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我的婚姻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郭易君 2008年中旬,我碩士畢業,在一家研究機構工作。開始的幾個月是實習期,每個月2千多塊的工資,除去房租和生活費,所剩無幾。我的女朋友還需要一年才能畢業。我們兩個在大學時一起服事學生團契,從2007年開始帶領一個教會。那是一個以學生為主的教會,活力四射,但也充滿危機。我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在戀愛上所受的試探,再看聖經裡關於婚姻的教導,便商量在當年12月份結婚。 不合“結婚標準” 我們當時的條件,遠遠不符合社會上的“結婚標準”。女友的父母還不信主,希望我們有房有車之後再結婚。然而,對我這個不能“坑爹” (沒有有錢有勢的父親,編註)的窮小子而言,想有房有車,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 我們管不了那麼多,6月份,我們一起禱告後,就憑著信心定了一個結婚日期──12月6日。接著,我們開始了40天的禁食禱告(每日只吃一餐)。每到中午,同事們去吃飯,我就跪在辦公桌下禱告。當時有很多掛慮:擔心影響教會的服事,擔心岳父、岳母堅決反對,也擔心靠我這點工資無法生活。 教會的服事像一個無底洞,若不是上帝的保守,我們就是整個生命都燃燒殆盡也不夠。從2006年開始,我和女友每週每人帶三、四個查經班,加上晨禱、傳福音、探訪、特殊關懷等服事,我們就像兩個高速旋轉的陀螺,不知道怎麼停下來。 感謝上帝,在這時讓我們看到符合聖經的生命優先次序:上帝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家庭,再次才是具體的服事。能夠建造一個榮神益人的家庭,並在這淫亂、墮落的世代,活出基督徒婚姻的見證,這是我們能做的最有意義的服事。 一位牧者講:上帝的兒女結婚,整個世界都要為他們讓步。雖然我和未婚妻擔心,暫停服事之後教會那些年輕弟兄姊妹的生命受虧損,然而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過羔羊的脂油。禁食禱告40天後,我們暫停了教會的一切服事,把精力轉向內在的安靜,花更多的時間親近上帝,以及彼此陪伴、交流,預備自己的身心靈進入婚姻。 當我們把次序擺正後,上帝不僅沒有讓我們的教會受虧損,反倒興起一批新同工,大大堅固教會。 婚前持守聖潔 與此同時,上帝也潔淨我們的內在。我和未婚妻約定,在婚前持守聖潔。 由於信主前我是一個極其污穢、敗壞不堪的人,同別的女人發生過淫亂的關係。因此,我痛恨自己,也對自己不放心。我的肉體私慾常常與屬靈生命爭戰。我願意珍惜、寶貴、敬重我將來的妻子,並順服上帝聖潔的命令,但我的肉體卻總是渴望滿足自己的慾望。 我知道,我不能再順服我原來的主人──肉體,它是慾壑難填的地獄。如今我已經在基督裡,我決定順服新的主人,就是在十字架上死而復活的基督。而且,有聖靈住在我的心裡。 感謝主,這樣的立志和宣告,蒙主保守。我雖也有軟弱的時候,但上帝的恩典總是托著我,讓我不至於全然跌倒,也操練我越發地信靠上帝。 父母同意了我們結婚 我來自普通的工農家庭,父母都是老實、本分的普通人。女友家庭的社會地位相對高些,父親是教授,母親是醫生。 雙方家庭約好國慶節見面,討論結婚事宜。我心裡有些忐忑。清晨讀經禱告時,看到《啟示錄》1:5-6,“……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為國民,作祂父上帝的祭司……”這段經文讓我特別感動,我知道,不是我一個人去未婚妻家裡,乃是帶著上帝的愛和上帝賜予的力量去的。 感謝上帝的恩典,雙方父母見面特別蒙恩。我與未來的岳父真誠地交談,讓他理解我們的信仰、婚姻觀,和我對婚約的承諾。雙方父母都同意了我們兩個結婚的決定。 新房好得不能再好 我們開始準備各種結婚事宜。 首先,婚房是一個大問題。