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趕鬼

東京趕鬼記——宣教之旅的意外(新心靈)2017.10.04

新心靈

本文原刊于《舉目》83期和官網2017.10.04

 

不相信有鬼,請舉手

我信主前,對鬼怪之事是不屑一顧的。和許多來美求學的學子一樣,我受到的理性教育根深蒂固。後來雖然信主了,但潛意識中的“理性思維”,仍支配著我的言行。

記得在一次退修會上,講員問:你們相信有鬼嗎?認為沒有鬼的,請舉手!結果我和不少人舉了手。接著講員問了第二個問題:那麼你們相信有上帝嗎?我信心滿滿,把手舉得更高了。

當我把手放下後,再回想,發現第一次舉手舉錯了!聖經裡講得清清楚楚,耶穌帶領門徒多次趕過鬼,使徒彼得也趕過鬼!我相信聖經,為什麼卻偏偏不相信“有鬼”呢?

多年過去了,也聽過不少牧者“趕鬼”的見證。雖然讚美上帝的大能,但似乎還是有疑問:趕鬼應該是過去的事吧?在科技高度發達、教育如此普及的現代社會中,還有鬼和“邪靈”嗎?

沒想到,我到日本短宣之時,竟被當地教會的弟兄姊妹請去“趕鬼”了!我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趕鬼大戰”。

 

 

趕鴨子上架了

應日本華人基督教聯會(JCC)的邀請,我趕赴東京,為當地華人教會培訓、講道。東京是一個現代化的國際大都市,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這地方民間宗教氾濫、人人拜鬼神。我去的時候正趕上一個宗教節,全城的人把各個寺廟中的神靈偶像抬到大街上遊行,人山人海,讓我詫異不已!

在培訓課的休息時間,當地接待我的一對夫婦,J弟兄和C姊妹來找我,很嚴肅地問我:“馮老師,您會趕鬼嗎?能為我們趕鬼嗎?”

我嚇了一跳,問他們是怎麼回事。原來,有一個從中國來的90後女留學生(稱為小W好了),到大阪留學,被親戚帶到邪教(真正的邪教)聚會,求好運。她一回到家,就癱倒在床上,身體似乎被重重地壓住,竟然起不來了。耳邊還聽到多重聲音在喊叫。她只好大聲喊救命……

她躺在床上兩天,不能走動。後來,情況好一點,能起床,生活也能自理,但每早起床都非常困難,似乎有重物把她壓在床上,耳邊總聽到吵吵鬧鬧的聲音,有男人的聲音,也有女人的聲音。

這一切,使她痛苦至極,根本無法繼續學業。無奈之下,親戚把小W的父母從國內請過來照料她,然後不停地找精神科醫生診治,但都沒有效果。

大阪的華人教會,聽到這件事後,及時地伸出了援手,探望、關懷小W和她的家人。弟兄姊妹很清楚,這是邪靈的作為,需要聖靈的力量才能趕走。因此,他們迫切為小W禱告。經過多次的迫切禱告和趕鬼,小W的症狀減輕了,但還是有幻聽,每天24小時有聲音在她的耳邊吵來吵去。

我告訴J弟兄夫婦,我沒有趕鬼的經驗,請他們找牧師趕鬼。J弟兄夫婦說:“我們沒有牧師啊!小W一家人聽說我們這裡有美國來的講員,專門大老遠地從大阪趕到東京來,求講員務必幫她把鬼趕走。您不要推脫了!”

看來只能趕鴨子上架了!我就和幾個同工一起跪下來,禱告:“主啊,我什麼也不會,但求袮的聖靈親自動工,帶領我們打這場無法靠自己打贏的仗。”

禱告後,我心神定了一點了,就對同工說:咱們一起來趕鬼吧!大家說,好吧,我們一起來!

趕鬼時間定在第二天,就是主日敬拜後的下午。按著主耶穌的吩咐,“至於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他就不出來。”(《太》17:21)當天晚上我就禁食禱告,求上帝的聖靈親自動工。同工們也都禁食禱告。

 

 

馬上滾出來!

第二天下午,我剛講完道,就見到了小W及其父母。小W臉色慘白,十分痛苦的樣子。我們幾個同工手拉手,一起為他們禱告。小W向我們訴說了她近一個月的痛苦經歷。

“你現在的感覺怎樣?”聽完後,我問她。

“很不好,有好多人和我說話,還在吵架。”小W意識很清醒。

“什麼人和你說話,有幾個人?說什麼?”我接著問。

小W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聲嚎叫起來。我們幾個人立刻大聲禱告呼求:天父,求袮憐憫小W,醫治她,從魔鬼那裡釋放她!求聖靈彰顯大能!

我們大聲禱告幾遍後,我接著問她:“你說,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小W突然清楚地喊出來:“我叫禍!”並且拼命想掙脫我們的手(我們正拉著她),力量大得很!

除了從聖經裡知道鬼有個名字叫“群”以外,我還是第一次清清楚楚地聽到鬼有別的名字,而且是通過小W用中文說出來的。

就在這緊張的時刻,窗外又突然傳來了陣陣喧鬧聲,這是大街上人們帶著寺院中的鬼神偶像在遊行。不知怎的,我開始渾身出汗,心跳急促。我清楚地感到,這是屬靈的爭戰!我叫同工趕緊把窗戶關上,然後一起大聲地禱告,並斥責那鬼:“奉耶穌之名,滾出來!”

