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與思

阿中的髒衣服(吳蔓玲)2016.05.02

Selina與老公阿中兩人,過去在螢光幕前總給人濃情蜜意的感覺。他曾在演唱會中高喊老婆求婚;她遭火吻,身上百分之54燒傷,在他的堅持相伴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曾是媒體的甜蜜焦點。但最近閃電宣佈離婚。兩方彬彬有禮,好聚好散,都把離婚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卻仍抵不過外界的種種猜測。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基督徒離婚與教會因應之道

顏上琉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離婚”在近年來的西方社會,已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就連基督徒的離婚率,也逐漸在攀升中。隨著社會對離婚越來越“包容”,當事者從過去比較“低調”的態度,轉為“昂首”地面對。         對於這樣越來越開放的風氣,基督徒有不同的立場。有些人堅持,基督徒應嚴守聖經教導,不離婚,教會也可不讓離過婚的信徒參與重要服事,以免絆倒其他人。有些 人則主張,以恩典的角度來看待離婚一事,接納離過婚的基督徒,讓其享有與一般信徒相同的權利。還有人認為,要看離婚者當初離婚的原因為何……         筆者全職事奉20多年,發現想離婚的夫妻,各有不同的故事,有些令人非常憤慨,有些讓人感到極為不捨。         歸納放棄婚姻的原因,通常以配偶外遇事件居多,其次是夫妻間有過多的積怨沒有解決;長時間得不到配偶尊重,付出的心血不被珍惜;配偶假冒偽善,在教會像天 使,在家裡像魔鬼;夫妻在靈性、個性、價值觀、處事方法、文化方面差異太大;溝通困難;財務問題;夫妻角色無法協調;性生活不能配合;姻親介入過多;配偶 對家庭沒有責任感;夫妻一方有惡習,或人格、精神方面異常,有暴力傾向等。         基督徒可以離婚嗎?當夫妻雙方或某一方,感到在婚姻中精神受虐、身體受苦、靈性受磨,且已到達不能忍受的地步時,難道還不能離婚嗎?夫妻關係有名無實,兩人形同陌路,或配偶已有外遇,這種情形會比離婚好嗎? 聖經怎麼說?         基督徒的婚姻與非信徒的婚姻有何不同?為何不能像世人一般“瀟灑”,合則聚,不合則離?或是隨性來個包二奶、一夜情?為何還如此守舊古板?         基督徒與世人的確有別,因為基督徒是神從世界呼召出來的人,是屬神的子民,行事為人不僅受國家法律的約束,更以神所吩咐的為依據。因此,討論基督徒的婚姻,就必須回到聖經,去看神起初設立婚姻的目的。        耶穌曾引用《創世記》1:27、2:24,說明神對婚姻的心意(《太》19:4-5),以回應法利賽人的詰難。耶穌指出,婚姻使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體 了。“一體”除了有合一的意思之外,也有“同負一軛”之意。耶穌強調“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可》10:6-9;《太》19:4-6),婚姻乃是神 聖的,一生的。         耶穌認為,摩西之所以容許以色列人休妻,是因為以色列人心硬(《太》19:7-9)。“心硬”是指人不顧神的吩咐,也包括 對配偶的無情與狠心。摩西是為了保障當時被離棄妻子的權利,而作出權宜之計──在猶太人的文化裡面,只有丈夫可以休掉妻子。“休書”是當時公認的一種合法 文件,若被休的妻子沒有拿到休書,則不能再嫁,她的生活可能因此產生困難。摩西准許以色列人給休書,是出於不得已的,因為有些人已“心硬”,就算摩西不同 意,也會執意休妻。         舊約時代有過大規模的離婚行動,發生在以色列人被擄歸回的時候。文士以斯拉帶領以色列人,為娶外邦女子而向神認罪,並以離婚來保持信仰和種族的聖潔、純正(《拉》10章)。          新約中,使徒保羅也教導信徒,不要和非信徒結婚(《林後》6:14-17)。但若信徒已有未信主的配偶,也不可離棄;若未信主的配偶非要離去不可,則讓對方離去;信主的基督徒應努力活出美好的見證,來影響未信主的配偶(《林前》7:12-17)。 離婚前十問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這算什麼基督徒?--我對〈陽光和小孩〉一文的回應

