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耶和華的歌(小柒)2018.10.15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10.15 小柒   【編者按:在主日敬拜中應該或不應唱哪些歌曲,基督徒常有不同的意見。本文作者的領受是教會敬拜中只唱《詩篇》,並從幾方面分享爲何持此觀點。不論是否贊同這種主張,我們敬拜頌讚的都是同一位主、同一位神。也歡迎讀者就此投稿,分享您對教會敬拜所用詩歌的看法。】   基督徒都相信敬拜很重要,而且都願意“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祂。”(參《約》4:24,新譯本)。作為一名二代基督徒,我經歷過使用不同詩歌的敬拜。教會中為著選哪些詩歌來敬拜,常常有不同的聲音,有人覺得要更多選一些古典聖詩,有人覺得應該多選一些經文詩歌,又有人覺得有一些流行好聽的曲調也可以多唱唱…… 不光詩歌方面,在主日的公共敬拜中,還有好些問題,比如敬拜的時候,能不能來段魔術表演,這個可以吸引更多人願意參加敬拜啊。類似的問題環繞我們,個人和教會實在需要思考主日公共崇拜以及和敬拜相關的事宜。 但考慮的要點,“顯然不應該根據非基督徒的朋友們來到教會的感受或者期待(因為他們都還沒有重生,他們的期待是屬肉體的、基於消費主義的);也不是根據我們基督徒的喜好(因為我們是不可靠的、被世界影響的);甚至也不是根據教會的傳統(因為這並不是神所默示的),而是根據神的話語。”(註1) 敬拜無小事 我現在委身的是一所在主日敬拜中,只使用《詩篇》的教會。 因此,本文重點討論的是公共敬拜中作為讚美要素的《詩篇》敬拜,但在討論前,必須界定“敬拜”以及“敬拜的原則”。本文的 “敬拜”是指狹義的敬拜,可以簡單的理解為:地方教會的主日的公共崇拜。 從廣義範圍而言,我們“或吃或喝,無論作什麼,都要榮耀神而行”(《林前》10:31)。基督徒的一生,各個層面都在敬拜神,敬拜即生活,生活即敬拜。基於這個廣義的理解,可能有人說,唱什麼詩歌都是為著榮耀神而做的,而敬拜不正是把神所當得的榮耀歸給神嗎? 是的,一切都是為了榮耀神,但這並不等於一切在集體敬拜中都是合宜的。正如你不會隨便把在家輕便的著裝穿到隆重的場合一樣。泰瑞·詹森(Terry Johnson)指出,“不是每一項榮耀神的行為或表達方式,都能從人生的廣義情境直接轉移到公眾聚會的狹義情境”。(註2) 敬拜有爭議 不過,關於公共敬拜的話題探討是艱難的,一是因為公共敬拜不被大家所重視;二是對公共敬拜的理解,存在較大的個體性差異,最後往往變成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局面,有人甚至用“崇拜戰爭”來形容這種認識的差異。 羅伯特·葛福瑞在《在崇拜中討神喜悅》中看到敬拜的混亂:“在我們這個時代,在過去的幾十年中,關於什麼樣的敬拜才是討神喜悅的敬拜,變得越來越重要。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經歷了崇拜形式的巨大轉變,這是從十六世紀以來未曾有過的。其結果是許多教會和宗派在崇拜的問題上,產生許多的沖突與紛爭。教會因此分裂,信徒也不斷換教會,這都是因為對崇拜有不同看法的緣故。”(註3) 敬拜的前提 在討論《詩篇》敬拜時,涉及到一個更大的前提,即敬拜的原則問題。 自宗教改革起,福音派教會持兩種不同的敬拜原則,第一種觀點是,“寬泛性原則”(Normative Principle),也被稱為指導性原則,即:凡是神沒有禁止的,就是神所許可的。例如遊戲、舞蹈、點蠟燭、揮旗、吹角、小品等都可以被納入到主日敬拜的程序中,只要這一內容對教會的敬拜與合一是有益的。