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換一種活法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歡然        我上大學前,很喜歡用華羅庚創立的統籌法安排生活。比如燒水時,抓緊時間掃地或澆花,一溜小跑搶時間,一切休閑、娛樂都視為浪費時間。        進大學後,因為對所學專業興趣不大,而且愛玩兒,又走向另一個極端,浪費了不少時間。        我這種走極端的個性和生活方式,看起來非常自由、隨心所欲,以最大限度取悅自己,卻沒有真正喜樂過。我常常嘆息人生的無法完全如意、難免痛苦。        信主後,上帝帶領我換了一種活法。 不再有苦無處訴了        1992年,我第一次住進精神病院。出院後,我開始參加教會的聚會。不久,經禱告,得到了我的第二份工作——在黨委宣傳處做宣傳幹事,參與辦廠報,同時搞些日常宣傳工作。         說實話,我心理負擔很重。雖然知道我的病的人不多,但我總怕別人知道。我還怕吃藥後影響智力,做不了工作。我又想出人頭地,不想平庸一生,對名利、地位看得很重,並眼高手低,不願意做小事。        後來,聽牧師講,不要執著於信主前的人生目標,不要去抓自以為重要的一切,要按照基督信仰,建立新的價值觀、世界觀。我這才知道,事業不是人生的首要追求,名利、地位不能帶給人真正的幸福。真理才能使人生真正有價值。        認罪、悔改,倒空內心的苦水後,我嚐到了主恩的滋味。從沒有人像上帝那樣耐心聽我的苦衷,我再也不會有苦無處訴了。我真正體會到自由釋放和喜樂安息,體會到幸福,也才明白過去為什麼在人前很風光,內心卻痛苦。 名利場上求誠實         黨委是個什麼地方,是個名利場!剛去的時候,我被人笑話我寫稿子不會編假話。我負責編輯企業報副刊,同時,每個月至少得寫一篇新聞稿,在報上發表。我去採訪,總是採訪到什麼寫什麼,從不添油加醬。而且,我的寫作技巧也不熟。所以,報社的同事都笑話我。        我一直在說假話、套話上“不開竅”,所以我寫的每篇文章都是講實話,新聞稿是這樣,散文稿也是這樣。都是有事實根據的,都是真情實感的。        聖經《歷代志下》16:9說:“耶和華的眼目遍察全地,要顯大能幫助向祂心存誠實的人……”上帝的帶領沒有錯。我居然因此有了自己獨特的文風和特點。大家喜歡上了我的文章。有的人還把我的文章拿回家,給子女當範文。我有篇大塊頭文章還被大報轉載。我編的第四版副刊,在兄弟企業報中,也有很好的口碑。那10年,我在省市乃至全國的企業報系統和新聞系統評獎中,得了許多獲獎證書,裝了一抽屜。        還有一次,我參加企業報協會的論文比賽。我大寫新聞真實的必要性,結果得了一等獎。我聽從上帝的話,最後得到的是很豐厚的回報。 認真做最小的事        上帝也一直在雕塑我。我是部門學歷最高的,但我很情緒化,不耐煩做小事(剛進部門,都要從小事做起)。我常常在不順利,或覺得枯燥時,煩躁起來,甚至影響工作。        有一次,我在我最煩的校對工作上出了錯,將“一流水準”誤改為“世界一流水準”。害得大家與我一起,一張報、一張報地把多餘的“世界”兩字劃掉。        還有一次,我去外面刻字店電腦刻字,把字的尺寸弄錯,幾公分的字刻成幾十公分。我這才知道,如果不忠心,我連小事也是做不好的。 […]

No Picture
成長篇

作一個誠實和真實的人

