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觀(四) ──平衡的生活

邱志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第一個問題       1965年12月,我面對 一個最重大的決定,到底要不要出來全職事奉主。台雅各牧師為我禱告了一段時間,要求我考慮加入學園傳道會。我還記得那是在他的家裡,我回答說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意思是我不敢做決定,因為我從所受到的教導和培養中,曉得事奉主不是嘗試錯誤(try and error),不能試試看,不行就改行。事奉主是一輩子的事情,我沒有毅力做那樣大的決定,所以我只能說我不知道。          台雅各牧師當然也不能勉強我,于是我們就開始做結束禱告。沒想到,就在禱告的短短時間裡,神問我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你怕甚麼?          我怕的是,我才二十三歲,還很年輕,怎麼能夠做這麼重大的決定?我怎麼知道我一生會怎樣?我願意愛主,但是我怎麼知道我能夠全身而退?事奉主不是百米賽跑,一鼓作氣衝完就算了。事奉主是越野賽跑,不只是起跑要好,而且要跑到底,要至死忠心。          我了解自己的個性和光景,我覺得我不夠資格。萬一我軟弱,不能夠好好事奉,我一個人事小,絆倒別人怎麼辦?會羞辱主的名,我擔不起。所以我害怕。 第二個問題          主就問我第二個問題,你把你自己奉獻給我,你怕甚麼?意思就是當我奉獻給祂的時候,祂是我的主,所以祂是最後負責的那一位。就好像我們唱的詩歌一樣,“如果 主指引我,我就不怕迷途”。這就幫助我解決了我最大的一個問題,讓我曉得事奉主不是因為我可以,不是因為我有決心能夠走到底,而是因為我有一位主,祂負我 的責任。         當然這不表示說,主負我的責任,我就賴皮,就隨便。而是我要盡全力,但是就算盡我的全力,我還是不夠,然後主會負我的責任。想到保羅對提摩太所說的一句話,“我們縱然失信,神仍然是可信的”。          其實當我想到把自己奉獻給主,我還有一點賴皮地想到一樣事情,連我軟弱都是主的責任,主要保守。看來,上帝揀選我們實在冒很大的危險。你敢不敢把你自己的名 譽給予另外一個人?我想我們輕易不敢的,尤其曉得那個人有失敗的記錄。然而,上帝知道我們這些人有許多失敗記錄,祂還敢把祂的名字給我們。這是冒多大的危 險!在事奉中,神跟我們工人各要負多少之責任?標準答案是一百對一百。即凡事百分之百是我們的責任,百分之百亦是神的責任。我們需要盡全力,做無愧的工 人,討主的喜悅,這是我的責任。但是同時,我盡我百分之百的努力還是不夠,還要靠神的恩典,百分之百是神的恩典,百分之百是神所做的。讓我們就用我的百分 之百跟神的百分之百來配搭同工。我不曉得這個算不算是一個平衡。 平衡不絕對          平衡不等於中庸之道,但是至少讓我們曉得不 要走極端,不要偏激,不要過猶不及,不要矯往過正。我想平衡是一個原則,但不絕對。舉一個例子,沒有信的人,對信主的兒女朋友常常有一個忠告:“信可以, 但不要迷”。迷就是極端,就不平衡。照這種想法,你要信,稍微信一點就好了,不用太信。          其實沒有太信的信等於不信。結果你就是馬馬虎虎,那個信仰只是一個點綴,不能指導、決定你的生命。就好像很多基督徒不知不覺地仍然活在以自我為主,為中心,為優先的生活裡面。是把神拉來走我的路,而不是我走主的路。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觀(三)──團隊精神

邱志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哥林多前書》12:12-27,“就如身子是一 個,卻有許多肢体,而且肢体雖多,仍是一個身子;基督也是這樣。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体,飲 於一位聖靈。身子原不是一個肢体,乃是許多肢体。……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体面 給那有缺欠的肢体,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体彼此相顧。若一個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体得榮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樂。你們就是基督 的身子,並且各自作肢体。” 我們需要團隊         這段經文講到身体上有肢体,不同的肢体有不同的功用,不同的地位,是不同的角 色,都是身体需要的,是一個團隊。我們的身体是一個團隊,教會是基督的身体,所以教會也是一個團隊。工人的事奉,是一個團隊的事奉。我需要團隊,團隊需要 我。每個人雖然不一樣,但是我們是一個身体,和諧、協調地配合在一起,就有整体的美。我們可以互補,但是我們不能互相取代,需要的是互相提攜和照顧。          主耶穌在地上做的一件重要事情就是造就門徒。這些門徒好險,一直到要畢業的時候,還統統不及格。當西庇太的太太帶著兩個兒子到耶穌面前求:“你得國的時候, 叫我的兒子,一個坐你左邊,一個坐右邊。”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嗎?”