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看在我裡面 ——認罪悔改基本功

蘇文峰,高青林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案例          在沒有接觸基督教之前,李成在學校裡是個三好學生。他偶爾會發怒、高傲、仇恨,也有一些“所謂”“天下男人都會有的毛病“,如:愛看美女及色情圖像;外表道貌岸然、內心想入非非;有時逢場作戲等。但他認為,這些只是小缺點,不算什麼。           有一天,李成參加了一個佈道會。那位講員的見證非常感人,使他很渴望同樣經歷上帝的關愛。在講員懇切的呼召與柔美的詩歌中,李成多年滄桑的心靈在那一刻得到了撫慰。他淚流滿面地從座位上站起來,跟著講員一句句地作決志禱告,不久就受洗、正式加入教會。           兩年下來,李成固定參加聚會、參與事奉。從外表看,李成在教會中可算是個“三好弟兄”,但他卻覺得自己的生命,好像改變不大。          他在理性上相信有上帝,也籠統地知道“我們都是罪人,耶穌是救主”,但這些似乎與他現實的生活無關。李成每次聽到有關罪的信息時,會羞愧自己的不潔,但又難以自拔。 討論(默想):              李成的根本問題是什麼?你認為李成該怎麼辦? 一.罪是什麼?            在一般人的觀念中,罪是“以人為本”的外在表現,是作奸犯科,或如孔夫子所說,做了非禮的事——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聖經中對罪的定義,是“以上帝為本”的:罪是在關係上不獨尊真神,以假神為神。罪是在行為上作了不該作的 (sins of commission),如《約翰壹書》3:4 “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違背律法就是罪。” 或是沒有作上帝認為該作的 (sins of omission),如《雅各書》4:17 “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聖經啟示我們,罪因亞當入了世界,使人性的每一個方面都受到毀壞,包括與上帝、與己、與人、與物的關係。罪破壞了人的身體、思想、情感、靈性等等。            因此,我們都有與生俱來的罪性,這罪性會引發我們心裡的汙穢敗壞,就是罪心。因著罪心,在一定的情境下,會產生罪行。            一個有生命的基督徒最根本的變化之一,就是對罪的體認,不再是以人為本,而是以上帝為本。 認識自己的罪,是聖靈的工作。光照進來,才能看到自己裡面的黑暗。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再作奴隸

