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言與思

道可道之恆道(新民)2017.03.13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3.13

 

二月底的週末,我來到奧斯卡頒獎之城LA LA Land,參與一個基督徒作者營。我之得以參加此次營會,乃是因為25年前創刊《海外校園》雜誌的蘇文峰牧師與師母。在他們的熱情鼓勵下,我成為福音雜誌《海外校園》及其後續創刊的基督徒造就雜誌《舉目》的作者。在營會的第一天,我應邀分享“道可道之恒道”。這是那次分享的修改版。

 

多彩多姿的人類語言

家犬總是以簡單一致的狂吠,來表達它對熟悉或陌生客人的歡迎或拒絕。是歡迎還是拒絕,我們只能觀察它尾巴是左右歡快擺動,還是機警而僵直豎立,以此才能判斷它單音節語言背後的正反含意。

事實上,我們所熟悉的動物叫聲,比如虎嘯狼嚎、雞鳴狗吠、蟬噪鳥唱,都有它們獨特音調的發聲,且往往只有一個或少數幾個音節。而人類語言則多姿多彩,不可與其他動物等量齊觀。

按照舊約聖經的記載,在人類為自己立名的巴別塔事件後,早期人類群體被分散開來,語言也被變亂,彼此不再相通。在古往今來各民族中,語言不斷演變,成為數千種不同方言。即使書面語言一致,讀音也千差萬別。

僅在中國,從北到南,從東到西,各地方言色彩濃厚。即使在同一個地方,比如筆者家鄉湖南,彼此也大不相同。記得上大學時,遇見一位來自湖南雙峰的同年級同學,我完全聽不清他的口音。筆者後來途徑長沙去廣州,一路上隨著火車南下,發現自己的聽力從半聾進入全聾狀況。後來到了美國,這個有世界各民族代表的聚居之地,語言的豐富更是自不待言。

 

破除巴別塔之咒

千奇百怪的人類語言,形成了人與人之間溝通的巨大屏障。最早的一次越過語言的藩籬,記載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第2章裡。耶穌復活後50天,五旬節那天,使徒彼得和其他同伴,面對地中海周邊世界回來過節的猶太人以及進猶太教的外邦人,用他們所住各地的方言,傳揚耶穌已經復活,耶穌就是基督的天大喜訊。

那一天,上帝把巴別塔事件帶來的語言分隔的詛咒,化成一個特別的祝福,讓天國福音被3,000來訪者得著。福音從此如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勢,燒遍世界各地。

兩千年來,一代又一代宣教士背井離鄉,不畏艱險,把天國的福音,帶給世界各地從未聽聞福音的人。他們同時也成為了文化交流的先驅,把聖經用各地人民易懂的母語翻譯出來,讓人信服真道。

 

成可道之恒道

那位從亙古來到人類歷史中的永恆生命真道,成為可道之常道(亦即恆道)。中國古先賢老子所無法道明之常道,卻以血肉之體被馬利亞所生,後來成為十字架上的贖罪羔羊。被上帝40多位先知、祭司與使徒們歷時1400年寫成的書面聖經(Written Word),一直忠實地見證這位永恆的生命之道(Living Word)。世界各地跟隨基督的人,前仆後繼,以發自新生命的言行,弘揚這獨一無二的永恆生命真道。

有一天,當主耶穌再來,結束人類歷史,揭開新天新地,古往今來“各國、各民、各族、各方”的人(各方指各種方言),都將有代表,如同空前未有的超大奧運會,出場在上帝寶座面前。曾經使人類彼此阻隔的成千上萬種語言,那天將變成和諧的大合唱,頌讃坐寶座的和羔羊。

筆者的見證:從不能道到會道

筆者幼時沉默寡言、不善言辭。這種內向寡言的狀況,隨著年齡增長才慢慢改觀。30年前,筆者蒙上帝恩召,成為上帝家裡的人。又蒙上帝恩惠,得到傳福音的恩賜。20餘年來,屢獲機會傳揚天國偉大的福音真理。過去25年來,筆者與《海外校園》(現簡稱OC)和《舉目》雜誌也結下不解之緣,寫了一些福音與造就文章。這些事,都不是人心可以計劃的,是上帝的奇妙作為。

筆者喜歡記述生活花絮的點滴,深思熟慮的偶得,或是即興的詩歌散文,這些文字,一方面成為自己蒙恩人生的備忘錄。詩人在舊約聖經《詩篇》第103篇裡說:“不可忘記祂的一切恩惠”(《詩》103:2)。把恩典的人生記錄下來,可以幫助我們牢記上帝過去對我們的多次施恩。

另一方面,這些文字,也成為與親朋好友分享生命與福音的一個通道。如今微信朋友圈,更是成為我們記錄生活點滴的好平臺。除了曬造物主精心設計的奇花異草,訂購造物主多方供應的美食佳餚,還可以分享自己讀到的好文、美圖、心得體會,更應該向親朋好友見證主的福音,與人同得天國福音的好處。

 

最高最神聖的目的

當人類暫時活在上帝所定的時空狹縫中,站在穹頂之下,仰望星空,難免不生發屈原情節,即使一時失語,心中仍然會有諸多有關語言的天問。

語言學家會問:人類語言到底是如何逐步衍生出來的?歷史學家會問:語言到底是如何被用來記述歷史的?神經生物學家會問:語言的中樞到底是如何識別語言並創意表達的?進化生物學家會問:影響人類發聲器官與語言能力的那些基因是如何進化的?物理學家會問:語言在時空中有沒有鑲嵌在彼時彼地的宇宙歷史裡?神學家會問:語言的最高最神聖目的是什麼?

