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讚美

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外三篇)(李賢)2017.09.20

 

李賢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20

 

“拿你的走吧!我給那後來的和給你一樣,這是我願意的。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嗎?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紅了眼嗎?”——《太》20:14-15

《馬太福音》中葡萄園的故事,深刻詮釋了“恩典”,教人如何對待自己所得,如何看待他人所得——無論是在巳初(上午9點),還是酉初(下午5點)進入葡萄園做工的人,都不是因為他們自己能幹,而是因為園主的愛心——聖經說,那些人都是閑站著、找不到事做的。

在葡萄園裡幹活的時間不一樣長,所得的工錢卻一樣,引發了很多人不滿。不滿的人,不是沒有拿到自己的工錢,而是沒有比他人獲得更多的好處。正如現在許多人,不是尋求好的生活,而是尋求比別人更好的生活。這種攀比,是出自貪婪、自利和自義。

巳初者像是法利賽人的化身,而酉初者像是妓女、稅吏的代表。恩典之下,不該是你攀我比,而當滿懷感恩。巳初者沒有意識到,無論自己比後來者多做了多少,若無恩典,自己就什麼都不會得到。人習慣從個人獲益的角度來論斷公平,卻忘記了從自己落魄的罪人身份來凝視恩典。

莫道人是非,你我皆罪人!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

 

饒恕的理由 

“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路》23:33-34

饒恕,沒有人比耶穌做得好!耶穌不只是饒恕,更主動地愛和給予。

十字架上,耶穌代人求赦免,理由是:人所做的,他們自己並不明白。

那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從一方面說,他們一定知道的!他們知道耶穌的行為是無可挑剔的,所以製造罪證、雇人誣陷;他們知道耶穌的大能,知道耶穌深得人心,他們的地位岌岌可危,所以他們和自己最厭惡的羅馬政府合作,處死耶穌(黑暗對光的排斥)。說他們不知道,這是天大的笑話。

然而他們真的不知道!他們不知道自己所釘死的,正是那賜予生命的;他們不知道自己所拒絕的,正是那他們久久盼望的彌賽亞;他們不知道自己所譏笑的,真是那榮耀的王;他們更不知道的是,原來這便是上帝所命定的救贖。

耶穌要告訴我們的是,饒恕不是漠視他人對自己的傷害,更不是不顧事實、自我欺騙。真正的饒恕,是直面痛苦和傷害,卻以恩典待人。耶穌看見的不是人的可恨,而是人的可憐。可恨之人皆是可憐之人——傷害他人,實際上是一種強烈的表達方式,反映出人內心的缺憾和需要。被傷害是痛苦的,這種痛苦提示我們,不要去傷害對方。饒恕,就是你期待他人怎樣對待自己,你就怎樣對待他人。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只是我告訴你們,什麼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為天是上帝的座位;37節: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譯:就是從惡裡出來的)。”  ——《太》5:34

很多人只從律法和道德的角度, 解讀基督徒為什麼不可以起誓。這種解讀,把上帝想成不近人情,卻不知道上帝任何的命令都飽含對人的愛意。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耶穌給出了3個理由:

首先,上帝不是我們的佐證,反倒是我們應該遵照上帝的旨意而行,榮耀祂(參《太》5:34-36)。許多人起誓,會借用比自己更有說服力的人。威嚴的上帝,是最常被人借用的。人被造是要榮耀上帝,而不是借用上帝的名義來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且,起誓往往伴隨著咒詛,而聖經則教導我們要祝福(參《雅》3:9)。

其次,人要量力而行,勿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因為人“不能使一根頭髮變黑變白了”(《太》5:36)。需要起誓的事情,多是別人無法相信,或者自己無法保證的。任何事情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而非人的手中。我們只能說:“如果上帝願意的話,便可如此。”(參《雅》4:13-14)我們無法在上帝之外做任何的事情,但是起誓本身卻忽略了人生中不可確定的因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第三,起誓的目的,是要別人信任自己。也就是說,起誓者知道別人不信任自己了。耶穌說,“是,就說是”(《太》5:37),意即基督徒的生活應該是以誠信為本的,言行理當被人信任。起誓否認了之前的信任,也否認了起誓時的可靠。起誓最多的人一定是愛撒謊的,否則他人為何如此不信任?起誓只能讓人更不相信。

請不要起誓,也請不要相信起誓的人,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起誓。

 

 

