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貧民窟

加德滿都的貧民窟(斯朵)2017.08.30

斯朵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30

 

一直以來,“貧民窟”這個詞,對我而言,只是書本中的印象。在那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我們一行去探望位於加德滿都市中心的貧民窟。

在一個喧鬧混亂的十字路口,我們下了車。兩位頭戴警帽、口罩遮面的交警站在十字路口的兩邊,吹著口哨,打著手勢,指揮交通。作為尼泊爾的首都,加德滿都整座城市只有三個交通燈。兩條交叉的馬路還是原始的土路,路兩邊堆滿了泥土,沒有任何草地,每當車輛經過,塵土便飛起來,遮天蔽日,城市裡也沒有灑水車。

路邊,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樹孤獨地“站立”著,兩個身穿紗麗的年老女人,坐在樹底下,用木柴撥弄著一個小小的火堆。火堆上架著一個鐵架,她們坐在樹下烤著玉米,灰塵落在她們的身上,她們毫不在意。

 

灑滿骨灰的“聖河”

我們的朋友Helen在前面帶路。沿著大馬路交叉口的下坡走去,前面是一條看不到盡頭的淤泥大路。路兩邊,是一排排蓋著石棉瓦的破爛屋子,屋後就是被稱為“聖河”的巴格馬蒂河。

 

這條河流經整個加德滿都,河底淤積著許多世代以來人們的骨灰。在泛神論盛行的加德滿都,人死後,屍體先是被扔進廟裡焚燒,然後骨灰被灑進這條河。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淤泥堆積,河床上升,許多地方的河床幾乎與河岸平行,黑黑的河水遠遠地就散發出一股腐臭的氣味。

每到雨季,無處泄流的雨水漫過兩岸的馬路和貧民窟的鐵皮棚,使許多家庭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在整個加德滿都,你幾乎看不到任何水利工程。

沿路過去,黑色的淤泥散發著一陣陣腥臭味,河流上面是一道道車輪壓過的痕跡。據說政府正在整治聖河,但卻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完成整治工程——在尼泊爾,政府和人們辦事,都沒有任何效率可言。

 

3300萬個假神

 

穿著鮮艷紗麗的女人坐在沒有門的門口,茫然地看著路過的我們。

路邊,不時見到一個個渾濁的深水坑,水面上漂浮著垃圾和菜葉。我們想:如果孩子們不小心掉進坑裡去,怎麼辦?

一位身穿紅格子旁遮比的女孩,正握著一把鐵鍬,費力地鏟著地上的黑土。她頭發凌亂打了結,小小的臉如巖石一般冷漠麻木,深凹的大眼睛中,沒有任何神采。不知道她為何要鏟這堆土,也不知她要把土移到何處,在這個石頭、河流、猴子、黃牛、烏鴉、大樹等都被尊崇的國度裡,一個貧民窟的小女孩的價值,顯然不如其中的任何一樣。

 

朋友告訴我們,在尼泊爾,車輛軋死一個人是件小事,可如果誰開車軋死了一條狗或一頭黃牛,罪可就大了。尼泊爾僅2800萬人口,但至少有3300萬個假神。人們認為,你不小心軋死的某個不會說話的動物,可能就是一位神。

把各種動物都當成了神來跪拜,人還有何尊貴可言?

 

用生命服事貧民

 

但不久,在這個臭氣熏天的貧民窟裡頭,我們看到一道亮光。

一座不太大、用木頭和鐵皮搭建的教堂出現在我們眼前。按照尼泊爾人的習俗,教堂裡鋪著地毯,木質的十字架在講臺上閃閃發光。接待我們的是這間教會的Daniel牧師和他的兩位同工。

Daniel牧師中等個子,皮膚黝黑,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十幾年前,在馬來西亞工作的Daniel,接受了耶穌基督為救主,並在那裡讀完神學碩士。之後,他回到家鄉加德滿都,立志要傳福音給自己的同胞。

在河邊的貧民窟,他看到無數的孩子因為貧窮,無法上學,很多青少年整日遊手好閒,打架鬥毆。Daniel沒有立刻對他們傳講耶穌,而是找了一間小屋充當教室,把孩子們找來,免費教他們讀書寫字。

起初,當他站在講臺上,給為數不多的孩子們上課時,對他並無信任的家長,都擁在教室門口,好奇且疑惑地聽他上課。漸漸地,孩子們喜歡上他,家長們也開始信任他。

他無私的愛與奉獻,感動了貧民窟的大人和孩子。當他在講臺上講聖經故事給孩子們聽時,大人們也擠在門口認真地聽。週六聚會時(這個國家週日不休假),他帶領孩子們讀聖經,家長們也跟著一塊聽。上帝的靈在這裡動工,一個個家庭歸向了主。

10年間,許多孩子走進教室,不久又畢業離去。Daniel牧師從這裡送走了超過1000個孩子。現在,貧民窟的住戶中,約有70%的家庭歸向了耶穌基督。Daniel牧師是在用自己的整個生命服事貧民。

 

孩子們的遊樂場

 

Daniel牧師帶我們參觀了教室。看著這一間間窄小、簡陋的教室,聞著屋外河流飄來的刺鼻腥臭味,我的心中卻充滿了對主耶穌的敬畏和感恩。這座簡陋的教堂,因著牧師和同工們的辛勤服事,成了何等榮耀的地方。這裡實在是聖地——主耶穌的愛在哪裡,哪裡就是上帝榮耀的聖所!

“請問,目前還有什麼我們可以幫您嗎?”同行的一位弟兄小心地問道。

“新學期裡,將會有一些小班的小孩子來這裡上學。我想在這裡放一些小玩具,比如小木馬或者是小滑梯。這裡的孩子們從來都沒有去過遊樂場。”Daniel牧師回答道。

“那大概需要多少錢?”

“3000塊應該就足夠了。”Daniel牧師回答道。

對於國人來說,3000塊能買到的遊樂設備並不昂貴,可對於Daniel牧師和他的學生們來說,這數字卻仿佛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在這裡,人們平均月收入折合人民幣只有500元。同行的一位弟兄立刻答應資助這筆款項,希望孩子們在學習之餘,也可以開心地玩耍。

木馬滑梯終於買回來安放好了。我們的朋友Helen從尼泊爾傳回照片給我們,並轉達了Daniel牧師以及孩子們的感謝。

看,孩子們玩得多麼開心!

 

16個孤兒的父母

 

在交談中,我們得知,Daniel牧師和他的妻子收養了14名孤兒,再加上他自己的2個孩子,他的家中現有16個孩子。他略帶憂愁地向我們透露,目前他的妻子實在無力照顧這麼多的孩子,無論是在物力上,還是在人力上,他們都急切地需要幫助。

一位名為Adam的年輕弟兄就是Daniel牧師收養的孤兒之一。Adam從貧民窟的學校畢業後,又在外面的高等學校接受了教育。他沒有嚮往外面的花花世界,而是回到貧民窟,和Daniel牧師一起服事貧民窟的人們。他會彈琴、打架子鼓,會說英語,除了給孩子們上課,Adam也和Daniel牧師一起傳福音,探訪病人。

Daniel牧師與Adam

 

從貧民窟回來的路上,我們在路邊又看到一家掛著十字架的小教會。一群孩子在2位女老師的帶領下,席地而坐,昂著頭唱著贊美詩。我聽不懂他們唱的歌詞,可是那明快而歡樂的旋律,卻是那麼熟悉,令人感動。

 

作者現居湖南,從事文字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