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路德宗

亞米念開始向加爾文主義挑戰(賀宗寧)2017.05.12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5.12

公元1603年5月8日,亞米念受聘擔任雷頓大學神學教授,開始對加爾文的神學提出挑戰。

公元1603年5月8日,當雷頓大學(Leyden University)的董事會正式聘任雅各∙亞米念為神學教授時,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任命會引起教會裡極大的爭議。

開始時,他們似乎做了一個非常好的選擇。亞米念不但受過很好的教育,畢業於日內瓦學院,又是阿姆斯特丹一位著名的傳道人。當時,最困難的是阿姆斯特丹那兒不肯放人。那裡的教會給了他終身的聘書。亞米念自己也說,過多的神學研究會使他的靈命枯乾。

位於荷蘭南部的雷頓大學

 

生平經歷

亞米念生於1560年10月10日。1576年,他16歲時進入荷蘭南部的雷頓大學文學系就讀,同時也修了許多神學課程。他的老師中有幾位是著名的加爾文派學者。這間大學也容許路德宗,慈運理及重洗派的思想。在當時,這是相當自由派的一間學府。

1582年,阿姆斯特丹的商會因為他卓越的成績,提供獎學金送他到日內瓦學院去跟隨加爾文的繼承人貝扎(Theodore Beza)學習。1587年畢業後,回到阿姆斯特丹牧會,1588年正式按立為牧師。他的講台與牧養在當地非常受歡迎。

除了牧養教會外,阿姆斯特丹的教會法庭(Ecclesiastical Court of Amsterdam)也交給亞米念一個任務:反駁昆赫特(DirckVolckertszoonCoornhert)的教導。當時昆赫特著文反對貝扎的墮落前神選說(supralapsarian,指上帝在創造之前就絕對並無條件的揀選祂的選民,同時詛咒其他的人,因此人的得救與否完全與人自己的行為無關)。

還有另外兩個傳道人也著文建議說,神揀選人的旨意雖然確實是絕對並且無條件的,但是這個決定是在人墮落以後才產生。這是墮落後神選說(infralapsarianism)。亞米念的任務是要去同時反駁這兩個論點。他很快的就接受這個任務。

但在更多地研讀聖經後,他覺得需要對這方面有更多的學習,因此沒有繼續地去反駁這兩派的論點。

 

出任神學教授

1602年,黑死病橫掃阿姆斯特丹,他作為牧者經常進入病患的家中,給他們水喝,並提供金錢來照顧。

這時,他的母校有兩位神學教授得了黑死病去世,只剩下一位葛馬如(FranciscusGomarus)教授。1603年5月8日,雷頓大學的董事會正式聘請亞米念與另外一位年青學者,接替去世的兩位。

在雷頓大學擔任神學教授期間,亞米念寫了許多神學方面的著作。這些著作後來為亞米念主義及荷蘭的抗議派,奠下了神學理論的基礎。

亞米念上任沒多久,葛馬如就指責他是伯拉糾主義的信徒。伯拉糾主義否定人從亞當得到原罪,而且人可以靠自己得救。他指出亞米念偏離了正統的加爾文主義。

 

對預定的看法

亞米念在面對這個指責時,堅定地否認他是伯拉糾的信徒。他說他對自己的論述非常小心,絕對沒有違反因信稱義的信念。他雖然沒有完全接受加爾文預定論的細節,他還是接受預定論,相信一切都是上帝的主權。上帝揀選了祂所預知會順服相信上帝的人。

葛馬如指出信心是預定的結果。在創造天地之先,上帝就以祂的主權宣告誰會相信,誰不會相信。

亞米念認為上帝所宣告的預定是,耶稣基督將成為中保及人類的救贖主。這個宣告是不需要人的回應的。但是,上帝决定個人最後歸宿的宣告,並不是基於上帝的主權,而是基於上帝預知人對耶稣基督的救恩的回應。

除了對預定的解釋外,亞米念均保持他正统加爾文的信念。

 