抬頭看,無處不讚美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或作上帝)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詩》8:3

人生迷茫,是因為人力圖於自身尋求依歸。人努力證實自己的重要性,但掙扎使之懷疑,挫敗使之破碎,最後才知,人生之所望,本不在自己的身上。從自己的角度出發,難免自視過高,以至於常常自憐。

觀察上帝所造,人則能認識自己的渺小和尊貴——渺小是本身的,尊貴源自上帝的抬舉。人失落時,若能像詩人大衛一樣,抬頭看上帝所造的萬物,“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覺得處處可讚美。

猶太人的諺語說: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世界為我而造。“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的意思是,宇宙的浩瀚,使人深感自己的微不足道。如盧雲所說,抬頭看是謙卑人的記號,因為他找不到可以驕傲的理由。面對星雲,方知渺小;面對自然,才覺幼弱;世界對於沒有信仰的我而言,是一種威脅,它的強大甚至不允許我盲目自大。無盡的穹蒼間,我突然迷失了。低下頭,我開始自暴自棄。

“世界是為我而造”,意思是,當我終於投入天父的懷抱,造物主告訴我,只有我的存在才讓世界完美,也只有我才能使基督捨身。我的存在不是偶然,而是出自造物主精細的雕琢。我開始看重自己。當我知道不是我附屬於世界,而是世界附屬於我,我開始歡躍。抬頭看,我開始高聲讚美。

 

作者來自台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是什麼讓你不舒服呢?(張怡昕)2016.07.25

文/張怡昕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7.25

圖1-by fujikama-baby-1261777_1280

參觀莫扎特博物館

這幾天我和爸媽在奧地利的薩爾茲堡(Salzburg,Austria)旅行,參觀了莫扎特(Mozart)的出生地和他們家搬家後居住的地方改建的博物館。

莫扎特的爸爸是音樂家,很擅長音樂教育,不僅教導莫扎特和他的姐姐,還出版了音樂教育方面的書。莫扎特後來在巴黎,看到他爸爸寫的教小提琴的書被翻譯成了法文版,還特意買了寄給爸爸。

博物館裡,還有莫扎特當年學過的樂譜,其中一張上面寫著,莫扎特5歲生日前3天,從9點到10點半,他學習了這部分。莫扎特不僅有個好爸爸,他自己也很有天分,維基百科上說,他有絕對音準,很小就學會了閱讀和書寫,6歲就能作曲了。

真是讓人感歎!

對莫扎特,我想大多數人都是敬佩他,不會內心覺得有什麼不舒服。可能因為他實在太出眾!再者,他是個古人,距離我們很遠。

但有時,我們內心可能會因為身邊朋友同事的成績,感到不舒服。

圖2-Salzburg_attr_1

不要為學二代心裡不舒服

以前和一些做學術的朋友們聊天的時候,大家講到有一些學二代,發文章順利。學二代,顧名思義,就是做學術的第二代,他們的父母已經是學者了。說到學二代,大家有些不平,因為覺得學二代發文章好像比較順利,事業起步得早,而我們可能還在苦苦求索。

當大家吐槽加搞笑,表達著真真假假的羡慕嫉妒時,我心裡被提醒,對不知道的事情,不要亂猜,不要心存不平。

如果因為父母從事學術行業,就對這個行業多一些瞭解,然後上手更快,這不是很正常的嗎?如果因為對某個領域接觸的早,受的學術訓練系統,比同齡人更早做出了好研究,這不也是很正常的嗎?如果沒有使用什麼不好的手段,也是一步一步經過審稿,不斷地修改文章,文章發表出來,不是很值得佩服嗎?

其實我的朋友裡就有學二代。這個朋友是非常聰明、努力的人,做事也十分專注。她確實對於學術行業有更多的瞭解,比較早就選定自己研究的方向,發表了文章,在很好的大學得到教職。

如果別人的起點高,天資好,有人際資源,取得好成績,不是很正常的嗎?

 

不舒服的原因

為什麼會有不舒服的感覺呢?

我想到兩點。第一,可能是覺得別人用了人脈關係沾了光,不全是靠真本事。我不排除有這種情況。但很多時候外人根本不知道情況,沒有必要猜測。就算真的有靠關係,但關係其實是很複雜的,裡面還涉及到程序正義的問題,不是我能評斷的。

第二,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可能是羡慕和嫉妒的混雜。我覺得嫉妒最容易發生的情況,可能是兩個人水準相當,但是突然發現,怎麼他/她好像得到了某個自己很想要的東西。憑什麼是他/她呢?憑什麼他/她可以呢?

