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離婚

不再孤獨——戒掉色情癮(麻雀)2016.10.13

pic-1-by-unsplash-leaf-1082118_1280

麻雀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6.10.13

 

我是麻雀,我的丈夫勇誠,雖然只有40出頭,對色情上癮已經有28年了……

 

 一、懼怕——色情崩潰了家庭 

 

pic-2-by-geralt-woman-73403_1280

 

麻雀(妻子)

“你在看什麼?”我瞄了一眼丈夫他的筆記本電腦——螢幕上顯示著一個女人的身體。

一年前,我丈夫向我坦白,婚後10年來他一直在看色情網。因此,他很少和我有性生活。我覺得受了欺騙,但還是饒恕了他。我們倆更重述了結婚誓言。然而我萬萬沒有想到,在這之後,他仍未停止看色情網!

我查看他的電腦記錄,一頁又一頁的網頁,顯露出他看色情網的歷史。周圍所有的雜音,彷彿都消失了,血直沖向頭顱,我憤怒了!

然而丈夫根本不把這當一回事。他沒有感到恥辱,更沒有絲毫悔意。我整個人癱軟下來。我可以看到,他被一個黑洞吸了進去。

我想說服他不看色情網,但他不為所動。我救不了他。我沒有力量可以幫他,讓他看見身上的罪。我的世界崩潰了,我想到離婚。

 

勇誠(丈夫)

妻子告訴我,如果我不改變,她會離開我。我震驚!但我不想失去妻子。

 

二、上帝是我的依靠——最後的希望

 

pic-3-by-agnes-dsc_0309-r30

 

麻雀(妻子)

我打電話給婆婆,把事情告訴了她。她原本不想干涉,但最後還是同意和勇誠談談。

他們談了,但沒什麼效果。

我又打電話給丈夫的心理醫生。醫生說,如果我丈夫真的不聽勸告,到一定時候,我得離開他。

我差一點就要放棄我們的婚姻了。

有一天,我在後院,看著天空,想到了上帝的信實。我記起《馬太福音》18章15-17節: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他若聽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若是不聽他們,就告訴教會;若是不聽教會,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

我要尋求教會的幫助,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我和丈夫一起去找了牧師。

 

勇誠(丈夫)

我不想離婚。所以在妻子的催促下,這天早上9點,我們到了教會,會見米牧師,一位60多歲的瘦高男子。他注視著我的眼睛:

“你需要非常努力,重建妻子對你的信任。如果你能回頭,那就是奇蹟。”他繼續說:“現在我要求你為真理每天禱告3次。”

只是,我一直生活在謊言中,已經分辨不清什麼是真理……

他又鼓勵我參加每週二的兄弟禱告會。他給我列出行動計劃,讓我不是孤軍奮戰,使我內心充滿了希望。

 

 三、上帝是我的力量——週二兄弟禱告會 

 

pic-4-by-agnes-dsc_0306-r30

 

勇誠(丈夫)

這個禱告會的歷史非常悠長,從二次大戰後就開始了。一批年長、忠心的兄弟,在每週二早上聚會,連聖誕節都未中止。

每週二早上,鬧鐘5點半把我叫醒。6點半,我已經到達禱告會。這麼早起,我很不習慣,但還是堅持下來了。先是講員講述,然後大家為不同的事項禱告。

和這些弟兄在一起,我感到很安全,所以第一次去禱告會,我就打開了心扉:“我有色情癮……”

他們圍成一圈,讓我坐在中心,為我按手禱告。他們禱告上帝保護我,堅固我,使我遠離誘惑,使我聖潔。他們非常真誠,沒有任何的指責或驚訝,使我覺得完全被接納。在這之前,除了我妻子,我沒有任何有意義的人際關係。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到,有人真正關愛我。

他們還邀請我在教會附近的餐廳一起吃早餐。我們一起喝咖啡,吃華夫餅,交談。之後,我9點抵達辦公室,正好上班。

通過禱告會,我漸漸接近了上帝。我每天在清晨、午餐和晚上禱告,一天3次。我不願生活在以前的黑暗中。

 

麻雀(妻子)

每次丈夫從禱告會回來,總是精神煥發。聖靈如微風在他裡面充滿。他看起來滿懷希望。我真是太高興了,鼓勵他堅持去禱告會。

 

四、孤獨者回家——面對每個男人的戰役

 

pic-5-by-dzackculver-jeep-1475769_1280

 

勇誠(丈夫)

米牧師要我和一名男子——60多歲的大學教授查理見面。他曾經陷在同樣的困境中。

我一到他家,他就邀請我到後院和他交談。他妻子也曾表示要離開他。因此,他很感激,這些年來她最終還是選擇一直留在他身邊。

他說,他嘗試過各種治療方式來對付色情癮,最後,只有以基督信仰為核心的EMB(Every Man’s Battle,即“每個男人的戰役”。http://newlife.com/emb/。編註)聚會,幫助了他。

我打電話到EMB組織,他們建議我參加10月在我家附近,美國西岸加州聖荷西(San Jose)的聚會。不過,我妻子得知,較早的7月,在美國東岸的首府華盛頓特區,也有EMB聚會,就勸我不要等了。

那時是6月,我立刻註冊,買了飛機票,準備參加7月的會議。現在看來,那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EMB在我下榻的酒店,安排了一個室友。在週五到週日3天的會議期間,我們可以互相監督,不碰色情的東西。

與會者大約有100多位男子,從20歲到70幾歲都有。演講和小組輔導交替。

主講人為我們講述成癮和復甦。他本人也曾有色情癮,和習慣性出軌。他康復後成為心理醫師。所有會議組織者和小組組長,以前也都和我們一樣,但後來都康復了。

聽到他們真實的故事,我們內心升起了希望。

在小組討論中,我們學著表達感情,學著探討過去的痛苦經歷。這是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我們大多數人習於獨來獨往,和外界隔絕。我們一直使用色情癮來痲痹心靈最深的傷害,避免面對痛苦。

現在,我們開始面對這些傷痛。

我記得其中有一個練習,就是寫下希望從父母那裡聽到的話,諸如“我愛你”、“我原諒你了”。然後,由配對的夥伴,讀出來。

很多愛的話語,是我們第一次聽到,深深打動了我們——有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子,一剎那倒在地上,像小男孩一樣開始抽泣。他的肩膀不停地顫抖。他再也壓抑不住,盡情痛哭。

聚會的最後一天,我們寫下自己的罪。然後,我們一個接一個,走到一塊大板子的面前,把字條固定在板上。最後,我們用紅漆塗蓋了字條。

當我舉起杯子,把紅漆倒在我的字條上,我感覺到了“饒恕”,因為耶穌的血覆蓋了我的罪。我煥然一新。那是一種真實的釋放──我可以重新開始了!因為,“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1:9)
五、你不撇下我——適時的憂鬱治療 

 

pic-6-by-agnes-dsc01580-r30

 

勇誠(丈夫)

