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久病床前作孝子(辛立)2019.09.17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19.09.17 辛立 經文:“當照耶和華你神所吩咐的孝敬父母,使你得福;並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申》5:16) “孝敬父母”是神在普世恩典中對所有人的要求;“孝敬父母”也是神要求神子民必須遵守的誡命。(它是神所頒布“十誡”中的第五條誡命)因此,“孝敬父母”的道德觀念,在所有的文化傳統中都有表述。 比如,在中國古代,“舉孝廉”是漢代推舉官員的重要方式。是否遵守《論語》中孔子“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的教訓,是衡量“孝”的重要標準。當然,人常常會本末倒置,據說為要博得孝名,不少人在父母死後,在墓地旁搭建茅庵,住在裡面守喪三年。結果,不少孝廉之士忍不住七情六慾,除了吃喝玩樂、竟然在此生出一群子女。 對於神的兒女來說,“孝敬父母”和敬拜、事奉獨一真神聯繫在一起,“孝敬”這個希伯來字所包括的內涵,遠遠超過中文“孝”字的內涵。聖經中對“孝敬父母”的要求包括: 使有尊榮:孝敬、尊榮、尊貴是同一個字根,原意是“有分量、有重量”。孝敬父母就是使父母有尊榮、尊貴。 聖經說,“你們各人都當孝敬父母”(《利》19:3)。英文新國際版本將“孝敬”翻譯為“respect”(敬重)。孝敬父母就是敬重父母。 保羅說,“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這是理所當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弗》6:1-2)孝敬父母就是在主裡聽從、順從父母。 因此,孝敬父母是基督徒生命的一部分,是榮耀神的見證。孝敬年邁的父母、特別是得病的父母,即久病床前作孝子,也是我所經歷的蒙恩道路。 我父母1993年來美探親,為了使他們生活舒適,我買了一套公寓讓他們居住;但我更關心他們的救恩,1993-1997年間,我們夫妻每天堅持為父母的救恩禱告。我媽媽1997年決志;1999年和我爸爸一起受洗,開始過穩定的教會生活。 我們夫妻2009年回中國宣教,那時我們常常向神禱告,求神看顧年邁的父母,賜給他們健康的身體,使我們在國內安心事奉。感謝神,藉著住在附近的大妹妹,照顧了我的父母。 2014年,我媽媽摔倒骨折,左腿換了義肢;住院期間又出現精神暴躁的症狀;出院後雖然逐漸恢復,但身體、情緒,和家人的關係也越來越差。鑒於此,我們夫妻於2016年回到美國,希望可以照顧父母。當回到北美的生活逐步穩定後,我們就將88歲的媽媽接來同住。開始一段時間,媽媽的身體和情緒都有好轉。然而,她時刻都離不開家人的照顧,我們就帶著她參加教會的許多事奉,她也很高興。 在一次探訪的歸途中,她因太累、情緒不穩定,下車時摔倒。在急診病房,醫生診斷出她左手腕骨折、髖骨骨裂。治療的過程中,醫生用了止痛和鎮靜劑,這些藥副作用非常強烈。同時,醫生診斷出媽媽患有嚴重的Senile Dementia(中文翻譯為“老年癡呆症”,其實,這樣的翻譯非常不準確,Dementia 源自demented ,意思是狂躁、精神錯亂狀態。–作者註) 在急診病房的前3天,止痛藥和安定藥帶給媽媽強烈的副作用,她在昏睡中用右手把左手的石膏撕掉了6次;她不吃飯、不喝水;將輸液針管拔掉,流了滿身血;她醒來時就罵醫生和護士、拒絕見我和師母。