我想,上帝不希望我們把精力浪費在這種無謂的比較上了。每個人的天分不同,經歷不同,機遇不同,既然有那麼多不同,怎麼比較呢?

圖3-gesture-772977_640

做個清心的人

如果能夠發自內心的為別人的成就感恩,這樣的人是有福的。真心地讚賞別人,就好像是在稱頌上帝創造的奇妙。

如果想要取得成就,那就要耕種自己的田地,在工作和生活中盡力。也思考怎樣通過自己的努力幫到別人,給社會貢獻一些什麼。

不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取巧的辦法,有什麼獲取暴利的手段,我得學習踏踏實實地做自己該做的工。草木禾秸的工作經不住火燒。如果確實是因為看到不好的事情,不正當的手段,心裡起了不平,就求主潔淨自己的心,並且把不平轉化為代禱,祈求公義和公平臨到。

願我們做清心的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效果為何不同?——淺談音樂敬拜讚美

本文原刊於《舉目》76期。

文/唐侃

BH76-08-8025-圖2-談妮攝-DSC_0806 W600

現在華人教會中,音樂(包括唱詩、器樂的伴奏和獻奏。本文統稱音樂)敬拜讚美越來越受重視,不再是為了等人、拖時間,而是敬拜的重要部分。

音樂是敬拜的重要部分,這在我們信仰的歷史當中可以找到許多根據。在《詩篇》中,詩人呼召會眾向耶和華唱新歌,用各樣的樂器來讚美祂。大衛將有音樂恩賜的利未人組織起來,成為合唱團、樂隊,在放置約櫃的帳幕中讚美上帝(《代上》15、16章)。

上帝把人造得有思想、有情感,有靈、有體。因此,人敬拜上帝不應該停留在頭腦、思想中,也要把思想引發的情感用語言、音樂甚至是肢體動作,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達到身心靈全人的敬拜——把當得的讚美敬拜歸給上帝,敬拜者有人得造就、蒙福。

為此,上帝把一系列必要的條件:敬拜、讚美的心,感恩的心,歌唱的能力,發明、演奏樂器的能力,空氣傳遞聲波的功能,人耳聽見聲音的功能,音樂感,心靈感應音樂的共鳴……賜給人!使人能夠在群體中,共同用音樂、歌聲讚美上帝。這實在是上帝奇妙的恩典。

敬拜音樂是否有“好壞”之分?

常有人問,敬拜的音樂是否有“好、壞”之分?這問題不容易回答。

我個人覺得,除了一些極端的音樂,例如,歌詞邪惡、抵擋上帝的歌曲,邪蕩、放縱的曲調(我個人認為,確實存在著引發人這樣感受的曲調。不過,音樂是個人心靈的感受,因人而異,因此無法一概而論),一般的音樂並無所謂“好壞”之分。然而,用在敬拜上,卻有“適合、不適合”之分。

各個時代、各種文化、各個地域,河南、陝北、印度、巴羅克時期……都有自己獨特的音樂來抒發情感。本文化的人會對自己的音樂產生特殊的親切感,和自然的接受度。因此,在敬拜中應當多使用對當地人比較有效、能幫助他們抒發情感的音樂。比如,在中國鄉村,小敏的詩歌因朗朗上口,容易引起心靈的共鳴。

不過,適當地介紹異文化的經典敬拜音樂,對開闊敬拜的胸懷、豐富敬拜的情感、提升人的靈性,能產生奇效。不乏中國學者坐在歐洲教堂裡,聽到四部和聲聖詩,心靈震撼,感動得淚流滿面……

音樂是一種特殊的感情語言,為要表達心靈的感受。從這個角度,音樂又有“適合與不適合”之分。如果用憂鬱的小調來表達“你真偉大”這樣宏偉、寬廣的意念,就不適合。如果用緩慢、抒情的音樂,去配歡快、激昂的歌詞,或是用輕盈、多變的節奏,去配莊重、嚴肅的主題,都不是明智之舉。

合適的歌詞配上合適的音樂,才能最大限度地發揮音樂的功用。這也就是為什麼一些詩歌經久不衰,受不同時代、不同文化的人喜愛,而另一些詩歌卻如曇花一現。

如何有效地帶領敬拜讚美?