使徒保羅在《提摩太前書》3章16節道出那讓人驚歎的宇宙、人生宏大真相:“大哉,敬虔的奧秘,無人不以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於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裡。”

道可道之恒道,是人類語言的最高,最神聖的目的。

 

作者旅美逾30載,生化博士,道學碩士,從事新藥研發,熱衷福音佈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永遠的Ms.Gwen——記念一位一生服事兒童的女士(李清)2017.03.06

 

李清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3.06

 

她有著最燦爛的微笑,最溫暖的擁抱;她的一生,是給予、愛的一生——她就是在聖地亞哥西區主恩堂週五晚間團契,服事兒童9年的Ms.Gwen。

 

團契裡的向日葵

都說美國人外向,Ms.Gwen可是外向中的外向了。週五,只要她在團契,你就能聽到她的聲音。“哈囉!”洪亮熱情的打招呼,外加向日葵般的笑臉——那是她第一次見到你;等下次再見,就是“他鄉遇故知”一般的驚喜了:“My dear, how are you?”(我親愛的,你好嗎?);再下次只要你到她的“領地”晃一晃,她多半會給你一個大大的熊抱。

Ms.Gwen愛孩子們,也愛孩子們的父母。教會的每一個人,都被她熱情地愛著,被她向日葵般的笑臉溫暖著。

愛,實實在在

Ms.Gwen會管孩子,她帶的班級,從學前班到5年級,年齡小的才5歲,動不動就哭;大的8-10歲——這樣大跨度年齡的混合班,我沒見過第二個。而且,班級男孩子多,且又調皮,一不留神就踩著牆頭溜到房頂上了。但Ms.Gwen把他們馴的服服帖帖,不僅如此,孩子們即使挨了訓,仍然樂此不疲地要到她的班上來!

為何孩子們如此喜歡Ms.Gwen?因為她對孩子們的愛實實在在。每一次來團契,她都會為孩子們準備大包小包的禮物。夏天,她給每個孩子發一把滋水槍,讓孩子們打水仗,據說是模仿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紅海。一個夏天玩幾次,每個孩子都要費五六把槍。私下算算,她買了上百把滋水槍呢!

Ms.Gwen還會給孩子們預備大把大把五顏六色的糖果!孩子們每次看到都眼睛發亮,欣喜若狂,吃得嘴唇斑斑駁駁,衣襟也染上了紅黃藍綠。家長們對此頗有微詞:“糖果不健康,都是人工色素,孩子們牙齒會長洞……”,他們選了代表向她提意見,Ms.Gwen笑呵呵地不在乎:“孩子們喜歡,喜歡就要做嘛!讓孩子們感覺到愛最重要!”最後家長們只好彼此安慰:吃糖果一週就一次,就算了吧!

愛,體貼入微

你也許以為,Ms.Gwen不拘小節大大咧咧,其實她很細心。團契裡哪個小朋友過生日,她都會準備禮物;哪個小朋友表現出人意外地好,也會收到她的禮物;哪個小朋友要搬家離開了,Ms.Gwen也有禮物預備,離開后她還經常寫信問候;聽聞哪個小朋友生病,Ms.Gwen心痛得掉眼淚,等孩子病癒,她會準備大蛋糕歡迎孩子回來;對團契新來的孩子,Ms.Gwen格外留心照顧;通常小女孩比較拘謹害羞,Ms.Gwen會讓她們坐離自己最近的地方,也叮囑其他孩子照顧她們。

週五晚上,孩子們的活動一個接著一個。Ms.Gwen精力充沛,忙而不亂,孩子們不停地找她,有問事兒的,有告狀的,有向她要誇獎的。她笑眯眯地滿場“飛來飛去”,忙碌中,她會記著那個新來的孩子,不時地叮囑某個孩子去照顧他(她)。(我做過她的幫手,才知道歡迎一個新來的人,不是只講一句歡迎的話,而是持續地關注、照顧。)Ms.Gwen的愛真是體貼入微,溫暖細緻。

貧窮裡的富有

我們有幾次接送Ms.Gwen。在車上,她總是滔滔不絕地和我們講述,上帝對她多麼好:“God loves me so much!”後來,在漆黑破舊的住宅區放下她,我驚訝:聖地亞哥居然有這麼貧窮的地方,而我們的Ms.Gwen竟然住在這裡!但她活出來的生命和她所處的生活環境卻是天壤之別!

望著她蹣跚而去的身影,我想起她的兩條腿因為糖尿病,纏裹著一層層紗布,已經變了形——我猜是糖尿病血管病變,引起下肢皮膚潰瘍且反復感染所致。我感歎:她怎麼能一個人站在教室裡,帶著50多個大大小小的孩子,唱歌跳舞做遊戲……而且一站就是一晚上,一般的人也會腿酸,更何況她的腳已經變形!

Ms.Gwen雖處於貧窮、疾病纏身中,卻活力四射,她將她的愛心、喜樂、給予、單純信靠耶穌傳達給她周圍的每一個人!這是怎樣豐盛的生命!難怪,教會裡每一個孩子都愛她!每一個家長都愛她!我們是如此的感恩,為我們的孩子們感謝上帝——上帝恩待我們,使我們有機會被Ms.Gwen服事,有機會見證她的生命。

Ms.Gwen不僅摯愛中國孩子,她熱愛每一個上帝帶到她身邊的孩子——白人孩子、亞洲孩子、穆斯林孩子。她的生命如雲彩一般。

下面的鏈接,有眾人講述她的故事,https://www.meipian.cn/czl6cas

作者現住美國新澤西州。

 

 

附:Ms.Gwen愛的生命簡介——主恩堂唐侃牧師的分享:

 

我們教會與Ms.Gwen的認識始於2001年。因為教會兒童事工需要支援,我們向CEF(萬國兒童佈道團)請求支援,Ms.Gwen就來到我們當中,幫助我們教導孩子,培訓同工。

Ms.Gwen出生在一個“問題”家庭,父母因無法照顧她,將她寄養在不同親戚的家中。她的第一段婚姻以離婚告終,留下3個兒女。第二段婚姻,Ms.Gwen嫁給了一個在美國海軍工作的菲律賓人。丈夫對她不好,但是她還是盡心地照顧丈夫前妻所生的6個兒女,如同養育自己的孩子一般,帶領他們一個個信主。孩子們都非常感激她,在她晚年時幫助她,她去世後,他們舉行追思會來記念她。