我曾因重度憂鬱症,住進精神病院。

出院後,在一個精神科醫生處,我繼續接受治療,但他開的藥僅能阻止我的自殺傾向。除此外,生活中任何一丁點壓力,都可能讓我反應接近崩潰的暴怒。即使醫生為我的藥加劑量,都沒法使我的病情穩定下來。

這段時間,我妻子在網上另外找了一個精神科醫生,服了新藥後,我感到明顯不同,好像一直生活在烏雲下,忽然陽光突破雲層照了進來。我生活的顏色從灰色變得七彩。

平生第一次,我真正感到喜悅!我喜歡和妻子在一起,不再視女兒為沉重的負擔了,享受上帝給我的祝福。

每天服藥後使我的病情逐漸穩定,漸漸從深淵裡爬了出來,能更好地接受心理治療。我也可以著手解決更大的問題──我的幻想癮。色情癮只是其中的一種。
 六、上帝總不丟棄我——把焦點放回主屏 

 

pic-7-by-agnes-dsc_0574-r30

 

麻雀(妻子)

丈夫從聚會回來後,像換了一個人。他不再看色情網了!我很驚喜,但也擔心,不知這能維續多久。如何保證他將來不再重陷色情癮呢?我通過教會,為他找了一位主治性癮的心理醫生,賽醫師。

 

勇誠(丈夫)

心理醫師雖然幫我渡過了憂鬱期,卻不能幫我擺脫色情癮。我妻子通過教會,找到了主治性癮的賽醫師,催我去見他。

賽醫師首先教我切斷在家裡的上網途徑。接著,他教給我“雙屏”法。

他在紙上畫了兩個螢幕,一個正對著我,一個在一側:“看,你在做的正經事,都在這個主螢幕上,而誘惑在這個敞開的側螢幕上。”

他說,我需要意識到這個側螢幕,知道那裡有不正當的想法,然後把注意力收回到主螢幕上。他笑著對我說:“你無法阻止瘋狂的想法,但是,你可以學會如何對付。”

一天在大街上,一個漂亮的婦女從我身邊走過。我立刻就興奮起來,產生了各樣的幻想。我當即意識到,側屏被點燃了。於是我努力把焦點放回主屏的正經事上。我學會了拒絕在不當的想法上逗留。經過不斷的操練,我逐漸養成了習慣。

有了這種方法後,我不再為老病重犯而過分焦慮。我卸下了心中的重擔,也快樂地感到自己正走向聖潔。

 

 七、站立在磐石上——歡慶更新事工 

 

pic-8-by-agnes-dsc02330-r30

 

勇誠(丈夫)

週二兄弟禱告會支持和鼓勵了我,但我還需要與我有類似經歷的人相伴。在每週二教會舉辦的CRCelebrate Recovery,歡慶更新事工。http://www.celebraterecovery.com/。編註)聚會裡,我終於找到了一群可以相憐相惜的人。

這些人來自社會的不同角落,不同年齡,有和我一樣有色情癮的,也有毒癮的、酒精癮的、食物癮的……我們都經歷了掙扎,能感到對方的痛苦,能監督彼此的行為。

我們每次開會前,會一起吃晚飯。晚飯後,我們一起唱讚美詩。這些讚美詩是經過精心挑選的,歌詞說出了我們心中的掙扎,和對醫治的希望。我第一次感到唱詩的快樂。

之後,我們或聽見證,或上治癒的課程。

有一位講員,講出他小時後經常受他父親的侵害,我聽後真是心有戚戚。也有一位姐妹,說她每天還在爭戰。有時癮一上來,強烈的感受衝擊她,她會受不了,坐在沙發上哭泣。她的見證很真實。我何嘗不是每天在爭戰!

小組討論是大家親近的時候。

“嗨,我叫……我是基督徒,我的問題是……”我們用椅子圍成一圈,介紹自己。接下來每人有3到5分鐘的時間,和大家分享近況。

小組的準則是,所談之事嚴格保密,只談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不說粗話。這使我覺得很安全。通過這樣的分享,我們走進了對方的生活,彼此的關係更緊密了。

最後一檔是甜點。我經常帶甜點。當有人為戒癮週年慶祝時,我還自告奮勇帶蛋糕來。我還是小組的組長,積極參加了“12步驟12 stepshttp://www.celebraterecovery.com/index.php/about-us/twelve-steps。編註)的學習。在不斷的聚會和溝通中,我成了CR家庭的一員,交上了朋友。

 

麻雀(妻子)

為了參與CR,我丈夫通常每週二晚上5點半離家,9點半才回來。有時候,我真希望他能留在家裡。由於我丈夫說,這是對我們婚姻的承諾,所以我還是繼續鼓勵他去。

 

 八、忘記背後——從認罪開始 

 

pic-9-by-agnes-dsc_0475-r30

麻雀(妻子)

老實說,即使丈夫開始康復了,我仍然覺得受到很大的打擊和傷害。我感到他背叛了我們的婚姻,也覺得他無論做什麼都不夠。

在一次崇拜之後,我們倆都走到講臺前認罪,再次向基督委身。認罪並不容易,因為在我的腦海裡,是他虧欠了我。然而聖靈譴責我,我知道我必須認罪。

我禱告,讓上帝顯露出我的罪。我把這些罪寫了下來,每天為此禱告。不過,這並不表示,丈夫的色情癮是我的過錯──他需要處理他自己的罪。

過去,每當希望似乎遙不可及的時候,我都緊緊抓住上帝的信實。有時候,我甚至沒有力量禱告,但聖靈用說不出的歎息為我代禱。

我打電話給父母,他們從來沒有指責我丈夫。相反,他們讓我看到他好的一面,讓我饒恕他,並為我們代禱。我也經常和一位導師通話。她堅定地支持我、安慰我,並時常用屬靈的智慧來引導我。

因為有傷痛,真正饒恕丈夫並不容易。然而隨著他的慢慢改變,饒恕他漸漸變得容易。

兩年過去了,他已經判若兩人。他不再時不時地暴怒,而是充滿愛和溫柔。他不再對我們的性生活敬而遠之,而是張開雙臂擁抱。我們經常手牽著手,出去散步。我們在平和的氣氛裡討論婚姻和育兒問題。

我們每天禱告,一起遠離誘惑,保持聖潔。

有人問我,如果我丈夫回到色情癮中,我會怎麼樣?我的回答是:如果這場戰役再度降臨,我會和他並肩戰鬥。

pic-9-maxstraeten

 

勇誠(丈夫)

當我從“每個男人的戰役”回來後,決心要在基督裡開始新的生活。我對藥物和心理治療的反應也很好。

每天,我很小心地避開誘惑,也為此事恒久禱告。我學會處理怒氣,情緒也變得越來越穩定。在“歡慶更新事工”裡,我很努力地學習和操練裡面的課程,漸漸遠離色情癮。

時光荏苒,我戒色情癮已經兩年了,每一天都是一場戰役,也是一個慶典。

有時誘惑好像就在門外敲門,難以抵禦。我用我所學到的方法和迫切的禱告來戰勝它。我和妻子也每天為我們的聖潔禱告。她非常堅定地支持著我。

我和妻子組成了一個以上帝為中心的團隊。這個團隊不僅僅有我們,也有很多兄弟,有牧師、禱告會、“每個男人的戰役”、精神科醫師、心理醫師,和“歡慶更新事工”。

我母親也特意到我家,告訴我要認真處理我的色情癮。我不再孤軍作戰!

