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篇

如何看待同性恋(陈济民)2020.10.30

看了这个简单的分析,相信有些读者们会觉得,这些论点好像相当合理,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语言。在基督教的神学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和爱更是基督教重要的伦理价值。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探讨同性恋的问题,看看这种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圣经的观点和价值观。 […]

成长篇

因信称义与华人文化(陈济民)2017.07.24

当我们面对全球化的挑战和走向超文化宣教的时候,我们需要的,也正是因信称义的真理,因为保罗当时面对的挑战,正是如何在一个大罗马帝国下,向犹太人和外邦人传扬神国的福音,使他们都在耶稣基督救赎的爱中共同成长,荣耀真神和主耶稣基督。 […]

主题文章

和平三释(陈济民)2016.05.18

在旧约圣经中,从《士师记》开始,我们就看到,犹太人的历史与战争是分不开的。在《诗篇》137篇,我们甚至看到经历战争残酷的诗人咒诅敌人,让许多现代读者受不了。 在这种背景下,思考圣经中“和平”这个主题,就很有意义。由于“和平”这个词,在中文圣经译本中有不同的表达方法,所以接下来我们要从3个角度,看这个主题。 […]

品书香

书名:《成为宣教的教会》(陈培德)2016.02.16

作者陈济民博士是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荣休院长。全书共分为8章,首4章分从四卷福音书看宣教,就是“使万民作门徒”(《太》)、“救赎与委身”(《可》)、“神广行拯救”(《路》)和“彰显主耶稣生命的光彩”(《约》)。第5章“从《使徒行传》看宣教:大能的手”;第6章“从保罗书信看宣教:宣扬上帝的大恩大爱”;第7章“从普通书信看宣教:逆境中的见证”;第8章“从《启示录》看宣教:天地大战”。 […]

No Picture
事奉篇

罪该万死?!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引言          “世人都犯了罪, 亏缺了上帝的荣耀 。”(《罗 3: 23》) “罪的工价乃是死。”(《罗 6: 23上》) 相信接触过基督教的人,都知道圣经这两句名言。           “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是基督教的一个基本信念,因此都需要相信主耶稣才能得救。但是,在中国文化中长大的人听到这个真理,都难免会觉得: 我不是圣人,当然偶尔会犯一些错误,但不致于严重到要下地狱。在这种心态下,一般人,甚至是基督徒,都觉得自己不真的那么需要耶稣。           本文的目的,是要稍为说明罪恶的真相与严重性。由于这个课题很大,而刚才所引用的话都是出自保罗所写的《罗马书》,我们只好为自己设限,只探讨《罗马书》1至2章。 I. 非基督教社会的现象           在保罗的的时代,犹太人将全世界的人分为两大类——犹太人和外邦人(即,非犹太人)。因此,保罗在《罗马书》1:18-32,首先讲的外邦人的罪,是指当时整个希腊罗马社会的罪。这个社会代表了非基督教世界,而保罗讲的,也就是你和我的罪。          罪是什么?保罗在《罗马书》1:18使用的希腊文,直译是“不义”,此名词与1:17所提及的“上帝的义”相反。那“义”又是什么呢?圣经中“义”的基本字义是尽一己的义务,合乎常规。因此中文和合本将18节这个“不义”译为“不合理的事”。近代美国一位神学家以浅白的话表达,说罪就是“不该发生的事”。         “不该发生的事”在具体上,又是那些呢? 保罗在《罗马书》这段经文中所讲的,涵盖了几个层面。         根据圣经,世人最重的罪就是不敬拜创造的真神而敬拜偶像。《罗马书》1:21也同样指出,世人最基本的问题是知道有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保罗更说,得罪上帝是所有罪的起点。这是整段经文的重点。         一开始,保罗就特别用了8节经文讲这件事,而且跟着指出其他的罪都是不敬拜上帝所引起的。换句话说,根据圣经的教导,我们要谈人伦,就必需先讲神人之伦。但是,在儒家文化传统中,由于我们避谈神人的关系,而祭天更是皇帝才能做的事,我们根本不觉得不敬拜创造真神是最基本的罪。         也许有人会问: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神学之风中安然抵岸