北京租房市場漲得嚇人,很小的一居一室,都得3000多元。我不捨得花錢去找中介,就貼了幾張招租小廣告,卻一直沒有收到任何消息。 直到距婚期還有一週的時候,我從青島出差回來,剛下飛機,接到一位阿姨的電話,她說北郵(北京郵電大學,編註)一個退休教授有套小兩居。我急忙趕去,發現這套房子離我單位走路只有10分鐘左右。60多平,房子剛裝修一年左右,家具電器齊全,月租2400元。 我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感動,想起《詩篇》84:3說“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上帝啊,在你祭壇那裡,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為自己找著抱雛之窩”,我便知道是上帝在為我們預備住處。 我拿出當月的工資,交了房租。因為房東爺爺、奶奶年齡都大了,想找一個可靠的住戶,又把房租給我們降了一百。這就是上帝為我們預備的新房! 結婚之後,我們只帶了兩床被子和幾箱書,就搬進了新家。3年的時間裡,我們每個月23號,無論颳風下雨,都準時把房租送到爺爺、奶奶家。每次去,我們都分享福音,為他們禱告。 2009年聖誕節,房東奶奶信主,次年5月受洗。受洗後,她告訴我,她有癌症,已是術後8年了。上帝沒有接她走,就是為了讓她聽到福音。 在這個房子裡,我們帶領了二、三十個同工查經。3年來,每週三,弟兄姐妹們在我家一同吃飯,一同讚美禱告,一同學習上帝的話語,一同經歷生命的成長。 十幾萬買不來的婚禮 說完婚房,再說說結婚場地。由於家庭教會的場地都較小,很難舉辦婚禮,所以許多弟兄姊妹結婚都在賓館裡。我們則選定了北郵科技大廈一個可以容納200多人的會議廳。因為剛剛交完房租,我賬戶裡只剩下700多塊。交完500塊押金之後,已經窮得叮噹響了。 好在接下來整個婚禮,包括場地佈置、香檳蛋糕、樂隊排練、詩班獻詩、客人接待、攝影攝像……各個環節都有教會弟兄姊妹來幫忙。如我妻子講的,整個婚禮我們所做的,就是走了一下紅地毯。 婚禮特別好,完全超出我們的預料,來了300多人,會場充滿上帝的榮耀和聖靈的感動。很多人在現場一直流淚。有幾位嚴重恐婚的人,在我們婚禮時被上帝觸摸,忽然勝過了對婚姻的恐懼。還有十幾個人決志信主。 我還記得“婚禮總管”明東弟兄忙前忙後的樣子,也還記得王實、安娜、祿偉、夏天、聶萌汗流浹背地彈奏、唱詩,從早晨直到中午人散去。他們對我們的愛,若不是基督的緣故,真的讓我們承擔不起。 一般情況下,辦一個像我們這樣規模的婚禮,不知要花多少錢,多少精力,也未必能辦得成功。後來有一位非基督徒朋友,看到我們的婚禮後,決定模仿我們,結果花了十幾萬,卻並不如意。這顯出我們那麼輕鬆、愉快就辦好的婚禮,實在充滿上帝的恩典、祝福與同在,還有基督大家庭中的愛。 […]

Uncategorized

《舉目》71期——編者的話

談 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當以色列人在比哈希錄附近,前有大海,後有法老的追兵時,他們完全為恐懼所控制了。他們懊惱、後悔、否定過去對上帝呼召的回應,說:“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曠野還好。”但上帝卻透過摩西回答他們:“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向你們所要施行的救恩。” (《出》14:1-13) 今天,上帝也藉著許多見證人,對在事奉中感到疲累、挫折、灰心,甚至絕望的服事者說:不懼怕,只管站住!看…… 看劉志遠如何現身說法,運用約書亞原則來平衡家庭、事業和教會服事;看王永信如何走過受人深度誤解的幾個難關,忠心事奉60年;看高榮德如何持守在同一崗位30多年,視為甘甜;看小剛如何面對傷害,卻始終懷抱事奉的熱情;看陳慶真如何以切身事奉經歷回答後輩;看盧潔香在柬埔寨幾度遭險而不悔…… 不但如此,《舉目》71期也呈現了幾種特別的事奉方式。如,80歲陳令自學、自製豎琴事奉(見照片。