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試探

守望者,被守望(小剛)2017.09.20

 

小剛

本文原刊于《舉目》83期和官網2017.09.20

 

當你蒙上帝呼召,成了牧者,不管你自己是否意識到,你就是一個守望者了。這就如同你有了孩子,不管你是否接受,你已經為人父母了。

午夜電話鈴

96年初,教會的福音團契在我家開始,我們歡迎任何人來參加。有一天,洛杉磯山谷大道指壓店的老闆韓某,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來到了我家。他說他身上有槍,我不知是真是假,心想既然他來了,我就壯膽向他傳福音。他在我家整整呆了12個小時,決志之後才離開。

過了沒幾天,他帶了一個女子來團契聚會。我感覺他們關係“不對”,當晚藉著上帝的話語,我囑咐大家,上帝的兒女要聖潔,不能淫亂。第二天,我接到一個電話,是與韓某同行的女子打來的。她吞吞吐吐,我問是不是韓某欺負了她,她說是的。我和太太立刻趕去,我鼓勵她趕快離開韓某,若被威脅,就說是我要她離開的。

這天半夜,我被電話鈴驚醒,電話裡傳出韓某低沉的聲音。“我想告訴你,我對她有感情!”我的腦子嗡的一聲,只覺一個黑乎乎的槍口正抵著我的腦門。我想到彼得的呼求,“耶穌,救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我不再懼怕。“我沒有心思半夜與你討論男女感情的問題,但我要告訴你,基督徒不能淫亂。”談了整整40分鐘,這過程真是一場屬靈爭戰!最後韓某在電話裡接受了我的禱告。

從此,我再也沒有見到韓某。我想,如果那次我被黑暗的權勢給嚇住了,我就很難有勇氣再來帶領這個初創的福音團契了。

屬靈爭戰,守望者的孤獨

在拓荒的年日裡,上帝把我的目光,從聚焦於表面的教會事工運轉,逐漸引向關注背後的屬靈爭戰,我才在一切人為的、環境的難處背後,看到那惡者骨碌碌的眼睛。

魔鬼在教會無孔不入,它實在太詭詐了,專門“盯”著弟兄姐妹的難處——他們最擔心失去的、最盼望得到的,都是魔鬼容易攻擊之處。只要心稍微迷糊一下,還未上陣,就被打倒了。

有一陣,初創的教會出現了分裂,我曾看重的幾位同工離開了。在這裡,他們曾聽到福音,受洗,開始學習事奉。面對他們的離開,多少次我安慰自己:“讓他們走吧,這其中有上帝的美意”,但這樣的安慰沒用,仍挪不去我心中那份傷痛。

教會同工中,有做直銷生意的,做生意只要合法,上帝也不禁止,問題是聖殿裡不允許進行以盈利為目的的商業活動,被傳道人禁止,有人便離開了;有人覺得自己的事業蒙上帝大大祝福,但來到教會卻不被傳道人祝福,也離開了;那年頭,弟兄姐妹中“身份”有難處的人很多,但我們不能為一張綠卡,摻水造假,出賣信仰,有人覺得這是見死不救,做法太絕對,也走開了……

記得那段日子,我的心一直在爭戰中,胸中奔突的情感如果用曲線畫下來,定會出現許多尖齒狀。有些話我真的只敢和上帝說,我下定決心,要是教會不能分別為聖,那甘脆換成“俱樂部”或“同鄉會”的招牌得了!

有一天,上帝藉著《以西結書》向我說話,祂囑咐我作守望者,祂的話沉重而又嚴厲:“倘若守望的人見刀劍臨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劍來殺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他雖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守望的人討他喪命的罪”(《結》33:6)。

 

 

弟兄,我們同為守望者

98年11月的某個午夜,在我爭戰倍感孤獨時,我親愛的弟兄同蘇給我傳真過來一首詩,那詩足足寫滿了5張紙。同蘇的字寫得很大,每個字都好像在跳躍、在吶喊,而且有的字竟是模糊的,那一定是我弟兄的淚水滴在了上面。

黑夜,無邊的黑夜,

寒露浸透單薄的衣衫,

霜風刺進骨髓的深處,

孤獨的守望者還堅立望台。

 

我親愛的弟兄啊!

