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關懷與跟進——學生福音事工之再思

學生工作的受託者系列(2)  高智浩       10年前,我在台灣校園團契服事時,常往東海大學跑。那裡有一個看起來不起眼的池塘,常有很多人在池邊,一片一片往下丟麵包。池塘中的魚群會急速游過來,瘋狂搶奪食物。不到幾秒鐘,食物搶完了,魚兒也就一條條地離開……      後來,我看到Discovery Channel介紹人工魚礁,是為生態保育之目的而設置的,用廢棄的沉船,營造適合海中生物生存的環境。魚群不再來來去去,都願意留在那裡,甚至彼此照顧(如海葵與小丑魚的共生)。在豐富的互動下,那個地方呈現出盎然的生機。      這兩個場面真是天壤之別,也頗讓人深思,甚至讓我聯想起現今教會的學生工作:      有的教會,視學生為池塘中的魚群,丟了太多食物進去,辦了許多活動,想盡辦法製造誘因,卻無法留住年輕人——因為這些年輕人,只是受到“食物”的吸引才來的,是暫時的。一旦沒有了“食物”,他們會去尋找其他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或是離開教會,回到原來的環境中。這樣的學生福音事工,事倍功半。      而另一些教會,則如人工魚礁,為魚群和其他水中生物,提供了一個安定的環境,讓他們可以棲息、互助。北美許多學生,就是因為教會弟兄姐妹的接機、安家、接送採買等有愛心的行動,感到教會是溫暖而且可靠的地方,所以進入和停留在教會。      那麼,教會到底應該怎麼做呢?是像池塘邊提供魚飼料的小販——提供福音佈道材料?或是拿麵包餵魚的遊客——個人式、隨機式傳福音?還是像設計人工魚礁的海洋生態專家——整體規劃,禱告、構思、策劃、籌備、宣傳、執行、佈道、跟進學生福音事工計劃?這是值得思考的。 一、信徒應主動參與關懷      台北信友堂的沈正牧師,是早期的台灣校園團契傳道同工,更是筆者的前輩,對筆者有很大的影響與啟發。他牧養著台北信友堂,聚會人數超過1500人。面對諾大一群會友,沈牧師也有些感慨:“信徒應主動參與關懷!”      他曾跟筆者說:      牧養是關懷‘人’。主耶穌看重的是‘人’本身。很多人停留在‘坐’禮拜階段,教會應該鼓勵他們化被動為主動,付出關懷,成為關心別人的基督徒。      在教會中,最寶貴的牧養,就是‘彼此牧養’。教會100人中,只要有20%~30%的人,願意伸出關懷的手,以行動關懷人,這個教會就是溫暖的……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值得一等再等

天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你聽到過這樣的爭論嗎?          “我的好朋友三個星期以前結婚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我期盼擁有她的那種安全感,我期望預備好的那個人會出現,我也願意相信神會在合適的時間把適合我的人帶到我的生活中,但是,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應當看到結婚有結婚的煩惱,你單身是神的恩典,你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親近神,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參與服事……不要太挑剔,要降低標準,好好禱告,神會為你預備的……”。           “瞎扯什麼結婚有結婚的煩惱,你們不都選擇了‘煩惱’嗎?幫助別人?我最需要幫助了!你們回家有說有笑,我只能面對四堵牆。你知道那種感覺嗎?你能理解那種失落、多餘、孤獨、不完全的感覺嗎?……我都禱告五年了,怎麼還是一個人?” 失落了的体恤          已記不清楚有多少次進入這樣的場景,有多少次刺痛那已傷痕累累的心。但很久以來,我無法忘記那一張張委屈受傷害的臉。我無法再面對那種掙扎,面對那種渴望從神那裡得到答案的焦灼,那種在群体壓力下的失落,那種因寄居異國而加重的孤獨,那種在“我怎麼了”的追問中對沉默上帝的困惑。         有一天,當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婚姻的呵護下已擁有近十年有人疼惜的奢華時,我發現,我早已不配教訓別人,我早已失落了体恤的心。但我發現,看似沉默的上帝並沒有睡覺,祂還是讓我明白了我無法明白的事情。 戀愛不息的人          記得六年以前和苗秀君剛認識的時候,幾乎每一次聚集,無論在什麼場合,她都要重複她的名言“我是生活中不能沒有愛的人”,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因為她渴望愛情,她喜愛《簡愛》中的簡愛,喜歡《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當所有的人用審視精神病的目光看著她不知所措時,她會以“生命不息,戀愛不止”的激情,用英文再重申一遍“I can’t live without love”。         你可以想像,大學讀中文,做過記者,又發表過小小說的秀君,絕不只是說說而已,她會很大方把自己介紹給陌生的人,對自己是單身也從不隱瞞。因她常常有驚人之舉,我們聚會中也常常有不速之客的到訪。還有更絕的一招兒是,秀君常常會預言要在某年,某月,某日之前把自己嫁出去,但那一天從未被她言中過。 糊塗了的原則          兩年前的一天,一個痴情的男人向她求婚了,她突然變得裹足不前。接受訂婚戒指的日期從復活節推到聖誕節,又從聖誕節推到情人節,結果以結束男女朋友的關係而告終。她的理由是:“我不要和一個不信的人結婚。”我們當時都糊塗了,既然如此,為什麼當時和不信的人談戀愛呢?         她的問答是“話說回來,不應該和不信的人結婚原則上是對的,但現實是,去哪兒找信主的呢?暫時不信主沒關係,只要他不反對就行了,以後慢慢會信的。”或是“說實在的,天底下要找一個死心塌地的人也不容易,更何況自己又不是十八,找個過日子的人就行了。”          我們有過無數次的討論,她的理由是:“我沒有單身的恩賜,我是經過禱告才和他交往的。”我教訓她的觀點是:“你一開始就知道他不是基督徒,你當初就不應該和人家談,既然談了,就要承擔後果……”她掉淚了,我也發誓不再為她的事兒著急上火了。 前所未有的壯舉           以後的每個星期,我們仍在團契見面。雖然像以前一樣,愛情是秀君永恆的話題,但我對於多變的她一直持觀望態度。但是,她比以前安靜了許多,也不再預言嫁期。快兩年了,居然沒有談過戀愛。這對一般人來講很正常,但對秀君來講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壯舉。她分享到,當她看到聖經中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創世記》2:24)時,她便在上帝面前開始了一個全新的禱告,求神為她預備一位共同領受生命之恩的人。          她從此渴慕豐盛的生命。近兩年來,幾乎每一個長週末都用來參加靈修的聚會,她說要更加注重建立與神的關係,要學習建立與人的和諧,以及與自己的平衡;不自卑,不自傲,使自己在知識和愛心上能有長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