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當抽象遇見具體 ── 一個窮“80後”的買房經歷

亞薩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妻子常笑我,說我的信心是抽象的信心,表現為:替別人禱告時很有確信,禱告神國大事時很有信心,但到自己具體生活中的事情,就往往抱著“即或不然”(註)的態度,事先就給天父預備個台階下了。           妻子的禱告就很具體,比如公交車快點來,吃麻辣燙不肚子疼,明天外出不下雨等等。我常深不以為然:你的禱告太俗、太靈恩派!我的禱告才是符合聖經的! 當然,我也沒這麼說出口,因為我覺得,要以基督的心為心嘛,妻子這樣禱告是屬靈生命弱小,作為家庭屬靈的頭,我要慢慢引導她,我不能因為這些非原則性的問題,發動“聖戰”,和她爭吵、絆倒她。 做夢的權利還有吧?          2008 年年底,在妻子的一再“唸叨”下,我決定申請“經濟適用房”(政府出資,提供給低收入家庭的住宅,編註)。然而,我和妻子的全部存款只有6﹐000元。這 一方面是因為我家太窮,上大學都是貸款,到了2008年結婚後剛剛還清。另一方面,妻子從結婚前一年起,就一直沒怎麼工作,結婚後,也才斷斷續續工作了幾 個月。            我心想,以我們這點可憐的收入,想在北京買房子(即使是經濟適用房),怎麼可能?不由得心裡愁煩、悲嘆:女人什麼時候才能“屬靈”一點,脫離對物質的追求啊?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沒有房子的人多的是,我們基督徒就要與這個時代的百姓同受苦難啊!            轉眼間,時間到了2009年元旦。在通宵禱告會上,有一句詩歌“小小的夢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賴天父的力量”很感動我。我不知覺流下淚來,思緒飄得老遠。不知為什麼,腦海中總是不著邊際地想著一句話:“這個社會剝奪了窮人的一切,但他們做夢的權利還是有的吧?” 看房、選房紀略           申請經濟適用房的手續非常複雜,許多“先烈”都因為等待的時間超過兩、三年而飽受折磨。更有許多人,對著繁瑣的手續望而卻步。所以我辦手續其實就是給妻子看的:你看,我該辦的事情都辦了。申請不上,那就是上帝的事情啦! 接下來的事情,紀略如下: 偏不怕“4”            2009 年3月,我將所有申請手續和證件備齊。我們原想申請經濟適用房,但由於我們前12個月的收入,超過規定額度300多元,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後,我們決定不撒 謊,改為申請“限價房”(即:限價格、限面積的商品房,主要解決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難,价格高于經濟适用房。編註)。感謝主讓我們誠實。後來才知道,比 我們早一年申請經濟適用房的同事,至今還在等待呢。            2009年4月,發現妻子懷孕了。但按規定,只要孩子沒生出來,居住人口仍然算為兩人,只能申請一居室。住房保障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得知我們的情況,勸說我們放棄這批,明年重新申請,可以申請兩居。但我們實在不想再跑一遍手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就沒有放棄。           2009年6月14日,接到通知去選房。這讓我的同事們大吃一驚。從此,在我們單位掀起了一股申請限價房的風潮。然而奇怪的是,接下來的人就沒那麼幸運了。一位同事在我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也開始辦理申請手續,但直到年底也沒有得到通知。          6 月20日,現場看房。我們當時可供選擇的有兩個小區,一個是A房產公司開發的,交通比較便利,也是我們看中的,但1居室到3居室,3個檔次的房子,總共只 剩下約200套房子(但選房的人可遠遠不只這個數)。另一個是B房產公司開發的,剩下的房子多一些,環境好一些,但交通不太便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