p.17);李永成不懈33年餘,每月親筆寫信給會眾;郭易君的進入婚姻,與事奉密密交織;而賀宗寧筆下的南伊大查經班歷屆成員,更是在事奉中成長,成為眾教會的祝福。 此外,李光陵、景淨、陶婷婷和夢非等,分別從不同角度提醒我們,服事的焦點在敬拜上帝,要常在基督裡享安息,並要趁著精力、體力俱佳時,盡力事奉。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有些場所,你去不得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郭易君       2008年年底,單位計劃派我到地方掛職 (編註:指公務員到下級機關等擔任某一職務,進行學習鍛煉)。行前需要我去相關單位調研(調查研究。編註)。我不想去,一是不想離開所服事的教會,二是和女友商量好年底結婚。不過,因為領導和父母都說,這是一次非常好的鍛煉機會,也不影響結婚,所以我想先去看看,再做決定。       11月份的重慶,天氣已經轉冷。來機場接我的,是重慶交委(交通委員會。編註)的一個處長,他直接把我拉到了飯店。        我們一桌上有7、8個人,本來很熱鬧的,可我一說自己是基督徒,頓時就尷尬起來,場面顯得冷冷清清。這也好,省去了觥籌交錯的浮躁與煩亂。想想,真是可憐,很多官場上的人,只能靠酒精的麻醉,才會放下面具,露出一些“活著”的特徵。        飯局很快就結束了。回到賓館後,我先跪下來,為房間的潔淨和接著幾天的調研禱告,再開始讀經。教會要求我們每天至少讀4章聖經,這樣一年就可以讀一遍。這些 年,我每週日在教會報告,鼓勵弟兄姊妹按照進度讀經。然而說實話,我自己卻時常拉下,所以到年底需要衝刺一下,才能讀完。那天經文稱世代是“淫亂罪惡”, 我心裡不住地“阿們”。        剛剛看了10分鐘左右,有人敲門,是那位處長。說要請我去做盲人按摩。我沒有猶豫,和他去了。我的頸椎不太好,過去幾個月,我常去一個盲人老爺爺那裡按一按,效果還挺好。        處長把我領到一個豪華大廳裡,然後有服務人員把我們各自領到一個房間。很快,進來一名著裝暴露的年輕女子。我說我要盲人按摩。她說我們這裡老闆是盲人,按摩技師眼神都好著呢。        她又說,你的朋友已經幫你點了服務項目,你趴下就行。她讓我把外衣脫了,接著,讓我把秋衣、秋褲也脫了,只允許留內褲。我很窘,愣著不動。她說:這麼封建﹗還北京來的呢﹗我心想不是封建,也不是裝清純,長這麼大,除了我媽,我還沒有在別的女人面前光過膀子。        我心裡開始掙扎,一方面想體驗體驗所謂的日式按摩,另一方面聖靈一直在心中提醒我,要謹慎自守……最後我說,我不脫衣服,別的地方也不用按,你直接幫我按一按頸椎就行,我頸椎有些疼。        她吃驚地站在那裡,估計沒見過我這樣的人。接著她過來給我按摩頸椎,問我是信什麼的。我很吃驚:她怎麼知道我有信仰?她說憑直覺知道,我信教。我說,我是基督徒。我和她簡短分享了5分鐘福音,就出來了。        跨出大廳旋轉門的那一刻,對面霓虹閃爍的街區開始變得模糊。突然間很感動,很輕鬆,很快樂。原來在基督裡,自由與清潔如此緊密地相連。        回到旅館房間,我翻開聖經,還是那段經文:“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祂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可》8︰34-38)。        調研結束之後,我回了北京,決定不去掛職。年底我結了婚,與妻子一起留下來服事上帝的教會,在這黑暗的世代,為真理揚聲。 作者來自中國河南。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碩士學位。目前在讀神學院。

No Picture
事奉篇