我與你肢體相連,

打在你身上的霜風,

也切進了我的肌膚,

你轆轆的飢腸,

竟在我的腹中聲聲鳴響。

 

我真願乘星光下的長風

——來到你的身旁。

我願化為一件披風,

我願變成一根拐杖,

我願點燃一堆篝火,

我願送去一碗滾燙的麵湯。

 

但是,但是我卻不能前往,

因為我也有我的城池,

因為我也有我的號角,

因為我也被耶和華選中,

與你一樣孤立在我的望台。

 

我只有在神的面前跪下,

禱告耶和華讓天使把你環繞。

 

我們能孤立望台卻堅守下來,

那原本不是我們自己的力量使然。

如果不是曾經孤立的神

——住在我們的裡面,

我們又怎能孤立得下去?

 

我將囊中那塊小小的乾餅掰開一半,

讓飛過的孤鴻捎到你的面前,

世界會對著小小的乾餅發笑,

我們卻從中品出神無限的恩典!

 

後來沒過多久,同蘇夫婦的教會正好有人來我們教會,我就做了一個芝麻大餅,切了一半,捎給了他們。

守望者,被你守望

守望者是需要被守望的。聖經說,“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什麼呢?”(《詩》11:3)還記得那次芝加哥海外基督徒跨世紀禱告會前夕,我患流感病倒了。高燒中我昏昏沉沉,無數遍想到的都是自己在服事中,所得的安慰和人的喜歡。我因內心驕傲被上帝重重管教,最後燒雖退了,但一翻身卻把腰給折了,痛得幾天都站不起來。

後來我被送去推拿診所,醫生是我要好的弟兄。他問及我病痛的起因,我說著說著,突然被聖靈充滿,念及這些年上帝給我的恩典,想到自己的敗壞,竟然哭得無法停下來,讓我的弟兄好不尷尬。

我知道上帝聽了禱告,讓我的肉身和心靈霎時都得著了醫治。我也知道祂是因祂榮耀的名之緣故,在幫助我走義路,不讓我滑向死亡線。

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在每一個道德選擇上,我都有一種感覺,好像自己與耶穌一塊走在獨木橋上。耶穌從那頭走來,我從這頭走去。我只有一個選擇,或撲進耶穌的懷抱,或咬咬牙跳下去。

作為一個牧師,我和眾弟兄姐妹一樣,面對各種的試探,有時也許試探還更多。面對試探,我的經驗是,凡耶穌在我身旁,我不好意思做的,我就不做;凡耶穌在我身旁,我不好意思說的,我就不說;凡耶穌在我身旁,我不好意思看的,我就不看。當我守住本分,聖靈總會及時地設立“火牆”來保護我免受傷害。

是的,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是枉然儆醒!大衛曾在默想中這樣說,“除了耶和華,誰是上帝呢?除了我們的上帝,誰是磐石呢?惟有那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行為完全的,他是上帝。”(《詩》18:31~32)我也要像大衛一樣對上帝說:“惟有你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行為完全,要不我早就敗壞了,哪裡還等得到今天!”

 

 

做別人的約拿單

服事是需要被遮蓋的,這種遮蓋,就如同瓦片需要彼此相連,彼此重疊,才能遮風擋雨。挪亞是一個義人,但仍有疏忽之時。當別人的生命出現破口時,你是像閃和雅弗,將衣服搭在父親的肩上,倒退著進去,為父親遮蓋住羞恥?還是像含看到父親的赤身,帶著自義到處張揚。

我明顯看到,這個時代大衛缺少的原因,不是別的,是缺少了約拿單,你我願意做別人的約拿單,成為別人的守望和祝福嗎?

轉眼,事奉主20多年過去了,我之所以還沒有陣亡,(見拙文《舉目》71期《我還沒有“陣亡”》)其中還有一個緣故,就是在難處時,我被弟兄們遮蓋。

記得我兒子在年少時,一度非常悖逆,我和我的服事都因此受到攻擊,那時,好多牧師、同工和我一同俯伏下跪,流淚呼求上帝的憐憫和幫助,他們的禱告,成為我在難處時的遮蓋和安慰。

在服事中,弟兄們和睦同居,能在一起笑是容易的,但若能在一起哭就更好了。我多麼盼望,教會能有使徒性的團隊,不只是恩賜配搭,而是生死相交、肢體相依,就像保羅和他的同工們一樣。

去年下半年,我在教會連續傳講屬靈爭戰的信息,幾位靈裡敏感的弟兄姐妹就來告訴我,他們已經自覺地開始在會堂的四圍為我守望禱告,甚願我能放膽傳講上帝的道。看到弟兄姐妹生命成熟起來,不再叫人小看年輕,我的心為之大得安慰,不住地感謝我的上帝。

牧者理當是一個守望者,然而,守望者也是需要被守望的!

