人在他們的門口放血淋淋的豬頭?

媒體隻字不提這間清真寺和穆斯林兄弟會恐怖組織,有緊密的關係,且捐款給IRFAN組織。而IRFAN組織已被加拿大政府定位為恐怖實體,因其資助哈瑪斯恐怖組織。

新聞媒體播報Abdallah Assafiri穆斯林長老說自己那天因為兒子用車的原因,臨時取消去該清真寺禱告,撿回一命。但媒體沒告訴大眾,Assafiri長老早就被指認有資助哈瑪斯恐怖組織的證據,並且是名列加拿大穆斯林兄弟組織的領袖,而穆斯林兄弟組織支持全世界許多恐怖組織,則是眾所週知的(註2)。然而,加拿大主流媒體隻字不提。

再舉一例:上週加拿大艾明頓市水上樂園,有6個女孩被一名男子性侵。結果,媒體想大事化小,播報時沒指出該男子是敘利亞難民,後來雖有人揭發,整件新聞仍被壓了下來(註3、註4),不想顯出難民造成的社會問題。

 

反恐提案

就在這種同情穆斯林的氛圍下,加拿大議會本週開始審議M103反恐伊斯蘭提案。(已推至4月再審,註5)這個議案放著已有一段時間。基本上,加拿大憲法保障人民信仰和信念的生命安全和言論自由,自然也包括信仰伊斯蘭的穆斯林百姓。

但是,若加拿大議會採取聯合國對“恐伊斯蘭”(Islamophobia)的定義,就會把穆斯林(人民)和伊斯蘭教一起看待。這樣一來,若通過這個提案,加拿大人民就會失去批評伊斯蘭教、《可蘭經》等的自由。

目前在媒體造勢的氛圍下,公眾輿論普遍同情清真寺血案的受害者,會不會又在“略去真相”(post truth)的風潮下,通過這個提案呢?面對這驟發的景況, 忍不住聯想到,多年前加拿大通過同性戀法案,而後有教師因不同意同性戀的看法,和有糕餅店因個人信仰拒絕為同性戀婚禮做蛋糕,而被告或下獄等案件。

我心裡怎能不急?我絕對不贊成用暴力攻擊任何一間清真寺,也贊成在合理檢驗身分下接納難民。然而,我們必須全面性地思考議題。

思忖著穆斯林移民北美的風潮。想起前幾年穆斯林團體向我居住的市政府申請劃地,要成立穆斯林社區,當時教會竭力禱告,最後他們的申請被駁回了。穆斯林移民北美後,多數相當保守,並沒有真正融入整個社會。人到外地安身立命,喜歡與同族在一起,固然在所難免,然而穆斯林儘管人在西方,仍然是頂封閉的。

以我女兒的好友安娜為例,她是在加拿大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移民之後,大四的學生,平日不上清真寺,但她到現在仍堅持“911事件”是conspiracy theories(陰謀論)。(註6)這是不少穆斯林的看法,但從自小受西方教育的穆斯林口中說出,真叫人吃驚。

但是話說回來,前些日子在一個報紙專欄上,讀到一篇從歷史角度主張,不該分割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的文章。這樣的主張目前在加拿大媒體是極不討好的,更引人注目的是,那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位穆斯林。看到有穆斯林(儘管是少數)因著西方文化的洗禮,勇於面對真相,還是可喜。

這兩天,我思忖著要怎樣為M103反恐穆斯林提案禱告。在同情穆斯林的社會氛圍下,感覺並不是那麼前途光明。

 

上帝掌權

思索中突然想起前些日子的一件事,就是在川普就任前,歐巴馬授意美國和約70個國家代表在法國召開“和平”會議,想要大動作地處理以巴問題,甚至分割耶路撒冷。

當時我和朋友一起為這個問題禱告。其中有人憂心焚焚,大力求主讓氣候變壞,使得各國代表無法出席。而我呢?對著朋友這樣的禱告,我在一旁就是禱告:“主啊,若是袮看為好,就如此行吧!”