歡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我母親有位同學是清華大學的教授,他與我母親聊天,對現在的大學生有如下評價:學習和工作能力都很強,但有一個缺陷,就是做不到誠實。他說自己從小到大都是誠實的,可現在擔心晚節不保——他參加課題研究時,出於誠實,常常反對包裝、反對摻水分,別人都不喜歡他……         中國人有句盡人皆知的俗語:老實人吃虧。還有一句:不說謊話,辦不成大事。且不說文革時假大空的一套滿天飛,就是近幾年,賣假藥的、偷稅漏稅的、虛假新聞的、剽竊論文的、甚至參加奧運的運動員都虛報年齡……真是誠實何處尋也!         在中國歷史上,我們也找不出什麼名人,能像西方基督教文化下的奧古斯丁和盧梭那樣,誠實地反省自己的內心,以及隱秘的思想。這無疑是中國文化的致命傷。可見很多中國人其實是以誠實為恥,認為以真面目示人是可恥的。 冠軍得了零分         我信主前也是個不誠實的人。比如,當我在學校裡學習寫作文時,老師發現我有這方面的天賦,於是幾乎每次作文課,我的作文都是範文,當眾朗讀。日子久了,我坐上了作文冠軍的“寶座”。         然而我發現,要保證每次都是範文,不當“文抄公”是不行的。只要老師不追究,我就照抄不誤,甚至有的文章是大段抄襲。但神是公義的,在升學考試中,我這個作文冠軍居然審題失誤,作文得了零分。          升學考作文得了零分,我只能進入普通的初中。為了挽回面子,我苦讀了3年。結果,我如願進入了重點高中。在重點高中,為了上大學,我又苦讀3年——我怕成為平凡的人,怕像我父母單位裡那些工人一樣過一輩子。我要當一個能擔當大任的人,可以掌握自己和支配別人。          說實話,我對自己的生活一點都不滿意,因為我只想著考大學,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我的人際關係很緊張,我沒有時間與任何人聊天,也很少與父母、朋友 談心,和所有同學都成為競爭關係。我也很少有娛樂活動。我好像電影《紅菱艷》女主人公飾演的那個角色,穿上了一雙有魔力的紅舞鞋,只能不停地跳舞一樣,我 也只知道學習、學習……         在我心中,我是想用這些苦,換來將來一個理想的生活。現在的中國,名利、地位高過一切,“成功”是唯一目的,不管你的手段怎樣。人人都想當不平凡的人,當“超人”,想高人一等。 更喜歡聽哀樂         貨真價實的努力,獲得貨真價實的成果,我終於上了名牌大學。我以為自此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幸福的人生就會來臨,我以為可以用自己的雙手造一座天堂了。         然而,10年寒窗換來的成功的喜樂,只延續了很短一段時間,留下“不過如此”的感悟。我原以為成功能帶給我快樂的、理想的生存狀態,可是真的獲得成功後,我發現自己並不知道怎樣過快樂、理想的生活,我的生活並不比那些不上大學的人好多少。         我居然開始羡慕那些沒上大學,卻也沒多少壓力、輕鬆愉快地生活著的人了。與他們相比,我真是個怪物:我不懂得如何與人相處,不懂得如何休閑放鬆,不懂情趣。 而且我對自己沒有正確、平衡的認識,只看到自己的優點,看不見自己的問題,以為靠自己的聰明,足以應付人生的所有問題。         更打擊我的是,我是學歷史的,學校的老師提倡的學術思想卻是:任何理論,只要能自圓其說、能成一家之言,就有學術價值。沒有人再提“以真理為標竿、準繩”了——原來的共產主義思想,現今已不能作為真理的標杆與準繩,而新的價值體系又根本沒有建立。         我算是知道了,這是個不要真理、不尋求真理的世界。         我參加學校內外的各種舞會,尋求釋放和快樂。但在歌舞廳裡,我只找到發泄與刺激;在戀愛中,我只找到了傷害與失望;而鑽研學術就必須重新吃苦受累,我卻不再想以苦為樂了,我要真正的快樂!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To Speak the Truth in Love