雅各和約翰不知道天高地厚地說:“我們能夠喝。”另外十個門徒聽了以後都 很惱火。為什麼?全部想的是另外一回事,耶穌想的是上十字架,他們想的是做開國元勳,完全表錯情。         更甚的是,耶穌把猶大當作親信來用他, 給他機會,猶大卻出賣衪;衪的門徒裡面的班長三次不認他……如果你帶門徒,帶了三年到這種地步,你會吐血,你就不幹了,對不對?可是正因為主耶穌知道我們 會如此,所以祂替我們走過這條路。祂在世界上講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成了!”感謝主,這些不可造之才,上帝還要他們。為什麼?因為上帝把他們組合在一 起,成為團隊使用。          《以弗所書》4:11-16,講到不同的恩賜。神賜給教會不同的恩賜,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体。在這裡我們可以找到三個原則:各有其職,各按其職,各盡其職,這是身体配搭的原則,是很美好的團隊事奉。        《以弗所書》4:1,保羅說:“我為主被囚的勸你們: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與蒙召的恩相稱,就是要把神的恩活出來。在什麼地方要活出神的 恩呢?在團隊配搭裡面。因為,4:2-5說,凡事要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身体只有一個,聖 靈只有一個,一主、一望、一信、一洗。 如何建立團隊         談到建立團隊,我們的團隊有比任何團隊更寶貴的基礎,因為我們有共同的元首,更有統一和團結的力量。記得我參加過的“群体動力學(Group Dynamics)”的課上,有一個基督教教育專家對大家說:你們有沒有想神為什麼設立教會?如果照理論和理想來講,我們每個人都愛主,我們每一個人都跟 主直接有關係,直接從主得教導,不需要別的人,為什麼神要把我們擺在教會?         因為教會有她的好處,教會好像是一個家,所以在家裡面有愛,可以彼此照顧扶持,也有長幼的次序。可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既然家裡不是只有一個人,當然就會有麻煩,有擔子,有磨擦。所以教會不是天堂,教會好的時候,好的不得了,壞的時候比社會還糟糕。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觀(二) --恩賜的管家

邱志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彼前》4:7-11:“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 你們要謹慎自守,儆醒禱告。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你們要互相款待,不發怨言。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賜的好 管家。若有講道的, 要按著神的聖言講;若有服事人的,要按著神所賜的力量服事,叫神在凡事上因耶穌基督得榮耀。原來榮耀、權能都是祂的,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林前》4:1-2:“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主權在上帝         《林前》6:19-20講得很清楚,保羅說,我們不是自己的人,我們是用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我們的身子上榮耀神。我們不是自己的人,因為我們已經被神以耶穌 基督,這個最寶貴的代價買贖過去了,我們的主權在上帝的手裡。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賞賜託付給我的,我只是一個管家,這個管家和地位是神透過愛來感動的, 讓我們能夠明白基督的救贖。《林後》5:14-15:“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 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笨的傭人,主人講一件,就做一件,不講就不做。如果這個僕人忠心有見識,能夠瞭解主人的心 意, 主人就升級讓他做管家。管家不需要耳提面命,他懂得主人的意思,會揣摩,會主動去做。上帝不叫我們做無知的騾馬,用嚼環轡頭勒住。而是要鞭策我們,改正我 們,管教我們,藉著祂眼目的引導,要我們學習,做主動負責的管家。         另一方面,《箴言》3:5:“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我們的能力和機會都是出於神,沒有甚麼可誇的本事,都是承受,都是上帝恩典所賞賜的。所以,客觀來講,主權不在我的手裡;主觀來講,因為基督愛的激勵,我甘心樂意把主權歸還給上帝。 關係最重要         奉獻是本分,是起碼的。如果我們不懂得把最愛的給上帝,我們就不懂得什麼叫愛主超過一切。我們的自我保留,會阻礙自己對神旨意的明白和領受。當我們願意把最 愛奉獻的時候,上帝可以把它再給我們,就好像以撒回到亞伯拉罕的懷中──那將是一種不同的感受,因為它是從主來的了。