這也是人常問的問題。每個有經驗的帶領者都會有自己的心得。這裡就我本人的觀察、體會,進行淺顯的分享。

  • 幾種情形

看到過這幾種的情形:

1.聚會前,大家天南地北地聊天。領會的一聲令下,音樂響起,大家就又拍又跳地敬拜起來。我真心相信有些人能夠一下子進入這種狀態,但對於我這種內向的性格來說,很難!

2.帶領的人事前迫切禱告,被聖靈充滿。開始敬拜讚美時,即要求大家與他一樣,舉雙手敬拜上帝。因大部分人無法馬上跟從,遂責問:“耶穌為我們死在了十字架上,難道我們連舉雙手讚美都做不到嗎?”於是有人勉強舉手,有人繼續沉默,場面尷尬。

3.有人帶詩歌,像是要在曠野繞40年,一會兒站起,一會兒坐下;一會兒快帶到高潮,但一下子又低下去了。不知要帶到何方!給人的感受是不順,沒有釋懷,不容易進入敬拜,甚至心都散掉了。導致接下來講道的人需要花時間、花力氣,再把人帶到上帝的面前。

4.有的人帶領敬拜,大家都覺得“很順,有能力”,能夠把人一步步地帶到敬拜的境界,帶到上帝的面前,讓人敞開心扉,盡情地敬拜讚美上帝,更預備好要領受上帝的道。

  • 效果為何不同?

為什麼同是領敬拜,效果卻如此不同?

上帝造人,賜了人身體、靈魂、思想、情感。人從一個普通的狀態進入到敬拜讚美的狀態,需要一個過程。敬拜者必須在上帝面前預備,也需要帶領敬拜的人有智慧和能力引導。

敬拜者自身的預備是非常重要的。

《詩篇》中的“上行之詩”(121—134首),據說是以色列人走向耶路撒冷時常唱誦的:“我要向山舉目(耶路撒冷地勢較高,聖殿坐落在山丘上);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121:1-2)又說:“人對我說,我們往耶和華的殿去,我就歡喜。耶路撒冷啊,我們的腳站在你的門內。”(《詩》122:1-2)

我們去教會的心情,是歡喜、期盼,還是沒感覺,甚至是勉強?我們真的依靠上帝,覺得我們的幫助是從耶和華而來,還是半心半意、三心二意?

敬拜者應當每天過敬拜的生活,與上帝同行,做主門徒,凡事交託,恆心追求聖潔、公義。週六晚上就應該預備自己的心,與全家一起思想上帝一週的保守、帶領,感謝上帝,並且早點休息,為主日的群體敬拜準備。這樣一定更容易進入敬拜的境界。

  • 大衛的榜樣

談到敬拜的榜樣,我們一定會想到,大衛在約櫃運到耶路撒冷的過程中脫去外衣,在上帝面前極力跳舞、敬拜上帝的樣子。仔細觀察,大衛達到這樣敬拜的高潮,是經過一個過程的:

首先,大衛因上帝向他施恩,定意要將約櫃運回耶路撒冷,以便在約櫃前求問上帝(參《代上》13:1-3)。他決心依靠上帝,與上帝同行,敬拜上帝。當他第一次用牛車運約櫃失敗,又看到上帝因約櫃賜福俄別以東家,他再一次定意要將約櫃運回耶路撒冷。這一次是完全按照上帝的吩咐:使利未人自潔,抬上帝的約櫃(參《代上》15:11-12 )。

其次,大衛思考、歌頌上帝的恩典與作為。他組織了一個龐大的敬拜讚美團,包括合唱團和器樂隊,邊走邊唱邊奏樂(參《代上》15:16-22)。他們歌唱的內容,記載在《歷代志上》16:7-36。他們數算上帝給列祖的恩典,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起的誓、立的約,賜給的迦南地,及上帝如何使他們在列邦當中昌盛……大衛的情感因而再次被攪動,被上帝的大愛所感動,被感恩所充滿。他的情緒達到了高潮。

大衛沒有壓抑自己敬拜的情感,而是順著心靈的感動,完全敞開在上帝的面前。他放下一國之君的身份,像一個單純的小孩子,進入了忘我的全身心靈的敬拜。他似乎是脫了外衣,盡情地跳舞敬拜。他的妻子,即掃羅的女兒米甲,輕看、嘲諷他:“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一樣,有好大榮耀啊!”(《撒下》6:20)