這幾年,在為國家禱告(尤其是以巴或穆斯林難民議題)一事上,我學習到一個禱告的功課,就是除非有主清楚的指示,我學習要按捺住想“告訴”上帝該怎麼做的衝動,就是把事情陳明在主的面前,求主掌權。

還記得,那一天和朋友們憂心焚焚地為法國和平會議禱告完,有句經文浮現心裡:“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詩》2:4)我並不了解事情會有怎樣的發展,只是內心似乎有份篤定,知道主已掌權。自此每當我想到那個和平會議,那句經文就隱隱浮現,心裡似乎升起一份盼望,想看主如何行事。我曉得全世界一定有許多基督徒也同為此事禱告。

好不容易等到會議結束,事情才見分曉。原來,上帝並沒有給壞天氣來阻止他們的意圖,但以巴雙方代表都沒出席,在這樣沒有主角出席的情況下,與會的人一鼻子灰,會議不了了之。(註7)

想到主在此事的作為,不禁啞然失笑。 我不再為加拿大反恐伊斯蘭提案擔心,也不再為媒體掩蓋事實或暗壓新聞心懷不平。我的心平靜下來,明白儘管世界局勢紛擾,新聞報導也不見得給予全面公平的報導,但惟有上帝通曉一切,並且統管萬有。世上的君王和臣宰不過是上帝手中的棋子。

當我們盡心按聖經教導,為萬民和在上掌權的禱告(參《提前》2:1-2),主必垂聽與回應。

 

註:

  1. http://new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shooting-at-centre-culturel-islamique-de-quebec
  2. http://tsecnetwork.ca/2017/02/04/journal-de-quebec-story-of-2016-suggests-quebec-mosque-targeted-because-it-was-muslim-brotherhood/
  3. http://globalnews.ca/news/3235690/man-charged-after-multiple-sexual-assaults-at-west-edmonton-mall-waterpark/
  4. http://www.cbc.ca/news/canada/edmonton/syrian-refugee-west-edmonton-mall-sexual-assault-reaction-racism-1.3973831
  5. http://www.cbc.ca/news/politics/m103-islamophobia-khalid-motion-1.3972194
  6. 有關911陰謀論,只要“古狗”一下,就有各方說法,甚至也有就這主題出書。
  7. http://www.timesofisrael.com/liveblog-january-15-2017/

 

作者現居加拿大。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恩典筆記本》的終極作者(王星然)2017.02.13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13

 

就在上週,教會裡的一位姐妹啟動了在家安寧療護(Hospice Care)的程序,停止了以治癒癌症為目標的醫療措施。取而代之的是,身心靈關顧、疼痛護理、盡可能減緩症狀帶來的不適。

我和牧師、幾位兄姐,前去探望。姐妹選了她最愛的小敏的一首詩歌,我們一遍一遍地唱著:“你當除去恐懼的心,因為這不是從神來;靠著耶穌永不搖動,我們一生蒙了大福……”唱著唱著,大家眼眶就濕了,淚水中我們有盼望,這詩歌反到成了我們的安慰。

我們一起擘餅分杯記念主為我們受難,期盼將來在天上與主一同喝新的那日子。

 

恩典筆記本

5年前,姐妹發現乳癌,經歷手術、賀爾蒙治療、電療、放療、多次化療……在人看來是極為艱難的一條路,她卻始終坦然接受,滿有力量。

如今,藥用盡了,癌細胞擴散至全身各處,速度極快,藥石罔效,我們雖然天天盼望奇蹟出現,但若“回家”是上帝的旨意,任何人無能也無力攔阻。

二年多前,我寫過一篇《恩典筆記本》的文章,講到這位姐妹每天用恩典撰寫日記,記錄病痛中上帝的慈愛和憐憫。

即便到今日,我們未曾聽到姐妹對掌權的上帝,有一絲一毫的抱怨和不滿。她總是感恩,總是讚美,總是喜樂!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

我曾見過離世前的病人,不安驚恐,無奈歎息,懷恨苦毒……

但是,眼前這一幕,卻完全不能用理性解釋:姐妹雖不能行動了,但莊嚴安詳地躺在那兒,容顏雖然憔悴,臉上卻滿有平安和確據;瘦骨嶙峋的身形,彷彿被上帝的大愛包裹圍繞,主把姐妹癱瘓衰竭的身體,溫柔地擁抱在祂自己的懷中。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在全能者的蔭下,仇敵惡者不得越過雷池一步侵擾她。姐妹彷彿已經坐上了那榮耀的馬車,華麗轉身,向我們揮手。她已完全準備好要見主面!