聖公會、路德宗和不少其他新教教會都持這一觀點。(註4) 另一種觀點是“限定性原則”(Regulative Principle),也被稱為規範性原則,即神定規我們的敬拜,在對上帝的敬拜中,上帝未吩咐的都是被禁止的。正面的表達是,在敬拜中,神規定的才是“許可”的;倘若某件事上帝在對祂的敬拜中沒有吩咐,那麼這件事在敬拜中就沒有“合法”的位置。 為何我們的教會只使用《詩篇》敬拜?已經有很多文章從釋經和信條等角度討論這個議題(註5)。筆者試圖簡略從敬拜中的《詩篇》、歷史中的《詩篇》和生活中的《詩篇》談談個人的理解和領受。 敬拜中的《詩篇》 公共敬拜對於我而言,最初的理解是“水平上的”,正如羅伯特•戈弗雷所言:“神在敬拜中的同在等同於‘神在傾聽’。祂就在不遠處;更確切說,祂是親密和滿有愛意地與祂的子民在一起,察看並傾聽他們的敬拜;祂聆聽他們的讚美和禱告;祂觀看他們忠實地履行聖餐儀式;……這種敬拜方式強調了‘水平’層面的敬拜。溫暖的氛圍、團契相交,以及信徒的參與是敬拜中最重要的。” 但當我重新對神的同在以及敬拜更深入學習的時候,我的認識由水平轉向垂直。我了解到,“(敬拜中)神同在是為傾聽,祂聆聽祂子民的讚美和禱告,但祂同在也為了表達。神不僅是作為觀察者同在,祂更是一個積極的參與者”。此種理解強調的是敬拜的“垂直”層面。這並不是意味著水平層面的缺乏,而是敬拜的焦點沒有放在溫暖的感覺和分享上。更確切地說,敬拜應該是會眾作為整體來朝見神。我們與他人最主要的團契是同作一個肢體,向神唱詩、禱告,並彼此傾聽,而與此同時,神也一直對我們說話。我們敬拜服事的垂直層面確保了神才是我們敬拜的焦點。(註6) 因此,敬拜“整個過程都是神和祂百姓之間的一個對話”(註7)。基於這樣的認識,筆者認為,在主日的崇拜中唱《詩篇》,這源於《詩篇》本身的特質,和吟唱《詩篇》的智慧的主觀性,以及《詩篇》中的末世論要素。 霍誌恒在《保羅的末世論》中清晰地解釋了“《詩篇》的主觀性要素”:“《詩篇》的深層次特質是人對神在百姓中的客觀作為的主觀性回應,主觀性回應是《詩篇》的特別質素。先知書是耶和華給以色列的客觀性的話或行為,而《詩篇》是主觀性的,是以色列對神話語的回應”。 《敬拜神學入門》中也寫道:“沒法構思出比《詩篇》更合適與神溝通的語言了!《詩篇》的語言是受聖靈感動而寫成,聖經給神的百姓《詩篇》,表達了他們的內心和靈魂”。(註8) 主觀性因素是指那些公義的憤怒、揪心的悲痛、黑暗的憂郁、燦爛的喜樂、坦誠的質問以及興奮的讚美,這些只是《詩篇》涵蓋的情感範圍的一部分。大部分教會意識到有責任教導會眾如何思考。但很少有教會考慮到有責任教導會眾如何感覺。 當有這樣的認知時,在敬拜中唱《詩篇》的時候,《詩篇》便轉化為吟唱者自己的經歷。加爾文曾在《詩篇註釋》中也提到,“在《詩篇》中,詩人藉著和神說話,把自己呈現給世人,敞開他們內心所有隱蔽的思想和情感……以至於我們所有容易有的軟弱、克服不了的罪惡都在《詩篇》中得其影證……《詩篇》引導我們學像詩人呼求神,在別的書卷中找不到如此類似之處。”(註9) 而《詩篇》的末世論要素,則體現在個體末世論以及宇宙末世論上。霍誌恒在《詩篇中的末世論》中說:“這樣的末世論,可以使人超越一切的境遇,享受耶和華,看見神的微笑,坐在他右手邊喜樂,在聖所中與祂永遠同在,這實在好的無比”。《詩篇》使信徒從有問題的世界走到喜樂的世界。比如在教會面對逼迫的時候,當在敬拜中吟唱《詩篇》第2篇,我們看到神國的堅立,存到永遠的盼望就完全回蕩在敬拜中。 《詩篇》是上帝自己完美的話。當我們在敬拜中頌唱《詩篇》時,我們將我們的心和我們的嗓音仰望在主面前,我們能確知祂會傾聽及悅納我們的敬拜。上帝的靈在我們心裡,上帝的道在我們唇上,如此,我們就能“在聖靈和真理中”敬拜上帝(參《約》4:24;《來》13:15)。 […]