丁喬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看到《舉目》第8期12頁上林鹿所寫的〈陽 光和小孩〉一文,簡直不相信世上會有這樣的基督徒。這篇看來像小說的文章,描寫一個媽媽甘願將已是小基督徒的兒子,讓給已經再婚的不信主的前夫。當女法官兩次問她時,她竟表示願退讓兒子、房子和付孩子十年生活費,原因是:我是基督徒,我不願意爭鬧。          作者的原意,可能想表達基督徒的容忍、和平、溫柔,但這種不顧孩子的信仰,不爭取應有的權利,算是一種美德嗎?這就是愛仇敵嗎?我很不以為然。          也許這位姊妹有許多難言的苦衷,希望她能說明,否則太難令人接受了。 我為什麼退讓? 林 鹿         謝謝編輯轉來讀者丁喬對拙文〈陽光與小孩〉一文的回應,她的回應給了我機會重溫七年前神在我生命中的超然作為,我為此獻上感恩。         我想我當時退讓的因素很多:         我不是馬上就退讓的,而是經過半年的掙扎、禱告、尋求神的旨意,預備自己和孩子的心之後,靠著神的加力和恩典,最後作出的清醒的、主動的選擇。神從不強加于人,我也不是被孩子的父親所逼迫。我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我對孩子的所有權觀念不同于一些母親。我知道孩子是屬于主的,無論是父親還是母親都是神所安排的管家。母親若把孩子當作自己的私有財產,有佔有慾,心思和理性都會被擾亂因而受苦受害。         我尊重孩子的意願,去修改撫養權之前,在沒有給孩子任何壓力下,徵求過孩子的意願。看到孩子能夠安然地接受新格局、新變化,我很放心。孩子去父親那邊居住, 並不意味著我與孩子的關係會疏遠。我們交往的方式雖有變化,但我在他身邊或不在他身邊,我都會以全心陪伴孩子的成長,隨時發現孩子的需要而及時提供幫助。         神在我和孩子的撫養權改變後,也給我們更多的交流機會。我希望兒子不被狹窄的母愛捆綁,我高興地看見他愛他的父親和繼母,他們之間有健康的關係。繼母對孩子的生活和學習照料得無可挑剔,我對孩子的父親和繼母的文化素質有正確的評估和信任。         孩子從來不會覺得我這個媽媽不要他不愛他了,孩子在這種格局中,享受著雙份的愛。現在孩子已經快十五歲了,他的心理和身体都很健康。         當孩子在那邊住的時候,我知道神對我將來的生活有特別的安排。神給我一種屬靈的眼光,讓我看見很多人在爭鬧鬥氣中,耗費了餘下的時間精力的不智慧。生命是短暫的,要珍惜我們可以服事神的有限的光陰,我開始預備自己服事主。          如果不是主開我的眼睛,我不會看見母愛是有限的、是有條件的、自私的,一些母親動機是愛孩子,但若長期處于與另一方爭鬧的狀態,結果是害了孩子,也害了自 己。為了孩子的益處,我厭惡爭鬧。我知道在一定的時候,母子遲早會分開(大概上中學就住校了)那時,我會用新的方式表达對孩子的愛。         在離婚的時候,神讓我看見了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會改變,我以感情為財富,這財富會消失,那麼物質的財富(房子、金錢)就更算不得什麼了。先失去了丈夫,然後失去了孩子,再失去房子。這個過程,若心中無神就是毀滅,是災難,若是靠著神,就是最大的祝福的起點。         […]

成長篇

陽光和小孩

離婚後,我和七歲的兒子都都同住。都都有一晚臨睡前問我:“媽媽,我還是想你和爸爸在一起,我們還像以前那樣,有沒有這種可能?” […]

