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讀傳記,學榜樣

吳迦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今天的教會裡,忠心服事主的人,誰心目中沒有屬靈榜樣呢?        要說榜樣,主耶穌是我們最好的榜樣。而使徒保羅呢,他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         聖經裡,神的忠心僕人、使女,都是我們的榜樣。除此之外,還有教會歷史上的忠僕,也都激勵我們。         這些忠僕,這些屬靈前輩,他們忠心服事,甘心奉獻,激勵了許多後輩走上服事道路。他們榜樣的力量特別大,因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普通人。他們能做到的,我們也應該能做到。         而他們的傳記,比起聖經人物更詳細、更具体,包含了方方面面的事情,讓我們可以從中瞭解:如何對付自己,如何順從神旨,如何忠於託付。所以,信徒多讀傳記,是很好生命長進的方式。         以我為例,教會歷史人物對我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1987年我讀中專時,在奮興會上把自己奉獻給神,願意一生服事神。1989年一畢業,我就立即參與教會服事。         我的父親極力反對我信主。他辦了一個小廠,苦心經營。他要我下班後去幫忙。我因為要去聚會或做聖工,時常不能去。他很生氣,威脅說,如果我不去幫忙,將來我結婚也別向他要錢。         有時看看父親確實很辛苦,他都是為了我們兄弟幾個才拼命地幹,我心裡很矛盾,想放下聖工……但最終我沒有退後,仍堅持服事主。究其原因,是書中看到的,或聽道時聽到的教會歷史人物,對我有榜樣作用。他們對我有這幾方面的作用: 一、建立和堅定了我的心志         我最先聽到的感人見證,是宋尚節和戴德生。宋尚節回國後不要金飯碗,寧當一個窮傳道;戴德生說了那句名言──“我若有千萬英鎊,中國可以全數支取;我若有千萬條生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         每次聽到講道人講這些時,我都熱血沸騰,情不自禁地對主說:我要像宋尚節那樣,我要做中國的戴德生,一生傳揚主的福音。         我媽媽借了一本油印本《世界大奮興》,這本書打開了我的眼界,讓我知道,一個人可以有怎樣大的作為。書中的慕迪和約翰·衛斯理,是我最羡慕的,巴不得上帝能興起我成為一個奮興家。         那時我還在讀中專,我自此開始讀聖經。一畢業,我就參加教會舉辦的試講班,追求講道恩賜。在我服事主的頭七八年時間裡,面對忠孝難兩全,面對經濟的壓力,我 就是靠著戴德生、宋尚節的激勵,靠著對慕迪、約翰·衛斯理的傾慕,才堅守了下來。如果沒有這些榜樣的力量,我可能早就撇下聖工了。 二、使我早早學到屬靈功課         我一畢業,就在教會裡參與各樣事工,參加禱告會、探訪,教小子班等。大家都很喜歡我,長輩們對我也很好,就像自己的兒孫一樣。         但是,由於我自大、任性,頂撞教會長輩,長輩開始叫大家不要理我。我感覺自己成了一個蒙著臉的人,每次到教會,心裡總是氣忿忿的,認為他們不該這樣對待我。 […]

