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海歸苦

金婷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我出生長大在湖南西南部的三線城市,這裡人都沒有聽過福音。我母親一直拜祖宗和各類菩薩。過年過節或有什麼重要事情,都會請神靈保佑。我從小就會做些奇異的夢,也有所謂的預感之類的,所以對靈異事件特別感興趣,是個有神論者。 比土牆還要厚 在我準備出國的時候,教我托福的老師,是在美國生活過的。她是第一個對我講聖經的人。她告訴我聖經的神奇,告訴我上帝對以色列的預言怎樣實現。她說,我會成為基督徒。 我心想,我大概可以算半個佛教徒。要是將來轉成基督徒了,就好像突然發現,自己的親生父親另有他人,多麼奇怪呀! 我順利到了美國中部的一個城市。華人教會的人接待我,跟我說上帝。我一點也不排斥,參加團契也感覺特別有愛,參加教會禮拜會被聖歌感動落淚。雖然我起初對 “信耶穌有永生,不信就下地獄”特別反感,可是後來上帝開啟我,就超越很多問題,相信神就是基督教裡的上帝了。最重要的是,我看到校園團契的弟兄姊妹都火熱愛主,我被影響著,參加聚會、課程、特會,生命有重大的改變和成長。 轉眼就回國了。在國外生活過的人,回國常需要很長時間的適應。對於在海外信了主的我來說,更加難過。 我在海外,愛主就被鼓勵、褒獎,現在回到家,無論在家人或朋友中提起上帝,大家對我都像傳染病人一樣。心理落差真的特別大。 可是,我還是一直習慣地傳福音,哪怕感覺到對方已經沒興趣,我也不管。我心裡覺得,我說了,就是盡了自己的義務。你聽不聽得進去,是你的事了。 然而,家人、朋友反對的眼神,其實深深地傷害了我。我深感自己被排斥、被鄙視。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能在他們面前提起上帝,不敢飯前禱告或是看聖經。我心裡覺得好苦、好孤單,眼淚不知道流了多少。 這還不算是回國後最大的難題。我自從回國,就與不幸的事分不開了:失戀,找不到工作,家裡又出了財務上的巨大損失,父母被親人告上法庭,後來又纏上檢察院的案子,一件一件,不停歇地來! 我禱告、祈求,無數次地失去信心,覺得上帝在中國不掌權。 我每日憂愁、痛苦、難過,嚴重的時候想自殺。可是出於對上帝的敬畏,我又不敢。我心裡真的跟約伯一樣,一心求死,覺得活著真是苦。 我沒有團契生活。在那個小城市,教會裡都是老人。我只是週日去做過兩次禮拜。心裡跟上帝的關係,已經比鋼筋混泥土牆還厚。 這種成長很痛 家姐有事出國,我去南寧幫著照看她的培訓機構。我偶然向學生傳福音,居然有兩個女孩願意跟我信耶穌,所以我帶她們去了教會。 那時,我已經半年沒有讀經、禱告、做禮拜。可是我剛在教會坐下,聖靈就開始感動我落淚! 從此,我又每週做禮拜了,還參加青年團契,或者詩班聚會分享。 我認識了一個來自大東北延邊地區、拖家帶口在南寧開辦教會的傳道人。這個傳道人鼓勵我出來服事上帝。可是我心裡很迷惘。我覺得我不會在南寧久待,我也說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只能任性地說不想做什麼。比如,我不想做公務員,不想順從家裡安排工作。更多時候,我覺得自己清高、固執、愚蠢、無用…… 我去廣州、深圳找工作,非常不順利。我發現自己好渺小!我再一次陷入憂鬱狀態。於是,我趕緊托朋友聯繫當地的家庭教會。感謝主,聯繫到的這個廣州的家庭教會,比南寧的三自教會更適合我。這個教會裡的人更年輕,講的道也讓我覺得跟美國教會有相像的地方。 然而我的心一直定不下來。因為哪怕稍微滿意點的工作,我都沒有找到。我在教會裡,仍把自己當成過客,禮拜結束我就走,查經聚會也不跟人說什麼。更從未想過委身等等。 直到有一天我生病了——重感冒來得莫名其妙,發燒燒得躺床上,心臟都不規律了——我才反思自己的愁苦從哪裡來,才看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世界的虛無…… 我不願再那麼焦慮地活著了。我想委身在這個教會——不管我會在廣州待多長時間,我的心靈想要馬上委身這個教會,不再做旅居的。我要家!當我做了這個決定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有股平安進來! 在廣州待了4個月,還沒有找到工作。迷茫中我跟著教會的短宣隊,去廣西傳福音。在服事裡,我經歷了禱告的真實,我知道上帝在中國也是掌權的。其實從我願意跟上帝說話、禱告開始,上帝就慢慢挪去我的各種埋怨。祂讓我明白,我需要經歷苦難,生命才能成長。這種成長很痛,而且是聽道、參加特會、讀經禱告裡學不來的。 我非常感謝我參加過的所有教會,不管是哪個教會,不管我多像外來客,都有熱心的弟兄姊妹來關心我,詢問我的情況。 我現在上海,選擇了一個小型家庭教會。教會訓練每個會友成為門徒。傳福音真的需要智慧,更需要上帝的話。如果能達到全然交托的心態,不管是傳福音,還是自己的生活,就不會再憂慮了。   作者上海東華大學畢業,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管理學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