在一生多次的不幸當中,Ms.Gwen並沒有變得越來越苦毒、抱怨、疑惑,而是靠著耶穌活出新生命:把苦毒變成甘甜,把抱怨變成祝福,把疑惑變成信靠,活出基督以善勝惡的生命,成為基督榮耀的見證人。

持守使命,帶領孩子們歸主

Ms.Gwen從上帝領受的呼召、使命就是,帶領孩子們認識基督的救恩、委身做門徒。她一生持守這個使命。她特意找一家有孩子的教會,每個禮拜教導他們福音的信息。

2011年,Ms.Gwen在所居住的社區中,開始向孩子們傳福音,在孩子們下午放學的時間段,為他們開設好消息俱樂部(Good News Club)。孩子們都非常喜歡她,將她當作自己的親奶奶。她將孩子們一個一個帶到耶穌的面前。她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夠在孩子們當中形成一個屬靈的漩渦,鼓勵他們追求認識上帝,作主門徒。

有一個來自穆斯林家庭的孩子,與她的關係非常親密。但孩子的父親對于她向孩子傳講耶穌很惱怒,禁止孩子與她接觸。後來因為孩子實在想念她,只好允許孩子繼續參加。

最後,孩子的父親也與Ms.Gwen成為了朋友,常常來往。甚至當他們搬到另外一個城市後,他們還有時開車特意來拜訪她——基督的愛在Ms.Gwen裡面,這愛能融化仇恨、怒氣、隔閡,化敵為友。

Ms.Gwen離開聖地亞哥時,就發現有失智症(Alzheimer)的跡象,且越來越厲害,但她從來沒有停止過教導孩子們,直到離世前最後一個星期,她已經極其虛弱、幾乎不能進食了,但她還為在主日教導孩子們預備!

如今,Ms.Gwen跑完了當跑的路,打完了美好的仗,守住了當信的道。我們相信,將來在領獎臺前,她一定是最前面的那一批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上帝手中的棋子(吳蔓玲)2017.02.27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27

 

加拿大和美國是兄弟之邦。舉個例:美國不但是加拿大產品的主要輸出國,並且在北約(NATO)共同防禦條例下,加拿大不發展軍隊,讓美國老大哥成為防衛加拿大的主力。

 

兄弟

兩國之間不免也有兄弟鬩牆的情況。像前任總統歐巴馬指責加拿大生產的石油是“髒油”(dirty oil),儘管通過環評,硬是不准加拿大造油管到美國,成為最近兩年加拿大經濟衰退的原因之一。

諷刺的是,歐巴馬任內是歷任美國總統在國內開採油田最多的總統。此外,加拿大連該繳的NATO防衛年費向來沒達底線,這種事大家心知肚明,平日不會挑出來談的。但川普當選後,我一些加拿大朋友開始擔心,在加拿大政府仍年年背債的情況下,川普會要我們繳齊年費。

然而,有時小弟也要嗆聲一下,以突顯自己的存在。例如前些日子,川普突然簽署移民政策,在美國國內掀起多方抗爭、討伐的聲浪,而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立即在自己的社交網頁,貼上一張他與一位難民女孩合拍的老照片,表達歡迎難民的立場,加拿大的媒體也跟著興風作浪,火上添油,一起鞭撻川普的移民政策。

 

暗壓新聞

然而,所有叫囂在一夕之間幾乎消了音,原因是1月底加拿大魁北克市發生了一起清真寺槍殺血案(註1),儘管杜魯多和媒體發聲譴責,但加拿大國內穆斯林問題也是不爭的事實。

很難想像在這號稱民主的國家,政府和有心媒體會暗壓一些新聞細節。就拿這間清真寺的攻擊案來說吧,新聞媒體並沒有解釋,為什麼魁北克市幾家清真寺中,就這間清真寺被當作攻擊的目標,且去年就有人在他們的門口放血淋淋的豬頭?

媒體隻字不提這間清真寺和穆斯林兄弟會恐怖組織,有緊密的關係,且捐款給IRFAN組織。而IRFAN組織已被加拿大政府定位為恐怖實體,因其資助哈瑪斯恐怖組織。

新聞媒體播報Abdallah Assafiri穆斯林長老說自己那天因為兒子用車的原因,臨時取消去該清真寺禱告,撿回一命。但媒體沒告訴大眾,Assafiri長老早就被指認有資助哈瑪斯恐怖組織的證據,並且是名列加拿大穆斯林兄弟組織的領袖,而穆斯林兄弟組織支持全世界許多恐怖組織,則是眾所週知的(註2)。然而,加拿大主流媒體隻字不提。

再舉一例:上週加拿大艾明頓市水上樂園,有6個女孩被一名男子性侵。結果,媒體想大事化小,播報時沒指出該男子是敘利亞難民,後來雖有人揭發,整件新聞仍被壓了下來(註3、註4),不想顯出難民造成的社會問題。

 

反恐提案

就在這種同情穆斯林的氛圍下,加拿大議會本週開始審議M103反恐伊斯蘭提案。(已推至4月再審,註5)這個議案放著已有一段時間。基本上,加拿大憲法保障人民信仰和信念的生命安全和言論自由,自然也包括信仰伊斯蘭的穆斯林百姓。

但是,若加拿大議會採取聯合國對“恐伊斯蘭”(Islamophobia)的定義,就會把穆斯林(人民)和伊斯蘭教一起看待。這樣一來,若通過這個提案,加拿大人民就會失去批評伊斯蘭教、《可蘭經》等的自由。

目前在媒體造勢的氛圍下,公眾輿論普遍同情清真寺血案的受害者,會不會又在“略去真相”(post truth)的風潮下,通過這個提案呢?面對這驟發的景況, 忍不住聯想到,多年前加拿大通過同性戀法案,而後有教師因不同意同性戀的看法,和有糕餅店因個人信仰拒絕為同性戀婚禮做蛋糕,而被告或下獄等案件。