好書選介

選擇與別無選擇 ──解讀《排斥與擁抱》

天靈        台灣校園出版社翻譯出版的沃弗教授(Miroslav Volf)著名專著《擁抱神學──有關身分認同、異己性與和解的神學探討》,如果按原文翻譯,書名應該是《排斥與擁抱──有關身分認同、異己性與和解的神學探討》。         我猜想,譯本之所以對題目做了修改,是為了突出該書的神學指向是“擁抱”。但是,去掉了“排斥”,其實也就是忽視了作者對現實的關照,忽視了作者從排斥現象出發、指向擁抱的願景。        並且,“擁抱神學”這一書名,不僅與副標題有重覆之處,也把“擁抱”限定在一個範圍內,因而忽視了更廣的,例如全人類對於擁抱的憧憬。         根據個人的理解,原書名應該包含了幾重含義:首先,“排斥”一詞,揭示了當今世界普遍存在的不接納與衝突現象。其次,身分認同和異己性,點出了導致這種現象 的原因,就是人為了確定自己身分,而對他者或威脅到自己的異己性,採取了拒斥與清除策略。最後,作者從神學視角,指明出路在於擁抱。 本書結構及思路         從邏輯上講,本書所要處理的問題是排斥,所要達成的目標是擁抱,這兩部分內容主要在第二章和第三章,體現從現實出發、向目標努力的寓意。        而距離與歸屬,既可以作為從排斥走向擁抱的過程,也可以作為視角,更清楚地審視個人及文化內包含的排斥異己之基因。作者把這內容,安排在第一章。         性別身分,作為人類身分的一種,以案例的方式,成為第四章的內容。        最後,作者用3章的篇幅,闡釋代表排斥的欺壓、欺騙與暴力,和代表擁抱的正義、真理與和平。這就是本書的整體思路與結構安排。         在這個大的框架之下,每一章,作者都採用了雙重視野:基督信仰者與不信者、學術界的局內人與局外人、人與神、正反向思維、學術問題與人生問題、現實問題和目標問題,以及現象與本質,對議題進行了縝密、細緻和全面的論證。 研究該問題的必要性        筆者認為,對排斥問題的探討,是極其必要的。        首先,排斥現象十分普遍。年齡、性別、容貌、職業、民族、地域、地位、教育程度、經濟能力等,都會引發歧視與排擠。可見,“排斥”是和我們每個人切身相關的問題。        其次,排斥現象由來已久。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人類的歷史塗滿了排斥的痕跡。        再次,沃弗教授以該隱弒兄為例,向我們說明,不僅排斥本身導致殺戮,而且以排斥對抗排斥所形成的排斥機制,會造成惡性循環,導致“無秩序深淵”和“空虛與混沌”,並終將導致人類的相互殘殺和同歸於盡的結局。         最後,不僅排斥導致混亂,各路學者、思想家,對排斥的思考與解決方案也五花八門,讓人六神無主。許多方法非但不能解決問題,甚至適得其反。因為各種流派無不 來自於有限時空下人的思想,屬於地上的“小學”(《西》2:20-21),但不明白神的全知與全能的人,卻視之為真理,奉之為圭臬。這必然導致“混戰”。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摘:《簡樸生活的真諦》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簡樸,是基督徒生活操練的重要部分之一,傅士德(Richard J.Foster)認為,簡樸與禱告、崇拜等任何屬靈操練一樣重要。為此他寫了一部大作《簡樸生活真諦》,非常值得一讀。以下就是我的讀書摘記。 一.“根基”         傅氏的全書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從舊約、新約出發探討簡樸問題的根基。他一開頭就引用了惠哈德的一句話以求說明簡樸之複雜性:“力求簡樸,卻莫輕信它”。 現代人的通病是熱中於擁有一切,越多越好,越新越好,越是名牌越好。當我們越來越追求這些“越”時,我們不但活得越來越累,越來越緊張,而且常常聽不到這 個世界上還有哭聲,那是母親因為孩子沒有充饑的東西吃而哭泣。基督教的簡樸觀念能醫治這種“富有”的現代病,使我們擺脫生命的拖累,免得因狂熱地追求物質 而使物質成了我們的主。         但是,基督教拒絕用簡單的教條去處理生命所面臨的困難而又複雜的問題,它關於簡樸的教訓,以在人看來是矛盾(二律 背反)的道理作為中心的。就像耶穌說的:“得著生命的,將要喪失生命”(《太》10:19);“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路》6:38);而保羅 說的是﹕“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6:10)。瞭解這個二律背反的關鍵,就在於簡樸既是一種恩典,又是一種操練。它既是容易的,又是困難的;它在內在與外在之間要保持平衡,承認物質是好的,但又承認其有限度。 1. 舊約          基督徒所嚮往的簡樸的根據是神的話。在聖經中,上帝告訴我們,簡樸之根就在于完全徹底地依賴信靠上帝、順服上帝。一切簡樸中的簡樸就是對生命的中心--上帝--持守著聖潔的順服。禁止貪婪是第十誡,貪婪的核心就是貪得無饜的欲望,毫不節制的渴求。         不錯,聖經中一再見證了上帝的慷慨,他豐豐富富地施恩給他的兒女,但上帝賜福我們是要我們也能施舍、給予,對貧窮和有缺乏的人提供仁慈的援助。上帝的心願是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摩》5:24),上帝藉著先知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上帝,不喜愛燔祭”(《何》 6:6)。在上帝應許給他兒女的偉大的Shalom(和平,整全,平衡與和諧的意思)遠景中,簡樸展現了一個美妙的未來﹕“慈愛和信實(誠實)彼此相遇, 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詩》85:10)。 2. 新約         在新約中,耶穌呼召我們過簡樸的生活,他教導我們,不要事奉瑪門,“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但“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太》6:19、20)。他邀請我們的眼睛要專一,把目光都集中在天父身上,放下一切憂慮, 懷著喜樂和慷慨的心與主共度每一天,這就是簡樸。耶穌為我們指出的生命之路是﹕我們的一切都是從上帝那裡領受來的禮物;我們的一切都有上帝照應;我們的一 切,只要在正當合宜時,都可以與他人分享。 二. 榜樣           歷代的先賢為我們豎立了一個簡樸生活的榜樣,他們在歷史上展現了簡樸的六種模式﹕第一種是早期羅馬的基督徒﹕他們熱情地照顧窮人,與有需要的人分享自己所有的一切,從金錢到食物。曠野上的修士則展現了第二種模式﹕捨 棄。世人問﹕“我怎麼能獲得得更多?”而曠野修士則問﹕“我有什麼可以不要的?”世人問﹕“我怎麼可以找到自己?”曠野修士則問﹕“我怎麼失去自己?”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