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郭易君/陸百加        “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歌》7:12)        上帝揀選了我們這群學生,那時候我們稚氣未脫。我們在清晨的第一縷日光之下,抱著吉他,在昆玉河邊靈修、唱歌。我們在搖曳的燭光下,在蚊子翩翩起舞的地下室,用基督的話語彼此鼓勵,去戰勝生命的軟弱。我們一起吃喝快樂,一起在校園裡不停地招呼同學:跟我們去教會吧!         後來,我們這群孩子長大了,畢業了。如今我們在各自呼召的禾場上為主奮勇收割。這不是詩,這是實實在在的生活;這也是詩,是世上最美的詩歌。    一、傳道吧,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        傳福音就是傳使人得救的好消息。這是基督的命令。        我本身不是一個喜歡傳福音的人,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上帝激動我的心,讓我不停地和別人分享福音。從2006年的個人傳福音,到2007年帶領高校傳福音禱告會,到2009-2011年的一對一傳福音和門徒訓練,我真的體會到《羅馬書》1:16的話:“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聖靈親自給福音做見證,證明這福音是真的。2007年一年,我們去了北京23所高校,禱告和傳福音。在石油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帶家屬區一個70多歲的老奶奶做決志禱告。她做完禱告,第一句話是:“怎麼沒有人早點告訴我啊?我這一輩子都白活了!”老奶奶的這句話,影響了我很多年。         去中央民族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帶了2個人信主,看顧了3個找不到教會的小羊;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傳福音的時候,碰到一個正準備自殺的男生。後來他放棄自殺,歸信耶穌。         在北京航空航太大學禱告、傳福音的時候,颳著特別大的北風,凍得人直發抖。我們發了近500份福音單頁,一對一地傳福音給十幾個人;在人民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幾個在針葉松下邊禱告,熱得要命,明光弟兄差點昏倒。        在城市學院傳福音的時候,我們被保安帶到保衛處審問;在中央黨校傳福音的時候,被一個老師罵得狗血淋頭;在清華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不只一次被人說腦子有毛病;在地質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遇見了基督教三自會的一個副主席,與其進行了1個多小時的激烈辯論。         在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傳福音禱告會上,我們提名禱告的人,後來幾乎都信了主;在北京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帶了6個人加入教會,其中兩個人後來成了我們最重要的同工;在北京林業大學,我們帶了一對戀人決志信主。後來他們成了我們的同工,現回到老家服事;在礦業大學接待我們、一起傳福音的弟兄姊妹,如今都成了教會的中堅力量。        還有很多的見證,不能一一訴說。        傳福音,才會看到上帝的榮耀;不傳福音,榮耀就要離開教會。        教會傳福音,就會增長;不傳福音,就會停滯,最後像死水一潭。        教會傳福音,就會見到神蹟和聖靈的能力;不傳福音,信仰很容易變成宗教教條。        教會傳福音,才會保持活力和血液的更新;教會不傳福音,就會在人際關係中內耗。