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重生與成聖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常有人問:倘若我已經重生得救,為什麼還要上教堂,讀經,禱告,做好人……?另一些人也常問: 我已經信主耶穌、重生得救了,若是犯了罪,死了還能進天堂嗎?由於這些問題牽涉甚廣,而且是以不同的形式呈現,我們會分幾次回應。本文所要做的是從《約翰 福音》看重生與成聖的關係。 一、從《約翰福音》看重生           聖經中談到重生,最重要的經文是《約翰福音》第3章1-21節。在這段經文中,重生這個字眼在第3、5和7節先後出現了三次。是主耶穌與尼哥德慕(和合本作尼哥底母)對話的主題。由於主耶穌一再重復,可見這主題非常重要。            什麼是“重生”?若是用現代的白話表達,主耶穌是要尼哥德慕“重新生一次”!這是一個雙關語。若以人間的現象理解,這話難懂。怪不得尼哥德慕會問:人老了,怎能再進母腹生一次(3:4)?因此,主耶穌在5-8節就進一步解釋祂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不過,在我們責怪尼哥德慕之前,我們要注意尼哥德慕聽到主耶穌這句話時,他起碼搞懂了我們現今不少人忽略的一件事。那就是:當主耶穌要我們“重新生一次”的時候,祂不是要我們“自己生自己。”尼哥德慕起碼懂得一件事:他是他媽媽生的。           經文中希臘原文“生”這個動詞原就是被動式的動詞。當主耶穌說我們必需重新生一次的時候,祂真正的意思不是要我們“修身”,不是要我們努力做好人。尼哥德慕沒有搞懂的,是主耶穌所說的“重新生一次”不是指肉身的現象,而是指出我們需要靠上帝得到一個徹底的生命的轉變。          重新生一次其實是“從上頭而生”,是上帝生的。為什麼呢?在第六節主耶穌說了一句很高深的話:“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祂的意思是:人的本質決定了他的本性。憑著人的本質,生不出屬乎上帝的本性。我們俗語罵人時說:“狗嘴巴長不出象牙來”,多少表達出這句話一部分的意思。但是主耶穌這句話還有深一層的含意,那就是:重新生一次不是人間的現象,而是聖靈的工作。          事實上,在對話中,主耶穌一再講到重新生一次是上帝所做的事:首先,祂在第五節說重生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在第六節說是“從靈生的”。這一點,舊約聖經本 就一再強調。根據《創世記》第二章,人之所以成為人,是因為上帝吹了一口氣(《創》2:7)。先知以西結更指出,以色列人靠著自己根本不能、也沒有遵行上 帝的旨意,只有上帝在祂恩典中,賜下聖靈做潔淨的工作和賜能力時,他們才能有新的生命(《結》36:25-27)。在《約翰福音》中,我們更可以看到世人 能接受福音,是因為聖靈將天上的事指教我們,並且使我們知罪(《約》14:26,16:8-11)。           其次,主耶穌在3章15和16兩節更 說新生命之所以有可能,是因為上帝在愛中採取行動,差遣主耶穌降世,將真理啟示世人,又讓祂為世人死並復活,使信祂的人得新生命。新生命是上帝的禮物,世 人在上帝使人得生命的過程所應負的責任只是“相信”,也就是“接受”上帝的禮物(參《約》1:12)。          從這個角度看,主耶穌談到重生的時 候,最基本的意思是要指出新的生命是從神而來。祂說我們必須重生,是說我們要從上帝那裡,得到新的生命。若是用《約翰福音》1章12-13節的話,重生就 是“從上帝生的”,而從上帝生的人,當然就是上帝的兒子。以一個簡單的公程式表達,重生是:   重生 = 從上頭生的(3:3) = 從水和聖靈生的(3:5) […]