本文原刊于《举目》59期 陈济民        在基督徒成长的路上,充满著各种迷惑和试 炼。近年来,华人教会中还出现了神学之风。除了改革宗神学和阿米念神学的议题之外,还有保罗“神学”新观、创造神学、职场神学、宣教神学……等,令人眼花 撩乱。有些时候,好心好意的基督徒对圣经的理解和诠释并不完全一致,却都宣称自己的主张绝对是出自圣经,大家都引经据典,甚至以“异端”的帽子扣在别人的 头上,造成不小的困扰。        感谢上帝,这种现象不是现代才有的。在新约中,起码使徒保罗和约翰都面对过这种问题。因此,我们也就有所依循。这篇短文是与读者分享笔者自己成长的经验,如何从保罗书信中,学习到处理这种问题的原则。 一、救恩之道         在 《加拉太书》,我们看到初代教会发生一个重大的纷争。在保罗眼中,对方的立场明显是违背了救恩真道。而对方显然也认为保罗的教导违背了旧约的教导。由于这 些人有相当大的说服力,不少加拉太教会的信徒就接受他们的看法,以致保罗着急了。他写《加拉太书》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拨乱归正,挽回这些人。        在这封信中,使徒保罗在第1至第4章中,解释他所传的福音的正确性,为我们提供了几个分辨真假的基本原则。        首先,他提到自己所传的福音的来源是耶稣基督的启示。他的意思是说: 他本来根本是不信者,看法本来与反对的一方是一样的,但是,主耶稣向他显现,完全改变了他的看法。保罗的意思也是说:做为耶稣基督的使徒,他所传的信息的 依据必定是耶稣基督,不是彼得,不是约翰或雅各,当然也更不是出自他自己。因此,福音真理若是没有耶稣基督的教导和启示为依据,就不是基督教的信息。        其次,他在2章谈到另一个问题:这是不是说,任何人宣称自己有耶稣基督直接的启示,就是耶稣基督的使者?其他人就必须接受这人所说的?保罗在此清楚地表示, 约翰和彼得也是主耶稣的使徒,他自己并非是唯一的使徒。而且,他也知道耶路撒冷是当时教会的重心,在那里还有当代基督徒称为三支柱的人。因此,他在第2章 讲到另一个要点,指出他并不因为耶稣基督直接的启示而轻看其他使徒,反而是非常重视自己所传的信息与他们之间的一致性,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接纳,而且也真的 得到他们的接纳,彼此之间有了默契。当然,当他提到使徒的时候,并不是说使徒就完全不会犯错。但是,他却是指出他与耶路撒冷的使徒都宣讲同一个基本信念, 就是犹太人和非犹太人都要信耶稣(《加》2:15-16)。        这是我们华人信徒极需要注意的一点。在《使徒行传》15章,初代教会发生重要 的神学争论时,就在耶路撒冷大会中讨论。在早期教会时代,信徒对主耶稣神人两性持不同的立场,他们也在几次的世界性大会中讨论。目前,在西方神学界中,他 们有研究的心得,也都会先与其他学者切磋。但这种风气目前在华人教会中尚未普遍,非常可惜﹗        第三,对加拉太信徒而言,他们会回答保罗:我 们信主不久,怎有可能分辨出谁是谁非呢?保罗在第3章1至4节对他们说:其实,是你们自己糊涂了﹗试想一下,你是基督徒吗?为什么说你自己真的是基督徒? 岂不是因为你们听了我所传的福音以后信了耶稣,又因信得到圣灵,而且圣灵也明显地在你们中间工作?这不就是你们自己的经验吗?为什么现在听到有人说你们还 不够格做基督徒就动摇了?要记得,你们会有今天,并不是因为你们听到反对者的信息,而是因为你们听从了我保罗所传的,而且也正如我所传的,得到上帝赐给信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上帝在人间(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陈济民 倘若你对一个从未接触过基督教的中国人说:“我明天要上教会。”他很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什 么。在日常生活中,多数中国人听过寺庙,但不知道“教会”是什么。倘若你又对他们说:“我是信耶稣的,每7天就有一天,我们这些信耶稣的人,都会在教会一 起敬拜上帝。”