大衛的回答表明了他的內心:“這是在耶和華面前;耶和華已經揀選了我……所以我必在耶和華面前跳舞。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你所說的那些婢女,她們倒要尊敬我。”(《撒下》6:21)

當大衛進入真正的敬拜讚美,結果就是:1.上帝的心意得到滿足——大衛在上帝面前獻燔祭與平安祭。2. 大衛自己在上帝面前蒙福——他更加謙卑,更加愛上帝。3. 大衛愛人的心、與人和睦的心也增加——他為以色列民祝福,並且分給每個以色列人一個餅、一塊肉、一個葡萄餅。

真正的敬拜讚美,就是把上帝當得的稱頌歸給祂,使人愛上帝、愛人的心都增長。

  • 呼召大家定意來敬拜上帝

BH76-08-8025-圖1-談妮攝-DSC_0451 W400一個帶領敬拜讚美的人,自己首先要成為敬拜者,在預備過程中,在帶領之前,誠心禱告、敬拜上帝。在開始的時候,可以誦讀一段“上行之詩”,呼召大家來到上帝面前敬拜祂。也可以配一首短詩歌,如《早晨我要向祂唱新歌》,或是《當以感謝進入祂的院》。

  • 帶領思想奇妙偉大

帶領者要帶著大家思想上帝的奇妙偉大。這時可以帶領大家唱一些有深度神學內涵的傳統詩歌,有如:《你真偉大》,《這是天父世界》,《古舊十架》,《怎能如此》,《無比大愛》,《奇異恩典》……以思想上帝創造的奇妙,赦罪的恩典,在十字架上捨命救我們的大愛,在生活中對我們的保守與引導,思想上帝的奇妙恩典……

  • 帶領抒發情感

以禱告來讚美上帝的偉大、聖潔、公義、慈愛,承認自己的不配和罪,感謝上帝在十字架捨命赦罪的恩典。帶領大家用心靈和誠實,由裡到外、全心全人地投入到敬拜讚美當中。

這時可以帶領大家唱一些充滿情感的詩歌,比如《主耶穌我愛你》。可以邀請大家按聖靈的感動,單單來到上帝的面前,自由地來用身心靈來敬拜。

有人覺得一定要舉手才能表達對上帝的讚美敬拜。感謝主!

有人覺得發自內心的歌唱足夠了。感謝主!

有人不善於唱歌,選擇安靜默禱與聆聽。感謝主!

有人一定要跳舞,才能釋放自己敬拜主的情感。感謝主!

最後一種人,可以自己找一個靠後、靠邊、不影響別人的地方跳,好像大衛跳在上帝的面前,而不是跳給人看。

總之,讓聖靈自由運行在人的心中,引導大家敬拜。我們的心單單向上帝,我們的眼只有耶穌。我們當除去米甲的心態,勿以世俗的眼光、人的眼光,去論斷、約束他人。

  • 帶領完全降服

當我們被上帝的聖潔、美善所吸引,被祂極大的恩典所感動,當我們在意志、思想、情感、身體上完全投入敬拜,讓上帝在我們的全人居首,我們就如保羅所感受的,心甘樂意地將自己完全獻上,成為活祭——祂為我們死,我們為祂活!

這時可以帶領大家,一起站在上帝的面前,眾人如同一人,同心合意唱《獻上活祭》、《主差遣我》、《宣教的中國》,使敬拜達到高潮。

真正的敬拜讚美,是把上帝當得的稱頌歸給祂,使人愛上帝、愛人的心都增長!

作者曾任聖地亞哥交響樂團等幾個中、美知名交響樂團中提琴手,後蒙召全職服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音樂與人生——從《詩篇》150篇談音樂敬拜

賴建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conglinzm_635b        音樂是基督教會的特色,讚美詩歌展露信徒靈性的經驗,闡明信仰的精髓。聚會中,每當天籟般的樂聲響起,不論男女老幼,都全心投入,熱忱唱和,甚至離座而起,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許多人初到教會,不明白聚會的儀式,也聽不懂所講的內容,卻被詩歌深深吸引。有的詩歌像是節慶歡唱,令人神魂飛揚,激發人對造物主的感恩;有的詩歌似空谷足音,撫慰受創心靈,重建向上心志。

