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早起,與雲雀一塊兒唱讚美詩

馬多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諺語云: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           早晨, 萬物清新,百鳥歡鳴。花草植物在氤氳晨霧中,猶如剛剛沐浴過的童子,滿身的清香爽淨,露珠環飾。大地整個兒像被造物主重又裡裡外外洗過了一遍,充滿了一種 朝氣蓬勃的欣然氣象。諸般小蟲子,擾擾嚷嚷、磕頭絆腦於草木花莖間,那模樣兒,似乎正聰明又迫不及待地吸吮著天地靈氣,為新一天的到來殷勤歡快地採集、儲備著所需用的養份。            英國作家泰勒在《聖潔之死》中有一段話,精彩地把一個充滿靈意的早晨活脫脫地描畫在讀者面前,讓人不免悠然神往──           “就像太陽接近清晨的大門,它先打開天宇的一隻小眼,驅散黑暗的精靈,照亮了一隻雄雞,喚醒了雲雀去唱早禱詩,然後慢慢地給雲朵塗上一圈金邊,從東山後面探出 頭來,伸出它的金角,就像摩西因為看到了上帝的顏面而被迫用面帕罩住的額上金角一樣;正當人在講這故事的時候,太陽已升高了,露出了它美麗的臉和全部光 明,然後它照耀一整天,常常有烏雲遮蔽,有時又下大雨小雨,像落淚一樣……”            早晨,在一些屬靈生命很好的人那裡,是看為寶貴的。考門夫人 說:“在早晨,神有意要我處在力量和盼望的最佳狀態。那時我無須在軟弱中攀登。”神在英國大用的僕人司布真先生,一生非常看重早晨與主交通。他說:“熱心愛主的人,都很重視早晨與主交通,他們有一規律,沒有看見神的面,絕不先見人的面。”          《詩篇》中,大衛有這樣的詩句:“琴瑟啊,你們當醒起;我自己要極早醒起。耶和華啊,我要在萬民中稱謝你,在列邦中歌頌你。因為你的慈愛,大過諸天;你的誠實,達到穹蒼。”(《詩》108:2-4)           我們當然知道,一天中,我們向神的禱告讚美,僅僅是一次而過肯定是不夠的,我們當學會隨時隨地在禱告中尋求神的旨意,與神建立起屬於個人的親密關係,享有他 時常與我們同在的喜樂。這樣,即便是在“烏雲遮蔽,有時又下大雨小雨”的時候,因為他的同在,我們就能在坦然無懼中快快樂樂地勝過。            早晨的禱告讚美,有人作過一個很形象的比喻,他說,就像給一架風琴調音,風琴的琴鍵很多,看起來好像有點難於下手,但只要你找到了關鍵點,就是將最中間的 “C”音調到正確點上,然後再使其他的琴子與它調和。信徒早起,與神親近,同他調至和諧,然後才能在一天中和所接觸的人,事,物和諧。這個意思與戴德生先 生的看法很相近,戴德生說:“哪有先開音樂會,然後才調和樂器的呢?每天讀經,禱告,先與神調和,然後再與人見面辦事。”           讓我們早起,與雲雀一塊兒唱讚美詩吧!那純真的讚美,就像金香爐中裊裊上升的馨香之煙,必定上達於天父寶座前,蒙神悅納。 作者現居貴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