我心裡怎能不急?我絕對不贊成用暴力攻擊任何一間清真寺,也贊成在合理檢驗身分下接納難民。然而,我們必須全面性地思考議題。

思忖著穆斯林移民北美的風潮。想起前幾年穆斯林團體向我居住的市政府申請劃地,要成立穆斯林社區,當時教會竭力禱告,最後他們的申請被駁回了。穆斯林移民北美後,多數相當保守,並沒有真正融入整個社會。人到外地安身立命,喜歡與同族在一起,固然在所難免,然而穆斯林儘管人在西方,仍然是頂封閉的。

以我女兒的好友安娜為例,她是在加拿大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移民之後,大四的學生,平日不上清真寺,但她到現在仍堅持“911事件”是conspiracy theories(陰謀論)。(註6)這是不少穆斯林的看法,但從自小受西方教育的穆斯林口中說出,真叫人吃驚。

但是話說回來,前些日子在一個報紙專欄上,讀到一篇從歷史角度主張,不該分割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的文章。這樣的主張目前在加拿大媒體是極不討好的,更引人注目的是,那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位穆斯林。看到有穆斯林(儘管是少數)因著西方文化的洗禮,勇於面對真相,還是可喜。

這兩天,我思忖著要怎樣為M103反恐穆斯林提案禱告。在同情穆斯林的社會氛圍下,感覺並不是那麼前途光明。

 

上帝掌權

思索中突然想起前些日子的一件事,就是在川普就任前,歐巴馬授意美國和約70個國家代表在法國召開“和平”會議,想要大動作地處理以巴問題,甚至分割耶路撒冷。

當時我和朋友一起為這個問題禱告。其中有人憂心焚焚,大力求主讓氣候變壞,使得各國代表無法出席。而我呢?對著朋友這樣的禱告,我在一旁就是禱告:“主啊,若是袮看為好,就如此行吧!”

這幾年,在為國家禱告(尤其是以巴或穆斯林難民議題)一事上,我學習到一個禱告的功課,就是除非有主清楚的指示,我學習要按捺住想“告訴”上帝該怎麼做的衝動,就是把事情陳明在主的面前,求主掌權。

還記得,那一天和朋友們憂心焚焚地為法國和平會議禱告完,有句經文浮現心裡:“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詩》2:4)我並不了解事情會有怎樣的發展,只是內心似乎有份篤定,知道主已掌權。自此每當我想到那個和平會議,那句經文就隱隱浮現,心裡似乎升起一份盼望,想看主如何行事。我曉得全世界一定有許多基督徒也同為此事禱告。

好不容易等到會議結束,事情才見分曉。原來,上帝並沒有給壞天氣來阻止他們的意圖,但以巴雙方代表都沒出席,在這樣沒有主角出席的情況下,與會的人一鼻子灰,會議不了了之。(註7)

想到主在此事的作為,不禁啞然失笑。 我不再為加拿大反恐伊斯蘭提案擔心,也不再為媒體掩蓋事實或暗壓新聞心懷不平。我的心平靜下來,明白儘管世界局勢紛擾,新聞報導也不見得給予全面公平的報導,但惟有上帝通曉一切,並且統管萬有。世上的君王和臣宰不過是上帝手中的棋子。

當我們盡心按聖經教導,為萬民和在上掌權的禱告(參《提前》2:1-2),主必垂聽與回應。

 

註:

  1. http://new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shooting-at-centre-culturel-islamique-de-quebec
  2. http://tsecnetwork.ca/2017/02/04/journal-de-quebec-story-of-2016-suggests-quebec-mosque-targeted-because-it-was-muslim-brotherhood/
  3. http://globalnews.ca/news/3235690/man-charged-after-multiple-sexual-assaults-at-west-edmonton-mall-waterpark/
  4. http://www.cbc.ca/news/canada/edmonton/syrian-refugee-west-edmonton-mall-sexual-assault-reaction-racism-1.3973831
  5. http://www.cbc.ca/news/politics/m103-islamophobia-khalid-motion-1.3972194
  6. 有關911陰謀論,只要“古狗”一下,就有各方說法,甚至也有就這主題出書。
  7. http://www.timesofisrael.com/liveblog-january-15-2017/

 

作者現居加拿大。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恩典筆記本》的終極作者(王星然)2017.02.13

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13

 

就在上週,教會裡的一位姐妹啟動了在家安寧療護(Hospice Care)的程序,停止了以治癒癌症為目標的醫療措施。取而代之的是,身心靈關顧、疼痛護理、盡可能減緩症狀帶來的不適。

我和牧師、幾位兄姐,前去探望。姐妹選了她最愛的小敏的一首詩歌,我們一遍一遍地唱著:“你當除去恐懼的心,因為這不是從神來;靠著耶穌永不搖動,我們一生蒙了大福……”唱著唱著,大家眼眶就濕了,淚水中我們有盼望,這詩歌反到成了我們的安慰。

我們一起擘餅分杯記念主為我們受難,期盼將來在天上與主一同喝新的那日子。

 

恩典筆記本

5年前,姐妹發現乳癌,經歷手術、賀爾蒙治療、電療、放療、多次化療……在人看來是極為艱難的一條路,她卻始終坦然接受,滿有力量。

如今,藥用盡了,癌細胞擴散至全身各處,速度極快,藥石罔效,我們雖然天天盼望奇蹟出現,但若“回家”是上帝的旨意,任何人無能也無力攔阻。

二年多前,我寫過一篇《恩典筆記本》的文章,講到這位姐妹每天用恩典撰寫日記,記錄病痛中上帝的慈愛和憐憫。

即便到今日,我們未曾聽到姐妹對掌權的上帝,有一絲一毫的抱怨和不滿。她總是感恩,總是讚美,總是喜樂!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

我曾見過離世前的病人,不安驚恐,無奈歎息,懷恨苦毒……

但是,眼前這一幕,卻完全不能用理性解釋:姐妹雖不能行動了,但莊嚴安詳地躺在那兒,容顏雖然憔悴,臉上卻滿有平安和確據;瘦骨嶙峋的身形,彷彿被上帝的大愛包裹圍繞,主把姐妹癱瘓衰竭的身體,溫柔地擁抱在祂自己的懷中。

在至高者的隱密處,在全能者的蔭下,仇敵惡者不得越過雷池一步侵擾她。姐妹彷彿已經坐上了那榮耀的馬車,華麗轉身,向我們揮手。她已完全準備好要見主面!

