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擺脫心靈吸毒

金浪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我有一個致命傷,那就是網路的色情誘惑。我掙扎其中,一會兒戰勝,一會兒失敗。我很困擾,我很痛苦。我深知道,如果我不能徹底地對付這個罪,脫離其纏累,這個罪遲早會開花、結果、敗露,不僅我無地自容,也會讓主蒙羞。        我在這樣的掙扎中很久了。當我獨處之時,我會聽到魔鬼亦或是自己那空虛的心靈說:“你太累了,需要放鬆一下。看看色情網站,於人、於已都沒什麼的。再說,反正人不知、鬼不覺。去吧,尋求快樂並沒有什麼不對的。”        於是,我心裡邊求主憐憫,一邊罵自己,一邊打開罪惡之門,進入那幽暗之地。        因著這罪,我與妻子的關係似乎有層隔膜,不能達到合一狀態。我心中沒有平安,情緒也不穩定,易發怒。與人相處之時,心中有愧(鬼),不大敢直視人的眼睛,也不大敢與人深交。講道前,我更會墾求主赦罪,求主施恩保守。        魔鬼就如一個漁夫,那個罪,就如誘人的魚餌。我願者上鉤,被魔鬼折磨——我的時間被吞噬,身體、靈性遭摧殘。我內心常常有這樣的呼喊:主啊,難道就讓我一生都這樣掙扎嗎? 我盼望自己早點離開世界。主啊,我真是苦啊! 不怕說醜話        在神學院“靈命塑造”的課程上,我知道了“靈程札記”這樣的靈修方式,可以藉著打字,向主傾心吐意,徹底敞開自己。因為可以為文檔設定密碼,這個秘密就只有主知、我知。        在禱告中,有些話是說不出口的,思路也不一定清晰。藉著寫靈程札記,我進到內心的最深處,省察自己,思考這罪到底能給我帶來什麼。我要找毒草的根之所在,要找毒蛇的七寸在哪裡。        面對主,我進行了完全的自我剖白。我也不講究用詞,無論什麼樣的污穢想法,只要是我內心的感受,我就向主表達——我醜事都做了,醜話還怕說嗎?        藉著這樣的傾訴,在聖靈的帶領下,我認識到了,我一直尋找一種深層次的親密關係,尋找內心最深的滿足。但我用了錯誤的方式。對於內心的渴求,我找錯了水源,反倒“飲鴆止渴”——這樣的解渴方式,是一種“心靈吸毒”,是一種惡性循環,遲早有一天會把我徹底毀滅。        當我以這種方式不斷剖白時,我看穿了魔鬼對罪惡的華麗包裝,看清了其內在的猙獰——那些引誘人的帥男靚女,其實是魔鬼的工具。就如聖經所說,魔鬼也會裝成光明的天使。        認清這些後,罪的毒鉤從心中頓然脫落;那個光豔的罪惡,盡失吸引。 潔凈的欣賞        我開始求主幫助,給我健康的方式去追求身心靈的愉悅(我知道,最重要的是與神有著親密的關係)。我是神造的人,神給了我七情六慾,這些慾望並不是罪惡,我只 要在神的旨意範圍內,在健康的人際關係中去使用,那就是神所喜悅的,所祝福的,因我是在享受神奇妙的設計,是在讚美神的精巧心思。         聖靈提醒我,讓我這作丈夫的,將心轉向妻子,真正以妻子的胸懷為滿足,也用心去體驗那種關係的美妙。我與妻子的身心靈的合一,開始不斷提升。         我也開始建立健康、美好的人際關係,我試著尋找友情,尋找人生中的約拿單和拿單,和弟兄坦誠相待,彼此守望,使自己的心靈得到健康的滿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