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除夕的煙花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一、又見除夕            又到了除夕。母親說,除夕夜要守歲,睡得越晚越好。睡覺前在床前多排上幾雙鞋,天上仙女下凡來,看見鞋多就以為人多,因此就多分糧食、多給福分……            我聽了努努嘴,笑了。打自穿開襠褲的時候起,每年的除夕夜,我都會聽到這個老掉牙的故事,都不知多少年了。現在要誆我可是沒門的了,我再也不會滿屋找鞋了。            可除夕夜在家裡轉來轉去,也不知該做什麼。看“春節聯歡晚會”吧,這曾經是中國老百姓除夕夜的最大樂趣。但這“春晚”一搞就搞了十多年,總有令人膩煩的時候。更何況現在科技發達了,什麼樣的好節目,平日裡沒有看過?           跟家族的人一起玩麻將吧,見他們個個煙霧繚繞的,麻將把桌面敲得劈啪劈啪,手裡的錢甩得嘩啦嘩啦,聊起來盡是什麼人情世故,又是什麼商海沉浮,於我毫不相干。           更讓人不舒服的是,在玩笑和閒聊中,他們總好像要數落數落我的“失敗”。周圍人到了我這個年齡,個個都混得像模像樣的,要權的有權,要錢的有錢,最起碼的,作為一個女人總應該有個家了吧?可我卻好像什麼都沒有。           家族裡的人每年除夕見到我,總不忘記給我點撥、點撥,以表達關心和厚愛,好像我的人生已經走迷了路。可對於他們的提議,我一般都是充耳不聞的,這難免讓他們的尊嚴頗受打擊。           這幾年,看到我居然對自己的狀態越來越滿意了,他們就更是有點惱火。不找機會給我來點熱嘲冷諷以讓我迷途知返,他們是不甘心的。不過,我自有三寸不爛之舌應對他們。一般他們都是被我說了個啞口無言,只能用白眼來表達心情。           今年的除夕夜也同樣。只是,與他們一場舌戰以後,表面上我頗為豪邁和自信,但內心裡卻湧起一陣的酸溜溜。在一剎那的情緒波動中,我發現我依靠上帝在心裡構築的理想,搖晃了起來。我想想還是早早上床為妙。靠著床頭翻了一會兒聖經,又跪著禱告了一會兒,就鑽進被窩睡覺了。 二、煙花燦爛            外面的一聲聲巨響把我震醒,原來到了午夜放煙花的時候了。弟弟喊我快點起來觀看,於是我便起床到了屋頂。在震耳的聲音中,我看到夜空飛霞如錦,彩絮飄揚,一處比一處壯觀。           在家鄉的習俗中,除夕會有很多人,到廟裡的菩薩和佛爺面前,擺上祭品,燃起香火,並在廟前放鞭炮和煙花以表示孝敬。今年除夕夜,去“朝聖”的人好像特別多。 人們比以前更有錢了,因此廟前的煙花也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熱鬧,顯然是乞求神靈們在新的一年裡,賜給他們更多的福氣。 三、幸災樂禍           那壯觀的煙花確實也震撼了我,我的心裡同時也倏忽生出悲哀。穿過這美麗的煙花,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個空虛而蒼白的靈魂。一瞬間我如此確信:這些把造物主撇在了 一邊的人,他們嘔心瀝血所追逐的一切,有一天都是要煙消雲散的。而我卻會在天堂裡,享受與神同在的無限福樂。我擁有的是一個不能震動的國,那裡有上帝無限 的豐富。           忽然想起經上的一句話,似乎一無所有的,卻是樣樣都有的。呵呵,這說的不正是我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