我以前是名義上的基督徒。現在,我真正經歷了上帝。上帝用這個經歷堅固我,給我新的生命。我牢牢記得: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一》4:18)

 

 

作者在美獲MBA學位。先生勇誠自美常春藤高校獲電子工程博士後,現為資深電腦軟體架構師(Software Architect)。

2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阿中的髒衣服(吳蔓玲)2016.05.02

文/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5.02

圖1-20160314051511730

種種猜測

Selina(編註)與老公阿中兩人,過去在螢光幕前總給人濃情蜜意的感覺。他曾在演唱會中高喊老婆求婚;她遭火吻,身上百分之54燒傷,在他的堅持相伴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曾是媒體的甜蜜焦點。

但最近閃電宣佈離婚。兩方彬彬有禮,好聚好散,都把離婚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卻仍抵不過外界的種種猜測。

有媒體舉行座談會藉此深入探討婚姻相處的議題(註1);也有媒體挖出去年Selina和Ella參加《康熙來了》,接受專訪談論婚姻甘苦談時,Selina就曾透露夫妻間生活習慣的差異。

她說,阿中習慣把髒衣服丟到陽台的洗衣籃,有時沒丟好,衣服掉到地上,也不去撿,Selina只好見狀收拾。事後她雖已向阿中提過,但阿中偶爾仍會將衣服掉在地上,讓她感覺不受重視,不禁自嘲“有一點像你的傭人”(註2)。

這會是他們離婚的肇因之一嗎?可能嗎?

圖2-by Unsplash-kitchen-691247_1280

網上回應

網路有位仁兄貼文,說因自己常亂放髒杯子,老婆說他,他不聽,老婆最後把他離了。這貼文引起許多網民的回應。不少人同情他,說他老婆鐵定有潔癖;也有人說,太誇張,一定還有其他原因。

還有一位人妻留言,說自己老公衣服亂丟,東西亂放,她甘之如飴,為他收拾,因為她總是想著老公的品格和各樣的優點,而她的分享也引起不少回應,有人好羨慕她有福的老公(註3)。

這位女士常看丈夫的優點,並跳出自憐的漩渦,是值得學習的。

話說回來,這位貼文的仁兄並非要指責自己的下堂妻,而是分享他的領悟,就是從前妻的角度看,他終於明白自己在生活小事上屢勸不聽,讓太太覺得像女傭,不受尊重;儘管他並沒這個意思,但他的行為讓妻子感覺如此。

從文中可以感覺得到,他悔不當初,要是因著愛,把髒杯子放在洗碗機裡(不過是舉手之勞),讓前妻覺得受尊重,婚姻也不會有這樣的下場。

圖3-by Mariamichelle-italy-1041657_1280

為愛而做

我想起一對結婚40年的退休夫妻,太太很愛整齊清潔,家裡窗明几淨,地毯用了二、三十年,還像新的。她也很好客,每週開放姐妹聚會已有十多年,並且新近每週增加開放家,給弟兄姊妹聚會。

他有次私底下說,有一回大雪天,他回家,鞋底沾了不少泥濘,他想也沒想,鞋子就隨便脫。突然聽見聖靈那微小的聲音提醒他老婆喜歡他把鞋收好。他想了想,放下自己的老我,把鞋放好。就為了太太喜歡,他就做。

我們姐妹在他家已經聚會十多年,最近我才知道,為了讓老婆歡喜,每回聚會前都是由他清掃廁所,有時候,清晨5點就要起床清廁所。

跳出自我中心,為了愛去拾起他的衣服和臭襪子,把髒杯子放入洗碗機,又何妨呢?為了給她受尊重感而拾起洗衣籃外的衣服,不把鞋子亂放,又何妨呢?只要他/她喜歡;因著愛,我願意。

編註:Selina本名任家萱,演藝人員,是台灣女團S.H.E.的成員之一。2011年在與張承中愛情長跑4年後結婚,2016年4月27日雙方簽字離婚。阿中說原因是“我們沒能組成一個真正的家,建立屬於我們共同的圈子,感覺上將來也不會,這就是原因。”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428003475-260404

註:

1.https://www.anntw.com/articles/20160314-0fYQ

2.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entertainment/20160305/809271/applesearch/【有片】Selina曾自曝婚後像傭人,愛犬成兩人的心結。

3.http://www.huffingtonpost.com/matthew-fray/she-divorced-me-i-left-dishes-by-the-sink_b_9055288.html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基督徒離婚與教會因應之道

顏上琉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xpic2816        “離婚”在近年來的西方社會,已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就連基督徒的離婚率,也逐漸在攀升中。隨著社會對離婚越來越“包容”,當事者從過去比較“低調”的態度,轉為“昂首”地面對。

        對於這樣越來越開放的風氣,基督徒有不同的立場。有些人堅持,基督徒應嚴守聖經教導,不離婚,教會也可不讓離過婚的信徒參與重要服事,以免絆倒其他人。有些 人則主張,以恩典的角度來看待離婚一事,接納離過婚的基督徒,讓其享有與一般信徒相同的權利。還有人認為,要看離婚者當初離婚的原因為何……

        筆者全職事奉20多年,發現想離婚的夫妻,各有不同的故事,有些令人非常憤慨,有些讓人感到極為不捨。

        歸納放棄婚姻的原因,通常以配偶外遇事件居多,其次是夫妻間有過多的積怨沒有解決;長時間得不到配偶尊重,付出的心血不被珍惜;配偶假冒偽善,在教會像天 使,在家裡像魔鬼;夫妻在靈性、個性、價值觀、處事方法、文化方面差異太大;溝通困難;財務問題;夫妻角色無法協調;性生活不能配合;姻親介入過多;配偶 對家庭沒有責任感;夫妻一方有惡習,或人格、精神方面異常,有暴力傾向等。

        基督徒可以離婚嗎?當夫妻雙方或某一方,感到在婚姻中精神受虐、身體受苦、靈性受磨,且已到達不能忍受的地步時,難道還不能離婚嗎?夫妻關係有名無實,兩人形同陌路,或配偶已有外遇,這種情形會比離婚好嗎?

聖經怎麼說?

        基督徒的婚姻與非信徒的婚姻有何不同?為何不能像世人一般“瀟灑”,合則聚,不合則離?或是隨性來個包二奶、一夜情?為何還如此守舊古板?