 

作者現居美國,為印城華人教會牧師。

1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論壇

公共行動的剛與柔(董家驊)2016.10.24

pic1-joshua-stannard

 

董家驊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10.24

 

我把車停在某家咖啡廳的專屬停車位中,進到咖啡廳內,點了飲料,坐下來一邊享用,一邊閱讀。幾個小時後,我要離開,在停車場卻竟找不到我的車了。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詢問,最後有路人告訴我,可能是被拖車公司給拖走了。

我聯絡上拖車公司。車子的確被他們拖走了。我和他們爭論:我明明停在合法的停車場內,人在店內消費,怎麼會被拖?拖車公司卻指控我說謊,說他們到店裡,詢問該車的車主是誰,沒有人回應。

我愈聽愈火,雙方的言詞也愈來愈激烈 。

我打電話到警局報案,員警客氣地說,這種案子太小,也不緊急,建議我先付錢把車從拖車場贖回。之後若不服氣,再上法院打官司。我別無辦法,只好付了3百多塊美金,把車贖回……

最後我沒有告上法院,畢竟,為了3百多美金,要耗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權衡之後作罷。

整個過程,面對不公義的對待和不實的指控,我感到非常無力。

 

面對系統的無力感

 

對我們大多數的人而言,唯有自己面對系統性的剝削和壓榨時,才會意識到不公義的存在,以及自身的無力感。

網際網路提供給我們廣大的空間,使我們可以在上面抒發不滿,甚至連結志同道合者採取集體行動,以對付社會上的種種不義。然而網際網路有兩種潛在的危機:

一種是濫用輿論的力量,把社交媒體變成另一種造勢場合,透過網路,煽動情緒性的反應,鼓動激進的做法,拒絕與不同立場的人展開理性對話。

另一種是把網路發言或按讚等同於公義行為,在網絡上對事件大加評論,在現實生活中,卻不採取任何行動來處理這些不公義。

幸而現今愈來愈多的基督徒相信,見證福音不只是透過言語,也包括實際行動。上帝的啟示,不只是基督徒參與社會議題的指導方針,更應塑造我們的行動方式。

面對社會上的不公義,我們可以起身對抗,也可以選擇漠視。

我相信,上帝呼召祂的百姓起來對抗不義,不過,不是以一種自以為義的剛猛態勢,而是以一種承認和接受自身軟弱的溫柔來對抗。

pic2-alvimann

 

社會上的不公義

 

社會乃至國家整體偏離公義,以不公義的方式對待人,這在聖經中常見。

摩西時代的埃及人,出於集體的懼怕和貪婪,壓迫以色列人(參《出》 1:8-13)。今天歐洲和美國懼怕對難民的懼怕,以及對提升自身生活水準的渴望,也成為政治人物操控選民的最佳武器。

華人基督徒社群亦被許多恐懼所試探,以致我們的行動不是被愛所驅動,而是被懼怕驅使。

令人玩味的是,在《出埃及記》中,埃及法老認為,威脅來自希伯來男人,所以下命殺掉所有希伯來人的男嬰。然而實際上,卻是5位女人(兩個接生婆、摩西的母親、姊姊,以及法老的妹妹)違反了法老的命令,使得摩西活下來。

那些被視為最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反倒成為上帝使用的人,參與在上帝的拯救行動中。這些人在小事上堅持正義、實踐憐憫,無意間參與了上帝的拯救行動。

 

弱者的逆襲

 

在《出埃及記》的時代,男人是強壯的,女人是軟弱的;埃及法老是強大的,希伯來人、摩西是軟弱的;埃及的人民是擁有力量的,以色列人則只有被壓迫的份……

然而,上帝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過程,顛覆了人對強壯和軟弱的定義。

統治埃及帝國、掌握帝國資源的法老,對上了缺乏自信又漂流在曠野40年的老摩西。在對峙的過程中,上帝一次又一次藉著摩西的杖和口,擊打埃及,最後迫使法老釋放以色列人,解除對色列人的奴役。