抗議文

但是,對他的神學信念的傳言,一直纏繞著他。一些加爾文派的學者,對在荷蘭不少支持亞米念的傳道人感到不滿。這樣的不滿最後導致雙方的正式衝突。

亞米念在雷頓大學擔任神學教授,一直到1609年10月19日他逝世。他逝世後3個月,1610年1月14日,46位傳道人以及兩位雷頓州立神學教育學院的領袖,在海牙召開會議,著文表達他們對這些有爭議性教義的意見。

這篇文章在數度修改後,於7月正式發表,稱為抗議文(Remonstrance)。內容有五點:

  1. 不同意無條件的揀選,認為上帝的揀選是由於祂的預知。
  2. 基督在十字架上是為所有世人代死。
  3. 同意人全然墮落,無法自救,必須與上帝合作才能得到拯救。
  4. 認為人有自由意志,可以拒絕上帝的恩典。
  5. 有關信徒蒙保守這點,抗議文認為聖經的教導並不清楚,所以有關信徒是否會再墮落的這點,需要更深入地研習。

多特會議

荷蘭國王為了要中央集權,8年後,召開多特會議(Synod of Dort, 1618-19)。這個會議由加爾文派主導,在會中判定亞米念為異端,並針對抗議文提出加爾文主義的五大信條(TULIP)。

描繪多特大會 (1618-1619)的17世紀荷蘭木刻畫

1631年,荷蘭允許抗議派恢復聚會,他們另行自组教會。下表將亞米念主義及加爾文主義的五大信念對比列出。

亞米念主義PEARL (1610) 加爾文主義TULIP (1619)
Prevenient Grace

先在的恩典

Total Depravity

全然的墮落

Election of the Faithful

信徒蒙揀選

Unconditional Election

無條件揀選

Atonement for All

普世的代死

Limited Atonement

有限的贖罪代死

Resistible Grace

可抗拒的恩典

Irresistible Grace

不可抗拒的恩典

Liable of Lost

可能會堕落

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

聖徒蒙永恩

1795年,荷蘭政府正式承認亞米念主義也是一種對聖經的合理解釋。後來,有許多新教的信徒都接受亞米念的看法,其中包括衛斯理兄弟。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dEXyn4X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在德國找到新家與新信仰(漁夫)2016.11.18

Pastor Gottfried Martens lights a candle during a service to baptize people from Iran, in the Trinity Church in Berlin, Aug. 30, 2015. Third right is Iranian asylum-seeker Mohammed Ali Zanoobi. He is one of hundreds of mostly Iranian and Afghan asylum seekers who have converted to Christianity at the evangelical Trinity Church in the leafy Berlin neighborhood. Most say true belief prompted their embrace of Christianity, but there’s no overlooking the fact that the decision will also greatly boost their chances of winning asylum by allowing them to claim they would face persecution if sent home. (AP Photo/Markus Schreiber)

Pastor Gottfried Martens lights a candle during a service to baptize people from Iran, in the Trinity Church in Berlin, Aug. 30, 2015. Third right is Iranian asylum-seeker Mohammed Ali Zanoobi. He is one of hundreds of mostly Iranian and Afghan asylum seekers who have converted to Christianity at the evangelical Trinity Church in the leafy Berlin neighborhood. Most say true belief prompted their embrace of Christianity, but there’s no overlooking the fact that the decision will also greatly boost their chances of winning asylum by allowing them to claim they would face persecution if sent home. (AP Photo/Markus Schreiber)

柏林三一教會的瑪騰斯牧師在為難民施洗

漁夫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11.18

 

編註:本文是根據一位自由業記者Laura Kasinof的報導寫成。

在柏林北郊的難民營中,有位名叫馬提亞的伊朗人。他於2014年底來到這所難民營,當時的名字是穆罕默德。在那段期間,幾乎每天約有一萬名難民到達德國尋求庇護。

他在這裡接受了耶穌為救主。他說:“我以前也不能算是穆斯林。我可以一年都不去清真寺。但是,我現在每個星期都上教堂。” 他算算還要等三個星期才能排到隊受洗。由於他已在德國兩年,他相信可以合法的將自己的名字改為馬提亞。