        有的詩歌古老沈穩,有的詩歌現代活潑;有的詩歌充滿異國風味,有的詩歌像是中國小調;有的詩歌耳熟能詳,原來電台常常播放;有的詩歌令人驚喜,原來是大師作品……

        基督教的詩歌,就像各地的教堂建築,形式千千百百。能夠傳唱至各地的詩歌,總有打動人心、引發共鳴之處。

讚美自始至終

        舊約的《詩篇》,總共150篇,其中多篇有音樂標記,甚至用何曲調、何種樂器,都標明得清清楚楚。

       《詩篇》第150篇,是《詩篇》的末篇,很適合作為全卷的總結。該篇提到了各種樂器,包括號角、琴瑟、簫、鼓和各種的鈸。有管樂,有弦樂,還有打擊樂器,甚至還有舞蹈,對現代教會的敬拜帶來莫大的啟發。

        這篇詩歌以“哈利路亞”開始,又以“哈利路亞”結束。“哈利路亞”就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全篇一共6節,“讚美”就出現了13次。“讚美”(或是“頌 贊”),原意是大聲歡呼──至深的情感,需要至情至性的表達。這就如耶穌騎驢進入耶路撒冷,“前行後隨的人,都喊著說:‘和撒那!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 的!”(《可》11:9)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中的“要讚美”,乃是命令與邀請。第一,這是必須做的事。有人責備耶穌的門徒,因為他們跟隨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時,大聲讚美神。對此,耶穌回答:“我告訴你們,若是他們閉口不說,這些石頭必要呼叫起來。”(《路》19:40)

        再者,“你們要讚美”是邀請眾人同來讚美。許多個人內心深處的情感,往往在聚會中才被引導抒發,才會真情流露。“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聖經中,唯有耶和華是“讚美”的受詞──在宇宙萬有中,唯有耶和華配受崇敬、讚美。

地點、內容、理由

        《詩篇》第150篇在第1節,提到讚美的地點:

        首先,是神的聖所,因為讚美由神的家開始。正如天上的聖所,有天使撒拉弗在主寶座周圍侍立,呼喊:“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賽》6:3)

        其次是宇宙穹蒼,包括神創造的大自然。本篇詩歌不僅呼籲以色列民前來敬拜,更邀請天上的天使天軍、太陽、月亮、星宿,甚至地上的一切,包括大魚和深洋、風霜雨霧、山川樹木、蟲魚鳥獸、君王領袖、男女老幼,都來敬拜、頌讚神(《詩》148)。

        本篇的第2節,表明讚美應該有具體的內容、充分的理由。要因上帝的恩典作為來讚美祂,更要因上帝的榮耀美德來讚美祂。

        其實不僅本篇,《詩篇》全篇都以神為敬拜的對象,以祂為讚美的中心。不論是感恩或抱怨、祈求或讚美、信靠與智慧,皆因對神有豐富的經歷,對神的大恩大德有深刻的體認,而油然發出真誠的贊嘆。

樂器豐富多樣

        接下來的第3節到第5節,講述用各種樂器(像是龐大的交響樂團)來讚美神。這些不同種類的樂器,寓意了不同的人群一同敬拜、頌贊神。

角聲

        首先,提到的是“要用角聲讚美祂”(第3節)。這是特別指祭司參與敬拜與頌讚。在以色列,吹的角多用羚羊的角作成,聲音低沈,可以傳遠。B. Mazar在耶路撒冷聖殿山南端,發現了一塊巨石(2.43 米 x 1米,見圖一【註一】),上面刻有第二聖殿時期的希伯來文“吹角處”。這應該就是祭司站立吹角之處,宣告安息日的開始。

        羅馬提多將軍的凱 旋門浮雕,上有銀號,亦見證那時由祭司帶領,用音樂來敬拜神。聖經中記載祭司在多種場合吹角,包括宣告神臨(《出》19:16-19);宣告聖會(《利》 23:23-25);宣告行進(《民》10:2-10);宣告爭戰(《書》6:4 ;《摩》3:6)。吹角總是宣告重大事件臨到。

鼓瑟彈琴

        第3節中,還講到“鼓瑟彈琴讚美祂”。這是指“利未人”,在聖殿中用音樂事奉神。
       3,000 年前,大衛王為了預備建造聖殿,把祭司分為24個班,輪流到聖所事奉(《代上》24章)。他更選派利未3大家族的首領:亞薩、希幔、和以探(可能與耶杜頓 是同一個人),帶領族人“在耶和華的約櫃前事奉,頌揚,稱謝,讚美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代上》16:4-7;《代上》25:1)。他們美妙的樂聲,更 使神的百姓情緒激昂高漲。
Open in new window
        當約櫃被迎入耶路撒冷時,利未人用各樣樂器頌贊神,大衛和以色列眾人隨著瑟、鼓、鈸、鑼等樂音,歡欣跳舞(《撒下》6:5;《代上》15:16)。