他大概会猜得到:上帝就是基督教的神祇,而“教会”就是信耶稣的人的寺庙。但是,他不会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这样做? 在中国人的脑海中,要拜神随时都可以上寺庙,敬虔的佛教徒也可以每天在家中诵经。集体性拜神的事,最多每年参加一两次就可以,哪有固定每七天一起拜的?“教会”对传统的中国人而言,是一个新名词。每星期固定拜神,也是一个新的宗教现象! 这倒不是说中国人不懂得集体生活,我们向来是以家和家族为中心的。进入20世纪后,我们也强调国家观念。但是,无论是谈到家或国,我们都有一些相当不愉快的经验。因此,我们讨厌吃人的礼教,反对封建专制,也害怕人民公社! 至于教会,读过西方历史的人都知道,教会也曾经扮演过欺压者的角色,我们当然同样也对她缺乏兴趣。 有趣的是,有一次,一位研究人类文化学的中国学人造访美国一间神学院,在谈话中有人问他:“在你看来,基督教对中国现代问题会有什么独特的贡献?”他的回答竟然是:“教会。” 若要明白教会的重要性,我们就需要谈以下两个重要的圣经真理。 一. 圣经中的“家”与“国” 在旧约圣经中“雅各”和“以色列”这两个名词,可以指一个人(《创》35:10),也可以是指“雅各/以色列”这个大家族中所有的成员,就是国家中的人民 (参《赛》48:12)。旧约圣经追溯以色列这个国家的渊源,是表明他们这个国家中的人民,本来都是一家人,而上帝施行救赎时,祂不仅是救一个人,也是救 这个人的家族。当上帝呼召摩西带领色列人出埃及时,祂自称为“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6),也是以色列人 “耶和华你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16),祂拯救的对象则是“以色列的儿子”(《出》3:10原文,也就是以色 列的子孙,和合本译为“以色列人”)。而上帝救这些以色列人的子孙出埃及,目的是要他们“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参《出》19:6)。整个国家民族的特征,就是集体敬拜事奉上帝。所有以色列人都享有这种与生俱来的特权,也必须履行这种特权所带来的义务。因此,出了埃及以后,他们也就在旷野中组织起 来,成为一群以敬拜神为中心的“会众”,古代希腊文的70士译本译为“教会”(参《申》31:30)。 主耶稣降生以后,祂传讲上帝国的福音。在这个上帝的国中,国民的身份不再以血缘界定,而是以信耶稣为准则。但是,上帝国度中的人是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为伍(参《太》8:10-12)。 使徒保罗也说信耶稣的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参《加》3:29),而使徒彼得则引用《出埃及记》19:6,说他们 “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彼前》2:9,采用的是70士译本的译文) 新约时代信耶稣的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家人,是上帝国的公民(参《弗》2:19)。因此,我们在《使徒行传》看到五旬节圣灵降临以后有许多人信了耶稣,就说他们生活在一起(参《徒》2:42-47),甚至说初代的信徒们还是上圣殿敬拜神(参《徒》3:1,21:26等)。 保罗写信给帖撒罗尼迦的教会,说他们信了耶稣,就是离弃偶像而服事上帝(参《帖前》1:9)。“服事”,这个动词在旧约是“敬拜”的用词。在《罗马书》,保 罗也使用旧约敬拜的语言,说信耶稣的人要将自己献给上帝为祭(参《罗》12:1-3)。主耶稣更是指出,虽然新约时代敬拜上帝的人,不再限于犹太人这个民 族;敬拜上帝的地点,也不再限于耶路撒冷,但“敬拜上帝”这件事,反而更完美地呈现出来(参《约》4:21-24)。 无论是在旧约或新约,敬拜上帝都不仅是个人的事,也是群体的事。有权利敬拜上帝的人,在新旧约时代不一样,但两种时代都有敬拜上帝的群体存在。 简言之,在现代,“教会”这个名词让人想到的,是一种组识,甚至是一个地方或一橦建筑物。