在過紅海的過程中,兵強馬壯的埃及兵馬淹沒在紅海中。而沒有能力抵抗的以色列人,卻在上帝的作為中,安然度過紅海。

《出埃及記》的救贖歷史,戳破人類“靠政治和軍事實力解決問題”的迷思。每年的逾越節,提醒著上帝的百姓,拯救不來自人的權勢。

pic4kakisky

 

群眾暴力的試探

 

缺乏軍事和政治實力的人,或許會覺得,透過群眾運動,能扭轉局面。然而群眾運動和群眾暴力有時僅一線之隔。群眾暴力往往正來自那些有權有勢者在背後的操控。

在《出埃及記》中,最懂得動員群眾力量的不是摩西,而是法老。 法老吩咐他的百姓說:“凡是希伯來人所生的男孩,你們都要把他投在河裡;凡是女孩,就讓她活著。”(新譯本《出》1:22)

電影《出埃及記》中,埃及士兵逐家搜尋、殺死希伯來人的男孩。然而聖經裡所描述的,比這更讓人戰慄——執行溺斃男嬰命令的,不是國家軍隊,而是一般的民眾。

法老動員群眾的恐懼力量,把埃及從一個接待客旅的國度,變成一個以群眾暴力來奴役異己的地方。

當基督徒在社會中的比例逐漸提高之時,我們更需謹慎小心,不可依靠群眾暴力。畢竟,群眾暴力的效果,比溫柔的堅持快得多。然而歷史告訴人,群眾暴力不但未帶給人解放和自由,反而成為有權有勢者壓迫弱勢的工具。

 

以救贖的故事為框架

 

上帝帶領祂的百姓出埃及的故事,為我們理解世界的力量,以及投身公共行動,提供了框架。

基督徒的公共行動,不靠群眾暴力,也不靠煽動群眾的情緒、動員群眾非理性的力量。相反的,基督徒的社會行動是出於對上帝的單純順服、對他人的憐憫在面對邪惡與暴力時,因堅定地信靠上帝,而能溫柔地回應。

在投身公共行動時,教會群體不應成為被動員和被煽動的對象,而是能夠彼此提醒、彼此負責,行動的目的和方式,都出於上帝對祂百姓的呼召。

 

清醒的心,和定力

 

愈來愈多的基督徒開始正視公共議題,投入公共行動。在這樣的時代,我們需要在各樣的群眾運動中保持清醒 。

由於社交媒體的普及,公共空間的話語權已從傳統的、由少數媒體壟斷,過渡到人人皆可發表評論。在這新時代中,只要你敢講,夠辛辣,就會有市場。

這樣的公共空間中,有時最受到關注的,並非是理性、溫和的聲音,而是激情和極端。人們以多少“轉發”和“點贊”來評估發言是否被重視。市場導向的標題和內容,往往不成比例……

在這種環境裡,基督徒在公共行動中堅持著溫柔、不渲染、不刻意煽動,確實需要極大的定力。在這定力的背後,其實是對上帝的堅定信任,知道未來建立在上帝的應許上,而非在人的手段上。

忠於上帝當下的作為和祂終末的國度,應成為引導基督徒公共行動的最高準則,而非某一種意識形態、政策、政黨或立場。

pic5-rngraphics

 

柔與剛

 

耶穌復活後,招聚祂的門徒。門徒問祂:“主啊,你要在這時候使以色列復國嗎?”(新譯本《徒》 1:6)耶穌沒有否定門徒的期待,但要門徒等待。

上帝的國臨到時,不是依靠群眾暴力,而是透過一群在世人中視為軟弱的人。

當我們要用“剛”的力量來改變世界時,《出埃及記》和聖經的救贖故事提醒我們:上帝百姓的公共行動,是剛中有柔,柔中有剛!