No Picture
成長篇

重生的確據

劉傳章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祂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從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弗》2:2)          “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弗》2:5) 導論          《以弗所書》中第一次使用“行事為人”這個詞(希臘文是一個字 peripatew),是在二章二節。保羅在那裡要把基督徒過去的生活,和現在的生活作一個對比,而這個對比的中間,發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重 生”。基督徒要過健康的教會生活,第一要緊的就是要有“重生的確據”。有了新的生命,才能有新的生活。教會的生活是屬基督的生活,要有基督賜的生命,才能 有在基督裡的生活。         在我們過教會生活的一開始,保羅就告訴我們,我們的生命要改變:過去是死在罪惡過犯當中,如今在基督裡得到重生。從在基督裡和在基督外,我們看到了一個很強烈的對比,在這強烈的對比之下,使我們更願意在基督裡生活。 一、基督之外的生活          保羅首先讓我們看見過去的景況,也就是在基督之外的光景,我們在沒有認識基督之前,是死在罪惡過犯當中,那時的生活可以從三方面來回憶: 1.在罪過中 聖經多次講到罪,罪的意思就是沒有射中目標,也就是沒有達到目的。人犯罪,就是人沒有達到神的標準。許多人想努力做好人,但人一切的善行,在神的眼中,都好像破爛的衣服。          從反面來說,人在罪中生活,自己也不知道是在犯罪,還以為是正常。因為罪惡使人失去天真,過犯使人失去意志,不認識創造與救贖的神。          聖經也多次提到過犯,過犯就是跌倒的意思,就是走錯了路,偏行己路。人犯罪之後,就想走自己的路,而不願意順服神,結果就愈走離神愈遠,以致迷失在窮途末路,在罪中飄流。 2.在世俗中 世俗主義就是現實主義,人心中所追求的,就是現實和眼前。世俗衡量價值的標準,就是“自我中心”,一切都是為己。有人說,人生在世只一遭,能抓多少抓多少。 今天的人尋求立刻的滿足--食物、性、休假、汽車、衣著、毒品,對永恆的事,毫不關心也毫無興趣。他們所貪求的是,短暫的享樂,席終人散的時候,只落得一 場空虛,但是到了明天,又如法泡製,因為他們別無他路。          有人面臨中年危機,就想藉買個跑車、換新皮、整形、娶年輕的配偶,來滿足一時之快,卻不知生命已在不知不覺中被罪侵蝕了。 3.在私慾中 肉体就是給罪有機可乘的部分。沒有神的人,生活的中心就是肉体的領域,心中所喜好的,就如《加拉太書》五章19至21節所列舉的十五種肉慾,歸納起來即情 慾、驕傲、脾氣、物質、權勢。也可以用使徒約翰所歸納的,就是“肉体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約壹》2:15)。當人的生活是在這些事物中 打滾的時候,難怪要成為可怒之子。然而,這就是在基督之外的生活表現。          但保羅告訴我們,我們不必生活在這種無望的景況裡,而可以轉換一個新的生活方式,就是神藉著耶穌基督賜給我們的生活方式。那不是我們能得或配得的,而是神主動地、白白地賜給我們的。當我們死在罪惡過犯中的時候,祂使我們活過來,叫我們在基督裡生活。 […]