吳迦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基督徒的一生,就是爭戰的一生——與世界、自我、罪惡、魔鬼爭戰,直到回天家。其中,罪惡是我們最主要的敵人。如果我們在罪惡面前站立不住,我們就無法在世人面前自稱是基督徒,更不用說為主作見證了。 一、認罪是勝罪的前提          為什麼人要認罪?           許多人是因為怕罪的後果——懲罰、沉淪、滅亡,或者想脫離罪的詛咒——疾病、魔鬼的陷害等,才開始認罪的。可以說,這是人認罪的初級階段,動機是想得到上帝的平安。           如果新同工參與服事時,老同工教導他,必須每天省察認罪,因為上帝不會與帶罪事奉的人同工。如果有罪不認,就會存在屬靈的破口、漏洞,被魔鬼打傷。有了這個觀念後,新同工也會養成認罪的習慣。            許多既沒有疾病、困難,又沒參與聖工的人,就失了認罪的動力,最多在聖餐時認一下罪而已。            其實,人犯罪乃是得罪上帝,是主釘十架的根本原因。大衛說自己犯罪“唯獨得罪了你(上帝)”(《詩》51:4),因此,罪人必須向上帝認罪、悔改。有些罪,特別是內心思想方面的罪,好像不得罪任何人,也沒有造成任何立即可見的不良後果,但得罪了上帝,仍須認罪。            認罪是向上帝、向人承擔責任,而不是認為自己是被迫才犯的。亞當犯罪受到上帝的責備時,他把責任推到了妻子身上,甚至推到上帝身上——“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創》3:12),他根本是推卸責任。           犯罪猶如視罪為朋友。罪讓我們吃香喝辣,盡情享受罪中之樂,以藉此控制我們。所以,耶穌保羅說,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此話一點不假。世人一方面,主觀上貪戀罪中之樂,另一方面,客觀上犯罪已成習慣,所以受罪的捆綁,欲罷不能;活在罪的權勢之下,並且被罪拖到地獄裡去。            如果我們認罪,就是站在罪的對立面,開始抵擋罪,甚至勝過罪了。所以,認罪實在是勝罪的前提。 二、勝罪是認罪的延續            認罪只是一個短短的禱告,勝罪卻是認罪之後長久的爭戰,一刻也不止息。可以說,基督徒活著一天,與罪的爭戰就持續一天。            認了罪,就要有離棄罪的決心。絕不能再留戀罪中之樂,像以色列人出埃及後,仍留戀埃及的肉鍋和蔬菜一樣。如果我們和罪藕斷絲連,遲早會被誘惑,再次成為罪的奴隸。我們只有靠主恩典,抱著勝過罪的決心,才能站穩。           要勝罪,可試以下幾種方法: (一)逃避法           打不過就逃,這是最容易的。           保羅叫提摩太“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提後》2:22)就是要自知力不能勝,就遠遠避之。約瑟在波提乏家裡,主母引誘他,拉住他的衣裳,要與他同寢,他“把衣裳丟在婦人手裡,跑到外面去了”(參《創》39:10-12)。正是這種態度,使他免犯淫亂之罪。            當我們屬靈力量弱小,或是靈性軟弱時,就要以這種看似消極、實則聰明的方法來對抗罪。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三面鏡子

鄭超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我不是一個好爸爸。如果孩子可以根據父親的表現來選擇父親,我恐怕早就成孤家寡人了。         1996年,我的大孩子洋洋出生。我升級作了父親,興奮了一陣子,但是,我還是抵不住打牌的誘惑,常丟下妻兒出去打牌。當時我的岳父母在我家,幫我照顧孩子,所以我就理直氣壯地去打牌,去參加各種熱熱鬧鬧的活動。         我雖然在1994年受洗,但不久就離開了教會,所以聖經要做父母的如何教養子女,我完全不知。我在外面有頭有臉、神采飛揚,回到家裡就精疲力盡。洋洋找我玩,大多被我推開。尤其在我休息的時候,如果他把我吵醒了,我會把他大聲訓斥一通。我嗓子一吼,嚇得全家人,包括兩個老人,立刻噤若寒蟬。所以洋洋從小就很怕我。         洋洋一直弱小多病,但是他不喜歡吃藥。每次他生病,總是找藉口逃避吃藥。看到這情形,我就一通訓斥:“你再不吃,爸爸就來灌你!”嚇得他乖乖地吃了。我想,我訓斥他的時候一定很嚇人,因為很長時間他都與我不親密。         到了老二盼盼出生,我們已經回到教會一、兩年了。聽了一些聖經的道理,我開始知道要顧家。但那時我常因公出差,加上家中有老人幫忙,所以我就名正言順地全心投入工作,說是為全家掙麵包。在外面做事,容易看見工作的成就,比在家裡照顧孩子體面多了。即使偶爾陪孩子們玩,也不是從心裡樂意的。通常是,在我有精神、情緒好的時候,就找孩子來玩玩。如果碰上我情緒不好,或是體力不濟,即使他們來找我,我也把他們推給太太或老人。        我不知道我這樣無數次的拒絕洋洋、盼盼,給他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但我知道的是,兩個孩子同媽媽十分親近,對我總有一點敬而遠之的態度。         等我們有了老三圓圓,太太患了憂鬱症,老人又回國去了,我們夫妻帶三個小孩,真是無能為力,只有呼求上帝。那時每過一天都是恩典。也就是在這段艱難的時期, 我們開始經歷到上帝的信實可靠。他不僅逐步帶領太太走出憂鬱症,也幫助我看到:不是我太太病了,而是我有病──我滿身是罪!         我開始向太太認罪。奇怪的是,當我誠心這樣做的時候,三個孩子也變得安靜、順服多了。我突然明白了一句話:“孩子不是問題,但孩子揭露問題所在”(Children do not create problems, but reveal problems.)。原來他們不安靜、焦慮、悖逆,是因為我和太太經常吵架,家裡沒有平安,更談不上喜樂。並且,我沒有把心放在孩子們身上,而是放在工 作上,放在教會事工上,孩子們當然不會向我敞開心靈。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我願意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的罪過,上帝的恩典就降臨到我身上。         我明白了自己近十年來對孩子造成的傷害,也看到孩子們的要求原來是非常合理的——只要在他們需要我的時候,我能暫時放下自己的事情去滿足他們,他們就可以自己高高興興地去玩很長時間;他們若感受到爸爸愛他們,爸爸的心與他們同在,他們就非常容易講通。         我也因此知道,孩子不需要我們給他們多少物質的東西,他們只需要父母與他們在一起。怪不得在《路加福音》15:31中浪子的父親提醒大兒子,父親給他最大的禮物,就是“你常和我同在”。 […]