記者在營中見到四位伊朗難民。他們中間有兩個人是在伊朗就信了耶穌。另外兩位則是到德國後才信的,其中包括馬提亞。

在德國,教會裡越來越多的難民加入。教會的發言人表示:“ 一般來說,教會並不清楚尋求庇護的人數,因為他們不會去區分誰是誰不是。但是,政治難民要求受洗似乎是一個新的趨勢。”

在德國的穆斯林說,他們相信耶穌,一方面是因為耶穌救贖的大能,另一方面也因為原先對伊斯蘭的盼望感到幻滅。但是,還有另外一個可能因素:德國政府批准伊朗難民的庇護申請,比對敘利亞及伊拉克的難民要嚴格些。

在2015年,向歐盟申請庇護的伊朗籍難民大約有27,000人,其中約有60%得到批准。伊朗難民必須要能證明,他們如果被遣送回國會有遭到迫害的可能。在伊朗,改信基督教就有此可能。

由於歐洲基本上是基督教國家。歐洲人的自由生活形態,也讓伊朗穆斯林去探討歐洲自由民主的根源。他們發現基督教的精神是歐洲文化背後的推動力。當然,還有些像馬提亞那樣的,本來就不是虔誠的穆斯林,“他們看到德國人的生活,願意做出改變。” 

吃中飯的時候,在宿舍裡的馬提亞及他的三個朋友拉出一個金屬的折疊桌,擺在房間的中央。其中一位告訴記者,他希望特朗普能當選美國總統,因為他聽說特朗普是基督徒。在他們開動之前,馬提亞的一個朋友帶領他們謝飯。最後,他說 “奉耶穌的聖名。阿們。” 其他的人也回應說“阿們”。然後,他們開始吃米飯。

帶領禱告的那位說,他在伊朗時就信了耶穌。他在那裡得到一本偷送進去的法西語(伊朗的語言)聖經。他說: “以前,我對基督教的信仰只能說是理論性的。現在,我從我們牧師的身上看到他的仁慈。” 另外一位說,他在伊朗信了耶穌是因為他的一位老鄰居。這位鄰居從小就是基督徒。他說:“基督徒都很仁慈”。他還說:“在伊朗,我們是被迫成為穆斯林的。” 這句話指的是在第7世紀阿拉伯人征服波斯的歷史。

在那餐中飯之後一個星期,記者去拜訪了三一路德教會。這個教會有相當數量的伊朗信徒。這是一個外表不起眼的淡黃色的建築。與歐洲那麼多的大教堂相比,這是個相當簡陋的教堂。在教堂前面的草坪上,一些伊朗的會眾彼此滿帶笑容的問安。教堂裡到處都是法西文的告示。

trinity-lutheran-church-berlin

 

柏林的三一路德教會

三一教會的牧師是位53歲的馬騰斯。他看來非常友善,斑白的頭髮,額頭上還有個美人尖。他告訴記者,從1990年代開始,他們附近一區的一間姐妹教會,就開始幫助新移民適應德國的生活。

那間教會也影響了他們教會對伊朗基督徒的歡迎態度。一開始只有幾位講法西語的信徒來參加。到了2013年,三一教會開始專注服事難民的工作。他們在崇拜及教會其他的活動中都提供法西語及英語的翻譯。

那天,記者在崇拜開始前,找到了另外一位伊朗籍尋求庇護的弟兄,撒伊德。他帶記者上樓,經過擔任招待的幾位伊朗籍弟兄。當時,樓上還有幾個空位。整個聚會看來有300人,主要都是伊朗人。但是,薩伊德指出其中還有阿富汗的信徒,原來也是穆斯林。會眾中只有幾十位看來是德國人。在前排有位婦女還包著頭巾。

*伊朗新信徒領聖餐

那天聚會的內容基本上都是德語翻成法西語。會眾也都能夠按照教會的週報進行。每到會眾回應的時候,這些伊朗與阿富汗的信徒都大聲的說“阿-敏”(這是他們在穆斯林禱告時熟悉的回應法。)