No Picture
成長篇

舉手之勞

重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有一次,在網上看到一個感人的小故事。主人公描述自己一個無意的舉動,卻成為同學生命中的轉折點……         記得唸九年級時,一天下課後,我看見凱力手上抱滿了書,正往回家的路上踽踽獨行。心中暗想:真是個書呆子!週末還帶這麼多書回家。想到自己已排滿的派對和踢足球等活動,更覺他不可思議。         猛然,一群同學打打鬧鬧地衝向凱力,把他的書撞個滿地,眼鏡飛向十尺之外,他也跌倒在地。目睹凱力狼狽的樣子,我跑向他,幫他把書收拾起來。“那些傢伙真是 野人”,我憤憤不平地對凱力說。凱力眼中泛著淚光向我道謝。為了掩飾他的尷尬,我找了些話題,才發現他家離我家不遠。我順便邀他週六一起踢足球,他爽快地 答應了。結果我和我的那夥兄弟都覺得他很“酷”。         星期一早晨,凱力又把一堆書抱回學校。我逗他說:“你在練肌肉啊!”他笑著把一半書交給 我。高中四年,凱力成為我最好的朋友。十一年級時,我們都在考慮進哪一所大學。凱力立志行醫,選擇了喬大;我則選了杜大,且得到足球獎學金並主修商科。凱 力以第一名的榮譽畢業,我仍戲稱他書呆子。         畢業當天,我看見凱力神氣極了,他要代表畢業生致答詞。回想這四年,他篤定而自信,聰明又謙 虛,知道自己要什麼,因此受到男女生的喜愛和嫉妒。這點讓我既羨慕又尊敬。我看見他有點緊張的樣子,走過去拍拍他說:“沒問題,安啦!”他用慣常的笑容對 我說:“謝謝。”然後他清了清喉嚨,充滿自信地走上了台。         “……高中生涯是一段苦澀的難關,而畢業是一個感恩的時刻。謝謝老師、父母、同 學和朋友,在此我也要告訴您們一個故事……”。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凱力委委地訴說著他和我第一天相遇的事。原來那天他心情鬱悶到谷底,計劃在週末 結束自己的生命。為了免去雙親的麻煩,他事先把抽屜整理好;他提到自己是如何的孤獨、沮喪和寂寞;他也提到我們是如何成為好朋友,因為友誼使他放棄了傷害 自己的念頭。我聽到觀眾席上傳來抽泣的聲音,我也感到他父母望過來感激的目光。此時此刻,我的心充滿了震撼──一個無意的舉動,卻對另一個人有如此深遠的 影響力!進而改變了他的生命和方向。         原來,上帝把我們放在另一個人的生命中,為的是使我們彼此受益。而一個微笑、一個手勢,卻能溫暖他人的心。 作者現住美國賓州蘭開斯特市。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愛慕靈奶嗎?

曾霖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有很多基督徒讀經覺得沒有滋味,這確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且是關乎靈命的問題。 一個嬰孩,若是他是有生命的,怎麼不渴慕喫奶呢?可是沒有生命的“基督徒”對於聖經是不會發生興趣的,有時偶而翻閱一下,便覺枯燥無味。所以不喜歡讀經的信徒應該自省:我到底重生了沒有?         新生命的特質與屬世的生命迥然不同,這不同是由裏面而外面的。新的性情自然帶來新的愛好,也可以說從聖靈生的帶來屬靈的興趣。         鴨子看見水就喜歡,不用你推趕牠們,牠們會自動下水去,享受池中的樂趣。但雞就不同了,你就是勉強牠,牠也不感興趣的。水對於鴨子有吸引力,對於雞卻沒有, 這是生命上的分別。神的話語對於神的兒女有自然的吸引力,對世人就不同。再說並非牠會游水,所以叫鴨子,乃是因為牠是鴨子,所以牠會游水;並不是讀經的便 是基督徒,乃是因為他是基督徒,所以他愛慕聖經。         但有時有生命的嬰孩,也會不渴慕奶的,那就是他患病的時候。所以有生命而不渴慕奶的,可 能是病態。有些信徒確是有生命的,但因為靈性上有病,就不會愛慕神的話。當他陷在罪中時,就不喜歡神的光照。貪愛世俗時,怕聽神的警戒。沒有神的話,便生 活在糊塗中;生活糊塗,越發不要神的話,這種現象是很普遍的。         還有一種現象,有些人喜歡讀講道集,聖經註釋,和其他屬靈書籍,覺得比聖經的話有滋味,於是不讀聖經,只讀些聖經有關的書,這也是很可惜的。有人以解釋聖經的見解為亮光,卻忽略神的話本身就是亮光。讀書固然好,忽略神的話卻是損失。         正像有人因為怕魚肝油的氣味,改服麥精魚肝油。後者雖然甘甜可口,但魚肝油的含量是很少的。對於神的話也是如此,若是我們因淡而無味而放棄它,對於我們靈命的影響是很深的。其實我們若愛神,也必愛慕祂的話,愛聽祂的聲音,喜歡知道祂的心意,並討祂的喜悅。          大衛常渴慕神的話語,他的靈命當然長進。他說:“……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詩》19:10)彼得也 說:“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像纔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以致得救。你們若嚐過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彼前》2:2-3)蒙恩是渴慕的 起點,長進是渴慕的的果效,這是關乎得救和生活的問題。         我們嚐過主恩的滋味嗎?         我們是從肉身生的呢?還是從聖靈生的?         得救以後有沒有漸漸長大?         這一串的問題與讀經有直接的關係。 作者現為美國北加州海外神學院院長。著有《釋經學》、《講道學》及《對心說話》等書。本文經作者同意選用。