因此,醫生決定停止給她輸液,並告訴我們,她病情好轉的可能性很小,只能聽憑自然。 在醫院照顧媽媽時,我為媽媽、為自己禱告,求神憐憫:“神啊,求你醫治我媽媽。如果她現在就走了,這樣的痛苦和壓力我承受不了。”第三天早晨,我拖著疲倦的身軀從急診病房出來,累的不想開車,就坐在醫院大廳休息。不知過了多久,有人問我:“牧師,你在這裡做什麼?”我抬頭一看,是一位在醫院做義工的姊妹。我告訴她,我媽媽摔倒了,住在急診病房。她主動要去樓上看看;我默許了,自己仍然坐著沒動。 一分鐘後,這位姊妹打來電話,讓我立刻來病房。原來她進入病房時、發現我媽媽要從病床上往下跳。她趕緊叫來醫生;護士將我媽媽腳腕和手腕綁起來,並安裝了24小時監測設備。護士說,如果不是這位姊妹及時發現,我媽媽從床上爬下來時再摔倒,就永遠起不來了。感謝神,聽了我們的禱告,藉著這位姊妹,讓我們看到神眷顧我媽媽的真實。 停止打點滴後,媽媽兩天未進食、進水,身體非常虛弱。教會的弟兄姊妹們為她迫切禱告,和媽媽關係密切的弟兄姊妹為她做可口的晚餐,哄著喂她吃。但每天的進食量達不到維持生命的水平。同時,媽媽Dementia的症狀很強烈,她懷疑別人給她的飯裡下毒,常常把食物吐出來。我們就禱告、求神幫助我們。 在急診病房住了5天,媽媽仍然拒絕護士給她喂早餐。我給她喂了幾口,她很快就將所吃的飯食吐出來。當護士把飯食收走時,我請求將水果留下。我開始為媽媽禱告,求神讓她裡面的飢渴和求生慾被激發起來,主動吃東西。半小時以後,我睜開眼睛,看見媽媽的手從綁著她的塑膠帶中抽出來,拿水果吃。我的眼淚奪目湧出!感謝神!聽了我們的禱告,讓我們再次看到神眷顧我媽媽的真實。 從媽媽開始吃飯的那一刻,我們就向神禱告:減輕媽媽的疼痛,請醫生停止用止痛藥和安定藥;並且針對她的Dementia 、用合適的藥物。在停用止痛藥、對症下藥後,媽媽的情緒逐漸平靜。這時,我們為她閱讀聖經,用經文禱告。逐漸,媽媽睡在床上的姿勢從平躺、到逐步升高枕頭,再慢慢開始坐起來。隨著更多禱告,媽媽開始重複說一句話:“神愛我,讓我上基督教小學時就認識神,我還在聖誕節演過天使。” “神愛我”成為媽媽在急診室恢復過程中的力量,她從開始吃飯、到對護士說謝謝、再到叫出探訪者的名字,媽媽逐步從死蔭的幽谷中走出來。住進急診病房10天左右,醫院開始安排媽媽轉到康復中心,我問她:媽,你相信神會幫助你恢復健康嗎?她說:“神愛我、神救我;我要恢復健康,證明神愛我!” 只有當一切人為的光環都褪色時,只有當一切人為的努力都無效時,只有當我們什麼都抓不住、且對曾經抓住的東西深感失望時,我們才會向上看——看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榮光。我們也向內看——看到在神光照中親情的良善和美好。我們從照顧媽媽的過程中,經歷了被神憐憫的事實。 當我和師母立定心志,願意在久病的母親床前作孝子孝女;當我媽媽確信“神愛我”的事實,要以康復的生命見證神的榮耀時,神的手就開始做更奇妙的工作。媽媽在急診病房住了14天,奇蹟般地找到了一家康復中心。經過一個多月的恢復,她推著輪椅去急診病房感謝照顧她的醫生、護士時,沒有一個人相信,這就是一個多月前那位88歲、瀕臨絕境的中國老太太。 禱告:主,我們真感謝你!你不僅救了我媽媽,也救了我。求你讓我們真知道“孝敬父母”,就是在神的愛中經歷被愛的事實,是用神的愛去愛我們的父母,使他們有尊榮、尊貴、有分量、被敬重、在主裡聽他們的話。禱告奉耶穌的名求,阿們!