 

為公義而站穩,為真理而立定

 

美國民權運動領袖 馬丁·路德·金,以非暴力抗爭的方式,反對美國社會中的種族隔離和種族歧視,為黑人爭取完整的公民權。他收到過無數的黑函和威脅,因此一度卻步。

有一次,他在極度恐懼中跪下禱告。立時,他感到上帝的同在,有聲音對他說:“為公義而站穩,為真理而立定,上帝就永遠在你身旁。”(註)

馬丁·路德·金博士於 1968 年 4 月 4 日遇刺身亡。他的一生,向世界展示了上帝的百姓如何投身於公共行動中,不讓暴力、仇恨和優越感吞噬,以非暴力的方式來對抗社會的不公不義。

上帝的百姓,在不同的時候,以各種的方式,參與在上帝持續的作為中。在《出埃及記》中,上帝救贖的能力,往往是透過人謙卑、信靠而產生的“柔”展現出來,而不是自以為是的“剛”。

“柔”,不是不反抗 ,也不是任憑體制踐踏。“柔”,是順從我們受造的本性,按照上帝的形象而活,按照他人裡面那上帝的形象,來對待他人,以溫柔堅守公義。

 

註:

William M. Ramsay, Four Modern Prophets (Louisville, KY: John Knox Press, 1986), 44.

 

作者現在洛杉磯台福基督教會牧會,兼任北美正道神學院與創欣神學院教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苦難是必須的嗎?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吳獻章

BH73-03-7913-By Miniperium-Honey Bee 宽690

問:聖經中對苦難與祝福的定義,與世人的看法有何不同?基督徒如何在殘缺中成長,帶著破碎跟隨和服事基督?

苦難讓我們體驗上帝的信實。祂的安慰,勝過我們承受的苦難。

雖然撒但不論如何“整”約伯,使他深陷擱淺,但約伯的生命卻被上帝的信實托住(《伯》2:6),直到安然見上帝顯現(《伯》38:1)。

約伯並沒有在所受到苦難中得到答案,但經過兩次的“宇宙之旅”及“動物奇觀”後(參《伯》38-41),約伯深感自己的無能及渺小,發現苦難是一個奧秘,而人真正所需的,並不是上帝公義的回應,而是與上帝有一段相遇的歷程。

如果將苦難從約伯身上抽離,約伯只認識上帝的法則,他與上帝的關係,不過是例行的獻祭與守約的生活(《伯》1:5)。但是,因著“反常”的苦難,約伯的人生從“平常/平凡”,度過了“無常”和“反常”,而經歷了“超常/超凡”!

海倫·凱勒說:“我對我的殘疾充滿感恩之情,因為它讓我發現了自己的世界,發現了自我,發現了我的上帝。”

當人擔心自己會棄掉上帝(《伯》1:5),當魔鬼相信人會棄掉上帝(《伯》1:6-12),上帝卻有著不可思議的全知(《伯》1:13-22,2:7-10),允許惡人昌盛(《伯》21:7-34),耐心地允許人質問、控告祂(《伯》38:1-3;40:1-9;42:1-6),且慷慨加倍地祝福人(《伯》42:10-16)。

雖然苦難不一定找得到原因,卻可以找到上帝自己。

約伯在答辯的過程,口中偶會激發出“金玉良言”,包括引發作曲家韓德爾寫《彌賽亞》神劇中,女高音的詠嘆調: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

我自己要見他,親眼要看他,並不像外人……”(《伯》19:25-27)。

從這精彩的彌賽亞預言,我們看到苦難中上帝仍賜給人盼望——“祂(上帝)使人夜間歌唱”(《伯》35:10)。

上帝才是困苦之人的盼望!擱淺時不要上了撒但的當,而錯怪了上帝,以致失去這盼望。

從約伯來看,“擱淺”幫助我們“不致遇見試探”(《彼前》4:1)。祈克果也說:“多虧腳底有刺,使我跳得比腳沒有問題的人還要高。”

更重要的是,擱淺的痛苦會過去,擱淺後的美麗將長存!正如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他因為類風濕關節炎,導致不良於行27年,手握畫筆十分痛苦。有人問他為何繼續作畫,他回答:“痛苦會過去,美麗卻將存留。”

含著淚水看天的人,往往看得到彩虹。

選自《擱淺的日子——約伯記註釋》(台北:校園,2011),P. 26-29。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耶穌的三個試探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u=2849523025,367572691&fm=24&gp=0      盧雲(Henri J.M. Nouwen)的《奉耶穌的名》一書,談的是基督徒領袖觀,他在書中分享了一個基督徒都熟悉的故事:耶穌在曠野受試探(《太》4:1-11)。

耶穌的第一個試探

        盧雲說,魔鬼要耶穌通過把石頭變為麵包這個相關(Relevant)行為來證明自己到底是誰。而耶穌抓住的是自己的使命,傳講上帝的話。

        當今社會中許多人的生活以成功為導向,以自己做了什麼,成就了什麼來證明自己。許多基督徒領袖越來越感到自己無關緊要,或無能為力,越來越被擠到社會的邊緣。怎麼辦?