No Picture
成長篇

完美的視力

完美的視力 【12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詩篇》79-89篇/《彼得後書》】 文:Bruce Christian 譯:晴米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詩 篇》對今日教會最大的幫助是,它同時提供了回顧與前瞻。《詩篇》回顧歷史的教訓,教導我們神的性情,他的應許,他如何對待不忠的子民、他的教會。《詩篇》 也瞻望歷史所呈現的兩難處境──神如何同時信守他對教會的應許,並信守他要刑罰悖逆者的警告?──唯一可能的解答。唯一的方法,就是預備一個救主──一個 必凡事信實、凡事順服,且承受他的教會所當受之刑罰的彌賽亞君王。        在許多方面,今日的教會與詩篇時代的教會有著相同的處境──只除了我們有一個優勢,就是當舊約的教會僅能透過一些影兒,去瞥見那無法理解的彌賽亞輪廓時,我們卻可以回顧神如何奇妙地解開這個謎題。和他們一樣,我們也在期盼彌 賽亞作為這個罪惡世界的最後審判者,當他帶著權柄與能力來到時,萬民會在他面前屈膝,他的教會將要成為全然美麗、全然得勝的新娘。在這之前,我們也像《詩 篇》時代的教會一樣,在矛盾與肉體的軟弱中,在新約“現已開始,尚未完成”(now but not yet)的局勢下掙扎。讓我們從他們的歷史中,學習如何與這個局勢共處。         彼得也在期盼這位君王的到來,以及此事件對教會與世界的意涵。在《彼得後書》中,他將幫助我們把這一切整合起來。 第1日 火爐中的信心 經文:《詩》79:1-13         要點:教會不斷受到攻擊,但有時候神好像已經離開了他的羊群,這是因為我們被邪惡的勢力打敗了。這些經歷提醒我們,他是誰,我們是誰,以及我們多麼需要他的赦免與保護。 說明: • 按照神的全能與信實,以及神的子民在他國度永恆計畫裡的地位來看,主前587年耶路撒冷與聖殿的毀滅,是令人百思莫解的;今日教會有耶穌終將得勝的堅定應 許(《太》16:18),但我們最好還是留意歷史的教訓,不要因著我們的穩妥而得意忘形。神不也能使用激進的穆斯林,正如當初使用巴比倫一樣嗎? (1-4) • “這到幾時呢?”這個提問,透露出一線希望,暗示出信心的秘訣,在於拒絕承認終將失敗的可能(5-7)。 • 求神介入拯救他的教會,必須以認罪和悔改為前提;很慚愧的是,我們總是需要他的憐憫與寬恕(8-9)。 • […]

