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

本文原刊于《举目》63期 郭易君/陸百加        “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歌》7:12)        上帝揀選了我們這群學生,那時候我們稚氣未脫。我們在清晨的第一縷日光之下,抱著吉他,在昆玉河邊靈修、唱歌。我們在搖曳的燭光下,在蚊子翩翩起舞的地下室,用基督的話語彼此鼓勵,去戰勝生命的軟弱。我們一起吃喝快樂,一起在校園裡不停地招呼同學:跟我們去教會吧!         後來,我們這群孩子長大了,畢業了。如今我們在各自呼召的禾場上為主奮勇收割。這不是詩,這是實實在在的生活;這也是詩,是世上最美的詩歌。  一、傳道吧,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        傳福音就是傳使人得救的好消息。這是基督的命令。        我本身不是一個喜歡傳福音的人,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上帝激動我的心,讓我不停地和別人分享福音。從2006年的個人傳福音,到2007年帶領高校傳福音禱告會,到2009-2011年的一對一傳福音和門徒訓練,我真的體會到《羅馬書》1:16的話:“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聖靈親自給福音做見證,證明這福音是真的。2007年一年,我們去了北京23所高校,禱告和傳福音。在石油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帶家屬區一個70多歲的老奶奶做決志禱告。她做完禱告,第一句話是:“怎麼沒有人早點告訴我啊?我這一輩子都白活了!”老奶奶的這句話,影響了我很多年。         去中央民族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帶了2個人信主,看顧了3個找不到教會的小羊;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傳福音的時候,碰到一個正準備自殺的男生。後來他放棄自殺,歸信耶穌。         在北京航空航太大學禱告、傳福音的時候,颳著特別大的北風,凍得人直發抖。我們發了近500份福音單頁,一對一地傳福音給十幾個人;在人民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幾個在針葉松下邊禱告,熱得要命,明光弟兄差點昏倒。        在城市學院傳福音的時候,我們被保安帶到保衛處審問;在中央黨校傳福音的時候,被一個老師罵得狗血淋頭;在清華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不只一次被人說腦子有毛病;在地質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遇見了基督教三自會的一個副主席,與其進行了1個多小時的激烈辯論。         在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傳福音禱告會上,我們提名禱告的人,後來幾乎都信了主;在北京大學傳福音的時候,我們帶了6個人加入教會,其中兩個人後來成了我們最重要的同工;在北京林業大學,我們帶了一對戀人決志信主。後來他們成了我們的同工,現回到老家服事;在礦業大學接待我們、一起傳福音的弟兄姊妹,如今都成了教會的中堅力量。        還有很多的見證,不能一一訴說。        傳福音,才會看到上帝的榮耀;不傳福音,榮耀就要離開教會。        教會傳福音,就會增長;不傳福音,就會停滯,最後像死水一潭。        教會傳福音,就會見到神蹟和聖靈的能力;不傳福音,信仰很容易變成宗教教條。        教會傳福音,才會保持活力和血液的更新;教會不傳福音,就會在人際關係中內耗。        教會傳福音,能夠堅固信心;不傳福音,不會明白基督的福音真的可以救人性命。 […]

No Picture
成長篇

芳草滿校園

陸百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一          我於2000年接受了主耶穌,那時我17歲,讀高一。         高中時我長期失眠,幾次想退學。老師們都鼓勵我好好學習,爭取考上大學本科。結果,我高考考了全年級文科第一名。老師們都很驚奇,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我卻深深知道原因。         我在高中時一直和神較勁兒,不願順從祂的帶領。高考前我連續三天失眠,吃三片“安定”都沒有用。在第三天的深夜,我痛苦極了,終於俯伏在神的面前痛哭起來。 我向祂禱告,向祂承認自己的軟弱和無能。我說就算是豬和狗都能隨意睡覺,我徒有滿腔的驕傲,以為一切都在自己掌管中,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終於對神 說:“我願意順服你,我願意放下自己的驕傲,我願意改變。我把自己完全交在你的手中,你看著辦吧!”做完這個禱告,我竟然立刻就沉睡了。 第二天上考場,我絲毫不覺得睏倦,反而像得到了新生,內心充滿喜悅和安寧。能否考上大學,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耶穌在我的身邊,祂會陪我進考場,更會陪我走完一生的路途。         接下來每場考試前,我都默默的禱告,不是求祂讓我考好,而是求祂帶領我,使我走在祂為我預備的路上,求祂永遠不離開我。         考試結束後,我已經做好了補習一年的準備,不管結局怎樣,有耶穌在我身旁,我一點都不害怕。         成績出來了,高得驚人。我的心立刻充滿敬畏。我知道這是主做的。我跪在地板上,向祂獻上感恩。 二 2002年9月,我進入北京的一所著名高校。         然而入校後,我卻很沮喪。我生性自由散漫,對政治之類的東西有天生的抵觸情緒。但是這所學校政治氛圍濃厚,周圍的人幾乎全部是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而且,我的身邊沒有一個基督徒。媽媽對我千叮嚀萬囑咐:“在學校中可千萬別再提主的事兒了,抓緊入黨吧!”         我覺得壓抑,就在神面前哭泣禱告:“你為什麼把我帶到這樣一個地方來?我身邊一個基督徒也沒有,我該怎麼辦?“         忽然一句話進到我的心中:“我把你放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光作鹽。”         我說:“主啊,我只是個邊遠地區來的、土裡土氣的小姑娘,入學成績全班倒數(所有同學的高考成績都很高),誰會聽我呢?”          主對我說:“放心,我與你同在。”           四年來,這句話給了我力量和勇氣。         我們新生上一門課,叫“大學生發展輔導”。老師說:“我們來做一個遊戲,先報名再說遊戲規則。”我和一個男生報了名。老師說:“你站在講台上,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於是就開始了計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