        盧雲給出的答案是:“未來的基督徒領袖,要成為不以成就了什麼來證明自己的人。他在這個世界裡,除了脆弱的自我以外,並沒有任何東西可給人。耶穌就是這樣彰 顯了上帝的愛。上帝愛我們,不是因為我們做了什麼,成就了什麼,乃是由于上帝創造了我們,在愛中救贖了我們,而且還揀選了我們去傳揚人類生命的真正源泉 ——愛。作為話語的執事和耶穌的跟從者,我們必須帶出這個重大的信息”(第22頁)。

        世人很少明白上帝的愛是無條件、無限量的。耶穌惟一關注的,就是宣告上帝無條件的愛。

        故此,一個基督徒領袖最需要關注的問題就是:“上帝的子民的領袖,是否熱衷于活在上帝的臨在裡,聆聽上帝的聲音,欣賞上帝的榮美,接觸上帝道成肉身的真道,和仔細品味上帝無窮無盡的美善”(第32頁)。

耶穌的第二個試探

        盧雲認為,魔鬼總是誘惑人去“成為顯赫的人”,嘗試著去作顯赫的事情,以及可以贏得掌聲如雷的事情。耶穌戰勝了這樣的誘惑。但綜觀今日的神職人員,個人主義仍然非常顯著。

        當耶穌告訴彼得餵養他的小羊時,耶穌清楚地表明,事奉是群体共同的經驗和相互的經驗(第41頁)。上帝召喚我們要集体傳揚福音。耶穌要求牧羊人:“要作為一 個容易受創的弟兄姐妹,去認識人也讓人認識自己,去關懷人也讓人關懷自己,去寬恕人也讓人寬恕自己,去愛人也讓人愛自己”(第43頁)。

       基督徒的服務是相互的服務,而不是單向的。因此,“牧者有勇氣犧牲”的意思就是,“把自己的信心和疑惑,希望和失望,喜樂和憂傷,勇氣和恐懼交付給人,作為接觸生命之主的方法”(第43-44頁)。

       但是,有多少基督徒領袖有勇氣採取這樣的方法呢?保持距離,成為保持形像的法寶。于是心與心就永遠處在隔離狀態。

        盧雲概括道:“牧養職事的奧秘,就是讓我們這群被揀選的人,把自己非常有限、非常有條件的愛,成為上帝無限的、無條件的愛的通道。因此,真正的牧養職事必定是相互的”(第44頁)。而基督徒的領袖則是僕人領袖。他就好像需要他的人一樣,他也需要人。

        如何克服個人要成為英雄的試探?盧雲指出,要操練悔罪和寬恕。而在他的印象中,神職人員是基督徒群体中悔罪最少的人。盧雲問:假如神職人員“要向被牧養的人 隱瞞自己的罪孽和失敗,再靜悄悄地跑到陌生人那裡去接受一點兒的安撫和慰解,這些神職人員怎麼能夠感受得到愛和關懷呢?”(第47-48頁)

        基督徒領袖要活在群体之中,他們“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一處可以讓他們與人分享內心痛苦和掙扎的地方。而那裡的人,可以引導他們在上帝大愛的奧秘裡進深”(第50頁)。

       希望讀到這裡的兄弟姐妹不要問:這樣的地方在哪裡?而是問,我有這樣的勇氣嗎?

耶穌的第三個試探

        這個試探就是“掌握權勢”。

        正如盧雲所看到的那樣:許多基督徒領袖,是由那些不知道怎樣發展健康而又親密的關係的人擔任的。他們選擇了權力和控制。因而,他們本人也經常屈服于權勢,包括政治權力,軍事權力,經濟權利,道德權利和屬靈權力。

        而“我們最大的試探,莫過于認為權力就是傳揚福音的有效工具”。造成教會分裂,兄弟姐妹離開教會的主要原因,就是有人要行使權力。

        戰勝這個試探的方法是什麼?“放棄權力,效法耶穌謙卑的樣式”(第59頁)。也就是說:從領導人轉變為被人領導,願意被人帶到你不願意去的地方。這樣的人,絕對不是指沒有骨氣,不能決斷的人,乃是指深愛著耶穌的人。不論耶穌帶他到哪裡去,他都願意跟隨(第51頁)。

