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讚美詩

一個90後的夢想和諾言(李漁岣)2017.09.04

李漁岣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04

 

 

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向人分享自己的蒙召見證。不知道多年以後,我還會不會想起當初的自己,那個驕傲、自私的年輕女孩?會不會想起他人否定、自己懷疑,感覺一無是處,甚至被上帝打壓到底,含著淚卻依舊笑著的樣子——因為好似一無所有,又好似擁有了全部,好似十分困苦,內裡卻是大喜樂,未來好似迷茫,卻又十分肯定……如果你是蒙召的人,你多半也有過類似的感受。我無法用語言說清楚的感覺,你是理解的,因為我們是奔走天路的同路人。

我覺得,走上這條服事道路的人,多少都有一些理想主義在裡面。20年前發生在我父母身上,如今長大的我又成了他們。他們放著好日子不過,帶著我到各農村教會聚會,向人傳福音。這條路走了多年,也受過傷,來自家人的、會眾的、教會的,都有。有的好了,有的沒好,甚至成了傷疤。當我到最後無可逃避,選擇走這條服事之路時,他們還是沉默地支持了。因為,這路不好走,有言語的傷害,有心靈的傷害,有肉體的傷害,但是也有上好的福份,有無價的喜樂,更有永恆的盼望。

 

每天都灰濛濛的

 

一年前,我和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一樣,尋找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被繁瑣、枯燥的工作困住。於是我很快也和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一樣,陷入迷茫、失望。聽著陳奕迅的歌,迷惘卻很是享受。發現了生活的無奈,發現了人的失落。最終發現,自己自由了,但是也散漫了;精彩了,但是也付出了代價。

當我好似找不到生命根基的時候,我聽到了讚美詩《握手》,眼淚一下子掉下來。安慰湧進了我的心。最柔軟的地方開始流淚。就像撒了一把鹽,痛,但是傷口暴露出來了。我想起3年前的自己,我想起自己向上帝許下的願,要一生跟隨上帝,服事教會,餵養祂的小羊。

我發現自己竟是個忘恩負義的人!我忘記了上帝的大恩,也忘記了數算祂給的恩典,更忘記小時候,我親身經歷了上帝的醫治。我忘記了很小的我就問“我是誰”,這終極問題在主裡找到答案時,我的滿足。

我心裡的火苗復燃後,並沒有燎原,卻經歷了曠野的孤單,經歷了破碎的失落和痛苦。一年中,我經歷了最大的缺乏,無論是物質的,還是精神的。我住在親戚家,沒有工作,天天無所事事,雙眼空洞洞地望著滿是霧霾的天空。有時上一整天網,有時睡一天覺,分不清是早上還是晚上,沒有希望,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我和親戚的關係也變得惡劣起來。我覺得沒有人愛我,所有人都輕視我,覺得我是個累贅。我厭惡死北京這個城市了,不想再呆在北京。於是我回老家呆了5個月,結果又和父母頻頻出現矛盾。

我向上帝哭訴,為何我的天空總是灰色的?我到底做錯什麼事了?難道每個年輕人都要經歷這些惶恐不安的歲月嗎?

不知醒來的意義是什麼,不知道這一天要做什麼。每天都灰濛濛的,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鬱症。甚至有時莫名地擔心,自己會出意外地一下子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掉。我想,我是基督徒,上帝不會允許這樣惡意的試探出現在我身上。可轉念一想,為什麼不會呢?祂從未說過基督徒就不會經歷苦難——不只是物質的苦難,還會有精神的磨難。

滿滿的都是渴望

 

生活已經低落得不能再低落了。我覺得我若還想活著,就再也不能這樣下去了。我開始每天跪下禱告。長久的苦痛,也總是在禱告時得到最大的釋放。

一開始,我覺得上帝沒有聽我的禱告。然而不知不覺中,我的心意開始變化了。我覺得越是沒有人關心我,我越應該靠主。因為越是被剝奪到什麼也沒有,越能看清什麼是最重要的。世界上的一切都如過眼雲煙,都無法長久依靠。無論是物質,還是各種人際關係,都是靠不住的。只有主的愛亙古不變。

5個月後,我感覺神已經醫治了我。我和家人也和好了。我回到北京工作。10月底,我決心去讀神學。我向上帝禱告,求祂親自供應我,為我開路。然而即便禱告了,我該經歷的,一件都逃不掉——有時身上竟然連買菜的錢都沒有。物質的缺乏,不會因為我禱告,就消失。我也不願意接受父母的供應,因為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父母沒有義務承擔這些額外的壓力。

值得感恩的是,當我一次次向上帝哭訴後,竟然有了一份兼職,順利地上手。薪水剛剛夠基本生活,多花一點都沒有,更不能亂花,得精打細算。那時我往返教會5個小時,也不覺得累了,滿滿的是渴望,是得醫治和得牧養的渴望。

 

我不能再後退了

 

第二年的4月,我考上了南京神學院。然而我的牧師,竟然堅決不同意我去讀。我頓失信心——既然是主給的路,為何是錯的呢?那種被否定、被丟棄的感覺,還有時間全荒廢了的失落感,折磨著我。

在我的長久呼求供應中,我碰到了一份合適的全職工作。我想自己再也不會去讀神學了。已經被折騰到底了。有穩定的工作也不錯,然後再結婚也不錯。難道上帝就見不得我好麼?