做為教會長老,面對深陷苦難的弟兄姐妹,我經常語言笨拙,手足無措,需要主原諒我的匱乏軟弱。然而此時此刻,我發現自己可以靜靜地不說話而不覺得尷尬,因為主正在說話──主藉著眼前的這一幕對我們的心說話。

當上帝說話時,所有來自人的場面話和安慰話,都顯得那麼膚淺無力!

在上帝的榮光之中,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讚歎!敬拜!將榮耀歸給祂!

 

喜愛傳福音的人

回想,姐妹向來就是一個喜愛傳福音的人,生病前她和弟兄兩人,開放家庭查經,做訪問學者的福音事工。她真切的笑容,中氣十足的上海腔,滔滔不絕的熱情,很有感染力。

姐妹燒得一手精緻美味的上海菜,每到週末,準備三、四十個人的愛宴,忙碌卻很開心,溫暖有愛的家成為許多異鄉遊子的避風港。不少人在這裡決志信主;教會建堂前,她家二樓的浴缸多次充當浸池,好幾位弟兄姐妹在此受洗歸主名下。

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週三的禱告會也是在姐妹家舉行,當時大夥一起喜樂地唱詩讚美,分享禱告,那情景彷彿昨日!我特別喜歡在禱告會前,彈奏她家那台靠窗戶的三角鋼琴。每當夕陽低射,整台琴閃閃發亮,伴隨著喜樂激昂的詩歌,這是我閉起眼睛回想,馬上映入腦海的一幕。

 

有福的確據

這幾年,姐妹雖在病痛中,依然精彩!她說:“主特別使用我的病來安慰別人,幫助那些和我一樣受病痛折磨的朋友。當我向他們傳福音,他們的心特別願意敞開。”

幾個月前,我帶一位傳播科系的學生去拍攝姐妹的見證,她面對鏡頭侃侃而談。主不僅使我們的姐妹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照著姐妹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她羞愧。

我理解了!為何久病不癒的姐妹仍然喜樂,充滿盼望?因為她在主裡找到了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一個有上帝呼召確據的人生是有福的,每一天都值得活,值得慶祝。為主而活,生命光彩奪目,它的光澤不因罹癌而褪色,反而更顯輝煌!

上帝能使用我們的健康來成就祂的事工,照樣也能使用我們的病痛和軟弱,來彰顯祂的榮耀和大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20-21。

 

未完待續的樂歌

走出姐妹家,漫天大雪,再度把密西根渲染成銀白世界,靈裡卻是無比熾熱和激動!

在雪中,舉目仰望,我內心大聲呼喊著:主啊!那《恩典筆記本》的真正作者,是祢自己——

是祢,不斷譜寫著一篇篇令人驚歎的樂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誰是同性戀文化中失落的一代?(王敏俐)2017.02.05

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05

 

2016年底,同婚法案在臺灣一讀通過,審議的過程沸沸揚揚,反對者與支持者形成強烈的分化與對立,也造成台灣教會內部各種不同的分歧與衝突。不管我們的立場與態度為何,不可否認的是,同性戀文化早已進入大眾視野,漸漸成為一種社會主流。

 

衝突與影響

事實上,在第一陣線上受到衝擊與影響的,是身心靈尚待形塑與引導的下一代,以及肩負領導他們的父母;而教會若不能在這個議題上尋求一個滿有恩典與真理的立場來教導,必要失去年輕的世代。

同性戀文化與同性戀運動,使得年輕的一代跳脫傳統的性別藩籬,開啟自己性向的探索。他們更勇於公開地表達自己性向上的不確定,但許多時候,自由探索不但無法使他們得到更多的自信與安全感,反而在各種感官刺激的追逐中,陷入更深的孤獨與迷惘。

 

一份調查報告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2016年8月提出一份報告,在報告中,他們針對9-12年級的公、私立高中生,匿名自願調查問卷,探討在美國青少年之中,性傾向的游離,對中學生的生活、情緒、人際關係所造成的影響與後果。