No Picture
成長篇

兩種覺醒 ──認罪與赦罪

李捷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很長一段時間,我力圖過聖潔生活,自己跟自己叫板、較力,屢戰屢敗,灰心喪氣,終日懷疑自己是否得救。有時甚至覺得,進流奶與蜜的迦南美地無望,在曠野的日子又熬得受不了,不如回“埃及”省心。          有一天晚上,讀《羅馬書》9章,“倘若神要顯明他的憤怒,彰顯他的權能,就多多忍耐寬容那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不知為什麼,竟從那段話上沉思下去。         我是“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嗎?         的確,憑現在對自己的認識,就知道奧古斯丁所言極是──“人除了罪以外,什麼都沒有。”因此,我不配得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恩典,名副其實是“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          然而,我卻還有希望,希望就在於“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由此經文推理,所有的人都是“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         聖經上又說:“雙子還沒有生下來,善惡還沒有作出來,只因要顯明上帝揀選人的旨意,不在人的行為,乃在乎召人的主。”(《羅》9:11)         既然,得救與行為無關,乃在乎呼召人的上帝,且人是因信稱義,那我可就慘了,“終日懷疑自己是否得救”的我,怎麼也算不上是因有信心而可稱義之人吧?         好吧,假設我是神定意不要拯救的“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我對上帝的這一選擇,作何等回應?無語問蒼天?還是控訴上帝不公? 可曰絕處逢生         說來慚愧,我已經當了十年以上的基督徒了。這之前受過父母的教育,受過學校老師的教育,和共產主義的教育,此外,還有閱讀書籍,以及親身經歷到的失敗所給與 的教育。不論是被動接受的,還是自我体驗的,對我人生影響最大的,真正使我認識自己的罪,真正能醫治我的,使我得到最大好處的,莫過於聖經上的教導了。         曾經有人問我,你活到今天,最美好的日子是年輕的時候,還是慢慢步入中年的現在?你喜歡以前的你,還是現在的你?我毫不猶豫地回答“現在”。因為這十年的基督徒生活,對我而言是最珍貴的。          因此,我多麼願意在有生之年,享受上帝的話語帶給我的福分吶!雖然我承認自己的汙穢、敗壞,不配得上帝的赦罪恩典。但耶穌對門徒們說過:“若不是蒙我父的恩 賜,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約》6:65),而門徒也回應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從誰呢?”(《約》6:68)          既然如此, 何不效法雅各與天使摔跤:“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創》32:26)何不效法迦南婦人:“主啊,不錯,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們的碎渣 兒。”(《太》15:27)我的底線,是死皮賴臉地擠入神的家中,乞求一分恩典。也像那位患了12年血漏的女人,來到耶穌的背後,摸他的衣服縋子。         至少,審判的日子,我可以對神說:“我沒有因為被預定不得拯救而放棄,我是一個誠心求憐憫的人,願意像那個《馬可福音》記載的,被鬼附而抽風的孩子的父親一樣地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可》9:24)         求他幫助我,我有什麼損失?如果他忽略我,我不會比現在的狀況差。如果我指責神,那就必然沒有得救的可能,一個審判神的人怎能得救?他已經站在地獄裡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X君之死