在圣经中,“教会”这个名词最基本的意思,则是敬拜上帝的群体。倘 若敬拜上帝,是“教会”这群体最重要的事,而基督徒又是要敬拜上帝的,他就自然是这群体,也就是教会的一份子。若有人说自己是基督徒而不是教会中的成员, 就像我说自己姓陈而不是陈家的人一样,这是不可思议的事。 二. 新约中的“爱”与“团契” 新约圣经谈到教会这个群体时,往往会指出教会生活的一个特点,就是教会中的成员是活在一个爱的团契中。 谈到“团契”,圣经中最独特之处,是说它有属灵的一面,也有地上人间的一面。在实质上,我们可以说这“团契”是天上的团契。原因有两个:第一,信徒最基本的 “团契”是与天父和主耶稣交往(《约壹》1:1-4)。这在上文已说过,做基督徒就是要靠着耶稣敬拜上帝。第二,基督徒相信的上帝,本身就是三位一体的 神。圣父爱圣子,将万有都赐给圣子(《约》3:34-35,17:2,5);而圣子也爱圣父,顺服圣父,常住在祂的爱里(《约》15:10)。也就是说,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为什么请全职传道人?(陈济民)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读完“贺聪的去与留”一文(《举目》48期,2011年3月,p. 4),心中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类似的事确实发生过。与西方教会一、两千年的历史相比之下,我们华人教会只是在儿童时期,有许多可以成长的空间。其中一个经常发生的问题,就是全职传道人的问题。          常有人问﹕一个没有聘请传道人的教会中已经有许多爱主、有恩赐和服事经验的信徒在其中,他们愿意摆上许多业余时间,来全力运作教会,周日则请一些牧者、神学 学者来讲道,甚至有些过路的名牧也常常在讲台上露面。会众中,也不乏有上过神学课程或是勤勉自修的信徒,能将查经带得有声有色,成人主日学花钱买些现成的 教材,再加上网络和参考书的搜寻,自己也可以开班,这样,何需另外花钱“养”一个传道人在教会里?         深一层地思考,这问题本身其实很有问题,它反映的是美国和华人社会中,功利主义的思想和经济挂帅的价值观。圣经谈到这问题时,却不是从这一种角度出发。        根据四本福音书,主耶稣在加利利传道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呼召一些学生跟从祂,而主耶稣给他们的应许是要使他们成为得人的渔夫。福音书又说﹕最初听到主耶稣呼召的4个人,本来就是打鱼的渔夫。他们都放下了工作跟从耶稣,也就是说,他们转行了。(《马》1﹕14-20)         主耶稣在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传神国的福音,同样,祂的学生最重要的使命也是如此。所以,他们跟着主耶稣四处游行传道。虽然,偶而还会打鱼,却绝不是像以前一 般,靠打鱼养生。圣经没有明言这些人转行以后,如何解决生活的问题。但是,我们知道主耶稣到各处传道时,有人会接待他们(参《路》10﹕38-42),甚 至有一些妇女跟着他们,用自己的财物供应耶稣和门徒(《路》8﹕1-3)。         为什么大能的主耶稣需要学生们与祂一起工作呢﹖《马太福音》记 载说,有一次,主耶稣看到许多人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就对他们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 稼。”(《太》9﹕37–38)神国工场广大,需要众多,主耶稣在世也受时空的限制,自己一个人全时间投入都做不完﹗在《使徒行传》,我们就看到教会发展 到一个地步,12个使徒全时间投入。都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在牧养的事工上,初代教会出现了行政上的漏洞,有些人得不到适常的照顾而引怨言。在这种情形 下,教会进一步地分工合作,使徒们的工作更加专业,只是负责传讲上帝的道(《徒》6﹕1-4)。         