根據研究報告顯示,在美國的高中裡,估計有130萬(1.3 million)的LGB(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同性戀與雙性戀者),約佔全美高中生的8%。在調查中發現,LGB高中生曾採取自殺行動者,相對於同儕中異性戀者(straight),在比例上相對高出5倍,曾嘗試海洛因和甲基苯胺等藥物者,則超過4倍。

在報告中顯示,約有50萬高中學生不確定他們自己的性取向。CDC的研究發現,LGB與不確定自己性取向的高中生,有更高機率牽涉到風險性行為(the risky behaviors the CDC measured),如喝酒駕駛、受霸凌、被強暴、攜帶武器到學校等。(註)

 

心疼與擔憂

這份調查報告帶給我們一定程度的震撼,也讓我們為性傾向游離的中學生,有許多的心疼與擔憂。很顯然在一個性別混淆的世代中,這些在性向上流離失所的青少年們,並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長輩、親人或輔導,來陪伴他們,以至於他們在找不到人生定向時,選擇以自殺自殘、毒品尋求解脫;以至於他們在無法相容與同儕時孤軍奮戰。

我想起袁幼軒在他的見證中提到,他向父母表達自己性傾向時的對話:“我是個同性戀!”

當他向父母表達自己真實的處境時,父母並沒有準備好要如何來面對與陪伴;在一陣沉默後,他的母親憤然給兒子一個抉擇:“究竟要這個家,還是要‘同性戀’?”

“如果你們不能接納我,那我沒得選擇,只有離家出走!”敞開自己卻感受到更多的拒絕,使得當時憤怒的他切斷了與父母之間的連結。直至他們一家因著上帝的憐憫,再一次重新建立連結,袁幼軒在上帝的恩典中立志過一個聖潔的生活,獻身為主傳道。

恩典與真理

在彎曲的世代,求主憐憫每一位父親與母親。事實上,若身為父母的我們,認真地看重上帝將孩子託付給我們的重任,看重我們和孩子的關係,敏感於孩子的需要與掙扎,我們或許不會等到孩子說出自己的處境時,慌張不已,無從應對。我們或許在孩子開始面對世俗文化的進攻之前,與他一同面對性向上的爭戰。

正因為袁幼軒曾經歷過這樣的迷惘,所以他提醒道:“我們必須要跟孩子們談性教育,我知道這很困難,因為我們不習慣討論這種隱私的問題。可是我跟你擔保,你不跟孩子們談性,世界就跟他們談,用不合聖經的性觀念對孩子們洗腦。”

許多基督徒談到同性戀時,急切的想要闡述真理,卻忽略了上帝的恩典。他們認為同性性行為和同性之間的情侶關係,是最邪惡的罪,因此害怕觸及甚至蔑視同性戀者。

若我們為了真理而犧牲恩典,那麼我們所訴說持守的真理並非完整完全;另外一部分的人看重憐憫而忽視真理,以愛之名無限度地包容、不論斷,卻不願意幫助陷入困境者,面對他們的選擇所帶來的後果,那麼這樣的愛與恩典也充滿危機,是一種更殘酷的愛。

 

耶穌所走的道路

上帝的兒子來到這個世上,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這是一條耶穌所走的道路,也是一條每一個基督徒父母必須走上的道路。在同性戀文化中,我們的孩子在學校、電影、同儕的影響中,正在形塑著他們的價值觀。

當他們面對性的掙扎與誘惑時,求主使我們不要因著工作、對世界的追求,甚至是教會的服事,而錯過了對他們的引導與陪伴。願我們的孩子在同性戀文化中,不要成為失落的一代。

註:取自談妮 2017年1月4日在其個人臉書上的翻譯報導《第一次全美對LGB青少年的調查與其風險性行為》。

參考資料:

  1. “Sexual Identity, Sex of Sexual Contacts, and Health-Related Behaviors Among Students in Grades 9-12——United States and Selected Sites”,2015

https://www.cdc.gov/mmwr/volumes/65/ss/ss6509a1.htm?s_cid=ss6509a1_w#T8_down

  1. 袁幼軒個人見證:http://www.yuanyouxuan.com/videos/
  2. http://www.cdn.org.tw/News.aspx?key=6384

 

作者來自臺灣,留學德國,現居美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