康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第一次見到X君是在一次聚會前。由于時間還早,先到的人各自活動。我看到一個身材修長,打扮入時的女孩子正往牆上打乒乓球。看著她前後移動的腳步,左右扭擺的身軀,上下揮舞的手臂,是那樣地和諧。色彩斑斕的衣服隨著她飄來飄去,就像花葉中飛舞的一隻彩 蝶,把青春的活力展現的淋漓盡致。而我天天為生活疲于奔命,哪裡還有這份閒情逸致。歡快的氣氛深深的感染了老气橫秋的我,不禁歎道:“少年不識愁滋味 呀!”         後來我知道她叫X.M.,來自祖國大陸一個美麗的海濱城市。         真正使我對她刮目相看還得從那年的聖誕晚會說起。晚會上我們查經班的節目是大合唱〈除你以外〉。節目開始了,渾厚的女中音領唱。悠揚的歌聲從台上傳來,就像一條帶著鄉土氣息的小溪緩緩流入我的心田,滋潤著身 心疲憊的我。是她!X君。“唱得真不錯!”我暗暗喝彩,沒想到在科技人才濟濟的查經班裡,還有如此出類拔萃的文藝人才!在國外整天忙碌,從未聽過音樂會, 此時還真有“人間能得幾回聞“的感覺。精彩的演出,博得了全場觀眾的熱烈掌聲。        自打那以後,每次聚會我都有意無意地選擇近X君的位置,就是為了唱歌時欣賞她那與眾不同的歌喉。優美的音樂給你美的享受,使你拋棄憂愁,充滿希望。熱愛音樂的人一定也熱愛生活。         使我對她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是在一次查經班自己舉辦的春節晚會上。當時查經班分成幾個小組表演節目並且比賽,正巧我和X君在一組。節目之一是唱一首歌,我馬上選了〈除你以外〉,並建議X君領唱。X君悄悄地指了指另一個女孩子,我說:“還是由你領唱,原汁原味。”此時時間很緊,我真怕她再推三推四的。她直視著 我說:“好!就這麼辦了!”乾脆利落,就差拍大腿了。活脫脫一個敢于拍板定奪的女強人形象。好爽快的性格,這個女人不尋常!演出結果,自然本組奪冠。         後來X君搬家,很少到教會來了。以後聽一位姐妹說,X君處境不好,又患有憂鬱症,生活很慘。我感到十分詫異,怎麼和我對她的看法大相徑庭呢?鑒于遵循北美的慣例──不打聽別人的隱私和中國人的習俗──“落魄莫問根由”,再見到X君時只是簡單的打個招呼而已。         沒想到最後得到的竟是X君的死信。當朋友告訴我X君自殺身亡時,我大吃一驚!怎麼也想不到這麼好的女孩子會走這條路。正當我扼腕歎息時,突然想起了耶穌所說 的:“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夫子,尚且洗你們的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我給你們作了榜樣,叫你們照著我向你們所作的去作。”(《約》13:14、15)我 的心靈被耶穌的話強烈地震撼著,不由地捫心自問,當你知道X君的處境後做了些什麼?隻言片語的交流?力所能及的幫助?你什麼也沒做,哪怕做了一點點事也是 把她從死亡的路上往回拉呀!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你卻忘記了神所說的。         回想以往學習聖經僅僅把它當成一門學問,我可以對一個問題討論得 津津有味,對一個論點爭辯得喋喋不休。但實際上聖經還不如以前學過的數,理,化。畢竟在今天的工作、學習中,仍然運用著一些定理,定律,公式,且對它們畢 躬畢敬,不敢越雷池一步。卻沒有真正把聖經當成神的話,作為生活的準則,任意違背,毫無顧忌。         X君之死猶如當頭棒喝,此時我深深感到聖經的話是那樣“實實在在”,感人肺腑,經歷千年至今仍與我們息息相關,發人深省。明白了為什麼耶穌在回答一個女人的話時說:“是,卻還不如聽神之道而遵守的人有福。”(《路》11:28) 作者來自北京,多年從事警戒雷達的維修工作。現住加拿大多倫多。