在工作的試用期,我遇到了一位傳道人。他知道我曾想讀神學後,給我推薦了兩所神學院。我突然感覺到,自己必須去讀神學。沒有原因,心裡就是知道。只要有放棄的念頭,就會寢食難安,痛苦流淚。

到了實習期的最後一個月,必須做決定了。一想到要放棄讀神學,不再與這條路有任何關係,也不再有機會全職服事那些和我一樣乾渴的生命時,我就難過得不能自已。

內心的感動在呼喚著我。上帝抓住了我,我不能再後退了。我問自己,我什麼時候變成了膽小鬼,害怕年齡大了,害怕沒有經濟能力?縱然我沒有任何積蓄支付學費,上帝仍會對我負責到底,不會不管我的。祂必定會供應我到底,不是嗎?

想來這就是聖靈的能力,讓我定意披戴基督做決定,使得我的夢想不再單是我自己的,也是祂的。因為這個夢想是我和上帝許下的諾言,一生不改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早起,與雲雀一塊兒唱讚美詩

馬多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liminghh_326b          諺語云: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

          早晨, 萬物清新,百鳥歡鳴。花草植物在氤氳晨霧中,猶如剛剛沐浴過的童子,滿身的清香爽淨,露珠環飾。大地整個兒像被造物主重又裡裡外外洗過了一遍,充滿了一種 朝氣蓬勃的欣然氣象。諸般小蟲子,擾擾嚷嚷、磕頭絆腦於草木花莖間,那模樣兒,似乎正聰明又迫不及待地吸吮著天地靈氣,為新一天的到來殷勤歡快地採集、儲備著所需用的養份。

           英國作家泰勒在《聖潔之死》中有一段話,精彩地把一個充滿靈意的早晨活脫脫地描畫在讀者面前,讓人不免悠然神往──

          “就像太陽接近清晨的大門,它先打開天宇的一隻小眼,驅散黑暗的精靈,照亮了一隻雄雞,喚醒了雲雀去唱早禱詩,然後慢慢地給雲朵塗上一圈金邊,從東山後面探出 頭來,伸出它的金角,就像摩西因為看到了上帝的顏面而被迫用面帕罩住的額上金角一樣;正當人在講這故事的時候,太陽已升高了,露出了它美麗的臉和全部光 明,然後它照耀一整天,常常有烏雲遮蔽,有時又下大雨小雨,像落淚一樣……”

           早晨,在一些屬靈生命很好的人那裡,是看為寶貴的。考門夫人 說:“在早晨,神有意要我處在力量和盼望的最佳狀態。那時我無須在軟弱中攀登。”神在英國大用的僕人司布真先生,一生非常看重早晨與主交通。他說:“熱心愛主的人,都很重視早晨與主交通,他們有一規律,沒有看見神的面,絕不先見人的面。”

         《詩篇》中,大衛有這樣的詩句:“琴瑟啊,你們當醒起;我自己要極早醒起。耶和華啊,我要在萬民中稱謝你,在列邦中歌頌你。因為你的慈愛,大過諸天;你的誠實,達到穹蒼。”(《詩》108:2-4)

          我們當然知道,一天中,我們向神的禱告讚美,僅僅是一次而過肯定是不夠的,我們當學會隨時隨地在禱告中尋求神的旨意,與神建立起屬於個人的親密關係,享有他 時常與我們同在的喜樂。這樣,即便是在“烏雲遮蔽,有時又下大雨小雨”的時候,因為他的同在,我們就能在坦然無懼中快快樂樂地勝過。

           早晨的禱告讚美,有人作過一個很形象的比喻,他說,就像給一架風琴調音,風琴的琴鍵很多,看起來好像有點難於下手,但只要你找到了關鍵點,就是將最中間的 “C”音調到正確點上,然後再使其他的琴子與它調和。信徒早起,與神親近,同他調至和諧,然後才能在一天中和所接觸的人,事,物和諧。這個意思與戴德生先 生的看法很相近,戴德生說:“哪有先開音樂會,然後才調和樂器的呢?每天讀經,禱告,先與神調和,然後再與人見面辦事。”

          讓我們早起,與雲雀一塊兒唱讚美詩吧!那純真的讚美,就像金香爐中裊裊上升的馨香之煙,必定上達於天父寶座前,蒙神悅納。

作者現居貴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