在新约书信中,我们看到的就是这种分工合作的事奉模式。在《以弗所书》,当保罗谈到教会的时候,他同样是讲到教会中不同恩赐互相配搭,除了使徒以外,当时的教会还有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 这一些与传讲真理有关的人(《弗》4﹕1-16)。保罗在《哥林多前书》说,在他的同工团队中,亚波罗的恩赐和工作是属于培养性的,而自己则是开拓性的 (《林前》3﹕6),并且提到主耶稣在世时,就立下传道者靠福音养生的原则(《林前》9﹕14)。         在新约中,我们看到的是﹕由于神国的福 音必需广传,主耶稣就全心全力投身于这工作,祂也呼召学生如此行。这并不是要排除一般信徒的参与,而是神国本身需要许多人全心全力的投入。如今,各地方的 教会都是神国的一部份,事奉模式也应以此为基准。事实上,有许多人发现,在教会中,即使所有的信徒都投入事奉,再加上几位全职的传道人,神国的工作仍然做 不完。         在1970年代以前,北美华人教会为数不多,而且多是讲广东话的老移民教会,根本无力在留学生中间传讲福音。在神的恩典中,神兴起 了查经班,也感动了一些传道人,开始了学生工作的机构帮助这些查经班。当留学生学成就业,而且查经班的人数增长的时候,他们就成立教会,也邀请传道人成为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圣经的权威和客观性──作者回应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当神学家的意见不同时》(编按:原刊于《举目》第39期)本是一个大题目,执笔的时候就觉得要在编者指定的字数内交差相当不容易。写到“学术水准”和“有理”这两句话时,心中也觉得有一些读者可能会提出问题。果不其然! 读了姜弟兄的读者回应,笔者感觉到他是一个相当认真的信徒,用心良苦。可是,可能是因为姜弟兄对一些“神学”课题接触不深,他在回应中所表达的一些话,笔者 实在不能同意。不过,由于笔者是初次在文章上与姜弟兄相遇,所以很难对话。祷告和思考后,觉得最好是把重点集中于解释自己的看法,特别是提出圣经真理的基 础,最后才回应他的解决方案,希望这样做有助于沟通。 一、对问题的解读         也许先讲一 下我写这篇文章的一些假设吧。第一、笔者写作时,心中想到的神学家一些不同的看法时,都是一些目前在福音派中的差异。例如,一信得救就永远得救? 《启示录》第4章第1节讲到信徒被提? 被圣灵充满的就一定要讲方言? 女性是否可以按牧? ……等等。在这一方面,姜弟兄所举的例包括了天主教是否异端和吃血的问题,特别是提到信心程度的问题,似乎比笔者涵盖了更大的范围,但也使问题更加复杂。         第二、写作时,心中也想到提问者自己背景的问题。首先,我是假定了读这文章的人是《举目》杂志的对象,本身就是知识分子,当然更是基督徒。因此,写了“学术 水准”和“有理”这两句话时,心中假定了读者会知道学术是怎么一回事,也知道基督徒不能凭世间的“理”行事。从这个角度看问题,笔者会同意姜弟兄文章中的 一些观点。例如,学术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而且处理问题时需要谦卑。可惜的是,也许是笔者表达得不够好,没能让读者读到含意,这要谢谢姜弟兄代替我讲了出 来。不过,笔者却也认为,姜弟兄文章中似乎没有分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神学家有问题,提问者也有问题,但这并不表示一切都是相对的,更不表示上帝的启示本 身也有问题。这也就引到我们下面要谈的重点了。 二、圣经权威的问题         以内容而言,读了姜弟兄的文章以后,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恐怕是圣经权威的问题。         谈到这一点,请容许我先讲一个小故事:        “小雄,请你到楼下的小店,帮妈妈买一包白盐回来,好吗?等一下煮饭需要用。妈妈累死了,要休息一下。谢谢你!”小雄的妈妈说。         十分钟后,小雄回家了。        “妈,你看,你要的东西买回来了。”    […]