No Picture
事奉篇

透過與對比

中傑         第一期進深特刊,談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罪的問題,在此間讀者中引起很強的反應。從激發人們思考與反省、了解認罪悔改的重要性等方面說,反應是相當積極的。但對討論這個主題所採用的方式,似有一點值得商討的地方。         悔改與赦罪,悔改是必須經過的過程,但赦罪是主導,是前提。若沒有聖靈的光照,沒有人能真正認識自己的罪和生成真正悔改的心;沒有赦罪之恩,即使有悔改的 心,也不能解決罪的問題。同樣的,行善與稱義,行善是稱義後應有的結果,但若沒有因信耶穌而被上帝稱為義,使生命發生改變,人也不可能真正地行善。舊人與 主耶穌一起被釘死是走向永生的必經之路,但新人與主耶穌一起複活是主導,是前提。若沒有因主復活帶給我們的在永恆中榮耀的盼望,今生為主受苦便失去了意 義。         所以我認為,悔改與赦罪,行善與稱義,同死與同活,受苦與盼望,透過(in thecontent of)後者來談前者,雖然不容易講,但卻能講得清楚,講得透徹《羅馬書》就是一個很好的範例。至於以對比(in contrast with)後者來討論前者的方式,雖有印象強烈,激發思考等優點,卻容易引起混淆與誤解。所以儘管有些作者試圖在內容上平衡兩方面的真理,但因使用了對比 的方式,使兩方面的真理在讀後的效果中失去了平衡。 主內讀者 中傑 前提與結果 冬仁 中傑: 你好!         你提的很對,戰勝、死掉舊生命,非得靠着領受、且是白白地領受新生命不可。所以,恩典是信仰的核心, 是基督信仰超過其他宗教的地方;而行善是信仰的果子,是其它宗教也強調的。但若沒有前面的信仰的核心,就不會有信仰的果子。儒教中也有許多好東西,因為沒 有上帝的恩典就是千古空文。         但是,現在有一種現象,是自信、自足、甚至自滿於基督信仰的這個“優越”,這個上帝賦的“特權”,而有以下的忽略:忽略了上帝所賜予我們的一切恩典、赦 免、稱義、地位、盼望、應許,並不是無目的無意義的,都是為了叫我們成為祂所喜悅的新人;並且上帝白白賦予的上述一切,本身就帶着造成新人的能力,也唯有 在新人新生命中上帝的恩典才得着印證,得着彰顯,表明上帝的恩典真是臨到我們身上了。         這一個忽略發展成一種否定,即否定這種新生命的彰顯(即好樹之好果子)是我們信仰的必要環節,是神恩的必然見證。        與此相關的第二個忽略,就是忽略了其它正常宗教所強調的道德善行,總比不強調這些的世俗享樂主義、自由主義、個人主義要好。實際上,其它正常宗教原本也是 出於對罪孽的痛恨、對美善的追求,只是由於沒有上帝從天而下的恩典(上帝的恩典是人行善的真正能力),而沒有辦法行出來。但這並不是說,強調行善就不好, 更不是說,行善不好。 […]