No Picture
成長篇

繼續掙扎

【十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詩篇》69-78篇】 文:Bruce Christian 譯:晴米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這個月我們要一起查考的10首詩篇當中,有三個重要的主題:(一)神的眷顧(God’s providence)的課題:在惡人看似昌盛,義人看似被公義、且宣告愛他們的神所遺忘與忽略的時候;(二)神的子民的課題:祂的教會似乎未曾從錯誤中 記取教訓、做出對的事,總是觸動神的震怒,但憑著祂的憐憫而倖免於難;(三)應許中的彌賽亞,那一位預表的君王,為我們提供一個框架,使我們可以瞭解第一 個課題,且祂親自成為第二個課題唯一的解決之道。事實上,這些詩篇幫助我們看見,自己是多麼地需要一位救主,多麼地需要一個講述唯靠恩典的福音,多麼地仰 賴一位信守與祂的教會所立的約,並預備救主——祂的獨生愛子——的神。            這一切應該激勵我們、引導我們,使我們過一個聖潔、奉獻的生活。但遺憾的是,當我們仔細閱讀這些詩篇,會發現我們和以色列人所掙扎的是同樣的事情。我們是遲鈍的學生,特別是關於歷史的事!讓我們謹記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 警告:“這些事都是我們的鑑戒,叫我們不要貪戀惡事,像他們那樣貪戀的……他們遭遇這些事,都要作為鑑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所以, 自己以為站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林前》10:6,11-12) 第1日 一位真正瞭解我們的神 經文:《詩》69:1-12            要點:有時候,我們會感覺自己被環境所淹沒;我們已經“滅頂”,而且還正持續往下沉……如此無助。但是且讓我們鼓起勇氣;我們並非孤軍奮戰:不論是大衛,或 者是在直接引用這首詩篇的經文(《約》15:25,《羅》15:3,11:9-10,《徒》1:20)裡,耶穌也同享這份經歷,和其他的聖徒一樣(參 《伯》30:19,《耶》38:6,《拿》2章)。 說明: • 上帝知道我們不安的時刻(1-2節)。當我們周圍的每件事都在解體的時候,要記得我們可以站立在堅固的盤石之上(參40:2;《彼前》2:4-8)。 • 即便是一個有大衛屬靈身量的人,也會有感覺神離棄他的低迷時刻(3節;參《伯》23:8-9……但請繼續讀《伯》23章的第10節!)。 • 神允許令人不快且會造成我們損失的不公平,繼續不受限制地敵擋我們;這使我們難以去緊抓住神(4節;但是參考《詩》37,73)。 • 低谷可以提醒我們,在聖潔的神面前我們的過犯(5節),也提醒我們,這些過犯對教會中其他的人,所可能會帶來的影響(6節)。 • 大衛的經歷,他因為對神的熱心被親友所棄絕,乃是預表著基督的受難(7-12節;參約1:10-11)。 默想……並禱告: •在這首詩篇中,有哪些特別的部分,在基督的身上得到應驗?這如何幫助我們明白基督所受的苦(參《來》4:15)? […]

No Picture
成長篇

王的賓客

【八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詩篇51-68篇】 王的賓客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文:Bruce Christian 譯:晴米           當我們聚集來到主的筵席,有四件事是我們所紀念的:(1) 我們是屬主的,因著他替我們受死,因著他以擘開的身體與流出的寶血,為我們的罪擔當刑罰;(2) 他愛我們到底,在仇敵面前,不斷地守護我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詩》23:5);(3)當我們一同 享受主餐的時候,我們將與一切蒙他恩典救贖的人,同成為神家中的一份子;(4) 當主再來的那日,將宣告教會是他的新婦,並為他一切的仇敵帶來最後的審判(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參《林前》11:26)。            大衛王,亞當的後裔,知道身為罪人卻蒙恩典得救是什麼意思;他知道要依靠神的安慰與保護;他知道在面對仇敵攻擊——不論是肉體上或情感上——的時候,要宣告 神的得勝。同時,大衛也是基督的預表,知道如何與不配的、軟弱的、無助的人分享筵席(《撒下》9:3,6-7,13)。            這個月我們所要閱 讀的詩篇(51-68),除了第66與67篇外,我們可以從小字標題知道,皆是大衛所寫,即便是第66與67篇,讀起來也和大衛的心思與筆觸相近。當我們 閱讀這些詩篇的時候,讓我們一起呼求神來對我們的心說話;讓我們一同咀嚼他的話語,從我們是主筵席的賓客這個角度,為著每日與主同行,來思想本月的詩篇。 第1日 神拯救罪人 經文:《詩》51:1-12           要點:直到我們初次看見,自己是多麼可惡地頂撞他,且無視於我們對人可能造成的傷害,我們才能領會神的恩典是何等奇異、他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 說明: ‧ 除了上帝無盡的愛/恩慈/憐憫/寬厚,大衛知道自己別無指望;罪人在聖潔的神面前,唯一的盼望是,他不僅僅將罪人身上的每一個罪污除去,甚至在他正式的紀錄中,也將這一切的記憶完全抹去(1-2,7-9節)。 ‧ 一個與神正確的關係必須藉著認清,我們與神隔絕,不只是因著我們所犯的罪,乃是由於我們徹徹底底在母腹時就是罪人(3,5-6節)。 ‧ 歸根究柢,我們是按著神的形象所造,且他是聖潔的,因此,每當我們無法忠實反映出神的形象時,都是頂撞神,我們也配受神公義的定罪。大衛必須承認這點,儘 管他的罪對其他人造成了可怕的影響:烏利亞,拔示巴,她所生的嬰孩,那些他代表神所帶領的子民,以及他自己這個人(4節,參《撒下》11章)。 ‧ 在神的寬恕裡包含了恢復與重造(7-12節)。 […]