No Picture
透视篇

从圣经看同性恋(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46期 陈济民         在现代美国文化的影响下,同性恋的争议已经成为世界性的问题。2008年加州宪法修订案,更是成为世界性的新闻。在这场争议中,教会也明显地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议的行动也就冲著教会而来。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结果分明是显出反对同性恋的人目前是多数,在民主制度的游戏规则下,赞成同性恋的人本应接受投票的结果。可是,赞成同性恋的人却认为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而教会代表的是少数人,而且是无理的,因此同性恋者要走上街头,要抗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要明白这场争议,我们需要先简单地指出赞成同性恋的一方的观点。首先,他们有三个重要的基本论点。第一,赞成同性恋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人类自然的性倾向; 有人甚至说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恋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个人有选择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结合,而性行为是否正当,是在乎它是否爱的 表现。若是彼此之间有爱,结婚对象的性别并不要紧。 其次,他们在这三个前提之下,做出两个重要的推论。其中一个推论是:由于同性恋是人类自然的一种倾向,同性恋的行为并不可怕,同性恋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对同性恋便是患了“惧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个推论是:同性恋的 行为既不是罪,而是人类爱的一种表现,是人类自由的选择,任何人都不应歧视同性恋者,不但应该给他们合法的地位,更应该给他们法律的保护。 看了这个简单的分析,相信有些读者们会觉得,这些论点好像相当合理,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语言。在基督教的神学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爱更是基督教重要的伦理价值。因此,我们需要根据圣经探讨同性恋的问题,看看这种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圣经的观点和价值观。 一、经文教导 解释圣经时,我们常犯的一个毛病,是“一厢情愿”的解经法。这种解读法的表现是,我们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种看法是合乎圣经的,于是就带着这种有色眼镜读经,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们自己看法的经文,便高兴地说:“哈!你看!圣经这样说!”谈到圣经是否赞成同性恋,有人便是用这种方法,认为《撒母耳记》大卫与约 拿单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恋,因为经文说他们两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亲嘴”(《撒上》20:41),“爱情奇妙非常,过于妇女的爱情” (撒下)1:26)。其实这些话所要表达的只是两人之间情感的深厚,与同性恋的行为一点都没有关系。形容他们两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词,应是“英雄惜英雄” (参《撒上》18:3-4,19:5)。 圣经中没有明文用同性恋这名词,但真正谈到这现象的经文,是《创世记》18-19章所多玛的事。 经文说,罗得要以两个女儿代替两位神的使者,让所多玛城中的人任意而为(《创》19:5-8)。无论这些所多玛人的理由是什么,经文明说他们要做的是一件 “恶事”(《创》19:7)。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并不是所多玛人所做的唯一的恶事,但却証实了神在天上所听到的是真的(《创》18:21),引致他们的 毁灭。也就是说,这件事表示所多玛人确实犯了该毁灭的罪。有人强辩说,这段经文的记载是神话,所以不算。其实,即使真的是神话,还是要算。若可以不算,圣 经又何必记载? 那么,圣经有没有明文讲同性恋的事呢?《利未记》和保罗书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记》,有两段经文禁止同性恋。18章22节说:“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20章13节又说:“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第一段经文,18章22节的内容相当直接而明显,不必我们多费笔墨。《利未记》20章的主题,是谈到神的子民必需弃绝迦南地原住民的一些风俗习惯 (20:23),前半禁止的是原住民的宗教行动(例如将子女烧死献给鬼神),下半则是一些性行为,除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以外,同样遭禁止的还有通奸、乱 伦、兽交等。换言之,这段经文认为同性恋与通奸、乱伦、兽交等是同类的行为,应当禁止。 在新约圣经中,保罗也提到同性恋的事。在《哥林多 前书》6:9-10说:“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 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这里“作娈童的”和“亲男色的”指的都是同性恋的行为,前者扮演女性的角色,后者扮演男性的角色。在这里,保罗 将这种行为与其他道德上的罪同列。有人更指出,“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偷窃的、贪婪的”都是十诫所明文禁止的,而保罗是将同性恋的行为放在这些罪 中间。当然,更重要的是保罗说犯这些罪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 在《提摩太前书》1章10节,保罗再次提到“亲男色的”的罪,他同样是将它与 其他的罪放在一起,也明说这种罪是末世背叛神的事。不过,《哥林多前书》6章这段经文对现代的争论还有一个重要性,因为保罗在第12节以后就谈到自由的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