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感恩節與清教徒(賀宗寧)2020.11.26

本文刊於舉目官網2020.11.26 賀宗寧   公元1620年(明光宗泰昌元年)11月9日,五月花號抵達北美。 1620年,英國國教裡的“分離份子”(Separatists)在倫敦成立組織,準備離開英國,橫渡大西洋到新近發現不久的北美。他們找到了一位富有的商人預付船費。理論上擁有北美土地權的維吉尼亞公司,也允許他們在北美東岸北緯38度到41度之間可以建立一個殖民地(或農場)。英國國王特許他們脫離英國國教,唯一的條件是,他們彼此之間必須“和平”相處。 1620年8月5日,40位“聖徒”(他們自稱)與另外62位“陌生人”(非基督徒的殖民探險者)搭乘兩艘商船(五月花號與順風號)從英國南方的普利茅斯港出發。但才一出港口,順風號就漏水,兩艘船不得不折返到達特茅斯港。順風號在修理後,他們再次於8月21日出發,但航行了300英里,順風號又再次漏水。他們只好再次折回。這次,他們決定放棄順風號。 這102位船客只好擠到一艘船上。9月,五月花號第三度啟程。但由於前兩次的拖累,再出發時,已經是大西洋的風暴季節。因此,這兩個月的旅程非常辛苦。在狂風大浪裡,許多人都嘔吐暈船。甚至有一個“陌生人”被海浪捲進海洋中淹死。   五月花公約(Mayflower Compact) 經過兩個月的風浪之後,11月9日,他們終於到達北美。但登陸後,他們除了找到一個印第安人廢棄的村落外,幾乎沒有任何人物的踪影。他們又發現,他們著陸的地點是北緯42度,比原先維吉尼亞公司允許他們可用的地方要更北。 其實,從英國的法律來看,他們無權擁有這塊土地。他們將這塊地命名為普利茅斯殖民地,以記念他們出發的港口。在這種言不正名不符的情況下,41 位“聖徒”與“陌生人”聯合起來,起草了一份“五月花公約”(Mayflower Compact)。這份公約允諾建立一個“民間的政治體系”(Civil Body Politick),由選舉出來的官員管理,他們並允諾施行“公正平等的法律”,而且效忠英國國王。 這些“聖徒”,後來被稱為“朝聖者”(Pilgrims),是後來接續到北美的“清教徒”(Puritans)的一支。其實,在北美並沒有什麼“聖”可以朝見。英文的“朝聖者”真正的意義是“為宗教的理由走往遠方的人”。這些“五月花號”的乘客是“為了宗教信仰自由而到北美的人”。 1608年,在諾庭漢郡一個叫做思科盧比(Scrooby)小村子的整個教會,因為不願意繼續向英國國教效忠,他們舉村離開英國搬到荷蘭的雷敦。這些“分離份子”認為英國國教幾乎與天主教一樣的腐化與敬拜偶像,必須要取而代之。這些“分離份子”希望能在荷蘭找到自由的敬拜方式。這些人與清教徒並不相同。清教徒同樣反對英國國教的一些措施,但他們希望留在英國國教,從內部進行改革。 這些“分離份子”在荷蘭確實找到了信仰自由,他們自稱為“聖徒”。但他們在荷蘭發現一些現實生活的問題。首先,他們發現在荷蘭,所有的技術工作都是有組織的,他們這些外來者沒有資格參與,因此,只能從事一些低階的勞力工作。 但更糟糕的是荷蘭鬆散的生活形態。這種生活對一些聖徒的孩子有無比的吸引力。他們的領袖布萊德福認為這些孩子被帶壞,嚮往奢華,走上危險的道路。為了這個原因,虔誠的聖徒們決定再次搬遷,到一個沒有政府干預及屬世紛擾的地方。這就是他們後來在1620年,漂洋度海遠走“新世界”的原因。   清教徒的起源與歷史 “清教徒”是16到17世紀的英國改革宗基督徒。他們希望能“洗清”英國國教,因為他們認為英國國教並沒有完全擺脫天主教的做法與信念,只能說是半吊子的新教。 從這個角度來看,清教徒運動是發自英國國教的內部。那些發起者是在信奉天主教的瑪麗一世(史稱“血腥瑪麗”)時代被放逐到荷蘭的一些牧者,直到1558年伊麗莎白一世即位後他們才回到英國。 清教徒最早時對英國國教信仰改革的範圍不滿,尤其是對在一些敬拜上保留天主教的儀式覺得需要改進。他們認為在敬拜與教義上,需要更為“純潔與敬虔”。由於接受改革宗的神學,他們應該是加爾文主義的信徒。 至於在教會體制方面,有些清教徒認為應該完全擺脫宗派,自行結合成立獨立的教會。1640年代,當長老會制度的支持者,無法成功的在西敏大會上組成一個新的英國國教後,這些要求與英國國教分裂另成立獨立教會的信眾,在清教徒當中明顯的成為主力。 由於當時英國有關宗教方面的法律限制,清教徒想要從英國國教內部改革的企圖,受到了阻止。但他們的信念卻在被放逐到荷蘭時,以及後來移民北美時得到實現。而在英國國內,劍橋大學的一些學院也引進了清教徒的教育系統,影響到平信徒。 逐漸的,清教徒與不斷增長的商業世界,英國國會裡反對皇室特權的在野勢力,以及蘇格蘭長老會結成一種沒有正式形式的聯盟。他們在政治上積極參與,在1642年到1644年,克倫威爾的國會派與查理一世的保皇派之間的英國內戰中,站在國會派的一邊。 後來,在英國1660年代的恢復期(Restoration of 1660),幾乎所有的清教徒牧師都正式的脫離英國國教,其有一部份成為所謂的非傳統派的獨立牧師(nonconformist ministers)。 清教徒從來沒有正式成為一個宗派。且在18世紀後,就沒有人再使用這個名詞。有些清教徒的信念,像正式否定羅馬天主教,後來被英國國教接受。但有些信念,像相信邪靈或污鬼附身,後來被主要的宗派否定。另外許多的信念都融入了17世紀末葉到18世紀初葉興起的宗派裡。   普利茅斯殖民地及第一次的感恩節 在到達北美後,這些新的殖民經過了一個嚴寒的冬天。他們中間將近一半的人因為沒有足夠的食物而未熬過這個冬天。原來“五月花”的乘客中只有53名存活,而船員裡也只有一半平安度過這個冬季。五月花號在第二年4月啟程返回英國。 […]