        基督徒與世人的確有別,因為基督徒是神從世界呼召出來的人,是屬神的子民,行事為人不僅受國家法律的約束,更以神所吩咐的為依據。因此,討論基督徒的婚姻,就必須回到聖經,去看神起初設立婚姻的目的。

       耶穌曾引用《創世記》1:27、2:24,說明神對婚姻的心意(《太》19:4-5),以回應法利賽人的詰難。耶穌指出,婚姻使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體 了。“一體”除了有合一的意思之外,也有“同負一軛”之意。耶穌強調“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可》10:6-9;《太》19:4-6),婚姻乃是神 聖的,一生的。

        耶穌認為,摩西之所以容許以色列人休妻,是因為以色列人心硬(《太》19:7-9)。“心硬”是指人不顧神的吩咐,也包括 對配偶的無情與狠心。摩西是為了保障當時被離棄妻子的權利,而作出權宜之計──在猶太人的文化裡面,只有丈夫可以休掉妻子。“休書”是當時公認的一種合法 文件,若被休的妻子沒有拿到休書,則不能再嫁,她的生活可能因此產生困難。摩西准許以色列人給休書,是出於不得已的,因為有些人已“心硬”,就算摩西不同 意,也會執意休妻。

        舊約時代有過大規模的離婚行動,發生在以色列人被擄歸回的時候。文士以斯拉帶領以色列人,為娶外邦女子而向神認罪,並以離婚來保持信仰和種族的聖潔、純正(《拉》10章)。

         新約中,使徒保羅也教導信徒,不要和非信徒結婚(《林後》6:14-17)。但若信徒已有未信主的配偶,也不可離棄;若未信主的配偶非要離去不可,則讓對方離去;信主的基督徒應努力活出美好的見證,來影響未信主的配偶(《林前》7:12-17)。

離婚前十問

        基督徒也會軟弱與失敗,會有無情與卑劣的時候,甚至做出基督徒不該做的事。當夫妻一方硬著心,任憑自己的情慾作主,不願順從聖靈,必使得配偶受盡苦楚。若這位長期受苦的配偶因自身的限度而承受不住時,很可能就會“選擇離婚”,也有可能“被離婚”。

        不管是什麼原因,當離婚可能發生時,夫妻雙方都當放慢腳步,至少問自己以下10個問題:

        1. 自己對此局面,是否也有責任?

        2. 自己是否也有自義的傾向,認為一切問題都出在對方身上?

        3. 是否認為自己是唯一的犧牲者,完全忘記或否定對方長年的付出?

        4. 自己心中是否充滿了恨,並拒絕接觸溝通?

         5. 自己是否心硬,完全不再給對方機會?

         6. 在這過程中,自己是否已盡力運用各樣資源(教會、醫院、戒毒所、戒酒中心、社會福利機構等),想盡各種辦法改善、挽回?

        7. 有否尋求專業婚姻輔導,或有經驗的牧者協助?

        8. 自己是否已履行婚姻誓約的內容,“無論貧賤富貴,健康疾病……都要愛對方,與他廝守一生”?

         9. 是否在這件事上敬畏主,讓主作主?

         10. 若自己有錯,是否已真心悔改,不再繼續犯錯,對神、對配偶良心無虧?

        當想離婚的雙方經過一段時間的冷靜,願意謙卑的逐一反省以上這些問題,說不定還會出現不一樣的想法和決定。

終生盟約式

       有基督徒婚姻學者認為,有一些特殊狀況,雖與犯姦淫無關,但仍應接納受苦的當事人離婚,如:家庭暴力,性虐待,配偶有同性戀行為,遭惡意遺棄,對方罹患足以 危害家人安全的精神疾病等。但離婚之後,不應再嫁或娶,否則就是犯姦淫。這是根據耶穌所說:“我告訴你們,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為淫亂的緣故,就是犯姦淫 了。有人娶那被休的婦人,也是犯姦淫了 ”(《太》19:9)。

        不論如何,神對於他子民的婚姻生活,自始至終都不曾降低過標準。根據聖經的記載,神的確是厭惡人離婚和以暴力對待配偶(《瑪》2:16),他希望人能藉婚姻享福,互相幫助,一夫一妻,得敬虔的後裔,相依相偎到白頭。

       然而自從人類犯罪之後,人與神、人與他人之間,出現了難以跨越的鴻溝。“離”成為人的本能,“合”才是真難。世界上再沒有完美的婚姻,夫妻之間的愛成了有條 件的,“利”也成了維持婚姻關係的重要因素。夫妻之間出現不信任、抱怨勞苦、操控對方、推卸責任、耍詭詐、用暴力等問題。

        基督徒婚姻的特 別之處,乃是有神作證婚人。基督徒的婚姻是盟約的,是終生的,是神聖的,也象徵基督與教會的關係。夫妻唯有敬畏基督,讓他在婚姻中居首位,讓耶穌成為夫妻 間的橋樑,天天支取神的愛,倚靠主的赦罪恩典,並順服聖靈的引導,遵行神的話,兩人才可能有捨己的愛以及彼此的順服,有認罪和寬恕的力量。如此,夫妻才可 能長久真正的“合”。

       什麼時候基督徒夫妻與神的關係有了阻塞,他們彼此的關係也會出現困難,身、心想“分離”的情形就會產生。而夫妻關係有障礙時,也會影響與神的關係,使禱告受阻,所獻上的不被悅納(《彼前》3:7;《瑪》2:13)。可見,“與神的關係”對基督徒的婚姻影響重大。

教會因應之道

       聖經《提摩太後書》3:1-3說:“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性情兇 暴、不愛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段經文所描述的人,也包括基督徒,因此,未來不論是社會或教會的離婚率,恐怕只會越來越高。

        教會面對日益嚴重的婚姻問題,應多方將合乎聖經的婚姻觀教導信徒,並提供婚前教育與婚姻輔導,鼓勵信徒閱讀基督徒婚姻成長書籍,建立夫妻團契或小組,彼此扶持,減少落入試探或有難處時求助無門的困境。

       當有基督徒在教會中分享自己的婚姻內幕時,聽到的人應學習保密,不要在當事人未同意之下,使之成為大家“關心代禱”的對象,更不要以專家的姿態介入(除非受 過婚姻輔導訓練),或三天兩頭提供自己的經驗,給予“診斷”和“處方”,讓當事人不勝其煩。筆者認為,弟兄姊妹面對想離婚的夫妻,不論勸合或勸離,恐怕都 不恰當,他們需要的不是建議,而是被了解。畢竟,要面對未來生活的,是當事者本身,只有他們才有資格作決定。

       教會牧者因忙於講道、聚會和 例行的會議等,對於問題嚴重的夫妻,多採取教導勸戒的方式,但通常幫助不大;有時牧者因心力不足而轉介專業婚姻輔導,這雖然也是處理此問題的好方法,但一 般來說,專業輔導的收費並不便宜,且需要花較長的時間,除非當事人還想與配偶復合,否則動力不大。