我們就曉得,神在我生命裡面,祂是至 寶。         在一切的關係裡面,最重要的是跟神的關係要對。我們跟神的關係對,我們跟人的關係才會對,我們跟自己的關係也才會對。跟神的關係對, 就是認識祂是我生命的主,我是祂的兒女,祂所愛的,是祂的僕人。如果有對的關係,而不去親近主、愛主、領受揣摩主的心意,這個對的關係也不會改變我們什 麼。所以,要有對的關係,還要有好的關係。 恩典與恩賜         《林前》12:1-11:“弟兄們,論到屬靈的‘恩賜’,我不願意你們不明白。你們作外邦人的時候,隨事被牽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啞巴偶像;這是你們知道的。所以我告訴你們,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若 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職事也有分別,主卻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別,神卻是一位,在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觀(一) --牧者與長執、同工

邱志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人人皆祭司         在教會中,我們應有一個基本的認知,就是“人人皆祭司”。正如《彼前》2:9:“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我 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在教會裡,人人都應當事奉,沒有什麼聖品人員和平信徒之分。但有些人很喜歡“在野”作意見領袖,卻不願意接受名份,表面上 好像很清高,其實是在逃避責任。         同工的責任之一就是要自己忠心的事奉,或是在教會的事工上被安排、受託付;或是主動的發掘,在整個教會的 配搭系統得到肯定、印證而開設的事奉。同工的另一個責任就是帶動其他的信徒一起參與事奉,這是很不容易,是要刻意培養的。自己能夠做的事情也要帶人一起來 作,做榜樣、教導到一個地步,能夠授托給他人,這樣就帶出同工來了。帶出同工的目的,並不是讓自己休息,而是使更多的同工投入參與事奉。 蒙恩罪人         事奉時要認識到,我們都是蒙了恩典的罪人。認識到自己的不完美,在面對別人的不完全時,才能夠互相激勵、接納及体諒,並一同追求,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當被批評時,不要太驚訝,因為你不完全,批評你的人也不完全,在兩個不完全的裡面,產生問題的機會是非常大的。         我遭到批評時,也會受到傷害,但我會檢討批評得對不對。如果是正確的,我知道是上帝用批評我的人,作我最好的督促。那就要感激,要謙卑地認錯。如果批評得不對,我不用去爭辯,要學習原諒,事實最終會獲得澄清的。         當我被批評時,也常會感謝主的恩典和憐憫,因為批評我的人並不真了解我,否則就會批評得更狠。神若究察罪孽,誰能夠站立得住呢?如果他用上帝的眼光來挑剔我,我就真無地自容了。         認識自己是蒙恩典的罪人,常存感恩的心,就不易有挫折感。學習不要用完美的標準去苛責對方,彼此接納体諒,坦誠而真實地相對;尋求別人成為我們的扶持和幫助,也樂意伸出援手來扶持和幫助別人。要學會《雅》5:16所說的“彼此認罪,互相代求。”         我們也要慎防把自己絕對化,認為我的東西絕對正確,只許別人聽我,而不聽別人。實際上,我們可能因不瞭解情況,而判斷錯誤,所以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其他人身上。         要允許看法意見的不同,學習彼此尊重。如果同工中不能夠達到共識,可能是神的時間沒有到。如果我們都能夠以謙卑束腰,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那麼,我們在一起配搭,就會有更好的效果。 牧養監督         牧者有責任來造就同工,同工也有責任造就牧者。長執、同工是群羊裡面重要的一群,如果牧者時間不夠分配,無法顧及全部的羊群,就應當優先照顧長執同工。反過 來,長執同工亦有責任幫助牧者成為合神心意的牧者。教會有好的傳道人,會幫助教會成長;同時,好的教會也會幫助傳道人成長。傳道人在教會裡面會成為怎樣的 人,他自己有責任,教會的同工也有責任。我切切盼望長執要做信徒的榜樣,不只帶領別人,更要身先士卒,與牧師組成事奉的核心團隊,同心奔走。         牧者不只是對全教會有牧養的責任,還要餵養、教導、帶領,裝備成全聖徒,為要做群羊的監督。監督不是消極的管束,而是像《徒》20章所說的,“聖靈立你們做全群的監督”。當有豺狼混入教會時,極需有真理的護衛者及分辨者,這就是牧者保護監督的重要責任。         而現在在教會裡,我們很少做、不敢做的,恰恰就是屬靈紀律方面的監督。當問題產生時,我們能不能在聖經真理、在神的愛裡,為著挽回信徒,為了教會免受更大的 傷害,執行適當的屬靈管教和紀律;或是像當年的哥林多教會,在小事上挑剔計較,在重大的罪惡上做濫好人,縱容、不敢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