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丈夫們,請舉起聖潔的手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郭易君         “姊妹多,弟兄少;姊妹剛強,弟兄軟弱”,是大陸許多家庭教會的真實寫照。我和妻子,一開始的狀況也是如此。 隔三差五鬧一鬧         2005年初,我和女朋友談戀愛時,信主不到一年,她卻已經信主5年,靈命自然比我好很多。由於初信,我自己的生命正在極深的對付中,拆毀、重建、拔出、栽植,每一步都伴隨著舊生命歇斯底里的反抗。         她已經是教會的同工,我還在教會邊上“打醬油”。牧師講道,我常在下面睡覺,講道一結束,馬上精神起來。我從來不知道服事別人,被別人服事還覺得理所當然。         2005年中旬,教會在北京五道口成立了學生聚會點。我稀裡糊塗地被選作同工,開始有一些打掃衛生、擦馬桶的服事。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和女朋友鬧上一鬧。原因很多,如,我覺得在教會裡,大家都尊重她,不尊重我;即使有人尊重我,也是看在她的份兒上,我沒面子。我怪她只顧服事教會,不管我死活!         每次這樣大鬧,都造成兩人很深的痛苦,她也為此流了很多眼淚。         這樣大約2年時間,我邊服事邊打退堂鼓,一邊想著教會,一邊念著世界。然而,在經歷被基督醫治釋放的神蹟後,我心裡有了負擔,如火熊熊燃燒。聖靈催促我去北京的各個高校禱告、傳福音。有許多人竟然聽到福音就信了主,我真實地經歷了福音的大能,信心慢慢變得紮實。         2007年,因上帝的恩典,學生聚會人數增加,我和女朋友開始單獨帶領一堂聚會。那時弟兄姐妹平均信主時間不到半年,可以說是一群嗷嗷待哺的嬰兒。於是服事陡然增加了許多,我們到了連軸轉的地步。 她是如此軟弱         2008年底,我們結婚了。婚後不久,便開放家庭,帶領二、三十個同工在家查經。         結婚後3個月,我才發現,妻子遠沒有我想像的剛強。在婚後的朝夕共處中,我意識到,這個女子竟是如此軟弱,需要我的遮蓋!         這是我始料不及的。以前我只知道她是學生團契的領袖,帶了一串一串的人信主。平時說話溫柔又堅定,在艱難的時候非常有信心。可為什麼結婚之後,完全變了樣?         我白天上班,她在家裡辦公,處理影視事工的各種事務。由於她從小生活在父母關係極不健康的家庭,父親抽煙、酗酒、不管家,母親辛勞、痛苦、常抱怨,所以她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童年,從3歲開始就是家裡的另一個大人。         從我認識她開始,就知道她每年父母都會鬧離婚,需要她回家處理。由於上帝超然的憐憫,也因她這個女兒的祈求,這個家庭一直沒有破碎。但她自幼受的傷害和深深的不安全感,也帶到了我們的婚姻中。我們結婚一、兩個月之後,一到傍晚,她就會抑鬱、流淚,晚上還做噩夢。         我心碎、苦惱又無助。想尋求幫助,卻不知道找誰?教會的弟兄姊妹都比我們小,還眼巴巴地看著我們。有段時間,每到傍晚,我還正上班,她就哭著給我打電話,讓我趕回家,為她禱告。她擔心自己的婚姻會像父母一樣,她也恨普天下的男人。         當時,我真覺得自己撐不住了。教會裡一大堆事:從探訪到講道……除了工作之外,基本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服事上。我很虧欠自己的妻子,沒有時間陪她。她也一樣忙著影視事工和教會服事,家裡有時亂糟糟的。我心裡也會有抱怨,但是不能說什麼,因為我知道她比我難。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基督徒寫博客