做為教會長老,面對深陷苦難的弟兄姐妹,我經常語言笨拙,手足無措,需要主原諒我的匱乏軟弱。然而此時此刻,我發現自己可以靜靜地不說話而不覺得尷尬,因為主正在說話──主藉著眼前的這一幕對我們的心說話。

當上帝說話時,所有來自人的場面話和安慰話,都顯得那麼膚淺無力!

在上帝的榮光之中,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讚歎!敬拜!將榮耀歸給祂!

 

喜愛傳福音的人

回想,姐妹向來就是一個喜愛傳福音的人,生病前她和弟兄兩人,開放家庭查經,做訪問學者的福音事工。她真切的笑容,中氣十足的上海腔,滔滔不絕的熱情,很有感染力。

姐妹燒得一手精緻美味的上海菜,每到週末,準備三、四十個人的愛宴,忙碌卻很開心,溫暖有愛的家成為許多異鄉遊子的避風港。不少人在這裡決志信主;教會建堂前,她家二樓的浴缸多次充當浸池,好幾位弟兄姐妹在此受洗歸主名下。

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週三的禱告會也是在姐妹家舉行,當時大夥一起喜樂地唱詩讚美,分享禱告,那情景彷彿昨日!我特別喜歡在禱告會前,彈奏她家那台靠窗戶的三角鋼琴。每當夕陽低射,整台琴閃閃發亮,伴隨著喜樂激昂的詩歌,這是我閉起眼睛回想,馬上映入腦海的一幕。

 

有福的確據

這幾年,姐妹雖在病痛中,依然精彩!她說:“主特別使用我的病來安慰別人,幫助那些和我一樣受病痛折磨的朋友。當我向他們傳福音,他們的心特別願意敞開。”

幾個月前,我帶一位傳播科系的學生去拍攝姐妹的見證,她面對鏡頭侃侃而談。主不僅使我們的姐妹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照著姐妹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她羞愧。

我理解了!為何久病不癒的姐妹仍然喜樂,充滿盼望?因為她在主裡找到了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一個有上帝呼召確據的人生是有福的,每一天都值得活,值得慶祝。為主而活,生命光彩奪目,它的光澤不因罹癌而褪色,反而更顯輝煌!

上帝能使用我們的健康來成就祂的事工,照樣也能使用我們的病痛和軟弱,來彰顯祂的榮耀和大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20-21。

 

未完待續的樂歌

走出姐妹家,漫天大雪,再度把密西根渲染成銀白世界,靈裡卻是無比熾熱和激動!

在雪中,舉目仰望,我內心大聲呼喊著:主啊!那《恩典筆記本》的真正作者,是祢自己——

是祢,不斷譜寫著一篇篇令人驚歎的樂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誰是同性戀文化中失落的一代?(王敏俐)2017.02.05

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05

 

2016年底,同婚法案在臺灣一讀通過,審議的過程沸沸揚揚,反對者與支持者形成強烈的分化與對立,也造成台灣教會內部各種不同的分歧與衝突。不管我們的立場與態度為何,不可否認的是,同性戀文化早已進入大眾視野,漸漸成為一種社會主流。

 

衝突與影響

事實上,在第一陣線上受到衝擊與影響的,是身心靈尚待形塑與引導的下一代,以及肩負領導他們的父母;而教會若不能在這個議題上尋求一個滿有恩典與真理的立場來教導,必要失去年輕的世代。

同性戀文化與同性戀運動,使得年輕的一代跳脫傳統的性別藩籬,開啟自己性向的探索。他們更勇於公開地表達自己性向上的不確定,但許多時候,自由探索不但無法使他們得到更多的自信與安全感,反而在各種感官刺激的追逐中,陷入更深的孤獨與迷惘。

 

一份調查報告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2016年8月提出一份報告,在報告中,他們針對9-12年級的公、私立高中生,匿名自願調查問卷,探討在美國青少年之中,性傾向的游離,對中學生的生活、情緒、人際關係所造成的影響與後果。

根據研究報告顯示,在美國的高中裡,估計有130萬(1.3 million)的LGB(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同性戀與雙性戀者),約佔全美高中生的8%。在調查中發現,LGB高中生曾採取自殺行動者,相對於同儕中異性戀者(straight),在比例上相對高出5倍,曾嘗試海洛因和甲基苯胺等藥物者,則超過4倍。

在報告中顯示,約有50萬高中學生不確定他們自己的性取向。CDC的研究發現,LGB與不確定自己性取向的高中生,有更高機率牽涉到風險性行為(the risky behaviors the CDC measured),如喝酒駕駛、受霸凌、被強暴、攜帶武器到學校等。(註)

 

心疼與擔憂

這份調查報告帶給我們一定程度的震撼,也讓我們為性傾向游離的中學生,有許多的心疼與擔憂。很顯然在一個性別混淆的世代中,這些在性向上流離失所的青少年們,並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長輩、親人或輔導,來陪伴他們,以至於他們在找不到人生定向時,選擇以自殺自殘、毒品尋求解脫;以至於他們在無法相容與同儕時孤軍奮戰。

我想起袁幼軒在他的見證中提到,他向父母表達自己性傾向時的對話:“我是個同性戀!”

當他向父母表達自己真實的處境時,父母並沒有準備好要如何來面對與陪伴;在一陣沉默後,他的母親憤然給兒子一個抉擇:“究竟要這個家,還是要‘同性戀’?”

