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我看教義分歧與教會分裂

雨亭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新教歷史基本上就是教會分裂史。自宗教改革以降,基督教內部的紛爭就從未有過片刻停止。            最早的分裂,發生在《九十五條》釘上威登堡教堂大門之後約十年。馬丁‧路德為著堅持聖餐餅是“實質地”是主的身体,而與慈運理分裂,因為慈運理相信那只是“象徵地”是主的身体。            馬丁‧路德死後,路德宗內部有腓力派和純正路德宗主義者的不和;路德宗和加爾文主義的不和;荷蘭有加爾文主義與阿米念主義之爭;重洗派與嬰孩洗禮,以及千禧年、被提、靈恩運動、家庭教會與三自教會、靈魂体是二元還是三元等爭議。            許多問題是因為教義的分歧。而教義的分歧,大都是基于對聖經有不同的詮釋。因此很多人致力于建立可靠的解經原則。然而,為什麼宗教改革以後,解經學已有長足 進步,但分裂卻不見減少呢?我想分裂的問題,不單是涉及聖經的詮釋方法(方法論的層面),更在于態度和知識論的層面。下文我希望提出一些導致分裂的原因, 以達拋磚引玉之效。 把相對的真理絕對化           唐崇榮牧師說過,要分清楚絕對的真理和相對的真理,不要把相對的當成絕對的來看待。我非常同意這個見解。           不過道理聽起來簡單,實行起來殊不容易。比如我們都承認因信稱義是絕對的真理,三位一体是絕對真理。但是,究竟婦女講道、蒙頭、吃血、三自或家庭教會、無條 件的揀選或是有條件的揀選等,是絕對的呢,還是相對的呢?有人認為這些是絕對的真理,所以為此而不惜分裂教會,或是教會之間互不往來。             有一次,美國三一神學院的新約教授奧斯本(Grant Osborne),主持一個神學會議。那次的議題都是爭議性很大的,如:千禧年問題、加爾文和阿米念主義等。            奧斯本教授在討論之前,先跟大家分享什麼是主要的教義(cardinal doctrine)──它就是主內弟兄姊妹所共同持守的信仰,沒有它就成不了基督教。主要教義最典型的就是尼西亞信經和使徒信經,一千多年來它們一直是基 督教各教派共同認信的(照唐牧師用語,這就是所謂絕對的真理了)。             至于其它的教義,就可謂相對真理了。奧斯本教授說,我們就當存著謙卑和包容的心來對待。這不代表其它的教義不重要,只要這些教義不至于把我們變成異端,我們也不必為它們來大動干戈,甚至分裂基督的身体。            結果,該次會議出人意表,氣氛異常的和諧、開放,成為各個與會者難忘的經驗。            歷史的教訓提醒我們,類似馬丁‧路德和慈運理的衝突一再發生──他們共信的教義有百分之九十九,就單為聖餐問題談不攏,結果殃及瑞士,甚至是整個歐洲的改教運動。這種因小失大的教訓,應該成為我們今後的借鑒。 以為自己擁有全部的真理            有一個道理大家都明白:人是有限的,人的思想也是有限的,人的知識也是有限的。所以,神才會自我啟示,讓有限的人類得以認識祂。            […]

No Picture
事奉篇

信徒退出事奉的問題

雨亭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有位弟兄信主之前,已積極參與教會活動;信主後,更是教會重點栽培的“明日之星”,組織並帶領各種聚會。然而,一兩年之後,他卻沉寂下來,提起事奉就心驚膽跳,甚至變成一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         相信大家也遇過不少情況相似的弟兄姊妹,不禁叫我們大為慨嘆: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們可以籠統地歸咎于所謂的筋疲力竭(burn out)。但其實並不盡然,當中也可能牽涉到一些不正確的觀念,或者教導不周的地方,現試分析如下: 事奉觀有偏差         北美很多的華人信徒都是知識分子,信主前就已經滿懷雄心壯志,不然也不會出國留學。信主以後,不免也有人想在教會內證明自己的能力,幹一番大事業。這在出發點上就已經錯了。于是後果往往是:事奉有成果時,就驕傲自大;事奉不見成果時就怨天尤人,自卑自憐、灰心喪志。         其實,首先我們要知道,事奉是神給與我們恩典,並不是我們給神幫助。不要以為我們自己能為神做什麼,不要以為神沒有我們就不能成就什麼。我們的事奉是神給我們恩典,讓我們經歷祂的大能與大愛,讓我們有份參與祂的工作。         其次,不要求神來參與我們的事工,而是求神讓我們知道,應該怎樣來參與祂的事工。         第三,要知道神是能力的源頭,斷不能靠自己,必須處處依靠神,仰賴祂的能力。 如果我們有這些觀念,成功時就不會自大,因為我們會把榮耀歸給神;失敗時,也不會氣餒,因為知道不是自己能力的問題,或許是神的時候未到。 把信徒理想化         在事奉中,最使人感到沮喪的是人事紛爭。初去教會的人,總覺得教會很溫暖。但是在教會待久了後,卻變得滿肚牢騷,埋怨,批評,甚至有人帶著傷痕而離開。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我們把基督徒過分地理想化了。         筆者有幸在基督教機構裡事奉了六年,深深体會到:無論是資深大牧師,或是金牌名講員,都和我們一樣,只是蒙恩的罪人,不可能完美無瑕,仍可能做出不合神心意的事。         可惜的是,我們常常對他們寄以過高的期望,下意識裡視之為屬靈偉人。一旦和他們發生磨擦或衝突,就會一朝夢碎,痛苦失望,甚至討厭事奉,因為不想心靈再次受創。所以,切勿把人理想化、神聖化,謹記大家都只是蒙恩的罪人而已。 未能夠愛“仇敵” 最親密的人帶給我們的傷痛往往是最深的,因而給我們打擊最大的往往是弟兄姊妹。尤其在事奉當中,大家有不同意見,一旦各執己見,爭拗是常遇見的。如果靈命不 夠成熟,就很容易憑血氣行事,為了不甘示弱,而想出來一大堆報復還擊的方案。結果是冤冤相報,形成惡性循環。不但自己心靈受創,也給旁人負面的見證。         耶穌教導我們的,卻是完全不同的態度。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5:39-44)。          耶穌吩咐我們連侮辱都要忍,何況在教會裡要忍的,多數不過是區區小事呢?如果大家都能靠著主,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教會裡就少了很多爭執,少了很多意氣用事,多了很多同心合意的事奉。 會議多關顧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