郭易君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正式寫博客已經幾個月了。起初寫博客的目的,是推動自己的靈修,興許還能幫助一些軟弱的弟兄姐妹。現在回首望去,寫博以來,的確有很多收穫和感動,但是也發現很多問題,包括寫博客者的通病,希望藉《舉目》一角與大家交流。 過於追求點擊量           寫博客的通病之一,是過於追求點擊量。很多基督徒也和世俗人一樣,極在意點擊量,希望越來越多的人來看自己的博客,這本是人之常情。但是,追求過頭就不太好 了。有些基督徒到別人的博客上,浮光掠影地瞥一眼,馬上走人,只留下最近訪客的頭像,期望別人“來而有往”,而不是從別人的博客中有所得。           這種過於追求點擊量的事情,其實是把點擊量當成了某種偶像來崇拜。什麼是偶像?按照聖經的標準,就是用某種有形的、人造的東西代替神的位置,追求它高於追求神。當我們把點擊量放在第一位,就是拜偶像了。 生命深處的驕傲           為什麼會追求點擊量?為什麼希望別人多留言?多半是因為希望自己的文章得到關注,心中可以孔雀開屏、自美一番──“我的文章還寫得不錯吧!”           認為自己的文章比別人的好,認為自己的靈命比別人成熟,炫耀自己,吸引別人的眼球,增強自己的影響力,通過博客体現自己的價值……再美的肥皂泡,最終也會破碎的,只有基督徒生命的美好是編造不出來的。我們自己真實的生命,耶穌清楚,我們自己可能也知道。 只追求人的安慰            希望別人看自己的博客,希望別人給自己留言,這原本也無可厚非。但是有些弟兄姐妹,為了如此而如此,這樣就脫離了神的道。因為我們追求別人留言、企圖從人得 到安慰,就忘記了真正安慰的源頭──耶穌基督。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真正的安慰,只有耶穌基督能給。試圖從別處尋 找安慰,都是緣木求魚。 遮醜、顯擺、少勇氣            沒有勇氣把生命中的問題在博客中表露出來,只把好的一面展示給別人,甚至讓別人誤以為,我們的靈命真是成熟。但是實際情況,卻是我們經常處在軟弱當中。 阿諛奉承缺誠實           在基督徒肢体的博客中,看到明顯的問題,不願意、不敢指出來,反而說一些不疼不癢的空話、套話。我想神不喜歡這樣,他喜歡誠實無偽。在愛中教訓督責,是神願意我們行的。 為了基督寫博客           基督徒博客最終的目的是討主的喜悅,為他的國度作見證;不為博取觀客的掌聲,而是為了吸引萬人歸向他;不是自愛的場所,而是從神那裡得安慰;不是驕傲的展示場,而是謙卑的培訓地;不是遮醜、炫耀之處,而是真實生命的顯露。           基督徒博客是弟兄姐妹相愛、彼此扶持的空中教室;是遇見耶穌、靈魂得醫治的醫院;是基督徒與耶穌相遇的一方淨土。 作者來自河南。 編按:本文提出基督徒博客的一些看法,歡迎讀者回應。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帶紅

郭易君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帶紅是什麼?帶紅是中國民間的一種傳統,就是在本命年的時候,穿上紅色的衣服,或者帶上紅色的裝飾,以此避禍求福。這種行為在中國十分普遍,在基督徒當中也很多。其實細看聖經,就會清楚地知道,這種行為是罪。           首先,帶紅是今世的惡俗。耶和華是忌邪的神。“所以,你們要守我所吩咐的,免得你們隨從那些可憎的惡俗,就是在你們以先的人所常行的,以致玷污了自己。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未記》18章的這句話,正是体現出上帝對今世惡俗的憎惡。           其次,帶紅是對耶穌基督在十字架所流寶血的不信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而死,因他的死亡,我們這些信他名的人,在神面前成為清潔的人。然而帶紅者卻相信,一塊小小的紅布就可以避禍求福,這是對基督寶血的褻瀆和不信任。            再次,帶紅有攀附邪靈之嫌。聖經上說,這個世界空中的掌權者是惡者,或者說是撒但。帶紅者把自己的福禍交給一塊紅布,這本身就是對惡者的屈膝,對邪靈的招引。           最後,帶紅者的心理暗示,就是“本命年容易遭災”。這種心理,其實是對撒但的順服和相信。基督徒相信耶穌,相信耶穌的應許,盼望那將得到的榮耀,因此就不應該相信魔鬼的無稽的謊言,反而應該忍耐,等候那末後要來的日子。           我們的信心,要建立在耶穌的十字架上。今世的惡俗我們不應該再遵守,而是要遵守上帝口中的每一句話。 作者來自中河南。