成長篇

聖誕節(賀宗寧)2017.12.29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12.29 每年年底12月時,幾乎全世界都在慶祝聖誕節。美國全年零售總額的一半都花在12月聖誕採購季。到處都是聖誕裝飾,不論是不是基督徒都會慶祝12月25日的聖誕節。 其實,在教會歷史上,最初的三個世紀並沒有慶祝耶穌的誕生。第一次有正式記錄的聖誕節是在公元336年,君士坦丁大帝時。過了幾年,教皇尤利烏一世才宣佈教會在12月25日慶祝聖誕。 事實上,在前三個世紀,基督教最重要的兩個節慶是復活節及主顯節(Epiphany,1月6日。這是東方博士來到伯利恆朝見聖嬰的日子。稱為“主顯”,意味著耶穌第一次與非猶太人接觸。)這個節日也顯出我們都被聖誕卡給誤導了。在聖誕夜,馬槽旁邊並沒有東方博士。     《馬太福音》2:9-11的記載:“在東方所看見的那星忽然在他們前頭行,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上頭停住了。他們看見那星,就大大地歡喜。進了房子,看見小孩子和他母親馬利亞,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開寶盒,拿黃金、乳香、沒藥為禮物獻給他。”顯然,在主顯節,東方博士是“進了房子”,而不是 “進了馬厩”。     聖誕節大概不是12月25日。聖經沒有告訴我們那是什麼時候。(有關聖誕節可能的日子,請參考《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12.22《平安夜到底是什麼時候》一文 )。當初決定在12月25日慶祝聖誕節,很可能是為了讓羅馬帝國的異教徒比較容易接受基督教做為正式的國教。這個日子原來是羅馬神話的農神賽特恩(Saturn)及波斯神話的光神密特拉(Mithra)的節期。 雖然聖經沒有明確的告訴我們耶穌降生的日子,但耶穌降生道成肉身,卻是整本聖經的主旨:有關上帝救贖計劃的中心主題之一。在聖經的預言裡,基督的降生有上帝所預定的特定時間及地點,以及為基督降生所做的許多預備。 《加拉太書》 4:4-5“及至時候滿足,上帝就差遣祂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 這節經文中的“時候”,其實是有個固定冠詞,英文的翻譯是But when the fullness of the time came,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可見耶穌出生的時候是上帝預定的某個時間。“滿足”,是指為了這個特定的時候所做的一切預備工作都已完成。     為什麼要做預備的工作?因為耶穌降生是為世人的罪代死在十字架上。這個消息就是福音,為要讓所有世人都能知道,都能因此接受耶穌為救主。不然,耶穌即使釘了十字架,若只有耶路撒冷附近的人知道,上帝的救贖計劃就沒有徹底完成。 所以,歷史上,在耶穌降生前,希臘文成為地中海附近的通用語言;舊約聖經翻譯成希臘文的七十士本;羅馬帝國的造橋修路,使得“條條大路通羅馬”。這些都是讓耶穌基督的福音可以藉著使徒傳到地極的預備工作。 舊約的預言 不但如此,我們從舊約的經文中還看到耶穌的降生地點與方式,也都有預言。 降生地點 《彌迦書》5:2 “伯利恆以法他啊,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裡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做掌權的。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 彌迦是公元前700年左右的先知,他的預言,不只明說了耶穌在700年後降生的地點是伯利恆。(以法他是伯利恆的舊名,在這裡合一使用。)而且先知彌迦還特別說出這位將來要生於伯利恆的,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 如果彌迦寫這節經文時是純用理智來寫,他是不敢如此寫的。因為他所寫的是完全違反猶太人信仰的事。一個以後要在伯利恆出生的人,怎麼可能與耶和華神一樣,是從亙古,從太初就存在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