No Picture
成長篇

起點

李靈      “生命”一詞,在我信主以前只知道是生物(包括人)存在的方式。所以“死”就是存在的終結。因此, 當我第一次讀到耶穌基督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時,對其中的“生命”百思不得其解。原因如同尼哥底母一樣,不知道人除了肉体的生命以外還有什麼別 的“生命”。如此,當然也就不相信人還會“重生”這樣的事。       信主以後,我感到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變化在我身上發生了。這種變化以前也被 人要求過,但是卻從未發生過。現在,我似乎終於明白:人是由肉体、意識(包括思想)和靈三者構成。思想層面上的變化是淺表層的變化,不是靈的改變。只有靈 的甦醒,恢復與上帝的交通,才是根本的變化。這就是“重生”--重新獲得曾經因背離神而“死寂”的生命。       難怪我們從小就被要求學雷鋒,要求我們在“靈魂深處爆發革命”,要求我們早早進入“改造世界觀”的長期“鬥爭”過程;而事實上我們除了學會了“思想應變”之外,本性毫無變化。所以 我們不認“原罪”,卻不知不覺在“罪”裡陷得更深。因為我們在外部社會的強壓之下,為了生存的需要,變得越來越虛偽。      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對人性的論述不可謂不多。除了“性善論”外,也有論“性惡”的。但是,與“原罪”相比有以下幾點本質區別:      一、人性的善惡之說是以人自然本性為出發點來論述人性的原初狀態的。並以此為由証明後天教育的可能性或必要性。“原罪”是指人背棄上帝。原意是“偏離”的意思。但是漢語沒有相應的詞來表達。      二、有關人性的各種學說最後的結論一般都認為人的問題都可以由人自己來解決。“原罪”的結果是人必須依靠上帝拯救才能“改邪歸正”,免於“永死”,反得永生。      三、 人性善之說由於最終依靠人本身“成聖”,所以必然導致人的自我膨脹。“原罪”則告訴我們人的罪因就是自以為大,也要“像神一樣”地“知善惡”,而背離神, 陷於罪中。所謂“原罪”就在於人靠自己的力量不能從中脫離,反要固守這罪。所以,惟有謙卑在神面前,才能得到神拯救的恩典。     因為我們不認這“原罪”,我們習慣於以自己為標準去衡量別人,要求別人。極其容易發現別人的不足,而從不捫心自問:自身又如何?在古時,人們還知道以“聖賢”之標 準律己度人。今天,一場“革命”使人人皆成“聖賢”(六億神州盡舜堯),所以人人都以自己為標準,為中心。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神之所以在他們視野之外 就是因為他們都把自己當作神。在古時,我們的祖先雖以人為中心,但還有共同的標準,所以還比較容易集團舉事。今天的同胞要麼屈服強權之下,要麼就是為名利 而烏合。      不謙卑怎會認罪,不認罪又怎會信神?既不信神,奢談“靈魂”又有何益?沒有“靈”的新生怎麼也感受不到“重生”。       靠著恩典,我“重生”得救了。我不再需要根據外在的社會強制,或者根據某個政黨,或某個強權人物的要求生活了。我也不再為自身的需要與社會價值觀之間的衝突 而苦惱。我感到了自由,更感到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意義。我覺得這一切的變化不是由於我的思想改變了,而是我的生命有了變化。我從未有過這種生命變化的体 驗,我更覺得生命層面變化是多麼的重要,可以說這是人最根本、最關鍵的變化,是本質上的真正的改變。可是原來的“我”就真的消失了嗎?沒有。“舊我”常常 還會在各種不同的場合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不同程度地冒了出來。