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舉目》79期——編者的話(談妮)2016.08.10

節制,是與公義和將來的審判並列的!

此信息是昔日保羅在羅馬監獄中,對巡撫腓力斯夫婦的講道主題。這令他們感到非常恐懼。因為腓力斯既熟悉信耶穌之道,卻為了想討好當時的猶太人,刻意拖延對保羅控告的合法撤銷,還希望收到保羅的賄賂。(參《徒》24:22-27)

顯然,聖靈的果子節制,不僅是一種表面上的性格、行為,還有其他的內涵。 […]

编者心

態度決定高度——是什麼影響基督徒的形象?(談妮)2016.07.06

我去聽一個演講會,有機會與一位溫文儒雅、年齡大約在65-70歲之間的白人男士艾立克聊天。這位老先生不但極富學識教養的氣質,而且態度由內而外,是自然生成、謙遜慈靄的紳士風度。他告訴我,他曾經以宣教士的身份,在日本沖繩島教英文3年。在那裡,他認識了從芝加哥去的志願工南希,兩人因此相戀結婚。 […]

No Picture
主題文章

和平是以捨己的愛建立的(談妮)2016.06.17

災禍,正如耶穌所說的,可以在平安的日子臨到。 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編者心專欄2016.06.17   2016年6月13日上午,當奧蘭多屠殺發生之後次日,即有200多位穆斯林聚集在紐約市的公園內,利用伊斯蘭齋戒月(the month of Ramadan)的休息期間(在每天日落到第二天晨禮之前),一齊為這個事件中的受害者祈禱。(註) 回應屠殺發生不久後,即有媒體將穆斯林的齋戒月與這次恐怖行動連在一起。如此暗示發自宗教的仇恨。 我們在分析、報導各類恐怖事件的時候,要留意自己是否帶著論斷、歧視、沒有證據的假設(非經過查驗的“想當然爾”),或未經證實的聯想 …… ,並要避免在無意中造成更多的成見、隔離或敵對。 我們應當要更能讚賞(appreciate)、留意其他所有出於善意的行動。 《舉目》78期的主題,就是”和平“(參 http://behold.oc.org/?cat=2668)。 陳濟民老師的那篇《和平三釋》(http://behold.oc.org/?p=30089),即從解經的角度讓我們看見,和平是:1.平安, 2.和好,3. 和睦。 文章中提到: “在這種罪惡的世界中,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對立,感受不到真愛(上帝的愛),覺得孤離、恐懼與不安,在死亡的陰影下更是看不到生存的意義。” “聖經中,和平的世界,很像我們華人所羡慕的太平盛世,有平安、康泰的生活。然而不同的是,聖經中的和平,涵蓋的不僅是物質和精神的層面,更包括整個宇宙的每一個層面。 “平安是耶穌基督裡帶來的,是一種新生命的境界。藉著聖靈的工作,每一個聽上帝的話、信耶穌的人,都可以體驗到這種境界。這不是靠武力建立的,而是以捨己的愛建立的。”   註:原新聞報導出自美國網絡媒體Huffington Post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HuffingtonPost/videos/10153978476711130/ 另可參考其他報導:http://www.newnownext.com/200-muslims-gathered-to-pray-for-those-lost-in-orlando/06/2016/ 作者為《舉目》編輯。    

天下事

世界回教領袖呼籲保障基督徒的兩項聲明(談妮)2016.05.21

文/談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5.21       《馬拉喀什宣言》 由於ISIS 一直在中東實施對基督教與其他少數民族的滅絕行動,因此在2016年1月25-27日之間,來自120個國家,超過250位的穆斯林宗教領袖、國家元首、學者等,聚集在摩洛哥的馬拉喀什(Marrakesh, Morocco),聯合發佈了750字長的《馬拉喀什宣言》(Marrakesh Declaration)。 文件中聲明(註1),那些持續對少數民族的謀殺、奴役、驅離(迫使流亡)、恐嚇、飢餓及其他踐踏基本人性尊嚴的行為,都是令人髮指、且是與伊斯蘭教的崇高信仰毫無關係的。 不管是誰,舉著伊斯蘭教的旗號來行使其中任何這類的攻擊行為,都是針對上帝和上帝憐憫(mercy)的使者的誹謗,也是對超過10億穆斯林之信仰的背叛。 這份文件再次強調了在穆斯林地區的宗教多元合法性與宗教自由的保證——那些屬於少數的宗教信仰團體(包括基督教),應該有被尊重私人生活,宗教信仰受保護的權利。       《NU世界宣言》 此外,2016年5月9-11日在雅加達,成立於1926年、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組織,Nahdlatul教師聯合會(Nadlatul Ulama, 簡稱為NU)與來自33個國家的300多名宗教領袖,舉行了 “國際溫和伊斯蘭領袖峰會”(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Leaders of moderate Islam)。 他們於5月9日先舉行閉門會議,並於2016年5月10日發表了內含16條的《NU世界宣言》(the World Declaration of Nahdlatul Ulama),譴責在世界各地興起的穆斯林信徒的暴力極端主義,並肯定其他宗教的合法性。 根據《今日基督教》的報導(註2), NU主席(chairman) Said Aqil Siradj表示,伊斯蘭教是存有對多元宗教在印尼和平與和諧共存的概念(our concept of […]

