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對你是好的

晨遠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信主後,最難做到的是順服。使徒保羅說:“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行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身体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体中犯罪的律。(《羅馬書》7:21-23)”。       這種掙扎我多次經歷過。二年前,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們,要我們幾小時後去一百哩以外的機場接他。當時正下大雨,心裡就為難,但礙於面子勉強答應。接到後送他回家,在快到他家時有個左轉彎,看對面的車打著右拐彎燈,我們的車就轉了過去。不料那輛車是直行,一下子就撞上了。我們的整個車身右邊的二扇門及中樑均被撞壞。       下了車,站在雨中,楞在驚中,直到警察將罰單交到手中,仍未回過神來。就聽朋友不斷安慰我們,叫我們不用擔心,他不會讓我們為了他損失這麼多,他會為我們承擔部分損失。我們聽了好感動。       事過後這朋友卻一直避開我們。車壞得太厲害,修好要超過本身的價值,於是決定重買輛車。但因事出突然,想買車一下子拿不出錢,就想起朋友曾承諾會為我們承擔一部分損失。於是硬著頭皮問他借些錢,說好二個月後還他。沒想到他一聽立時拒絕了。尷尬之外更多的是氣憤。於是我一反沉默,到處訴說我們的車禍,他的不是與不義,甚至連根本與車禍無關的他的私事也拿來作他人格惡劣的証據。可是每次訴說完,我心並不釋然,並未解脫,反而是更為不安,更多擔憂。        每次禱告,我都能感覺主在對我說:你不可以這樣,為什麼連這點小試煉,這點小事都承受不住?為什麼不能接納別人的不是,為什麼要那麼斤斤計較於一點點利害得失?這對你有何益?       可我就是不能自已,逢人就說,一時間我們和他的關係搞得很僵,見面似陌路人。我萬分懊悔,不斷自問“怎麼這樣?”       直到有一天,有朋友直率地說:“你根本不必說那許多,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你是對的。而且你說別人說得越多,別人說你也越多,這根本幫不了你,反而對你沒好處。倒不如禱告,看主允許給你一輛什麼樣的車,這實在是你最需要的。”       真的,當我把心中自生的怨懣放下後,我反倒覺得輕鬆了,錢的損失好像也不那麼嚴重了。最後找到一家車行,允許我們付很少的頭款。而我對那個朋友的怨恨就隨之淡薄消失了。想著車禍實在是我們的不小心引起的。不僅我們的車撞壞,他也受了驚嚇,還有些輕傷,也能理解他不願借錢給我們一定有他的難處,也許他根本不相信我們會還他。       當放下了這些利益得失,把自己交與神,完全順服主的旨意時,我才發現,自己內心充滿喜樂與平安。可要在這深沌泥潭中跨出這一步,是何等難,何等難。       每每看見四歲小兒做錯事時,我總試圖糾正他,可他往往會說:“不”。我就加大聲量:“不可以,好孩子不能做壞事。好孩子要聽媽媽的話……”他常是眼裡噙著淚水,用手捂著臉說:“我不好,媽媽也喜歡我。”“當然,媽媽一直喜歡你,但是你如果肯聽媽媽的話,對你是有好處的。”每每這時,他總是衝入我懷,破涕為笑。       於是我想起我們在天上的父,多少次祂和藹地對我們說:“你不能這麼做。”可是我們總執迷不悟。,直到祂大聲喝斥“不,這不是我所喜悅的。”我們撒著嬌:“我不好,你也要愛我們。”這時,我們總能聽到父慈祥的聲音:“我當然愛你們,但是你們若肯聽我的話,對你們是好的……”確實,學會順服,不僅僅是討天父的喜歡,更為自己帶來平安喜樂。 作者來自上海,現在美國德州農工大學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