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事

他追思禮拜中的11處經文(鄭鴯璇)2018.09.14

鄭鴯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09.14 馬侃(John McCain,又譯約翰·麥凯恩),這位將國家和人民利益置於黨派之先、擔任過31年亜歴桑那州的参議員,已於9月2日安葬於美國海軍官校(U. S.Naval Academy)墓園,結束了他精彩的一生,與他的軍校同窗、畢生摯友海軍四星上將拉森(Chuck Larson)為隣。 馬侃很少在公開塲合談及他的基督教信仰,但他卻以言行來實踐他的信仰,而這個信仰支撑他度過政壇中的風風雨雨。 馬侃原是聖公會信徒,讀的是聖公會學校,雖然他經常禱告,也忠心地参加每天早上和週日晚間的聚會,但他信仰的强化是在越戦中,他開的飛機被撃落而被俘後。在那如地獄般的戦俘生活中,他只能禱告上帝,他回憶那5年半時間的禱告和迫切,比身為自由人時還多。 他把《使徒信經》中的前兩句劃在墙上:“我信上帝,全能的神”(I believe in God, the Father Almighty)。他還被稱作“监房牧師”(room chaplain),因為獄方不給他聖經,他只能靠當年背誦的聖經和獄友們查考。 在2007年9月的一次訪談中,當被問到他和上帝的闗係時,他説:我每天都向上帝禱告,尋求祂的指引和力量,我不求個人的成功,我認為那是不對的…… 後來馬侃轉到北鳯凰城浸信會聚會,他非常喜歡牧師的信息,特别是有闗救贖和上帝饒恕的恩典方面。他知道自己過往犯過不少過錯,也不完美,認識上帝饒恕的恩典讓他心得平安。 去年8月,當他被診斷出得了腦癌時,他知道見主面的日子快到了,因此親手策劃他的追思活動,包括在北鳯凰城浸信會及華府國家大教堂追思禮拜的整個節目、程序、邀請人等等。可惜未能邀請與他生前有過節的川普總統,踐行饒恕的恩典,也未邀請他當年競選總統的搭檔、一直對他尊敬有加的Sarah Palin,是為遺憾。 在追思禮拜中,誦讀的11處聖經經文如下: 1.《帖撒羅尼迦前書》4:13-14 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些沒有指望的人一樣。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裡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 2.《哥林多前書》13:3 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於我無益。 3.《提摩太後書》4:6-7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4.《傳道書》3:1-2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提摩太後書》4:6-8 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 6.《羅馬書》3:23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7.《羅馬書》6:23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曖曖內含光——她的葬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夢非 愛麗絲是我們神學院教授克利斯丁的女兒。 一年半前,師母因心臟問題,突然暈倒,入住療養院。我們聞訊往訪,愛麗絲服事母親在側,精神奕奕,機智幽默。 過去,不論我作學生時,還是後來教成人主日學,每逢請教克利斯丁老師問題,他總不厭其煩。但自師母身體違和,有時會找不到他們。愛麗絲瞭解父母的行蹤,我因此常去電她家。 某次,兩老遠行去休養。愛麗絲問,可有為我效勞之處?我把問題提出,她即刻解答,且提供資料供我參考。我暗自慶幸老師有女可繼承衣缽。其後才知,原來愛麗絲與父母一樣,乃Biola大學神學院高材生,難怪! 愛麗絲在好萊塢某教會教成人主日學,且是司琴。丈夫乃教會執事會主席。 追思禮拜 今年3月,得知愛麗絲腰椎癌病變、可能不久人世的消息。起初我以為自己聽錯了,但愛麗絲坦然地告訴我:約莫一個月前看診,醫生說她只有六、七個星期可活。激動中,我說:“即使如此,我還是相信上帝能行使神蹟……”她說:“我也信……但我是在祂的手中!”聲音響亮,語氣堅定、無畏,完全聽不出有病在身。後來我才聽說,她其實經常極其疼痛。 沒有多久,即傳來她離世的消息。我們參加了她的追思禮拜。 吉姆,她的丈夫,主領聚會。他忍住悲傷,帶領大家一起唱她生前喜愛的詩歌。他說,這是一個慶典,因為愛麗絲不再受苦。 他請兩家共同的友人——芝加哥的一位牧師,作了禱告。然後,請在場的親友並教會的弟兄姊妹分享:“愛麗絲與你”(What Alice meant to you)。 十幾位來賓搶著舉手。第一位發言者,是愛麗絲的摯友。她和愛麗絲都有病痛,經常彼此鼓勵。她說愛麗絲直至最後一刻,都沒有發怨言責怪上帝,或說出違背信心的話。台下好幾位同時點頭,表示同意——愛麗絲總是信心十足。 同教會的幹事形容愛麗絲:當人有需要時,“她永遠在那裡……”這又引起一致的共鳴。有人說,如果遭遇挫折,肯定會得到她的安慰。 愛麗絲的表兄弟是牧師,有一次遭逢教會巨變,首先來鼓勵他的,就是吉姆和愛麗絲。 愛麗絲有一位表弟,人長得英俊,卻有點弱智,他說最喜歡接到表姊的電話。 一位黑皮膚的男士,朗誦自己寫的詩。他舉《雅各書》1章,來表明愛麗絲的信心經得起考驗。衆人又不住點頭。 一位氣質高雅的女士說,希望自己未來不論遇何事,都經得起考驗,像愛麗絲一樣,走得優雅。 一位棕皮膚的高個女孩說,吉姆和愛麗絲有如漢堡與薯條,看見其中一個,一定會看見另一個,“他們好像我的父母”。 一個小時倏忽過去,眾人還說不完。要到這樣的時刻,才真正地認識一個人! “愛麗絲……1948年來到世間,2008年進入永恆……” 精緻禮物 珊朵拉——愛麗絲的弟妹,率領他們夫婦收養的十幾個孩子(包括依索比亞及羅馬尼亞裔),唱《你信實何廣大》,並朗誦《傳道書》3章及12章。孩子們認真獻上的音樂與經文,成為一場完美的敬拜,吸引了每一位與會者。 接下來是那位芝加哥來的牧師證道。他沒有一句浮泛的安慰或溢美,而是始終圍繞著上述的3處經文(《傳》3、12章,《雅》1章)。他說,上帝在掌管。祂的時候總是對的,沒有人能自己選擇。人當趁著年輕,精力、體力俱佳時服事上帝。“生命短暫,稍縱即逝,唯為主活,存到永遠。” 他說,愛麗絲沒有寫過一本書,沒有上過電視節目,然而每一個與她接觸過的人,生命都受她影響。她已作成善工,活出美好(A job well done, a life well […]