主題文章

《舉目》78期——編者的話(談妮)2016.05.11

公元前600年左右,先知耶利米面對當時國際政治的詭譎多變,不但猶大國災禍迫在眉睫,而且他個人的處境也極為艱難,但他竟然體會到“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 (《耶》29:11)將近3,000年過去了,雖然今天有更多的戰禍憤怒,但耶和華向我們所懷的,依舊是“賜平安的意念”。 […]

主題文章

復活節雜感——從捨己、愛己到不受困(談妮)2016.03.02

復活節雜感——從捨己、愛己到不受困 文/談妮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編者心專欄2016.03.02 一晃眼,2016年已經進入春暖花開的3月了。 在北美,秋天的代表色是橙黃橘金。冬天在皚皚白雪中象徵聖誕的,則是大紅與正綠。春天的顏色,較之前面兩個季節,可就豐富了:淡紫、嫩黃、翠綠、粉紅……全是生命初綻的喜悅與單純。 至於夏天,大概就是碧海的藍,或是白花花刺眼的陽光。 春天的活潑歡欣,不僅是因為萬象更新,更是因為基督的復活,帶給我們今生內心平安喜樂的保證與永世的盼望。 我們能以上帝兒女的身份,自由、自信、暢快地慶祝,是因為耶穌基督的救恩與得勝(參《加》1:4;《羅》8:21)。 但是,為什麼有時候這份自信和快樂會消逝呢?是因為主不夠愛我嗎?是因為我不夠愛人嗎? 捨己 我們談到救恩,一定會想到耶穌的捨己,以及耶穌要求跟隨祂的人要捨己。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呢?            1)捨棄自己 在中文和合本聖經中,同樣翻譯成“捨己”,在原文中其實是不同的字。首先,耶穌為了我們的罪捨己——是捨棄了自己(παραδόντος),是上帝愛的實踐,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      2)否定自己 但我們要跟隨耶穌的必要條件,卻是另一種捨己——否定自己(ἀñíçóÜóèù。參《太》16:24,《可》8:34,《路》9:23)。 否定自己,是很多人在認信過程中,曾經歷過的。這就如義人約伯在經過漫長的自我抗辯後,因為“親眼看見”上帝,而“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參《伯》42:5-6) 只是,從常理看,一個厭惡自己的人,如何能健康地去愛人呢?   愛己 使徒約翰說:“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約一》4:19)愛人的能力,是生命成熟的特徵之一(參《加》5:22)只是耶穌愛我們,為我們捨棄了自己,我們若要效法耶穌愛人,如何去捨棄那個已經被我們否定的自己呢?我們又拿什麼去“愛人如己”呢? 1)飢餓地愛己 一個自我否定的人,常常是個對愛飢渴的人。他們會不自覺地以愛交易愛,內心深處對愛索求無度。這類人的“愛”,常常是以自我為中心的。 2015年、2016年連獲兩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多(Alejandro G. Iñárritu, 1963-),在他2006年上映的《通天塔》(Babel)中,母親自殺而父親冷漠的日本聽障女孩,就是一個例子,她企圖用少女的身體或嘲弄他人、或獲得關注、或換取關懷。但真正需要的,只是藉與人的聯結,感到自我的存在。 至於嚐過主恩的滋味,卻只停留在自我否定階段的基督徒,則常常是自義的、論斷的、尖刻的,或是憤怒的。他們內心更為寂寞,更難信任他人,或更難與他人建立深度的聯結……甚至,旁人會感到,他們擁有相對更強悍或更頑固主觀的“自我”。 2)從容地愛己 其實,跟隨主在否定自我的同時,是要與基督一同歸入死、埋葬,而後,不只慶祝復活節,也在基督裡建立一個新的我——在生活舉止或服事上,都不再靠舊的儀文,。(參《羅》6:4;7:6) 人一旦脫離了律法的捆綁,就表示人不再由外在行為來評價。上帝對我們的愛,不只體現在一次一擲千金式的“重價買來”(《林前》7:23),而且還包括恆常不變的珍視,與細緻的護理: “我幾次流離,你都記數;求你把我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裡。這不都記在你冊子上嗎?”(《詩》56:8) “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就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申》32:10) 這樣的愛,使我們篤定、安全、自信並泰然。或說,這樣的愛,讓我們感到有靠山而穩定。較之服膺於律法,更因為渴慕上帝的榮耀而不會輕易去放縱情慾。 […]

主題文章

在新文字時代回顧《舉目》2015熱門文章(談妮)2016.01.03.

文字不僅能記錄事件,而且能傳遞思想、感情、文化和信念。作為真理的依據——《聖經》,正是以文字的形式存在著。

只是,承載文字的媒體卻不斷地改變著:從單一到多元;從紙張到電子。《舉目》雜誌也與時共進,讓篇篇好文章的傳送形式,跨越了整體期刊到單篇傳送、傳統媒體到社交媒體。

在2016年的第一個主日,我回顧了2015年,《舉目》官網上被大量點閱的前50篇文章(見下方列表)。這些文章不僅反映了過去一年中世界的變化,也反映出讀者的需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