        這些利未人又被稱作“先見”(“先知”的別稱,《代下》29:30,35:15),因為唱詩不只是代表會眾歌頌神,也是代表上帝對會眾傳講信息。他們以音樂事奉神,成為後來教會唱詩班的前身,也為世世代代以音樂敬拜神,建立了良好的制度。

擊鼓跳舞

        第4節,講到“擊鼓跳舞讚美神”。這是最歡樂、興奮的敬拜方式。鼓是最古老的打擊樂器之一,在圓形的架上蒙上一層緊繃的動物皮,就可用手或鼓槌,敲擊出聲。

       鼓的形狀大小不一,還可附加各種配件,產生不同的音效。鼓可單獨使用,也可許多不同種類、數量的鼓一同演奏。鼓聲可用來傳遞信息、指揮行進,很適合用於祭典、打仗及軍樂隊;鼓聲也具有強烈的節奏,配合音樂與舞蹈,最能震攝人心,產生激昂的情緒。

        現代樂團所用的套鼓,出現在9世紀末,廣泛用於流行音樂,近年也被許多教會的敬拜讚美團採用。

        舊約中多次提到擊鼓跳舞,且多是婦女參與。第一次是慶祝以色列民出埃及,“亞倫的姊姊女先知米利暗,手裡拿著鼓,眾婦女也跟她出去拿鼓跳舞。”(《出》15:20)這是聖經中第一次提到用樂器伴奏敬拜神。

        士師時期,耶弗他的女兒,“拿著鼓跳舞出來迎接他”(《士》11:34)。

         婦女跳舞,迎接凱旋之軍,也出現在掃羅王時。當大衛打死了巨人歌利亞後,隨眾人回來,“婦女們從以色列各城裡出來,歡歡喜喜,打鼓奏樂,唱歌跳舞,迎接掃羅王。”(《撒上》18:6)

       《詩篇》也提到擊鼓的童女,“歌唱的行在前,作樂的隨在後”,一同宣告耶和華神是王(《詩》68:25)。

        然而在公眾面前跳舞,絕非婦女、孩童的專利,因為聖經記載,當以色列人迎接約櫃進入耶路撒冷時,“大衛穿著細麻布以弗得,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撒下》6:14)。

        “以弗得”是祭司的禮服,穿著以弗得在耶和華面前事奉,是極其莊嚴、神聖的。大衛卻穿著以弗得,在眾人面前“極力跳舞”,表達的是對神的謙卑愛戴。

        圖二是1320年,在西班牙巴塞羅那出版的猶太人逾越節手冊上,就繪有米利暗與婦女擊鼓跳舞敬拜神。13世紀,法國路易九世的《摩根聖經》(Morgan Bible,又稱作《馬切卓斯基聖經》The Maciejowski Bible),上面繪有“大衛打敗歌利亞,眾人擊鼓跳舞迎接凱旋軍”,顯示猶太和基督教會都有擊鼓跳舞敬拜神的傳統。

        今日許多教會的聚會中也有舞蹈,在優美樂聲中以肢體動作,表達對神最真誠的敬拜。
Open in new window
絲絃、簫

        第4節中,繼續講到用“絲絃的樂器和簫的聲音”讚美神。在古代以色列,絲絃的樂器,似乎屬於宮廷的雅樂,用於君王的婚禮(《詩》45:8),和聖殿的敬拜(《賽》38:20)。

         而簫則屬於牧野蘆笛,可能是聖經最早提到的樂器。《創世記》記載,猶八“是所有彈琴吹簫之人的祖師”(《創》4:21)。簫也是雅俗共賞的樂器(約伯就曾特別提及),好像大人小孩都喜歡,男女老少都欣賞(《伯》21:12)。

        音樂也常是最能勾起思鄉愁緒的。《《詩篇》》記載,被擄到巴比倫的以色列民,一追想錫安就哭了。他們把豎琴掛在柳樹上,因為有人要他們唱一首錫安的歌,他們哀嘆:“我們怎能在外邦土地,唱耶和華的歌呢?”(《詩》137:1-4)

        本篇第5節提到,“大響的鈸”和“高聲的鈸”。近東【註二】自古以來,就有不少這一類的敲擊樂器,今日仍可見到亞述的鈸和銅製的手鈴,甚至有男女持鈸的陶像。

        鈸和其他敲擊樂器一樣,往往使用在樂曲的最後,為的是增添效果──那時樂曲到達最高潮,人的情緒也達到最高峰。鐘鼓齊鳴、鈸聲震耳、角聲高舉,所有人高唱齊唱……同慶耶和華在我們當中,接受人最大的敬拜。

為什麼要頌讚?