No Picture
成長篇

待到雲彩上再道謝

紀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一個病入膏肓、百孔千瘡的女人,要有怎樣的力量,才能頂著灸人的烈日,奮不顧身地奔馳三個小時!?         這是Morris Plains華人教會前所未有的追思禮拜。但見大堂的講臺上下,密密麻麻地豎立著浸透淚水的花環,悼念逝者的人把心中的哀思寫在那素白的絹布條上:“朱兆 寧姐妹主內安息”、“兆寧姐妹安息主懷”……萬花叢中,兆寧姐妹終于停止了她二十年如一日的默默侍奉,躺臥“在青草地上”和“可安歇的水邊”。        當弟兄姊妹開始講述兆寧感人的故事時,講的和聽的都泣不成聲。我更恍如大夢初醒:平日滿臉笑容的兆寧姐妹,何止像她的丈夫建華所說的:“……她的腿動了手 術,感謝主她還能跟大家一起敬拜、服侍主,公司還准她帶薪病休。”原來她的左足部只剩留一塊骨頭,她的左手掌僅靠兩條筋連接著前臂。難怪她在給英語堂推送 飯車、在主日禮拜清點奉獻箱時,雖然永遠是笑容可掬,但那一舉一動卻著實透艱辛。        去年2月,她被診斷為晚期肺癌病人。但她卻把病情隱瞞得嚴嚴實實,以至于讓我犯下了彌天大錯──        去夏的一個禮拜四晚上,我按時前往建華弟兄家討教,為帶查經“備課”。只見兆寧一如既往地為我們備好水果、茶點;和藹可親地督促兒女寫作業、練鋼琴。         期間他們免不了又關心我的工作問題,因為我的公司將從新澤西州搬往德克薩斯州,員工們都在提前另找工作。我不無遺憾地歎道:“倒有一家公司讓我前去面談,可 我那多病的老爺車加上我這‘不識途的老馬’,我怎敢上陌生的高速公路闖蕩?”萬萬沒想到兆寧卻笑呵呵地應允,開車送我南下約四十哩,去該公司面談。一個病 入膏肓、百孔千瘡的女人,要有怎樣的力量,才能頂著灸人的烈日,奮不顧身地奔馳三個小時!?我想答案只有一個:基督的愛住在她的心中!         追思禮拜進行了兩個多鐘點,人們仍言猶未盡,弟兄姐妹有多少貼心的話,盼望說給安睡中的兆寧好姐妹聽。無奈陵園的工作人員再三催促,數百位排起長長的隊伍, 依次來到她的遺体前告別。偌大的會堂頓時被肝腸寸斷的哭泣聲所淹沒,縱然是“有淚不輕彈”的七尺男兒,也難以克制失去一位如此完美的好姐妹而產生的悲傷。        及至我來到她的面前,與其說是悲痛欲絕使我抬不起頭來,不如說是難言的羞愧和強烈的內疚,令我沒有勇氣直面她的遺容。我深知汪汪的眼淚不能洗滌這深深的內 疚,我只能利用這片刻時間,在心之深處向她訴說:“我一定效法你愛主,直等到耶穌將大家聚集在雲彩上時,我必再向你鞠躬道謝!” 作者原為西安交通大學英語教師,後移居英國倫敦,現住美國馬利蘭州,為電腦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