        在這裡,盧雲說了一句非常美麗的話:“基督徒領袖的道路並非向上爬,而是向下爬,直到十字架為止”(第50頁)。

        只有深刻的神學反思,才能夠知道耶穌要把我們帶到哪裡去。“神學反省,就是以耶穌的心意去反省每天的喜樂和痛苦;因而把人類意識,提升到能認識上帝溫柔的引導”(第65頁)。

       因此,“未來基督徒領袖的任務,並不是為時代的痛苦和動蕩,提出一些解決方法,乃是去找出和宣告耶穌是怎樣帶領上帝的子民脫離奴役,越過曠野而到達自由的天 地。他們的艱巨任務就是運用在上帝真實臨在裡的清晰信仰,去回應個人掙扎,家庭糾紛,國家災難和國際間的緊張關係”(第64頁)。

        最後,盧雲說,他講的這一切都不是什麼新的觀念,而是基督教最古老、最傳統的基督徒領袖觀。

        盧雲的這本書,只有七十六頁,相信任何基督徒領袖都有時間讀一讀。估計,這也是翻譯、出版這本書的“基道書樓出版”的心意。

作者原為馬列哲學講師,現住美國芝加哥,自由傳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

茶包

江林月嬌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u=3319779566,4285027765&fm=24&gp=0茶包入袋

      一個週二,我開放家庭。送走人群後,我的心一直不平靜。

        事情是這樣的,平日我將各種口味的茶包,開架式擺放在廚房的桌面上,方便客人沖泡。其中,天仁桂花綠茶是較特殊的一種,因為必須到東方超市才買得到,自然就比那些在美國一般超市隨手可買到的茶包珍貴,且受人歡迎。

        那天午餐分享後,大家開始泡茶吃點心。由于有四大鍋湯──十全雞湯、肉骨茶、蘿蔔魚丸湯、酒釀蛋花湯等,所以我事前沒有將家中大量的插電水壺拿出來使用,只用了電動咖啡壺燒水。

        當我忙著燒水時,我看見方才喊著沒水沖茶的老姐妹,手握著兩包桂花綠茶包說“好渴喔!怎麼沒有開水了?”她讓我感到很緊張,于是在焦急等待水快開之時,又趕快去拿個乾淨杯子。就在這三五秒鐘的時間,我眼角餘光看見她把桂花綠茶包偷偷地放入她的上衣口袋中。

        其實,倘若她問我要,我一定會給她的。就像她剛剛說了一句話:“你們怎麼都會炒這麼好吃的米粉?我怎麼炒出來的沒有你們的好吃?”我就拿出一個大塑膠袋,請另一位姐妹幫忙,為她裝了一大包米粉,讓她可以帶回家中享用。

        就在大夥兒手忙腳亂之際,她又拿起了最後的一包桂花茶。此時,開水也預備好了,于是,我泡了一杯熱茶給她。

心受攪擾

        從那一刻起,我的心一直受那區區兩個小茶包攪擾著。

        我分析自己耿耿于懷的心態,如果我是看見她在餐館中拿公共場所的茶包,是不是會比較不在意?我的在意是不是因為她在私宅中,不向主人說一聲,就悶聲不響地“A”走?

        上個月賞楓聚會中,有一位幫忙準備午餐的姐妹問我:“月嬌,我拿你一包桂花綠茶回家喝喝看,可以嗎?”當然可以!我覺得這種態度是合宜正確的表現。當時,我還趕緊拿出儲櫃裡的盒子給她看包裝長相,因為,她每週五也開放自己的家,給婦女查經聚會,茶包的消耗量必然也是很大。

        第二天早上,兩個孩子吃早餐時,我的心又被攪動。我與女兒偉華分享我的軟弱,沒想到我那十二歲的女兒立即回答我說:“媽咪,你看到了,就應該趕快問她:你還要不要,我還有……”愣了一下,我告訴女兒說:“我們家只剩下三包桂花綠茶,沒有再多的了……”