No Picture
成長篇

安慰我們的神——給智慧人的話

文:Bruce Christian 譯:晴米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詩篇》第一卷的最後12篇(即30-41篇),帶領我們進入一段艱難而豐盛的旅程。有些人可以深深地與大衛的經歷認同;而我們當中其他的人,在陪伴身陷“泥 沼”的家人與摯友時,與他們的距離就又拉近了一步。在神的眷護中,我們有些人也許還沒有這樣的經歷。神的話語總是讓我們感到興奮,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向我們 表明,無論多麼黑暗的經歷,神都曾引領祂的僕人走過。當你在這個月閱讀這些詩篇,特別是《詩》35-39(第10-17日)時,當記念耶穌已為你經歷了這 一切,祂所擔的重擔和罪孽,不是來自祂自己的罪,而是你的罪!   第1日 變哀哭為跳舞 經文:《詩》30:1-12           要點:神垂聽我們的呼求;祂的同在使我們的生活經歷徹底地改觀。 說明: • 當我們努力跟隨神的道路,總有人會以我們的困苦患難為樂。 • 當我們向神呼求時,祂都會傾聽與回應──有時藉著保護我們免於凶惡,有時藉著搭救我們脫離困境或醫治我們的病痛。 • 神的子民會承受困苦與艱難,甚至感覺自己被一個看似憤怒的神所拒絕,但是從長遠看來,這不過是稍縱即逝的經歷,轉眼就會過去。 • 神對我們的恩惠是一生之久。 • 生命的事實:我們的心情與境遇會有巨大的變化,但神始終不變,祂能將憂愁轉為喜樂。 默想……並禱告: • 作為神的兒女,你是否曾擁有真正的安全感?這首詩篇如何幫助你善用這些時光? • 下一次當你感到消沉與孤獨時,你會怎麼做?這首詩篇如何教你禱告……以及等候與信靠? 第2日 神的“避難所” 經文:《詩》31:1-8           […]

No Picture
成長篇

正確地禱告

【四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詩篇》20-29,42-50篇】 正確地禱告 文:Bruce Christian 譯:晴米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在每個時代,在各樣的處境中,《詩篇》總是為神的子民帶來源源不斷的鼓勵。它們不僅有豐富的神學內涵,能幫助我們更深、更豐富地認識神自己和他的救恩計畫,它們也對我們的心說話;不只是在頭腦上幫助我們認識,也讓我們感同身受。            我喜歡詩歌《願遵主旨意》的歌詞:“但願救主基督心意,在我身上常彰顯; 願主憑他慈愛權能,管理我言行”。詩篇向我顯明耶穌,讓我更深地看見救主耶穌的心意。          《詩篇》也教導我如何禱告。它們不僅僅教導我如何說禱告詞(雖然這對我很有幫助),也顯明當我們的心靈深處充滿困惑時——前一分鐘陷入苦惱,下一分鐘卻又獻上 讚美;擺盪在信靠與懷疑、盼望與絕望、愛與憤怒、屬靈的高潮與低潮;經歷從戰勝罪惡的喜樂到謙卑悔改中的羞愧——可以向神呼求。            這個月,讓我們一同研讀這些詩篇。願神對我們的心說話,對我們的理智說話,也豐富我們靈修的生活。 第1日 神拯救君王 經文:《詩》20:1-9            要點:從第6節我們得知這首詩篇是“彌賽亞詩篇”中的一篇。因為在英文中被翻譯為“受膏者”的“anointed”,在希伯來原文是彌賽亞 (Moshiach/Messiah),在希臘原文是基督(Christos)。這首詩篇是一段頌歌/祈禱,來讚美/祝福以色列的君王:首先的焦點是大 衛,然後是大衛的子孫,但是這首詩篇的終極焦點是以色列(教會)真實、永遠的君王──耶穌! 說明: ‧ 耶和華(The LORD)是神與以色列(即雅各,參《出》3:15,《創》32:28)立約的名字;聖所,在神的聖城錫安(參《詩》2:6),是神應允要與他子民相會的 地方(參《出》25:8);動物的獻祭是神與他們相會的基礎(參《利》17:11)。這也是使徒保羅在《羅馬書》9:4-5以及10:3-4的看法,他向 我們表明,這一切都是指著基督說的,我們只能在基督身上找到真正的意義(1-3節)。 ‧ 4-5節的禱告,最終適用在基督身上(參考第6節),如此,因著基督,所有屬他的人,包括大衛,可以滿有信心地作這樣的禱告(參《弗》1:18-23;《約》14:12-13)。 ‧ 7-9節是對每個時代的人與列國說話,華人也不例外,我們同樣需要留意這警告。 默想……並禱告: 今天,這首詩篇如何激勵你,並對你發出挑戰? […]

