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保羅‧葛哈特的歌(高蓓明)2017.02.16

有一年,我去一個教會聽音樂會,那音樂會演唱的就是保羅‧葛哈特的歌曲。因為喜歡這些歌,音樂會結束後,我去門口買碟片。當時掏盡了口袋中的錢,還差2塊歐元。出售碟片的老太太,從自己口袋裡掏出2塊歐元,放入錢箱。她說:我幫你捐2塊錢,成全你的心意。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馬利亞系列(三之二): 抹大拉的馬利亞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長夜未盡,各各他安放耶穌的 墳墓口,石頭挪開了 你奔告:有人把主挪了去 和彼得和約翰,加疑惑加驚駭 你跑回墳墓口,看著他們 進出。向你擺手。走人 你卻留下,啜泣 可那日耶穌到各各他,跟隨的 婦女們號啕痛哭,何以 你忍住?當她們遠遠觀看、搥胸 為祂斷氣前的喊叫? 當兵丁拿槍紮入 祂肋旁,有血與水流出? 當亞利馬太人約瑟和尼哥德慕 聯手安葬主? 而今你哭昏了。當轉身 看見復活的耶穌,卻認不出 當祂問:你為什麼哭?你找誰呢? 以為是看園的:你把我主挪了去? 卻不想,又能怎樣—— 就算取回祂的身體? 啊馬利亞你淚眼模糊了 又轉向墳墓口 又哭… 聽見主輕聲喚你了:馬利亞。 你回神,摒息,轉身;最熟悉最美麗母語 驚呼:拉波尼﹗ 血滲著,磨破了的腳掌 髮貼著,淚痕未乾的臉龐 似夢非夢,載欣載奔: 我看見了主﹗ (附註:取自約翰福音20章,10/03/2012 Boston)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伯大尼的馬利亞

張子翊 本文原刊於《舉目》58期 從哪一片歲月開始,你填積 玉瓶裡那滿至瓶頸的真哪噠香膏? 汗漬浸潤過的,淚水流淌過的, 手掌的紋路磨蹭過的玉瓶,從懷中 你取出,打破,且以翻湧的脈搏 和青春和定定的眼神,以香膏 徐徐澆在主的頭上了。普天之下 有誰料到,竟是由你預備祂的喪葬? 有誰料到人以為枉費的, 主卻說是美事? 有誰料到,伯大尼西門的客廳裡, 就滿了膏油的香氣…… (經文取自《可》14:3-9,另參考《太》26,《約》12。新約中至少有6個馬利亞。這裡描述的,可能就是馬大、拉撒路的親姐妹。《約》11章記載,耶穌素來愛他們。) 作者來自台灣,現在波士頓一華人教會牧會。 本文選自《舉目》58期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一生之歌

陳詠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動意念寫這篇教會經歷的文章已有些時日了,只是一如往常,我是一個難產書生,筆提不起來。然而,一連串五花八門的文章標題卻早已不請自來,日夜糾纏著我那不敷使用的腦袋。        想來想去,既然意欲討論一生在教會中唱過的歌,索性老老實實,就稱此文為“一生之歌”。換言之,這是一篇個人的教會“吟遊傳”,閒話自己“留聲機裡的留聲”。        此“留聲機”者,非指播放古老唱碟的大喇叭,或是如今教會聚會不可一堂無此物的音響,而是上帝手所造的、由始祖亞當至末代亞當都差不多的人類零件──人的耳朵、嘴巴、腦袋……合稱為我的“留聲機”。        而“留聲”者, 就是我道聽途唱、不知不覺灌入了腦袋紋路裡的詩歌。紋路保全好的,可以隨時重新開機播放。灌得不好的,就會不斷重複一兩句,直唱到發瘋了為止。         有首《阿仔歌》,就是這樣,有一天我發現自己忽然唱起來﹕“有隻阿仔問其阿咪,阿咪阿咪……”美國戲看多了,染上了戲中人物的一個習慣,就是沐浴時載淋載歌。這是一種下意識舉動,也就是說,腦袋老唱機忽然自動旋轉起來,唱片便自然的出聲了。        教會詩歌,從小到老灌入了腦袋唱碟裡的,不計其數。我發現自己留聲機自動播放的傾向是這樣:心情好的時候,諸如阿仔之類的歌仔、一些蜜餞的小品、一些三句兩句重重複複的舞步頌讚,就會從口中哼哼而出,有詞無詞都無所謂,無需麻煩大腦。        反之,當我身陷困境、垂頭喪氣之日,洗濯時則大多啞口無聲,快快洗完了事。然而掃地吸塵時,就會魂遊象外、愁從中來。難以自拔之際,另一類詩歌就會緩緩飄來 ﹕“……我步履困倦無力,我心靈飢渴難當……在下扶你,在下扶你,是真神永遠膀臂……”此等詩歌,錄得仔細,字字清晰,事實上更不必麻煩大腦,但是大腦卻 偏偏不讓放過,扣留下來,仔細檢查過才讓通行。        留聲唱碟一首接一首地連珠而來,那供應幾乎無止無盡。到吸塵完工時,也唱足了一堂培靈會的時間了。        這是聚集了一世紀的成績,是中國教會給予我代最寶貴的遺產。 這是我的兒歌         當初學唱“阿仔”時,我大約只有幾歲大 。那時我們逃難在內地。        《阿仔歌》是鄉下教會的方言歌。阿仔問阿媽生死之事,阿媽說她也不知道:生死介事,上帝打理,我們時時刻刻都要預備就是了……大意如此。        主日學裡,我們自然也唱過真正的兒歌。但是主日學年年升級,新歌仔年年換,就像現代崇拜日新月異的投影。印象既零碎,當然談不上錄音,洗澡時連一句半句都哼不出。        對照起來,兒時坐大堂 (當年教會沒有專門的嬰幼兒照顧,小孩隨家長出席聚會)耳濡目染的,清一色是大人詩本中的經典詩歌。週週唱,年年唱,教會裡唱,家裡亦唱,週而復始,怎能不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