        送走孩子上學後,我仔細回想,覺得女兒的話也對。或許我當時對這樣的行為,應該立即有一些回應。例如:“喔,這桂花茶很香、很好喝。”或者說:“你知道嗎?我是在XX商店買的……”讓暗中作的事情陽光化,我的心是否就此不受到攪擾?!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分析,別人不告而取,表示不想讓人知道。倘若我識破點破了,不僅使那人沒有台階下,更可能傷了她的自尊心,斷送了人際關係。大多數的人碰到這種事,可能也會跟我一樣,感到進退兩難、左右不是。

       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茶包事件,在我腦中揮之不去、百般攪擾。兩天過了,我把這種行為歸列于“個人私心”的行為。週四,到教會參加婦女查經聚會。那天,開車回 家的路上,我給自己冠上了個“心胸狹窄”的罪名後,內心的衝突才稍稍得以紓緩。無論如何,我清楚明白攪擾我心的事件內容,但卻不真正明白,何以自己會如此 在意“區區兩小包的桂花綠茶”?

我心醒來

        週六清晨醒來,我閉著眼躺在床上禱告。忽然間,我感到自己的靈被上帝的觸摸引導,清楚地看見自己,這四天來內心受攪動的真正意義:原來是在藉此提醒我,也時常在神的家中竊取神的榮耀。

       喔!主啊!是的,我承認我時常在你的家中竊取你的榮耀。前一陣子,你用《箴言》27:21提醒我:“鼎為煉銀,爐為煉金,人的稱讚也試煉人。”

       我的心雖然數次斥責說:“撒但退去!”但是,就在不經意之中,我落入了“順手拿兩包”的偷竊行為中。

       主啊!原來你使用別人的罪來攪動我的心,讓我看見我恨惡別人在弟兄姐妹的家中“偷取”的行徑,而自己卻在你的家中竊取了你的榮耀。你讓我這些天來,心中強烈地感受到“被竊取”的滋味。倘若沒有親身經歷体會,我不會知道那是多麼的“不是滋味”,而且是如何大大的得罪了你。

        主啊!謝謝你,透過一個“茶包事件”,讓我學習不聽人的稱讚,不在意人的讚賞,而是專心注目在你身上。

作者現居美國弗吉尼亞州。

版權作者保留,請勿轉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一張車票

b219ebc4b74543a96c39c0191f178a82b80114c0冬至

         我是1989年信主的。在93年夏天,我常由城裡坐公車下班回家,順便中途下車到大學做一些事。按規定一張車票在90分鐘內有效,但我假裝不知道,過了時間仍用那張舊車票上車。若司機未看出來,我就省了一張票,這樣有二、三次。每次貪了便宜回家,心中都非常痛苦,責怪自己做了四年基督徒,怎麼還會投機取巧?我的人格怎麼還不值1.25元?我很恨自己。

        到了94年,有一天我由公司去大學複印一些資料,印好後馬上返回。明文規定一張車票只能用於一個方向,但我在車站上又掙扎了:用舊的還是用新的?最後求聖靈給我力量才勝過試探,重新再買一張票回公司。

        96年初又有一天早晨去公司上班,因為看書不小心坐過了一站,在等反方向車時又出來了一個念頭,看看有沒有站台服務,問能不能用過站的車票回去。幸虧聖靈給了我一句話:“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箴言》4:23)我才又買一張票倒回去上班。又過了兩個月,一次下班剛出門看見公車已停在站上,來不及剪票就上了車(城裡有一段路是免費的)。我想下一站下車剪了票,馬上再上車也來得及。但有一位洋人先生看見我手裡抓着票很緊張的樣子,就對我說,他下一站就下車,他的車票可以給我繼續用,我未加思索就回答說:“不,謝謝,我應該誠實。”車到站,他看見我匆匆下去剪票,就對我說:“我很尊敬你”。

        真感謝神,信主7年,生命總算有了一點點長進。我也感謝上帝,在那位先生面前我做了一件小小的榮耀上帝的事。

        我的這個見證歷時3年,就圍繞一張1.25元車票。讓我們看到一個基督徒不在乎信主多久,在教會有多少事奉,我們仍然是罪人。我們若不追求,若不在基督里生命更新,最多只是一隻綁在樹上的果子,不是真正有生命的果子。我們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私心、貪心,如果我們不能在耶穌基督里勝過這些,我們如何可以用我們的新生命去見證我們所信的是又真又活的上帝?若我們靠上帝都勝不過自己的貪心,又如何去幫助我們的同胞從“貪”的魔鬼權勢之下解脫出來呢?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