“如果你們不能接納我,那我沒得選擇,只有離家出走!”敞開自己卻感受到更多的拒絕,使得當時憤怒的他切斷了與父母之間的連結。直至他們一家因著上帝的憐憫,再一次重新建立連結,袁幼軒在上帝的恩典中立志過一個聖潔的生活,獻身為主傳道。

恩典與真理

在彎曲的世代,求主憐憫每一位父親與母親。事實上,若身為父母的我們,認真地看重上帝將孩子託付給我們的重任,看重我們和孩子的關係,敏感於孩子的需要與掙扎,我們或許不會等到孩子說出自己的處境時,慌張不已,無從應對。我們或許在孩子開始面對世俗文化的進攻之前,與他一同面對性向上的爭戰。

正因為袁幼軒曾經歷過這樣的迷惘,所以他提醒道:“我們必須要跟孩子們談性教育,我知道這很困難,因為我們不習慣討論這種隱私的問題。可是我跟你擔保,你不跟孩子們談性,世界就跟他們談,用不合聖經的性觀念對孩子們洗腦。”

許多基督徒談到同性戀時,急切的想要闡述真理,卻忽略了上帝的恩典。他們認為同性性行為和同性之間的情侶關係,是最邪惡的罪,因此害怕觸及甚至蔑視同性戀者。

若我們為了真理而犧牲恩典,那麼我們所訴說持守的真理並非完整完全;另外一部分的人看重憐憫而忽視真理,以愛之名無限度地包容、不論斷,卻不願意幫助陷入困境者,面對他們的選擇所帶來的後果,那麼這樣的愛與恩典也充滿危機,是一種更殘酷的愛。

 

耶穌所走的道路

上帝的兒子來到這個世上,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這是一條耶穌所走的道路,也是一條每一個基督徒父母必須走上的道路。在同性戀文化中,我們的孩子在學校、電影、同儕的影響中,正在形塑著他們的價值觀。

當他們面對性的掙扎與誘惑時,求主使我們不要因著工作、對世界的追求,甚至是教會的服事,而錯過了對他們的引導與陪伴。願我們的孩子在同性戀文化中,不要成為失落的一代。

註:取自談妮 2017年1月4日在其個人臉書上的翻譯報導《第一次全美對LGB青少年的調查與其風險性行為》。

參考資料:

  1. “Sexual Identity, Sex of Sexual Contacts, and Health-Related Behaviors Among Students in Grades 9-12——United States and Selected Sites”,2015

https://www.cdc.gov/mmwr/volumes/65/ss/ss6509a1.htm?s_cid=ss6509a1_w#T8_down

  1. 袁幼軒個人見證:http://www.yuanyouxuan.com/videos/
  2. http://www.cdn.org.tw/News.aspx?key=6384

 

作者來自臺灣,留學德國,現居美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沉默的痛——北美華人教會英文事工的掙扎(董家驊)2017.01.23

Melodi2

董家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1.23

 

在婚禮上遇到Edward。他從小在我聚會的華人教會長大,過去也積極參與英文堂的事工,但這兩年都沒再看到他,因為他改去參加一個亞裔美國人的教會。我問他,為何離開從小長大的華人教會?他說:“我有點累了。在華人教會,我一直被期待和教導要服事、服事、服事……從沒有喘息的機會。”

幾個月前,英文堂聚會時,我見到了Brian。Brian在這間教會長大,上大學後就沒有再來聚會了。我問他為何離開?他聳聳肩:“覺得在教會有點壓抑吧!太多規矩和限制了。”別人告訴我,Brian本是一個很乖的孩子,但上高中後與教會漸行漸遠,後來乾脆就不來了。Brian的父母都是教會的忠心同工,為此很傷心。

還有一次,和一位備受大家敬重的長輩聊天。他的兒子,美國出生,從小在華人教會長大,但中學開始變成問題學生。為了兒子,他和太太搬了很多次家,到處求助,希望能把孩子的生活帶回正軌。

很不幸的是,在耗盡心力幫助孩子之際,他卻還要面對教會弟兄姊妹的閒話,和暗地裡的指指點點,指責他們未盡父母的責任,甚至說他們連自己的孩子都顧不好,怎配服事上帝。這十幾年來,他們夫婦就這樣帶著傷痛和羞恥感生活和服事。

 

一、流失的信二代

 

這種事,在北美華人教會層出不窮。華人移民第二代的出走,英文事工的掙扎,幾乎是每間北美華人教會的痛。這些出走的,有很高的比例,是在教會長大的信二代(父母是基督徒的孩子)。他們從小跟著父母到華人教會聚會,參加兒童主日學、青少年團契、英文事工……

美國教會近年開始關注信二代流失的問題,並有多個研究單位,深入探究這現象和背後的原因。根據Barna Group針對美國18-29歲青年人的研究,成長於基督教信仰背景的孩子中,59%年滿15歲的人,告訴研究人員,他們離開過教會(註1)。

根據Gallop民意調查,16-17歲時參加過教會、現今在18-29歲的,有 40%不再參與教會(註2)。

如果我們把調查對象縮小到在美國長大的華裔青年,那麼從小在教會長大,成年後離開教會的比率,高達75%-90%(註3)。

taliesin

其實早在1996年,Helen Lee就撰文描述北美亞裔教會第二代的出走潮,並把這現象稱為“沉默的出埃及”(Silent Exodus,註4)。

這些數字的背後,是一個又一個傷心的父母,以及受傷的孩子。在華人教會第二代“沉默的出埃及”之背後,是許多華人父母“沉默的痛”。

針對北美信二代的高比例流失,研究者紛紛提出解釋。Barna Group的資深研究員David Kinnaman,把矛頭指向北美教會本身。他認為信二代出走有6個原因:教會對孩子的過度保護,膚淺的信仰教導,對科學的恐懼和反感,論斷和壓抑的信仰氛圍,對別種信仰的排他性,以及沒有留給年輕人懷疑的空間(註5)。

除了教會因素,第二代的流失也受到外部大環境的影響。學者Christian Smith 借用社會心理學家Jeffrey Arnett的洞見,指出18-29歲這個生命階段本身,也充滿變動,連帶影響他們的教會生活。

在北美社會,隨著普遍性的接受教育時間的延長、婚姻的延後、職場流動性的提高,和父母在經濟上支持兒女的能力和意願的提高,18-29歲年輕人的生活越發充滿變動和不確定性,也較難穩定地委身於教會生活(註6)。