        教會對此棘手問題,除了消極的善後之 外,應更加積極地做好預防工作,栽培靈性和婚姻生活方面較成熟的夫妻,外送神學院進修或請專家前來教會內訓練,使他們在婚姻輔導方面具備一定的能力,可以 在未來適時協助其他有需要的家庭,讓教會成為落實真理、家庭成為遵行神旨意的地方。當然,不可否認的,即使教會做好這方面的準備,總還是會有“心硬”的 人,因此,離婚的悲劇並不會停止發生。

        有人離婚後,可能選擇離開原來的教會──也許是不希望被過度關心,不想觸景傷情,或擔心在教會中不被接納,還有時候是索性將自己封閉起來,尋求平靜的生活,等待傷痛復原。

        這時,他們周邊的基督徒,應接納他們的反應,給他們時間和空間,不批評、論斷或輕視,更不可代替神定罪。應多為他們禱告。當他們願意敞開分享時,要用心傾聽,耐心陪伴,並引介合適的輔導,協助他們走出傷痛和罪疚感,重建生活。

        教會若能為這一小群弟兄姊妹成立適合他們的小組或團契,並由受過訓練的同工在其中負責帶領,讓願意的離婚者可以自由參加,如此對他們的靈性和生活成長會很有幫助。

        每 一對基督徒夫妻的婚姻狀況都不同,而每個基督徒身心靈能承受的壓力和痛苦的程度也不一樣,有些基督徒可以忍受的,另一些基督徒並不能接受。無論如何,神希 望他的兒女,能倚靠他的恩典來面對婚姻生活的種種難題。當人盡了自己的本分調整、改變,並尋求他人的幫助之後,仍然無法挽回,筆者認為,他或她至少可以擁 有無虧的良心,也不會有遺憾!

作者來自台灣,曾在《海外神學院》任教。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14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這算什麼基督徒?--我對〈陽光和小孩〉一文的回應

丁喬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u=4082999492,1381207557&fm=24&gp=0       看到《舉目》第8期12頁上林鹿所寫的〈陽 光和小孩〉一文,簡直不相信世上會有這樣的基督徒。這篇看來像小說的文章,描寫一個媽媽甘願將已是小基督徒的兒子,讓給已經再婚的不信主的前夫。當女法官兩次問她時,她竟表示願退讓兒子、房子和付孩子十年生活費,原因是:我是基督徒,我不願意爭鬧。

         作者的原意,可能想表達基督徒的容忍、和平、溫柔,但這種不顧孩子的信仰,不爭取應有的權利,算是一種美德嗎?這就是愛仇敵嗎?我很不以為然。

         也許這位姊妹有許多難言的苦衷,希望她能說明,否則太難令人接受了。

我為什麼退讓?

林 鹿

        謝謝編輯轉來讀者丁喬對拙文〈陽光與小孩〉一文的回應,她的回應給了我機會重溫七年前神在我生命中的超然作為,我為此獻上感恩。

        我想我當時退讓的因素很多:

        我不是馬上就退讓的,而是經過半年的掙扎、禱告、尋求神的旨意,預備自己和孩子的心之後,靠著神的加力和恩典,最後作出的清醒的、主動的選擇。神從不強加于人,我也不是被孩子的父親所逼迫。我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我對孩子的所有權觀念不同于一些母親。我知道孩子是屬于主的,無論是父親還是母親都是神所安排的管家。母親若把孩子當作自己的私有財產,有佔有慾,心思和理性都會被擾亂因而受苦受害。

        我尊重孩子的意願,去修改撫養權之前,在沒有給孩子任何壓力下,徵求過孩子的意願。看到孩子能夠安然地接受新格局、新變化,我很放心。孩子去父親那邊居住, 並不意味著我與孩子的關係會疏遠。我們交往的方式雖有變化,但我在他身邊或不在他身邊,我都會以全心陪伴孩子的成長,隨時發現孩子的需要而及時提供幫助。

        神在我和孩子的撫養權改變後,也給我們更多的交流機會。我希望兒子不被狹窄的母愛捆綁,我高興地看見他愛他的父親和繼母,他們之間有健康的關係。繼母對孩子的生活和學習照料得無可挑剔,我對孩子的父親和繼母的文化素質有正確的評估和信任。

        孩子從來不會覺得我這個媽媽不要他不愛他了,孩子在這種格局中,享受著雙份的愛。現在孩子已經快十五歲了,他的心理和身体都很健康。

        當孩子在那邊住的時候,我知道神對我將來的生活有特別的安排。神給我一種屬靈的眼光,讓我看見很多人在爭鬧鬥氣中,耗費了餘下的時間精力的不智慧。生命是短暫的,要珍惜我們可以服事神的有限的光陰,我開始預備自己服事主。

         如果不是主開我的眼睛,我不會看見母愛是有限的、是有條件的、自私的,一些母親動機是愛孩子,但若長期處于與另一方爭鬧的狀態,結果是害了孩子,也害了自 己。為了孩子的益處,我厭惡爭鬧。我知道在一定的時候,母子遲早會分開(大概上中學就住校了)那時,我會用新的方式表达對孩子的愛。

        在離婚的時候,神讓我看見了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會改變,我以感情為財富,這財富會消失,那麼物質的財富(房子、金錢)就更算不得什麼了。先失去了丈夫,然後失去了孩子,再失去房子。這個過程,若心中無神就是毀滅,是災難,若是靠著神,就是最大的祝福的起點。

        〈陽光與孩子〉本不是為發表的,在大陸也沒有機會發表。我曾覺得目前仍不是合適的發表的時間,因為孩子的父親還沒全部回家,我知道他會的,因為這些年的經歷只 有一個解釋,神在其中彰顯祂奇妙的恩典,賜我超然的力量去放棄自己,放下自己。我更經歷了神的同在,更認識了“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 念”,祂的心裡有藍圖,祂的時間不錯誤,一步步帶領我前途……

        我願繼續與丁喬(姐妹或弟兄)交流分享,願丁喬能在其中看見神的榮耀,我是沒有,祂是一切。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陽光和小孩

林鹿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u=1878422898,2225697439&fm=24&gp=0(一)

        月光下的荷塘,粉紅色的荷花已是夏日的記憶。雙雙飛舞追逐的紅蜻蜓不見了,翠鳥的歌聲亦止息。大青蛙曾從水塘中跳出,臥在那綠色的荷葉上,如今,荷葉的圓盤殘敗,已托不住一滴小小的水珠兒。

         荷塘邊那棵銀杏樹,入秋以來,每天總有些先枯黃的葉子隨風飄落,無人留意,也沒誰去數點,終於,那一刻來臨,那最後一片黃葉也掛不住了。

        此時,隨風飄落的,還有一片我的婚姻的黃葉。

        濤離開我的那個晚上,我心中只有一個問題:到底有沒有一種愛是永不改變的愛?

