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手錶定律的啟發

頌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我在報上讀過一篇短文《手錶定律》,說的是一個人要想知道時間,只能看一隻錶。兩隻手錶並不 能讓人更準確地知道時間,反而讓看錶的人困惑。作者還將“手錶定律”應用到企業管理上,結論是,一個人或一個組織,不能由兩個人來指揮,也不能採取兩種不 同的管理方法,否則就會陷於混亂。 定律的延伸           筆者認為,此定律還可以再延伸一下:對一個人來說,也不能同時擁有二種價值觀。不然的話,也會導致人內心的矛盾,與行為上的紊亂,使人享受不到真正的平安。          這一點對基督徒來說也不例外。我們在信主以後,從地位來講,已是天父的兒女,但實際上,我們敗壞的天性和肉体並沒有完全消滅。          我們的行為動機和價值觀來自兩方面:一是出於我們的舊生命,聖經稱之為肉体,其基本表現就是一切以自我為中心,滿足人的情慾;另一方面是來自聖靈。因此,在 試探面前,我們裡面的肉体和聖靈就會發生爭戰。所以保羅告誡我們“……聖靈和情慾相爭;這兩個是彼此相敵,使你們不能做所願意做的。”(《加》5:17)          我認識的一個弟兄,在小組分享時坦言,信主前,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絕無猶豫;可是信主後,遇到一些事反而感到糊塗和為難,不知該如何處理才好。我相信這位弟兄所遇到的困惑,正是“聖靈和情慾相爭”的反映。          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生動地描述了他內心善與惡二種性情之間的爭戰:“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体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 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若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我覺得有個律,就是 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体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体中犯罪 的律。”(《羅》7:18-23)          保羅的內心在掙扎。雖然他已經得救,但同時發現罪仍然在他心中,並使他行那些他所不願意的事。屬靈的原則(喜歡神的律),和屬肉体的原則(肢体中另一個律,即罪的律和死的律),在他裡面相爭。 只能擇其一           人的意志不能勝過罪的律和死的律。基督徒的一個主要危機,是以自己的力量去對付肉体,用自己的意志去遵守神的律法。結果是我們常在善與惡兩種價值觀之間徘徊、掙扎、苦鬥,非但無法勝過罪惡,反而被肉体所勝。          保羅對此深有体會,他在《羅馬書》第七章中說到,他的心意是要尋求神,可是他沒有辦法去勝過肉体的律(也即罪的律和死的律)。正當保羅苦不堪言,向神發出呼 聲時:“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体呢?”(《羅》7:24)他得著了主,有了新的屬靈經歷。所以他緊接著就歡呼宣告:“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 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7:25)           保羅在《羅馬書》第八章,更進一步說到,以賜生命聖靈的律,去勝過罪的律和死的律:“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8:2)          從保羅的經歷和他的教導中,我們可以体會到基督徒生活的原則,看似複雜,其實就如手錶定律那樣簡單,就是在老我和主、肉体和聖靈之間,只能擇其一。如果我們選擇前者,那是死路一條:“你們若順從肉体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体的惡行必要活著。”(《羅》8:13)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迦南,還是埃及 ──關于“海歸”的思考

蔡志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熱門話題        現在海外的中國人,有一個熱門的話題,就是要不要回大陸去尋找發展的機會。而在國內,“海歸”這個名詞,到處可聽到。         我是上海人,幾乎每年都回去看看。這次回去,幾個朋友一見我就問:怎麼,要海歸啦?         有一天坐地鐵時,還驚奇地遇見我在加拿大教會輔導過的學生,她拿了北美的文憑回去,剛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不由得回想起幾年前,在加拿大的留學生,特別是學計算機的,都爭著要往美國去,因為那裡的待遇好。而如今又都在談論國內怎樣有發展、容易掙錢了。         作為基督徒,當我們面臨人生的重大選擇,比如該往哪裡去安家、發展時,我們會首先考慮:這是神帶領我往那裡去嗎?        十幾年前,我來加拿大的時候,我是經過了禱告和等待的。那時有經濟的原因,更有信仰的原因,我確信是神把我帶到了我的迦南地。         聖經《出埃及記》講到以色列人出埃及,前往神所應許的、祝福的目的地──迦南地。一路上他們遇到許多艱難之處,甚至斷糧缺水。他們就向帶領者摩西發怨言,責 怪他不該將他們從埃及地領出來。他們留戀在埃及地吃得飽足的日子,卻忘了那種為人奴隸的痛苦。他們情願回頭看,眷戀過去。         但今天,究竟哪裡是我們移民的迦南地呢?我們怎麼樣把家搬來搬去呢?難道我們也要像許多人一樣,好不容易來到海外,又後悔,想放棄回去了?或是下了很大決心回國發展,一遇挫折又打退堂鼓了?        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來到海外的中國人,除了留在後面的親情,可留戀的東西不多,可以說是背水一戰,心情倒也決然干脆許多。        但近十年來,中國經濟迅猛發展,帶給許多人財富與機會,以至于出國十幾年的學子們感嘆,是不是我們也像台灣七十年代出來的留學生一樣,錯失了國內經濟起飛的黃金時間?因為他們回去一看,過去比他們差很多的人,輕輕鬆鬆成了有產階級。        尤其最近出國的人,在國內已有相當的基礎了。一出國,就懷疑自己是否選擇錯了。有人才來幾個月,就放棄努力,打道回府了。         這次我在國內還遇見幾位在北美賣了房產,回去準備大幹一場的海歸。有的投下去的錢已去了一大半,有的半年還沒有找到工作,正處在堅持下去、等待曙光出現,或干脆放棄、撤退回頭的猶豫中。他們倒好,又在回想北美的好時光了。         這就是今天一個混亂的世界裡,忙忙碌碌的人的寫照。我們也身處這移民的潮流中,那麼,究竟哪裡是我們在世上的迦南地,哪裡又是埃及地呢? 第一結論         當年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往迦南地去,請問那時的迦南地,比埃及繁華、富足嗎?恰恰相反,埃及在當時是一個相當強盛繁榮的地方。         而以色列人將要前往的迦南地呢,對他們來說卻是個未知之地,不曾有過繁華的名聲,況且路上還要經過一大片荒漠的曠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