By Bei-her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I can still remember that when we started to serve in our church, an elder in Christ wrote a letter to us. He said, “After you served for a while, you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以義以忠” ──基督徒的職業倫理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我國宋代名臣范仲淹離世之後,與他同時代、對他非常仰慕的富弼,給他寫 了一篇祭文,其中有這樣讚揚范仲淹的句子:“相勗以忠,相勸以義,報主之心,死而後已。”我們若細讀范仲淹的生平,就會看到富弼的讚揚之詞,沒有言過其 實。范仲淹身為朝廷重臣,一生報效國家百姓,的確可以用“以義以忠”四字來形容。         今日我們來談基督徒的職業倫理,其內容也是這四個字。職業倫理範圍很廣,這篇短文只論及一般的職業倫理,而不包括特殊的職業倫理。         主耶穌在講到天國的時候,將天國的主人對僕人的要求歸納為“良善和忠心”兩方面。這和“以義以忠”雖然用字稍異,其精神是相同的──固然范仲淹的“以義以忠”,是根據儒家學說的大道統,而基督徒談的“良善和忠心”,則必須以聖經為依歸。 一.以義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二十五章,對僕人的要求之一是良善。“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主耶穌稱讚祂的僕人“良善”,表示祂的僕人並非是單單聽命主人的奴隸,而是一位懂得分辨是非、有道德自主能力的僕人。他雖然身為僕人,在道德上卻是一位自由人。         假若主耶穌的僕人,只不過是“奉命行事”,不需要做道德的抉擇,主耶穌對他的稱讚,便成多餘。所以我們在公司作事,或替人打工,不要以為我們純粹是“奉命行事”,不需負任何道德上的責任。我們所做的一切事,必須合乎聖經的道德標準。 誠實不妄取         那麼我們在職的人士,怎樣才可以稱為“良善的僕人”呢?我認為首先,就是要誠實。范仲淹在他的文章中這樣寫過:“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後世研究范 仲淹的學者,也承認范是一位“雖一毫而不妄取”的君子!(註1)我們今日在辦公室很容易犯的毛病,就是隨意地把公家的東西拿為己用,家裡面的紙筆都是從公 司來的。在公司裡打私人的長途電話,成為常有之事。當然有人說,他也常把公司的事拿回家去做,用了公司一點時間物件,算不了甚麼。假如公司老闆跟你有這樣 的默契,是公開的,自當別論,不然就成為“妄取”和不誠實。         另外,在中國人某些行業中時常碰到,就是紅包和回扣。基督徒應否參與這種活 動?很多時候,紅包與回扣已成風氣,我們如何應付?首先,我們必須認清,當紅包與回扣的價值遠超過一般送禮的時候,就會影響一些行業上的決定。我們若用送 紅包的方法達到業務上的利益,是不誠實的。而收紅包我們也應該避免。這就是范仲淹“雖一毫而不妄取”的含義。亞伯拉罕也是不收回扣的人,他在營救了羅得一 家與所多瑪王的被擄的人和財產之後,拒絕了所多瑪王給他的財物(《創世記》14章)。若該行業紅包、回扣之風已盛,很難避免,則需考慮轉行或改換工作地 方。         在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環境中,誠實,也包括我們能在同事或上司面前勇于承認自己的錯誤和缺失,不歸功于己或委過于人。自己的升遷和令譽,不建築在別人的辛勞上。與別人共事的時候,必須清潔掉自私利己的念頭,不利用別人。常常在人、在神面前省察,並要坦誠地接受別人的批評……這都是值得 我們謹慎自守的。 道德良心         主要求我們成為一名良善的工人,表示我們在辦公的時候,對事、對人應有獨立的道德評 估。有時候公司的老闆,甚至顧客,都有可能要求我們做一些道德有問題的事,我們應自行評估,而非盲目遵從。越戰的時候,一群美兵在越南一個名叫 M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