        唯有耶穌的愛,從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永不改變。我在淚水中,得到了回答。

(二)

        離婚後,我和七歲的兒子都都同住。

        都都有一晚臨睡前問我:“媽媽,我還是想你和爸爸在一起,我們還像以前那樣,有沒有這種可能?”

        我告訴都都:“沒有這種可能。以前爸爸媽媽有矛盾,現在沒有矛盾了。我們都愛你,永遠是你的爸爸媽媽,這樣不是也挺好嗎?”

        都都說:“我問爸爸到底喜歡媽媽還是喜歡楊阿姨,爸爸光是笑不回答。”

        我也一樣,笑而不答。

        都都又說:“應該更喜歡媽媽,楊阿姨畢竟只是朋友。”

        我在都都面前一直注意避免這方面的話題,我知道兒子以後會經常與楊阿姨見面,孩子心理會有壓力,當媽媽的要幫助孩子減壓。

        都都又問:“媽媽,你喜歡楊阿姨嗎?”我很為難,但終於說:“只要楊阿姨對你和爸爸好,媽媽就喜歡她。”

       “媽媽,你的心好大好大。”

        都都睡著了。我回味著兒子的話,又喜悅又羞愧。誰能擴大我的心呢?只有神。而若不靠著神的力量,我只是一個可憐的母親,與大多數遭此命運的女人一樣會自憐自卑,會嫉妒不平。我的軟弱我知道。我曾在擁擠的菜市場,突然間會不能抑制地哭泣;在濛濛細雨的黃昏路上,淚水和雨水混合,前面的路也迷失了;我避開朋友, 因為朋友的安慰只能使我更軟弱。

        都都大概忘了,有一天都都隨父親去公園,楊阿姨給都都買了一個魚氣球。那是個鮮艷的魚氣球,一面是玫瑰紅加藍色的魚紋,另一面像鏡子一樣的銀色。都都在其中看見自己,也讓我去照照自己。

        我當時的臉上沒有笑容,都都在客廳裡玩著魚氣球,我在廚房炒著菜。突然,一句話脫口而出:“小偷!”都都跑了過來,焦急地問:“媽媽,小偷在哪裡?”我沒想到兒子會聽見,趕快掩飾:“沒有小偷。”我怎能告訴兒子我是在罵那個女人,偷了大人的心,又來偷孩子的心。

        都都跑開了,繼續玩著他的魚氣球。一會,我聽見都都摔倒的聲音,原來是魚氣球的繩子脫手,升到屋頂上,孩子就踩凳子上桌子去搆而摔倒。我看見那個鮮艷的魚氣球,如看見魔鬼一樣,不是魚氣球本身,而是買魚氣球的女人。我勸都都把那個魚氣球從窗口放飛了,免得再出什麼亂子。都都沒有多想,看見魚氣球越飛越高,最後看不見了,還覺得好玩。

        我卻看見了自己的軟弱已到神經質的地步,如果一個魚氣球我都忍受不了,那將來長期的交往中,天天都要在地獄中受苦了。我只有呼求:“神啊,救我!”

(三)

       我的女朋友麗麗三年前離婚。她前來安慰我,還沒說話,先流淚。

       “我很好。”我告訴麗麗。

       “怎麼可能好?我離婚後,頭髮脫落得嚇人,人瘦得皮包骨,我去看了很長時間的心理醫生也沒用。而且,我的姐姐,離婚後不到半年就得了癌症,很快就死了。你呢,真是奇怪,那麼安靜,人也沒什麼變化,真是‘扳’都不‘扳’一下。”

        我看見到一條鮮活的鯉魚,在持刀人的手中,在案板上正拼命地“扳”著尾巴,“扳”就是掙扎的意思。

       “怎麼沒扳?只是你沒看見罷了。”

        我告訴麗麗,過去的十年婚姻好比一個深深的湖泊,剛離婚時,我每天都在裡邊釣各種魚上來折磨自己,過去的歡樂的魚讓我傷感,過去痛苦的魚讓我生氣,我自己就是一條大魚在掙扎著。

       “現在,上帝在湖邊立了一個木牌,上邊寫著‘不准釣魚’,所以,我不要再釣魚來折磨自己了。

       “上帝讓我饒恕別人也饒恕自己,不要去數算別人的過錯,因為神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

      “可我做不到,我忘不了過去的一切。”麗說。

       “那你就是允許過去的傷痛繼續傷害你,恩恩怨怨無窮盡。我們沒有必要在過去的陰影中過一輩子,是吧?”

       “我也想忘記。但不能。”麗說:

       “我也不能,但神能。我不靠自己有限的力量而是靠神的力量。告訴你,最徹底的辦法秘訣是:我死了!從前的那個我死了!過去的一切死了!”

       “怎麼可能死?”麗越發不明白。

       “你罵死人,死人不會生氣,你碰死人,死人也沒有反應。死了,就都好了。”

        麗感嘆道:“我和你是生活在兩個世界,你生活在有神的世界;我生活在無神的世界。”

        那天都都幾次把“麗阿姨”喊成“楊阿姨”,我不會在心中不舒服了。

u=2917821734,2920730748&fm=24&gp=0

 

 

 

 

 

(四)

        每到星期天上午,濤會接都都,我則去教會聚會。

        濤說:“沒想到,你現在躲到那裡去了。”

        我笑著說:“我現在是靠神活著。”

        都都在這種新格局中沒有受很大的負面影響,心態很健康,學習成績也好,一年級期末考了個雙百分。和楊阿姨的關係也很讓人放心,周圍的人都說這是奇蹟。

        有一天,都都告訴我:“我現在不喊‘楊阿姨’了,喊她‘媽媽’了。”因為濤與楊正式結婚了。

        我打趣說:“你多有福氣,又多個媽媽愛你。”

        都都說:“媽媽,爸爸找了一個喜歡的阿姨結婚,你也可以找一個喜歡的叔叔嘛。”我笑起來。

        每天都都放學後,我輔導孩子的作業,然後吃飯,飯後兩人會出去散步。散步回來,都都會畫一張畫。那段時間他在學人物素描,所以每天都是以我為模特兒,最多的畫面是“媽媽在讀書”。

        都都看見我每天都在讀那本書──聖經。

        有一天,都都對我說:“媽媽,請你讀聖經給我聽。”

        那以後,有一年的時間,每天晚上都都臨睡前,我會選一段聖經故事讀給兒子聽。讀到後來,要都都沒聽過的聖經故事還挺不容易了。起初,我沒特別在意,小孩子能聽懂嗎?但後來,我自己也驚訝孩子對神的話的領悟力,都都告訴我:“我的智慧是從神那兒來的。”

        孩子在兩邊要適應較為複雜的關係,在學校也有師生同學之間的交往,都都會在神的話的引導下很智慧地處理。之後好久,我才恍然大悟,是神在預備孩子的心,孩子也需要倚靠神。

        有一天,濤找到我,氣憤地說:“都都讓我吃驚,簡直成了個小基督徒。你自己當基督徒我管不著,但不要影響都都。讀聖經有什麼用?虛偽!我一想到兒子受你的影響,晚上連覺都睡不著。

      “我認為吃飯不掉飯粒在桌上,和把手洗乾淨更重要,謝什麼飯!等孩子十八歲,以後讓孩子自己選擇。

      “你不要帶孩子與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我已經快控制不住了,趕快說:“都都,跟媽媽走。”

        我騎上車,一直沒有說話,氣得流淚。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想起身後的都都,因為都都也哭了

       “我不願看見你和爸爸吵架,我知道你是對的,但不要生爸爸的氣好嗎?”