成長篇

基督徒可以吃血嗎?(辛立)2019.05.0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専欄2019.05.06 辛立 經文:“論到一切活物的生命,就在血中,所以我對以色列人說:無論什麼活物的血,你們都不可吃,因為一切活物的血就是他的生命。凡吃的,必被剪除。”(《利》17:14) 十年前,在一个傳道人培訓會上,兩位牧者講釋經學。在解經時,他們用“基督徒可否吃血”作為例子,給出的結論是:基督徒可以吃血。結果,會場吵開了鍋;因為多數與會者是傳統家庭教會的傳道人,基督徒不可以吃血是他們長期遵行的原則。很顯然,大家對“可否吃血”未達成共識。 這個問題引發了我的思考。為什麼神將以色列人帶出埃及之後,要用諸多“繁文縟節”來規範他們?我想是因為他們在埃及為奴之家生活了400多年,從飲食起居到敬拜事奉,等等都被世俗“奴化”了。 《創世紀》兩次記載了神賜給人類食物。洪水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的果子,都可以作為人類的食物(參《創》1:29)。洪水後,“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但在肉類食品中,神有特別的限制:“唯獨肉帶著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們不可吃”。(參《創》9:3-4) 聖經把“血”和“肉”做了分類。對血的定義是:血代表生命。出於尊重神所創造生命的原則,神要求屬於祂的子民不吃血,不吃帶血的肉,也不吃以血食維生的動物,這是律法條例被制定背後的原則。 在解釋“基督徒是否可以吃血”的應用時,不少人忘記了“釋經學”的基本原則,即不可將自己的意思或世俗文化傳統帶進對聖經的解釋。在聖經中,血從來沒有被列為食物。這和中國習俗中將豬血糕、羊血湯歸類為食品完全不同。 “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人是獸,我必討他的罪。”(《創》9:5)“流你們血、害你們命”是平行句,即流血等於害命,血等於生命;“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9:6)不吃血是尊重神所創造的生命,尊重神的形象,而不僅僅是一般的宗教條例。明白這一點,非常重要。 基督徒如何遵守聖經的律例教訓? 聖經的寫作歷史,經歷了1500年左右的時間,因此帶有強烈的時代特點。许多的經文要先被整理出基本的原則,然後才能具體應用。比如,“不可用兩樣掺雜的料做衣服穿在身上”、“牛和驢不可同負一軛”等類經文,就需要先解釋為“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的原則,然後才能落實在具體應用中。而不是直接應用:不可穿化纖和純毛線織的衣服;或者如某些人誤以為:聖經已經過時了。 但有些經文,本身就是原則。比如十誡中,耶和華曉諭摩西:“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神”(《出》20:3),這是聖經一貫性的原則和真理,所以在任何時代、任何環境都可以直接應用。 關於吃血的問題,從律法書到《使徒行傳》,都明確規範“不可吃血”。同樣的原則,也反映在“墮胎”問題上。基督徒反對墮胎,是對生命的尊重;“不可墮胎”和“不可殺人”的原則相關。 但令人擔憂的是,一些教會在這些基本原則上越來越鬆弛。原因之一,我想是因為極力提倡自我中心,過分強調信仰是我個人的事。這種對基本原則的放鬆會逐漸表現在生活上穿著暴露,不禁口舌之慾等等,最後甚至與世俗為友。 我們不禁要問,現今的基督徒,是以明顯區別於世俗的聖潔生命影響世界?還是被世俗影響,以“被罪奴化”和軟弱的生命過日子?如果軟弱成為我們的主要生活型態,這和我們在生活細節上放任自我私慾,有沒有關係? 禱告:主啊,我們堅持不吃血,不是守字面上的律法,乃是從基本生活層面遵守你的教導:即生命是你看為尊貴的。主啊,總有些力量想把我們帶回埃及,讓我們和世界沒有區別。但我們知道你是以恩典、慈愛、聖潔呼召我們的主。我們願意遵守你的教訓和律例,持守聖經原則,以聖潔的生命見證造物主的榮耀。求你賜我們智慧,禱告奉耶穌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