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恩言

放下自我辯護(許萬常)2021.04.06

自我辯護通常是自愛和自憐的表現,當我覺得自己受到別人的誤解或欺負,便有為自己澄清和辯護的強烈要求。但真值得這樣嗎?殊不知,自我辯護是人強烈的自覺,以及多少有點心虛的緣故;心中坦蕩蕩,就無需多加解釋,神會揭穿一切的虛謊。 […]

牧者恩言

你活在假如的人生中嗎?(許萬常)2021.03.23

假如的相對是實際,假如的人生充滿怨嘆,而實際的生命滿有平安;假如的生命是活在以往(為昨天而懊悔),或是活在明天(為明天憂慮),實際的人生是活在今日,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假如的人生是存著抱怨的心在拒絕,而實際的人生是存著感謝的心領受。 […]

牧者恩言

真正的創作(許萬常)2021.03.09

世人卻將創作看作一種無中生有的發明,前無後無,其中表現的不過是以己為神的企圖,佔地為王的孤高。但對基督徒來說,創作不過是個“揭曉(epiphany )”,或是得著啓示,或是失明之後的看見,就像掃羅在往大馬士革的路上見到了大光,驚嚇地問道:“主啊,你是誰?” […]

牧者恩言

友誼(許萬常)2021.03.02

這件事讓我明白,原來主動維繫友誼,需要很謙卑。就像勇於求愛,人需要膝蓋著地,心甘情願比對方矮了半截,抬不起頭來。“虛己”是承認自己有所需,情感供需失調,不能自給自足;驕傲的人最為孤單,他只能自己齟嚼人生的苦澀,品嚐人生的寂寞。 […]

牧者恩言

為神學會說話(許萬常)2021.02.23

原來,講道是個最崇高的呼召,傳道是每一個基督徒的首要。而語言是福音的媒介,學習修辭是基督徒終生不可或缺的一個任務,誠如保羅在《歌羅西書》所寫的:“我們傳揚祂,是用諸般的智慧勸誡各人,教導各人”,這諸般的智慧不就是修辭嗎? […]

牧者恩言

不同視角(許萬常)2021.02.09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1.02.09 許萬常 (音頻製作/華僑福音廣播中心)   經文:“我們䁱得萬事都互相效力,要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8:28)   人看事情的角度或是個人的選擇,和本身的個性有直接的關聯,這或是所謂的“個性決定命運”吧!但也有人說環境決定命運,然而在我看來,人並非由環境操縱,因為相同的事情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可能會產生相異的結局。 譬如說,天大的悲劇發生在約伯夫婦身上,妻子說道:“你棄掉神,死了吧!”這是負面的反應,出自於情感;約伯卻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這是從正面看事情,出於信心。 情感起落是人對環境自然的反應,是眼見為憑;屬神的理性基於聖經的真理,是信心的彰顯,這是保羅所說的:“因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林後》5:7)人所見的事情是在目前,因此第一反應通常起於情緒;實情一般是在遠方,是憑著信心的遠遠望見,誠如《希伯來書》11章1節所說的:“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 “我們䁱得萬事都互相效力,要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這是信心的眼見,也是基督徒看事情最正確的觀點,我們是被召的人,是為要愛神的目的,因此我們藉著信心看萬事,相信神就是愛,萬事發生都在祂的慈繩愛索掌控之中,為要使我得益處。 人的掙扎始終都是超越自我的嘗試——活著不再受個性掌握,也不跟著環境隨波逐流,而是按著神的心意看事情,並且行事為人。根據我個人多年的經驗,得勝的訣竅在於凡事謝恩,失敗起自凡事抱怨;感恩是信心的表現,埋怨是不信的結局。 簡而言之,信主的本質是看見——人的觀點稍加轉變,事情就豁然開朗了。名作家切斯特頓曾經舉例:無神論者問道:“如果世上有神,為何有苦難?”基督徒反問說:“如果世上沒有神,為何有喜樂?”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對人的生命會產生不同的影響。 同樣的思考方式,我也曾經問過自己:“我這麼好,為什麼沒有人愛?”愈問愈洩氣;稍加反思,我問自己另外一個問題:“我這麼壞,為什麼還會有人愛?”越問越興奮。 舊約人物當中,少有人經歷比約瑟更淒慘,他曾經被出賣、被陷害、被誣告、被監禁,一生經歷的環境險惡極了,但是他的看法並沒有讓苦難染色,而是取信心的眼光,相信“萬事都互相效力”,最後他對曾經想謀殺他的兄弟說:“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創》50:20)。 “原是好的”便是我們對主信心的宣告。   禱告:慈愛的救主,我們因為信靠你,可以不活在自己個性或者環境的影響之下,而有了超越的、信心的眼光來看待萬事,並深信萬事互相效力,是為要叫愛你的人得益處,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