        那以後,濤正式對我說:“我要改都都的撫養權。”

        我說:“都都在我這兒很好,你們以後還可以再生一個。”

        濤說:“我要不惜一切代價奪回兒子。”我哭了。

        濤說:“你哭什麼?是不是為房子?”

        我沒有想到房子,只想著兒子。但濤的話提醒了我,因為離婚協議上有一條:“房子歸孩子的撫養者。”

        房子是離婚前已經買下的,離婚後由我和兒子使用。濤在外租房子,已經換了幾處,再婚後,仍然是住在別人的房子裡。房子在中國是很實際的問題。

        我能理解沒有房子的濤,為什麼要改撫養權了。

        濤進一步說:“如果都都是個女孩子就算了,但都都是男孩子,最好跟著父親一起生活。”

        我不願爭鬧,不願都都在壓力的夾擊下受苦,我只求上帝給我力量面對這新的問題。

        半年後,我與濤去法院修改了離婚協議中孩子的撫養權歸屬,重新分配了財產。因我很平靜,女法官問我兩遍,是否願意將孩子撫養權轉移給男方,及退出房子,並一次性交付男孩子十年的生活費──這意味著我人財兩空──?

        我說:“我願意。”

        法庭只有三個人,女法官在審判台,我坐在被告席,濤坐在原告席──我的對面,兩人之間這樣遙遠。我的安詳讓女法官困擾,女法官不知道,我的退讓只有一個原因:我是基督徒,我不願意爭鬧,我的生命不要在爭鬧中消耗。神給我力量和智慧承受這一切,神的愛太大了,能平衡這一切。

        都都開始和爸爸及另一個媽媽一起住,改成週末才與我見面了,都都和我都沒有難處。我知道,神的大手在托著孩子和我,在恩典中什麼都不難,什麼都順暢。

        去那邊住之前,那晚,都都只說了一句:“媽媽,我擔心我去爸爸那邊後可能會不相信上帝了。”

        我卻沒有這種擔心,因為我清楚,都都信不信上帝這件事,不在於我,也不在於他父親,只在於神。

        記得我有一天夜裡作了一個夢,自己要死了,臨死之前,我只有一個請求:“主啊,我把都都交給你看顧。”

(五)

        每年聖誕節前,我會給很多朋友寄賀卡,在幾十張賀卡中,有一張是給濤和楊的。上面寫著謝謝濤和楊照顧都都所花費的心血,然後寫上:“耶穌基督以永遠的愛愛你們。”

        平安夜那天晚上,我打電話給濤,聯繫接都都過聖誕節的事。濤接的電話:

       “我收到了你寄來的賀卡,我的辦公室的人都說你是不是有病?應該去看看心理醫生。虛偽,讓我反感,不只反感,簡直是厭惡!你不要接都都了,肯定你又會帶孩子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我也不想讓你影響孩子,越少接觸越好。”

        濤簡直是在電話裡喊叫,我驚訝自己在安靜地聽著這長時間傷害我的話時,心中那浩大而深邃的平安。真是平安夜特別的禮物。我感謝神給予我這化妝的祝福,好像讓我明白什麼是平安夜。平安超乎人的理性,濤的怒火不能點燃我,神的愛和平安將我四面保護起來。

        濤的氣發洩完了。我輕輕地說:“請相信我絕沒有惡意。”然後我繼續與濤商量第二天接都都的時間及方式。濤說:“好吧!”

        我能理解濤的不理解。因為我在經歷的,是個會飛的超然生命,這時常讓我自己也不理解。這愛的確是從天上來的,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會飛的愛,從天降臨的愛,不可理喻的愛。

這是福音!

        被罵了那麼久的我,交給守公用電話的小姐一元兩角錢的電話費時,微笑著說:“平安夜快樂!”怎麼能讓別人懂得自己心中這特別的平安夜的快樂呢?

(六)

        三年後,都都有個小弟弟出生了。

        都都對我說:“媽媽,爸爸他們又有了個兒子,是個喜事,你怎麼連個表示也沒有?”

        我說:“我怕我送你小弟弟禮物他們會生氣。”

        都都說:“送禮物怎麼會生氣?不會的。”


       “好,我們現在就去商場,你來幫媽媽選。”

        我和都都到了最近的一家食品商場,選了兩包進口的嬰兒奶粉。然後我們在十字路口等著濤。濤來了,我遞上禮物:“這是給都都小弟弟的滿月禮物。”

        濤沒有接過去,一臉的冷漠:“你留著自己喝吧!”

        我笑著指了指包裝上的“嬰兒”兩個字“這是我和都都剛剛去商場特意為小弟弟買的。”濤將奶粉接了過去,轉身離開前,我聽到濤聲音很低地說:“謝謝!”

        我很高興,因為禮物終於被接受了。

        回去的路上,我心快樂地在飛。我最高興的是看到這不是出於我自己的愛,而是神的愛。神愛我,神愛他們,神的愛是多麼廣闊。我高興,因為我感到神很高興。

        順著愛心生活的人是簡單的,連都都也說:“媽媽像個小孩子。”都都還說:“媽媽你什麼都沒有,但你有快樂。爸爸什麼都有,但爸爸不快樂!”

(七)

        秋天到了,銀杏樹葉一片金黃。

        一天,都都跑來,後面跟著是濤。很特別的是,濤手中抱著都都五個月的小弟弟。我心中驚喜,本以為看不見這小嬰兒的,我曾作了個夢,夢見小嬰兒,我在夢中說:“我喜歡你。”

        濤緊抱著嬰兒的模樣略有些緊張,雙手像是捧著一大束嬌嫩的怕碰傷的鮮花。

        我這麼近地看小嬰兒,小嬰兒躺在父親的懷中,睜著大眼睛,正看著天空。

         一個男人懷抱嬰兒的畫面,溫柔,和平,沒有陰影。

        我想抱一抱小嬰兒,但沒開口,怕被拒絕,又怕小嬰兒到了我手上會哭。就這樣安靜地看一看,用目光擁抱,用心環繞小嬰兒吧。再用手去握一握嬰兒的小手,去摸一摸他的小臉蛋兒。

        都都站在一邊,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他爸爸。

        那是如夢一般的午後時刻,那一刻短暫而永恆,無言又有不盡之言。神的光在中間,閃耀在嬰兒的臉上,在我的心中。有神,這一切不是夢。神的大愛懷抱著我們,天光同沐。

         後來,都都牽著我的手,邊走邊問:“弟弟是不是很可愛?”