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妙手重撫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近幾年來,海外﹙尤其在北美﹚中國學人的“信主熱”方興未艾。在世界各地的《海外校園》讀者,常 捎來親友同學信主的喜訊。但同時,我們也看到一些隱憂。例如,在福音聚會中舉手決志者甚眾,但相對的,其流失率也十分驚人:不少人一時的熱情已過,逐漸趨 向冷淡;許多人雖已公開受洗,但其生命、生活並無明顯的改變;不少自認為是基督徒的,對人、對事、對是非善惡的標準,與從前大同小異……這些情況令許多關 心中國學人的同道們痛定思痛之後,不得不反省:我們當如何做,才能領人真正“歸主”而非單單“信主”?         我認為,有三項基要真理,是每一位初信的中國學人(也包括所有人)必須清楚認識的,否則將重蹈上述覆轍: 一、何謂重生得救?        許多“決志”的中國學人之所以舉手甚至受洗,是僅在頭腦中(head)相信神的存在或承認耶穌是人類的救主,但卻未曾打開心門(heart)接受祂為個人的 救主;許多人單從理性上承認人都會“犯錯誤”(“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卻從未在聖靈光照中徹底知罪、認罪;有些人籠統地承認自己有與生俱來的罪性, 卻未具体鑒察自己的罪行和罪念。正如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在《追隨基督》一書所說:“教會裡面普遍性地宣稱罪的赦免……以為在知識上接受這一套觀念便足夠,不 需要一顆憂傷痛悔的心……(以為)蒙饒恕而不需要悔改,受洗而不需要遵守教會的紀律,領聖餐而不需要認罪,獲赦免而不需要個人的懺悔。”若我們繼續傳講這 種“廉價的恩典”,會使許多人誤以為已完成了入教的手續,穩穩得到進天堂的門票。實際上,他們卻從未真正入門。          我們必須強調,“悔改”就是從罪中一百八十度轉回,它和“認罪”是一体的兩面,是每一個重生得救者不可或缺的經歷。 二、何謂作主門徒?         有些人在海外“入教”,就像一些求神拜佛的人一樣,是為了得好處。這與很多國內家庭教會的基督徒信主時就準備“入獄”,成為強烈的對比。          我們深信,作主門徒,與成為“教徒”截然不同。門徒是甘願撇下一切跟隨主的人;是完全捨己,天天背起十字架跟從主的人;是渴慕榮耀的天國,為要進入,願意如 基督在“山上寶訓”所說,挖出那叫他跌倒的眼睛的人。若在佈道會呼召或文字宣教時,有意無意用信主的好處利誘人,卻未闡明作主門徒的代價,這是誤人子弟! 三、何謂信靠主?          中國古代的文明起源於多災多難的黃河流域,孕育了中國人自古以來或向命運順從,或想憑藉自強不息的毅力去戰天鬥地。中國學人多年來從艱苦險惡的環境中成長, 也已習慣自我奮鬥,因而在得救、得勝的路上走得特別吃力。他們總想靠自己的努力成聖,因此很難交託、信靠。就像一個坐在車上的人不敢卸下重擔,因為不習慣!         我們認為:信而靠之,仰而望之,交而託之,都是初信的學人特別該有的經歷。它們與聖經中所說的靠聖靈行事、回轉像小孩,是相關的功課。學會了,才能体驗“得安息”的愉悅。         因此,為了幫助本刊初信的讀者~FK6;在真道上進深,在靈命上成長,《海外校園》在兩年前己經構思,決定除了出版佈道性的雙月刊外,更在1997年另增加 兩期進深特刊。本期首先討論的主題是“罪”。我們特以親身見証、來信與對話、心靈獨白、歷史長廊中的信息……等各種角度,特別針對中國學人常提出的困惑, 分享對這項基要課題的体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