No Picture
成長篇

悔與改

榮子        《進深特刊》第一期,對我的震動很大。我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下,我是“立定心志把自己擺上當成活祭”,還是單純為了得到一張進入天國的門票?        我與先生常議論,也許是國內長年的“思想改造”“脫胎換骨”教育,反而把我們搞糊塗了。以為只要大膽地承認自己有錯誤,是罪人,就是“悔改”了,變成新人 了。其實,“悔改”是“後悔認罪”和“痛改前非”兩部份組成的。“認罪”時要痛悔自己虧欠了上帝造我們時給予我們的榮耀,而不應像是在炫耀自己已認識到自 己有罪的“高度覺悟”;“痛改”時要靠着聖靈,與以前的“罪行”、“罪念”逐步地真正地分離,同時逐漸地真正地活出基督的樣子來。         我想起上學時的“做作業”,作業上老師划上“x”的,不僅是告訴我們此題錯了,要扣分,而且要在後面將它改成正確的。這才是“改作業”(不僅是“批作 業”)。我又想起改制服,一件不合身的衣服,如果想讓它合體,除了知道哪裡不合適(肥與瘦)之外,還須將多出的部分裁掉。將欠缺的部份補上,重新縫起,才 算完成改衣服。所以人們常說,改衣服比縫新衣服還要麻煩。        人要變成新人,也須如此。□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儘管做你愛做的事——再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有感

晨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Love God and do what you want.”在愛上帝的前提下,儘管做你愛做的事──這是第四世紀聖奧古斯丁的名言,也是十分值得每一位基督徒反覆玩味的話。 總算沒白養         五月中,新婚三個月的兒子、兒媳婦,以及我的女兒女婿、還有兩個孫輩,一塊兒來多倫多看我們。多麼快樂的相聚啊!可惜我的神學院課程也是於五月中旬開始,只好忙裡抽空,趕著做點功課……         我這個暑假修的是初期教會歷史。教授給的第一個作業,就是研讀我最愛的書之一:奧古斯丁的《懺悔錄》。由於和奧古斯丁神交已久,因此當我的靈魂再度進入他的敬虔時,那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的享受。         一天清晨,我靈修剛完,見兩個小孫兒還沒起床,趕緊打開電腦寫報告。這時兒子、女兒看我忙得緊,好奇地擁上來,瞧瞧這老媽到底在唸啥玩意兒。結果兩人異口同 聲地說:“啊,您在唸Saint Augustine’s Confession(奧古斯丁的《懺悔錄》)!我好喜歡這本書!”兩個人最後竟還加上一句:“媽媽,我覺得奧古斯丁跟您很像哎!”         不知道孩子們的意思是我像奧古斯丁那麼愛上帝,還是我很像奧古斯丁那麼愛認罪。不論是哪種,都讓我很感動——總算沒白養他們,好歹還算能瞭解我這做母親的苦心。         我確實是一個看重認罪的人。原因之一,是我盼望能在孩子們面前做一個榜樣,讓他們學會時刻到神的面前認罪悔改,時刻求神鑒察內心隱而未現的罪,在神和人的面前手潔心清,能登耶和華的山,能站立在祂的聖所。(《詩》24:3-4)          兒子八、九歲時,我陪他參加小朋友的足球練習,常常看見一個來自中東的年輕母親,帶著三個兒子,利用等候教練的片刻時間,在車子裡一同垂首禱告。母子四人是那樣的專注,外面的嘈雜絲毫不能影響他們。          我到現在仍記得這位母親的面容,以及她那因著禱告時不住點頭,而不斷輕輕顫動的深色蒙頭巾……          後來在與她的交談中,我驚訝地發現,原來這一天七次禱告,竟是他們伊斯蘭教信仰中的最基本要求!          暫且別笑話人家伊斯蘭教的一日七次禱告,或儒家的一日三省吾身很呆板,先讓咱們做上帝兒女的,在神面前問問自己:“上一次我在神的面前和人的面前認罪,離現在已經多久了?” 一切因為愛          基督徒之所以認罪,不是因為道德觀念(當然有道德觀念是好的),也不是因為良心問題(良心也是重要的)。基督徒認罪的最大原因,是因為愛上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