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貪戀城市的歡愉(趙晨星)2016.10.28

最近這段時間,流行山下英子的《斷捨離》。書中所講捨棄、離開的,是生活的種種瑣碎。而我們心中,總有一些東西是捨不掉的——即使我意識到這一點,我也只會說“這是我的軟弱”,卻仍不捨棄。所以,一個真正的基督徒的生活並不普通,必須每天都帶著為主殉道、犧牲的決心。 […]

No Picture
透視篇

從5.12基督徒志願者的挫傷中看到的

阿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到底有沒有愛?         2009年1月,身為四川賑災志願者的我,參加了一個基督教機構的退修會。這個機構,自5.12汶川大地震之後,就在災區開展事工,而我是剛剛加入的。         退修會上,唱完讚美詩,帶領弟兄還站在台上呢,幾個同工已輪流上場,述說這位帶領弟兄如何逼迫他們;他們當時多麼多麼不理解,多麼多麼憤怒,又多麼多麼忍 耐,但最後都因為受到帶領弟兄這樣的逼迫,靈命大大地長進了。因此,他們為自己所受到的一切委屈、一切不公正待遇而感謝主。         正當我困惑地看著這一切,心想“萬事相互效力”,自然是對的。但是否同時也該反省管理上的不合理、人際溝通的問題呢?災區事工,是不是也需要理性和常識,需要對工作做總結和反思?         這時,又有一個弟兄走到台上,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你們就不要表演了!你們說你們有愛?我怎麼感受不到?你們的愛在哪裡?你們根本就沒有愛!”有點管理常識的人都看得出來,這個弟兄需要傾訴,需要通過發言來舒緩自己的情緒。          剛才在台上分享完的一個姊妹拍案而起,從後面衝到前面,爬到一張桌子上,手拍桌子嚎啕大哭:“你說我們沒有愛?我們到這裡來幹什麼?你說你感受不到愛?為什麼在這裡的其他弟兄姊妹能感受得到?”          這個場景非常奇特。任誰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敢發表不和諧意見。          這個退修會,成為我在災區事工的拐點。在此之前,我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是蒙神揀選、為神做事,工作充滿激情。而這件事之後,我的屬靈狀況陷入低谷,內心處處是迷茫和失落,做事怎麼也提不起勁來。        後來,網上對基督徒志願者的質疑越來越多。一天,我請教了台灣救助協會的曾老師。        我問:“曾老師,災區事工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問題?”        曾老師回答說:“其實很正常。因為大家都沒有經驗。”        他停了停又說:“地震之後,很多弟兄姊妹來災區,希望幫助災民,心是好的。但很多人只是發熱心,並不知道該怎麼做。又不肯學習,不願意踏踏實實地關心災民的實際需要。不願意花力氣鬆土,急急忙忙撒種、收割。這樣,社會、災民,對我們基督徒其實是有看法的。”他拿出一本書送我,是陳以彬先生寫的《你在何方》。 曾老師建議災區的每一個基督徒志願者,都好好讀讀這本書。         我很快看完了《你在何方》。剛看完時,只是覺得這本書和其他書有一些不一樣。但 到底不一樣在哪裡,一時又說不出來。時間就像一個榨果汁的機器,我後來慢慢地体味出,《你在何方》真是一本闡述愛的好書。很多弟兄姊妹開口閉口都是愛,說 起愛來頭頭是道,動不動就是《哥林多前書》多少多少章。然而他們的行動,為什麼讓人感覺不到他們常掛在口邊的愛呢?《你在何方》這本書,也許可以給我們一 些啟發。 掛在嘴邊是不夠的        《你在何方》中的基督徒劉瓊燕,在重慶解放初,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