北美華人教會除了要面對上述提到的種種內部和外部因素,還要面對文化和語言差異所帶來的牧養困難。學者Matthew Todd為探究加拿大華人教會信二代離開的原因,系統地採訪了流失的第二代、留下的第二代和教牧同工這3個族群。

這3種人不約而同地認為,教會的領導模式和組織架構是信二代出走的重要原因。華人教會太過強調華人文化,也是信二代出走的主因之一。

耐人尋味的是,離開的和留下來的第二代皆認為,出走的最主要原因,是教會無法滿足年輕人生命轉換階段的需要。對此,教牧同工卻鮮少認同(註7)。 

 

二、五種建造模式

 

對於北美華人教會第二代流失的問題,專家、學者開出了各式各樣的“藥方”,欲以5種模式解決問題:家庭祭壇模式、文化身份模式、風格更新模式、組織變革模式、跨文化宣教模式。

 

1. “家庭祭壇”模式

 

提倡“家庭祭壇”模式的人認為,信二代流失的癥結,在於其父母親沒有積極地參與孩子的信仰塑造,把責任丟給了教會英文事工的牧師和輔導。

近年北美有許多研究指出,父母在孩子的信仰發展過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對孩子的信仰塑造有極大的影響力(註8)。因此,這些人認為,最需要為牧養信二代負責的是父母,而不是教會的牧養同工。解決之道在於加強對父母親的牧養和訓練,幫助父母親意識到自己對孩子的影響力。教會要與父母親一起探索:父母親當如何牧養自己的孩子。

TSmythe

2. “文化身份”模式

 

從“文化身份”模式著手的人則認為,北美華人教會無法留下所有的信二代,僅能吸引那些認同自己擁有華人身份的信二代(註9)。

“文化身份”模式認為,沒有必要,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第二代都留下。應接受現實,好好與認同自身華人身份的ABC(美國出生的華裔)合作,以“華人的身份認同”為北美各華人教會群的最主要認同,發展教會牧養事工。

 

3. “風格更新”模式

 

“風格更新”模式的擁護者認為,第二代的流失,主要是因為教會古板、守舊的聚會風格。若要吸引ABC信二代留下,需要學習ABC習慣的文化風格,以他們喜歡的風格來聚會,包括調整敬拜的樂風、講道的風格、使用的樂器、場地的裝潢……(註10)  

 

4. “組織變革”模式

 

支持“組織變革”模式的人認為,問題的癥結出在第一代不願下放權力,也不尊重第二代的主體性。教會若要留住第二代,需重新調整教會的組織結構。第一代要授予第二代更多的權力,授予他們真正的權力和責任。

 這一模式的支持者,以華裔第二代牧者和學者為主。他們多以堂會生命週期的概念為框架,強調移民教會最終需要調整組織,讓第二代享有更大的自主權和決策權。他們甚至支持第二代到外植堂,成立以英文為主的新堂會(註11)。

 

5. “跨文化宣教”模式

 

建議“跨文化宣教”模式的人認為,北美華人教會信二代流失的主要癥結,在於第一代與第二代之間的文化差異。若想克服,需要第一代抱持著跨文化宣教的精神,尊重、學習、接納第二代的文化,並學習以第二代的文化來牧養他們(註12)。

提倡這一模式的人,以第一代的教牧同工為主。

Erean

三、為誰而做?為何而做?

 

上述的5個模式,提出了5種診斷和解決策略。這5種模式各有其價值,也各有成功的案例。然而我認為,這5種模式都沒有揭示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出自北美華人教會對“成功”的理解,以及所追求的目標。

北美華人教會常常認為,第二代 ABC留在自己教會聚會的人數和比例夠大,就是“成功”。這是以“留住”信二代為目標,為“英文事工成功”的定義(註13)。我認為,這種內向性的事工目標,本身就有問題。第二代願意留下是健康英文事工的自然結果,但不應成為英文事工的終極目標,不能主導教牧團隊的思維。

這種對成功的定義,這種目標設定,導致許多北美華人教會在不知不覺間,把“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的宏大使命,變為“努力把孩子留在自己的信仰文化聚落內”(聚落,即聚集之處。編註)。我們不再舉目看萬民,而是低頭專注自己的孩子;我們不再強調“去”,而是努力把人“留”下來;我們不再聚焦於帶領人“作主門徒”,而是希望把下一代能“繼承”第一代移民辛苦建立的教會,留在這個教堂建築內。

社會學家楊鳳崗觀察到,在北美華人教會各樣努力建立英文事工的背後,第一代教會領袖真正在意的,是如何保持教會內的統一,並竭力維持體制上的合一(註14)。在我前面提到的5種模式中,有高比例的第二代的教牧同工呼籲“組織變革”。這凸顯第一代和第二代教牧同工的不同關注點。

emilymccloy

然而,筆者看到,若只單純地從權力和組織的角度來尋求解決之道,沒有面對背後的真正問題,恐怕是緣木求魚。

此外,這5種模式似乎暗示,這些問題都是“移民教會”特有的,忽略了即便在非移民教會中,信二代的流失率也是很高。這意味著,信二代的流失不全是因為文化和語言的不同,還有更深層次的問題。

我認為,上述5種建立英文事工的模式,都指出了當代北美華人教會所面臨的部分問題,並提供了相當的解決之道。然而若缺乏健全的教會論和對當代文化的理解,這5種方案就像在不斷修理一部老舊的車子,也許可以暫時解決表面上的問題,但若不做徹底的更新,維持這部老車的成本會不斷加高,最終還不如換一部新車。

北美華人教會在面對未來時,需要誠實地問自己:我們(教會)是誰?我們所處的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和時代?有哪些舊有思維和做法需要更新,即,上帝的福音如何挑戰、新我們習以為常的文化、人生觀和世界觀?我們需要首先探索這些問題!