        在此,我們一同思考讚美的意義:

        首先,誰能頌讚神呢?死人當然不能稱頌神。因此,《詩篇》的作者呼籲蒙恩得救的人、敬畏耶和華的人、尋求祂的人,都要讚美祂。詩人更呼籲耶路撒冷、萬國萬 民,及天、地、海和其中的一切動物都讚美神,甚至天上的日、月、星宿,耶和華的眾天使,都要讚美祂。讚美是蒙恩經歷神的自然結果,讚美更產生巨大無比的影 響力。

        其次,我們當思索:為何要頌讚神呢?詩人特別提出,要因耶和華的慈愛與美德讚美祂,要因祂所行的奇事與作為讚美祂,要因祂豐富的供應與保護讚美祂,要因祂公義的律法與教誨讚美祂。天使頌贊神的創造;蒙恩得救的人,稱頌神的救恩。

        那麼我們當在何處頌讚神呢?首先當然應該在聖殿中讚美,因為聖殿是敬拜神的中心,頌贊要從神的家開始。其次當在聚會中讚美,不限於教堂裡面,或是有優美音響效果的場所,更要在各人的家中、小組聚會中,甚至在大自然中讚美神。

        最要緊的,是要從內心來頌讚神,口唱心和地以詩歌來頌讚祂。口唱仍覺不足的,當以各種樂器伴奏,甚至擊鼓跳舞來頌讚神(《詩》68:25,81:2,149:3,150:4)。

新歌老歌同唱

         聚會崇拜,詩歌不可少。詩歌可振奮人心,提升靈性。

       《詩篇》鼓勵人多唱新歌(《詩》96:1,98:1)。因為我們的神豐富偉大,祂的恩典天天更新。新的經歷,新的感受,總能激發新的靈感,產生新的詩作,譜出新的歌曲。

        但是歡唱新的詩歌,不代表要排斥老的詩歌。傳統詩歌本收錄的,多是歷代精品,歷久彌新,像是1,000前聖伯納的《創傷的頭》,500年前馬丁‧路德的《千古保障》。

        而18世紀,更開啟了聖詩的黃金時代,包括英語聖詩之父以撒‧華茲(1674-1748),約翰‧衛斯理的弟弟查理士‧衛斯理(1707-1788),都是譜寫詩歌的佼佼者。

        至於芬尼‧克羅斯比的《有福的確據》,約翰‧牛頓的《奇異恩典》,至今仍是眾人最愛吟唱的聖詩。這些聖詩見證先聖先賢的靈性情操。屬靈復興運動也往往伴隨偉大的詩歌。

        然而詩歌那麼多,要如何選擇詩歌呢?好的詩歌,首先要曲調優美,詞句典雅。其次當合乎音律,順口易唱。當然更要發抒情感,回應神的愛。而且應當信仰純正,提升靈性。也要配合聚會和歡樂節慶。

         詩歌是為了聚會,唱詩須打動人心。因此當注重信息,傳揚真理,發抒情感,帶出行動。選好的詩歌配合聚會,固然重要,帶領會眾同心歌唱,虔心敬拜真神,更要謹慎從事。

        不論是獨唱,還是敬拜讚美團帶領詩歌敬拜,或是詩班在崇拜中獻詩,都要專業與靈命配合,把最好的獻給神。不僅要平日勤加練習,增進歌唱技巧,注重紀律與合一,更要提升靈性,手潔心清,因為這是寶座前的事奉。

         好的詩歌與好的講道相得益彰,二者使敬拜的形式與內容更加豐富,使人的宗教體驗提升。好的詩歌甚至超過講道,因為優美的旋律與歌詞,可重複傳唱,不斷感動人心,流傳千古。

作者來自台灣,前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現為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客座教授。本篇是賴教授在《舉目》雜誌發表的“詩篇與人生”系列文章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