No Picture
成長篇

未名軒的爺爺

郭易君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未名軒”是在北京大學未名湖北岸附近的一家雜貨店,店面不大,沒有門,只留有一個不大的窗戶給顧客東西。但“未名軒”三個大字,卻是中國一個非常知名的書畫家的墨跡,蒼勁有力,整個字幅幾乎與未名湖融為一体。            賣東西的是一位年過古稀的爺爺,有著慈祥的笑容。他在這裡多久了,沒有人記得。不過據說,他已經在這裡二十多年。            與爺爺的相識,源於2005年,我和慧綱在未名湖北岸租房子考研。我們租了一間只有八平方米左右的小房子,雖然屋裡只有兩張床,但是環境優雅,每日清晨我們 都是被唧唧喳喳的喜鵲叫醒。夏天的知了、螢火蟲,秋天的棗兒和南瓜,冬天的雪花,甚至結冰的水管,都是那麼美麗。而且更讓我們感恩的是,房東叔叔、阿姨都是基督徒,對我們照顧有加。           由於未名軒的爺爺服務態度特別好,我們總是去他那裡買東西,慢慢的大家就熟了。我和慧綱下了晚自習回來,常常饑腸轆轆地往爺爺那裡跑,買上一小袋一元錢的花生,我們哥倆邊吃邊和爺爺拉拉家常。           爺爺是四川人,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兒子是中科院的博士,現在在美國留學。一個女兒在北京工作,一個女兒仍然在上學。每次談起他的兒子,爺爺就特別神氣, 就像天下所有的父親談起自己得意的兒子一樣。我和慧綱聽他講完後,就回去睡覺了,下次見他時還是那些話。不過我們都已經習慣了,也喜歡他的嘮叨。            我和慧綱給他傳過很多次福音,他每次都說他相信毛主席,不相信神。我們就為他禱告。聖誕節那天,我送給他一本海外校園出版的《遊子吟》,然後給他講福音。他還是不信,我很沮喪。            北京的冬天很冷。由於我們的水管是在室外,常常凍住。上完晚自習回來,我們經常連刷牙、洗臉的水都沒有。由於房東叔叔、阿姨睡得早,我們就去找未名軒的爺爺借水。不管多晚,爺爺總是會給我們。真的很感恩,這些熱水就成為了我們當時的寶貝。            我和慧綱經常因為早上上自習課,顧不上吃早點,就到爺爺那裡買上一包雙胞胎的麵包和兩袋牛奶。麵包放到微波爐裡,比較容易熱,但是牛奶卻很難熱。爺爺就把袋 裝牛奶放到一個水盆裡,倒入熱水將牛奶泡熱。特別是臨近考試的那些天,每天我們都是靠著爺爺給我們泡熱的牛奶和烤熱的麵包,撐下整個上午的緊張學習。           我和慧綱考入北大後,就很少見到爺爺了。可是我每次去邊上的小山上禱告,路過爺爺的未名軒的時候,總是停下來買一袋花生,給爺爺講講耶穌。他總是不說話,最後還說一句,他信毛主席。           上週週五,我身体十分疲憊。聖靈提醒我,要我去禱告山。我假裝沒聽見。           可是沒辦法,神的聲音不能不聽。我停下自行車,在圖書館東門停了足足兩分鐘,真不想去。可是最後我還是決定順服。           路過未名軒的時候,我下來又給爺爺傳福音。他就信了!我帶他做了決志禱告。            我無法形容我的喜樂,正像《彼得前書》所說的“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我把消息告訴了菲菲、慧綱、好雨,他們都與我一同興奮快樂。           這件事情使我知道,主做事有定時,祂有祂的計劃。在人看來不可能的事情,在神卻可以。順服聖靈,神才能在你身上彰顯祂的榮耀。 作者來自河南,現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