註:

1. David Kinnaman, You Lost Me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s, 2011), 23.

2. George Gallup Jr., “The Religiosity Cycle,” The Gallup Poll, June 4, 2002; Frank Newport, “A Look at Religious Switching in America Today,” The Gallup Poll, June 23, 2006.

3. 根據 Esther Liu收集的統計資料,在北美華人教會中長大的孩子,始終有80%-90%的流失率。參見“Cultural Tensions within Chinese American Families and Churches,”Fullness in Christ Fellowship, http://www.ficfellowship.org/cultural-tensions-e.html (accessed September 16, 2016)。

Ken Fong 則認為,華裔第二代信徒的流失率在 75%。參見 Ken Fong, “Rejuvenating Sick Bodies,” in Pursuing The Pearl (Valley Forge, PA: Judson Press, 1999), 175。

4. Helen Lee, “Silent Exodus: Can the East Asian Church in America Reverse the Flight of Its Next Generation?” Christianity Today 40, no. 12, August 12, 1996, 50–53.

5. Kinnaman, You Lost Me, 92-93.

6. 請參見 Christian Smith and Patricia Snell, Souls in Transition – the Religious and Spiritual Lives of Emerging Adult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

7. Matthew Richard Sheldon Todd, English Ministry Crisis in Chinese Canadian Churches (Eugene, OR: Wipf and Stock, 2015), 112.

8. 參見Kara Powell and Chap Clark,《甩不掉的信仰》(El Monte, CA: 台福傳播中心,2013)、 李道宏,《為主贏回的第二代》(Houston, TX: 美國福音證主協會,2008);李道宏,《牧養愛主的第二代》(Houston, TX: 美國福音證主協會,2006)。

9. Fenggang Yang, Chinese Christians in America: Conversion, Assimilation, and Adhesive Identities (University Park, PA: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69-70.

10. Ken Carlson, Effective English Ministry: Reaching the Next Generation in Ethnic Immigrant Churches, Kindle Edition, Kindle Locations 1657-1658.

11. Todd, English Ministry Crisis, 13.

12. 可參考周傳初《下一代——參與青少年事工的心路歷程》,《舉目》21,March 2006:18-21。

13. Todd, English Ministry Crisis, 17.

14. Fenggang Yang, “Tenacious Unity in a Contentious Community: Cultural and Religious Dynamics in a Chinese Christian Church” in Gatherings in Diaspora: Religious Communities and the New Immigration, edited by R. Stephen Warner and Judith G. Wittner, (Philadelphia: PA,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1998), 347-352. See also Todd, English Ministry Crisis in Chinese Canadian Churches, 16.

從筆者自身的觀察,這是多數第一代教牧同工的傾向,但也有例外。

 

作者現在洛杉磯台福基督教會牧會。

 

5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隱藏的珍寶(吳蔓玲)2017.01.16

PastedGraphic-1 (1)_副本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1.16

 

昨天,女兒請我們去看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 )。好久沒有看這樣的勵志電影了,我們過了一段很愉快的時間!

《關鍵少數》原文直譯應是“隱藏的人物”,因為這是一個不廣為人知的故事,講述一群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工作的非裔女數學家,以其中三位女性為主軸,在1960年代參與美國太空總署團隊,成功地將約翰・格倫,美國首位太空人送入地球軌道的故事。

這些非裔女數學家都有超越一般人的計算能力,那時被稱為“彩色電腦”(color computers),當時有幾百位,但電影受限,只能濃縮表達。她們在人種、性別的劣勢下,努力做自己,發揮所長,成為人類的祝福。

這些女性個人所付出的努力,自然不在話下,而且也算生逢其時。若他們早生50年,就不會有這樣的太空計劃,供她們發揮所長。然而,在讚嘆她們的努力和成就之外,別忘記她們不過是太空計劃中的一小環節。太空計劃本身相當龐大,是幾萬人一起努力的成果結晶。

PastedGraphic-2_副本

她們之所以能夠在那個環境上,發揮所長,也有先人付出的代價。以女主角凱瑟琳・強生(Katherine Johnson),為例。(插一句話,她可真長壽,今年已98歲,還耳清目明)。電影中有一幕演到父母為了她能夠繼續就學搬家到120哩外,因當時他們所住的州,黑人子弟只能讀到八年級。這是真實的。

然而電影裡沒有說明,他的父母為了自己四個孩子能夠受教育到大學,長長分離了8年。因他父親必須在原住地一間旅館工作,來養活全家。這段時間,他父親只能每隔一陣子,開車120哩,來與家人相會,而養育兒女的責任全部由母親一肩扛起。

她們的成就,固然是本身的資質,也是個人的努力,更是親人付出極大犧牲的代價而有的。

我不禁聯想到,我們都是耶穌基督買贖而來的珍寶,是上帝在萬國中所心愛的隱藏珍寶。也許就像這些非裔女性數學專家,我們一輩子可能不為世人所知,但卻得到自由,可以在基督耶穌裡活出豐盛的生命。

這是因為耶穌基督在兩千年前,為我們付上了生命犧牲的代價。祂甘願受死,被釘十字架,死後三天復活,又在世上待了40天,升天後差下聖靈保惠師到世界上,與信祂的人同住,引領他們,教導他們,使他們脫離罪和死的律,給他們力量效法祂,愈來愈能活出主的榮美生命。

PastedGraphic-3_副本

若是我們仿效世界,也用外在的能力、成就表現,來評估自己,那我們永遠不會找到真正的平安喜樂,更不會找到真我,唯有在耶穌基督裡,我們才知道自己是誰,明白自己的價值,活出耶穌所說的,祂來,是要給我們的那更豐盛的生命(《約》10:10)。

正如保羅所說的,“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林後》4:7),也就是我們這些信耶穌為救主的人,有主(這寶貝,主就是那靈)在我們裡面(瓦器),更顯珍貴。

記得查爾斯・衛斯理曾寫一首詩歌中的一句禱告:“Keep me Little and Unknown, Loved and Prized By God Alone.”意思是:讓我保持微小,不為人知,卻惟是蒙神所愛,蒙神所珍惜。這也是我的禱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