No Picture
成長篇

離婚女人

陳繼紅   作人難,作女人更難,作一個離婚女人更是難上加難。在我所認識的單身朋友中,還沒有人是自願單身的,大多是因婚姻破裂。當我們還沒有從離婚的沉重打擊中醒來,我們就要面對嚴酷的生活現實了。這對一直做家庭婦女和年紀較大的人就更加困難。   我們要獨自承擔生活和教養兒女的重擔。從換燈泡、開車,到報稅、打官司,都要我們自己動手或自作主張。是的,生活把我們磨練得堅強了。在我的同事和同 學中,有不少人在教養子女的同時,完成了學業,或在事業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績。人們佩服她們的堅強和毅力,但有多少人知道她們的苦悶呢?   一個朋友曾說:“有時我真害怕,要是我生病或受傷住了院怎麼辦?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不是嗎?如果單身在美國,在那生與死的關頭,誰能幫你出主意、 替你擔責任呢?也有人說:“有時悶得真難受。回到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快樂、悲傷都沒人和你分享,真想大哭一場。”又有人說:“將來兒女們各有自己的家 庭事業,只剩自己形孤影單,連個說心裡話的伴兒都沒有。想想真寒心。”   婚姻的失敗,改變了我們,有人變得成熟、堅強了,也有的人變得消沉或放浪了,甚至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人們輕視與嘲笑她們,但有多少人理解他們孤獨的痛苦與獨自面對人生的恐懼呢?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覺得自己很有福氣,因我實實在在地經歷了上帝的愛和醫治。不知多少次,在我苦悶迷茫時,上帝卸下我心中的重擔,賜給我平安喜樂;在 我軟弱時,上帝用祂大能的手扶持我,祂擦乾我的眼淚,給我信心和勇氣去面對嚴酷的現實與人生。並且我的周圍有親人和幾個可以交心的朋友。   但是,孤獨的感覺還是時常襲擊我,有時會使我的情緒低落消沉。這是我的軟弱,我還擺脫不了肉體、世俗和私慾的糾纏。比如有一次,我遇到不順心的事,很 灰心,覺得活得太累了。當時我多麼渴望有一隻大手輕輕地拍拍我,不需要一句話,只要那麼一點點理解和鼓勵;或有一個寬大的肩膀能讓我靠一靠,哪怕只一分 鐘,甚至幾秒鐘。上帝造男造女,要他們結為夫妻,原是要他們相互愛護扶持,一起走完人生之路的。夫妻之愛是父母、親朋之愛所不能代替的。當我們因種種原因 失去這一切,必須獨自面對人生時,孤獨往往成為噬心的痛苦。我們許多人用工作、事業、忙碌等來壓抑它,但一有機會,它就會鑽出來咬你一口。   並且離婚帶給我們的不只是孤獨。   記得一位朋友在談起做單身女人的苦惱時說:“我們和別人不一樣。有的人平常是你的好朋友,但開party 時不會請你,說是怕你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心裡難受。有人對你避而遠之,像是怕你搶她的先生似的。更有人可憐你,好像你事事需要照顧。”我覺得大多數人是不 知道怎樣對待、幫助或接近我們,但是在社會上甚至在教會中,對單身女人的偏見或歧視還是存在的。   比如有人就覺得離婚的人都犯了罪、不祥或低人一等,所以我們會面對或明或暗的指責。         其實,無論自願與否,在邁出離婚這一步時,每一個人都經歷了長期的痛苦掙扎。這是不得已的選擇,並且這痛苦會長期伴隨我們。許多人在面對新機會時,往往顧 慮重重,正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草繩”。我們往往有很強的罪惡感,自尊心、自信心都受到強烈的打擊。尤其是那些被自己最愛最信賴的人拋棄傷害的姐妹們, 心靈上所受到的傷害是言語無力形容的,旁人也難以體會。   在人群中,我們往往拘謹,怕被人誤會。我們心中彷佛有一道屏障,使我們難與人交心。也許有人覺得我們孤傲,其實婚姻的失敗帶給我們深深的自卑感。一個朋友曾說:“我不太想去團契。人家都是成雙成對的,只有我們好像是異類,多彆扭。”   也有人覺得我們很可憐,其實能從困難中站起來的人往往更堅強。並且過多的憐憫,不只會使一些人更自憐、軟弱,甚至變成“祥林嫂”(注)式的人物,也會更深深地刺傷一些人已受傷的自尊心。   現在破碎的家庭越來越多,使我們的隊伍不斷地壯大。這是社會的悲劇,嚴酷的現實。看看你的周圍,有多少人正走在這條坎坷的路上。   兄弟姐妹們,伸出你的手,把基督的愛帶給她們,尤其是那些還在痛苦中掙扎,不能自拔的人。多給她們一些理解、尊重、寬容、耐心和真誠的幫助與愛。當一 個孤獨的朋友找到你時,多聽她講,少講一些大道理,給她一個機會來發泄心中積鬱的苦悶。讓她們能從我們這些基督徒身上看到上帝的愛,看到在這冷酷的世界 上,還有希望、溫暖、真誠與無私的。   單身的朋友們,時代、命運和罪使我們受到更多一點傷害。但我們不應停留在過去的陰影里。怨恨、痛悔只能束縛我們,折磨我們,使我們生活在痛苦煩躁之 中。只有來到上帝的面前和靠着上帝,我們可以卸下這個包袱,得到真正的解脫、平安和康復;我們可以重建破碎的自尊,勇敢地面對人生與未來。我們也並不孤 獨。上帝會醫治我們的傷口,給我們足夠的愛和勇氣活出活潑全新的生命。上帝也會為我們開路,並陪伴我們走完人生之路。□   註:祥林嫂,魯迅的小說《祥林嫂》中的主人公。祥林嫂的遭遇悲慘,她反覆地向人講述自己的遭遇。開始她得到許多的同情和憐憫,但人們逐漸地嫌棄她,躲避她,最後她孤單地死去。   作者來自北京,美國新澤西州醫學院護理系畢業。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