        “嗯,很可愛。”

        “弟弟是不是很乖?”

        “是很乖。”

        在神的愛中,人可以重新開始。我們各自有了不同的道路,每個人都懷抱果實,在生命的秋天。我心中沒有傷痕,沒有重負,沒有債務,沒有心機,沒有緊張和疑慮。

       只有和平,只有神的愛。奇妙中的奇妙,美好中的美好。超然於一切。以前的事都過去了,我能認出神在中間。

        在神的手中,那片黃葉成了金針。

        我心中對主說:“主啊,這一切是你的手筆,我能認出來。謝謝你的愛完全醫治了我,我因為你的愛多麼強壯健康!”

作者是大學教師,目前在菲律賓進修。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離婚女人

陳繼紅

  267f9e2f07082838f2a8c336ba99a9014c08f16f作人難,作女人更難,作一個離婚女人更是難上加難。在我所認識的單身朋友中,還沒有人是自願單身的,大多是因婚姻破裂。當我們還沒有從離婚的沉重打擊中醒來,我們就要面對嚴酷的生活現實了。這對一直做家庭婦女和年紀較大的人就更加困難。

  我們要獨自承擔生活和教養兒女的重擔。從換燈泡、開車,到報稅、打官司,都要我們自己動手或自作主張。是的,生活把我們磨練得堅強了。在我的同事和同 學中,有不少人在教養子女的同時,完成了學業,或在事業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績。人們佩服她們的堅強和毅力,但有多少人知道她們的苦悶呢?

  一個朋友曾說:“有時我真害怕,要是我生病或受傷住了院怎麼辦?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不是嗎?如果單身在美國,在那生與死的關頭,誰能幫你出主意、 替你擔責任呢?也有人說:“有時悶得真難受。回到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快樂、悲傷都沒人和你分享,真想大哭一場。”又有人說:“將來兒女們各有自己的家 庭事業,只剩自己形孤影單,連個說心裡話的伴兒都沒有。想想真寒心。”

  婚姻的失敗,改變了我們,有人變得成熟、堅強了,也有的人變得消沉或放浪了,甚至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人們輕視與嘲笑她們,但有多少人理解他們孤獨的痛苦與獨自面對人生的恐懼呢?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覺得自己很有福氣,因我實實在在地經歷了上帝的愛和醫治。不知多少次,在我苦悶迷茫時,上帝卸下我心中的重擔,賜給我平安喜樂;在 我軟弱時,上帝用祂大能的手扶持我,祂擦乾我的眼淚,給我信心和勇氣去面對嚴酷的現實與人生。並且我的周圍有親人和幾個可以交心的朋友。

  但是,孤獨的感覺還是時常襲擊我,有時會使我的情緒低落消沉。這是我的軟弱,我還擺脫不了肉體、世俗和私慾的糾纏。比如有一次,我遇到不順心的事,很 灰心,覺得活得太累了。當時我多麼渴望有一隻大手輕輕地拍拍我,不需要一句話,只要那麼一點點理解和鼓勵;或有一個寬大的肩膀能讓我靠一靠,哪怕只一分 鐘,甚至幾秒鐘。上帝造男造女,要他們結為夫妻,原是要他們相互愛護扶持,一起走完人生之路的。夫妻之愛是父母、親朋之愛所不能代替的。當我們因種種原因 失去這一切,必須獨自面對人生時,孤獨往往成為噬心的痛苦。我們許多人用工作、事業、忙碌等來壓抑它,但一有機會,它就會鑽出來咬你一口。

  並且離婚帶給我們的不只是孤獨。

  記得一位朋友在談起做單身女人的苦惱時說:“我們和別人不一樣。有的人平常是你的好朋友,但開party 時不會請你,說是怕你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心裡難受。有人對你避而遠之,像是怕你搶她的先生似的。更有人可憐你,好像你事事需要照顧。”我覺得大多數人是不 知道怎樣對待、幫助或接近我們,但是在社會上甚至在教會中,對單身女人的偏見或歧視還是存在的。

  比如有人就覺得離婚的人都犯了罪、不祥或低人一等,所以我們會面對或明或暗的指責。

        其實,無論自願與否,在邁出離婚這一步時,每一個人都經歷了長期的痛苦掙扎。這是不得已的選擇,並且這痛苦會長期伴隨我們。許多人在面對新機會時,往往顧 慮重重,正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繩”。我們往往有很強的罪惡感,自尊心、自信心都受到強烈的打擊。尤其是那些被自己最愛最信賴的人拋棄傷害的姐妹們, 心靈上所受到的傷害是言語無力形容的,旁人也難以體會。

  在人群中,我們往往拘謹,怕被人誤會。我們心中彷佛有一道屏障,使我們難與人交心。也許有人覺得我們孤傲,其實婚姻的失敗帶給我們深深的自卑感。一個朋友曾說:“我不太想去團契。人家都是成雙成對的,只有我們好像是異類,多彆扭。”

  也有人覺得我們很可憐,其實能從困難中站起來的人往往更堅強。並且過多的憐憫,不只會使一些人更自憐、軟弱,甚至變成“祥林嫂”(注)式的人物,也會更深深地刺傷一些人已受傷的自尊心。

  現在破碎的家庭越來越多,使我們的隊伍不斷地壯大。這是社會的悲劇,嚴酷的現實。看看你的周圍,有多少人正走在這條坎坷的路上。

  兄弟姐妹們,伸出你的手,把基督的愛帶給她們,尤其是那些還在痛苦中掙扎,不能自拔的人。多給她們一些理解、尊重、寬容、耐心和真誠的幫助與愛。當一 個孤獨的朋友找到你時,多聽她講,少講一些大道理,給她一個機會來發泄心中積鬱的苦悶。讓她們能從我們這些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的愛,看到在這冷酷的世界 上,還有希望、溫暖、真誠與無私的

  單身的朋友們,時代、命運和罪使我們受到更多一點傷害。但我們不應停留在過去的陰影里。怨恨、痛悔只能束縛我們,折磨我們,使我們生活在痛苦煩躁之 中。只有來到上帝的面前和靠着上帝,我們可以卸下這個包袱,得到真正的解脫、平安和康復;我們可以重建破碎的自尊,勇敢地面對人生與未來。我們也並不孤 獨。上帝會醫治我們的傷口,給我們足夠的愛和勇氣活出活潑全新的生命。上帝也會為我們開路,並陪伴我們走完人生之路。□

  註:祥林嫂,魯迅的小說《祥林嫂》中的主人公。祥林嫂的遭遇悲慘,她反覆地向人講述自己的遭遇。開始她得到許多的同情和憐憫,但人們逐漸地嫌棄她,躲避她,最後她孤單地死去。

  作者來自北京,美國新澤西州醫學院護理系畢業。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3 Comments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