小W大哭了一陣,開始平靜下來。接著,她又開始神志不清。我們又為她按手禱告。30多分鐘後,她終於神智清醒了。我們問她剛才發生的事,她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我又問她,還有人和你說話嗎?她停了一下,喃喃地說:“好像還有,是個女的。”

看來她身上不只附有一個鬼。那個叫“禍”的鬼被趕走了,該趕另一個“女鬼”了。

我有點納悶,鬼還有男鬼和女鬼嗎?我不敢多想了,想也沒答案。

我們又一起為她按手禱告。小W聽到我們禱告的聲音,突然又開始神志不清,大喊大叫。當我們說“奉耶穌的名趕你走”時,她竟然反問我們:“你們讓我到哪兒去啊?”

這一問,我不知道回答什麼好了,聖經中也沒有這樣的情節啊?突然之間,聖靈帶領我說出了這樣的話:“你從哪兒來,就滾回哪兒去,馬上滾出來!”

同工聽我這麼說,也紛紛說:“滾回你自己的地方去,離開小W!”甚至小W的父母,也開始加入我們的禱告圈。

又過了十幾分鐘,小W還沒有清醒的樣子。這時,一位弟兄問了小W父親一個問題:小W還恨什麼人,還有什麼糾纏你們的事情?你們是不是還記恨帶她去邪教的那位親戚?

“我們恨死她了!”小W的父母這樣回答。

“那麼你們要做一個禱告,饒恕這位親戚,求上帝寬恕她。你們也在上帝面前悔改,請求赦免。”

很奇妙,當小W的父母作了這樣的認罪禱告後,小W開始平靜下來了,而且是真正平靜下來了。耳邊再也沒有聲音,身體也輕鬆自如。

經過了這一切,我們滿身是汗,精疲力竭,小W卻十分輕鬆。

“真的謝謝你們!”小W和她的父母都激動地哭著感謝我們。我們知道那纏繞她多日的邪靈已經被聖靈趕走了。我們大家激動地大聲高喊:“哈利利亞!讚美主,榮耀歸於真神!”

接著,弟兄姊妹送上來甘甜的西瓜。我覺得那是我吃過的最甜的西瓜。

突破理性的框框

我第二天就匆忙離開了東京,到下一個宣教點去了。

十多天后,收到C姊妹發來的微信:小W和她的父母已經決志信主、受洗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邪靈來攪擾小W(附上小W受洗證的照片)。

這件事對我是很大震撼。我再次深深地思考了我的信仰經歷,看到自己內心深處頑梗的自以為是、理性至上。我真正理解了:我們的基督信仰,並不排斥理性思考,然而我們更需要突破理性的框框!聖靈的大能,足以勝過邪靈,完全改變人的生命。我再次在主耶穌面前認罪悔改,願意真真實實地憑信心跟隨耶穌。

 

作者來自北京,原為 大學教授,現為OC特約同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在歸入基督之後——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一

邵遵瀾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XIR222724關於趕鬼及方言問題,茲簡述如下: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 (原文:他就是一個新創造),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林後》5:17)

除了一些新約中仍然重提的命令,如不可吃血(《太》12:1-8)、不必守安息日的規條(《林後》9:6-7)、十分之一的奉獻改為隨聖靈感動(《使》15章),我們都是新約之下的新造之人。

所謂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乃摩西的律法的演算法,撒母耳那麼屬靈,只到第二代就敗壞了(《撒上》8:1-3);而掃羅是位失敗的君王,但他的兒子約拿單卻和少年大衛相交莫逆(《撒上》19:1),所以蒙福遭禍乃個人與上帝的關係,並非在於肉體的遺傳。

趕鬼與祖上交鬼並無直接關係,如果一個人真的信而受洗、完全歸於主名下。

信是全然歸入主,洗是全然與以往的一切一刀兩斷,讓世俗、罪惡、鬼魔全然在受浸之時一次解決。正如以色列人過紅海時,埃及軍兵全然埋葬;難道如今的受浸者、施浸者沒有這樣的信心嗎?

BH69-38-7669-Dura_Europos_fresco_Jews_cross_Red_Sear那麼,何謂受浸、何必受浸?難道奉主之名受浸還不夠完全解決、還要留給以後的趕鬼專家來“揀零碎”嗎?“信而受洗”就必得救,主的話還會打折扣嗎?

我不是說不必趕鬼,但並非把這筆帳算在祖先身上!趕鬼,只要有兩、三個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大聲唱詩禱告,就能趕出,並命令牠不可再回轉來,就必見效。

說方言乃是聖靈的恩賜,並非操在人手中。聖靈要如何賜給,人無權操控,只要多瞭解、多禱告,主必賜恩給謙卑的人。

作者生於南京,上世紀50年代開始獻身全職傳道,為紐西蘭New Covenant Bible College 神學博士。

相關文章閱讀:

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 ——一封來自讀者的信   作者:梅冀,http://behold.oc.org/?p=24383

靠聖經明辨,站立得穩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二  作者:華欣,http://behold.oc.org/?p=24387

真理先於經歷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三,作者:潘儒達,http://behold.oc.org/?p=2439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