No Picture
成長篇

現實之窗

(2010年2月份每日聖經研讀材料:《詩篇》1-19) 文:Bruce Christian 譯:王敏俐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詩篇》1到19篇,以兩種看待世界的方式向我們發出挑戰:透過人的眼光(把現代科學所有的宣稱視為理所當然),還是透過神的話的眼光(我們的心順服他絕對的 真理與權柄,而不去管旁人會怎麼想;參照《羅》3:3-4)?我們稱第一種方式為“人本主義”,第二種為“基督教”。《詩篇》的作者,分別以“惡人”和 “義人”來稱呼持這兩種態度的人。        我們的世界總是充滿各種矛盾。若真有一個“全能”、“全然是愛”、“全然公義”的神,為什麼這個世界會 充滿罪惡,而且還與日俱增?如果真的沒有神,那麼,以人為起點的世界觀,就能帶給我們對未來的盼望嗎?其合理的結論是:每個人都應該只為自己著想,結果, 社會就成了弱肉強食的叢林。也許,這就是今日社會真實的寫照。        而另一個世界觀,一個承認聖經中的神真實存在的世界觀,則會給我們一個新的架構,明白我們今日的生活現實,並且,滿懷盼望地面對未來。         期望以下對《詩篇》的研讀,可以幫助我們明白,這不是一種駝鳥式、一廂情願的想法,乃是切實可行的生活方式,因為這是真的! □第1日:兩種生活方式 經文:《詩》1:1-6         要點:《詩篇》第一篇,樹立了一個架構,讓我們明白,神在聖經中向人啟示他自己。我們只有兩種生活方式:一是讓神在我們的心中作王,讓他的話語帶著權柄指導 我們的生活;或者,我們作自己命運的主宰。聖經不容許有灰色地帶:我們或是仍舊停留在天然的罪性中,違背神公義的律法;或是我們轉而信靠耶穌,把我們全然 交託在他的主權下;我們要不是“屬血氣”的人,就是“屬靈”的人(參《林前》2:12-16)。 說明: • 罪使用一個狡猾的方式,讓我們一步步地“上鉤”:一開始,我們只不過想和反對神的人“同行”(例如,去看看人們都在讀什麼、看什麼,好讓我們“更有效”地 傳福音);接下來,我們漸漸與他們“同站”;到最後,我們乾脆“定居”在那些公開褻慢神的人當中(《雅》1:13-15)。 • 唯有把神的話當作我們不變的、最親近的同伴,我們才能擁有真正的福分與喜樂。他的智慧保護我們,叫我們不被人的想法和哲學所迷惑(1:1-2)。 默想……並禱告: 我們選擇神或拒絕神的道路,現在和未來的後果各是什麼? □第2日:救主與審判者 經文:《詩》2:1-12          要點:這是一首“彌賽亞”詩篇(參《詩》45,72,110等),因為它的主題是神的“受膏者”(或是希伯來文中的“彌賽亞”、希臘文中的“基督”)。“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