聚會後,伊朗與阿富汗的信徒都到樓下一起用餐。他們的中餐是米飯,扁豆,與包心菜沙拉。這些伊朗人曾經向記者抱怨難民營的食物,說德國的食物淡而無味。但是,很明顯的,這個教會的中餐非常合他們的口味。人人吃的津津有味。

在用餐時,有一個人開始填寫受洗的申請表。這個表格中問了一些申請人的經歷。他抬起頭來問:“工程師的德文怎麼講?”結果,大家三言兩語,把這個填寫的事變成了全體的活動。

馬騰斯牧師進來做簡短的報告。他說,會眾中有些人的政治庇護申請最近獲得批准,可以擁有德國的永久居留。他說: “我很高興,他們拿到了庇護,還繼續來參加教會。”然後,他對著大家微笑。所有的人都鼓掌。

又過了幾個星期,記者回到這間教會。在教會裡,有種自然的、喜樂的氣氛,與難民營中的氣氛截然不同。一些德國人與尋求庇護的人一起坐著喝茶。他們的孩子在周圍玩耍。這間教會為難民提供免費的服務。幫助他們找住所,也幫他們解決一些德國政府複雜的要求。許多人在這裡得到幫助,也同時聽到福音。

iranian-refugees-receiving-communion

 

馬騰斯牧師說,他的會眾很“幸運”能有這麼多的穆斯林難民來到他們中間。他自己在這樣的環境裡覺得生命得到鼓舞。他說: “我能與這些人一起,看到他們為基督的信仰所要冒的風險。我很難想像自己再去牧養只有德國人的教會。”

這間教會目前已為1,000名伊朗人施洗,還有300人在等候的名單上。這些要受洗的人都得先上受洗班的課程,要清楚地認識什麼是接受耶穌基督為彌賽亞。這也是為了保證,申請受洗的人不只是為了永久居留的簽證,而是要讓他們真正的清楚明白基督信仰的意義。馬騰斯說,“我知道有些德國人也不見得能考過這門課最後的考試。”

馬騰斯的會眾裡有幾個人被判決要遞解出境,正在上訴中。他說,有個轄區的移民官明白表示,她不相信穆斯林會成為基督徒。對此,他覺得是對他們的人身冒犯。

“如果有這麼多的穆斯林成為基督徒,這怎麼會是不可能的事?” 他說:“在伊朗人與阿富汗人中間,有一個對基督教信仰的大覺醒。這是那些德國政府裡無神論的官員們無法了解的。為什麼他們不肯花一個星期天早上來參加我們的聚會。來了,他們就會明白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一萬五千人在四天之內離開挪威路德宗教會(漁夫)2016.10.07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10.07

norway-todayheddal-stave-church

挪威的國家教會路德宗,在8月15日星期一開始將會籍登記正式上網。四天之內,共有15,053 人退出路德宗的會籍。

同時,也有549人申請加入教會。最多退出的是上網的第一天,有10,854人。

今年(包括還沒上網前)共有24,278 人退出路德宗教會,有1369 名加入為新會員。

挪威教會的主教會主席畢福連(Helga Haugland Byfuglien)表示,她對這個數字並不感到意外。她說:

我們事先就有心裡準備,將有相當數目的人會退出。我們尊重他們個人的選擇。這是我們需要慎重面對的訊息。我們的工作是傳揚基督的信息,並表達出教會在每個人生活中的重要角色。

總會的執行長約翰森(Jens-Petter Johnsen)相信,在這些離開的人中,許多早已作出決定,只是現在在網上可以很容易就辦到。這也是為什麼第一天就有許多人退出。他說:“雖然要退出教會不是件難事,但是,還是有許多人去辦理。現在在網上可以自行辦理退會,明顯的,這讓要退出的人更容易去登記。”

約翰森相信教會會籍的網絡化,使教會可以更直接的與信眾聯絡,更加的便民。

他說:“全面數值化的目的是,讓人看到教會為信眾服務。挪威教會共有380萬會員,佔全國人口的73%。每個受過洗的人,如果他們願意來教會聽信息,我們都歡迎。歡迎他們加入教會。”

 

圖4-BH-All medias-QR Code-for BH-繁體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