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教會裡的“癮”形殺手——淺談如何輔導成癮者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王倩倩 “癮”,就是錯誤的偶像崇拜。當人沉溺於酒、毒品、暴食,或電玩、賭博、色情等,就是將自己獻給偶像,嚴重傷害了生活與靈性。 當今教會、家庭不能輕忽各種癮的治療與預防,因為我們面臨的是一個令人上癮的社會。許多信徒不願意面對“癮”的轄制,以致無法脫離捆綁,甚至走向自我毀滅…… “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1:16)成癮者及家屬應該向“教會"求助,因為只有聖靈以及全備的福音,才能讓人脫離“癮”的捆綁。教會牧者更應該對“成癮輔導”有正確、清楚的認識,讓各種受“癮”轄制的人,及其身陷苦難的家屬,認識主、有盼望。 成癮是一個“過程” 我們首先必須知道,成癮、戒癮,都是一種“習慣的養成”。例如:賭博5年,要戒斷必須也要經過起碼5年的努力。煙、毒、色情網站,也一樣。換言之,如果成癮時間不長,戒斷也比較容易。因此,癮要盡早“被發現”。 然而華人因為“家醜不可外揚”的觀念,通常要等員警找上門等,不可收拾的局面,迫不得已才去面對。牧者也通常在此時才知道。可惜當事人已經成癮多年,戒斷十分困難。 如果有人向牧者承認有“癮”的問題,表示他在向牧者求救。牧師應該以包容的心,陪他度過這段掙扎期。不過,成癮者通常不會求救,絕大多數都是家屬發出訊號。牧者可以從其家屬及其朋友口中,瞭解成癮狀況及嚴重程度,再決定是否請相關單位,如警察局或戒毒中心人員介入。 如果只是初期(成癮1年內,沒有給生活、工作、家庭等造成困擾),牧者要瞭解次數及成癮種類,如:哪一種毒品?每日吸食幾次?電玩遊戲沉溺的時間多長?確認後,再展開對話,不要貿然行動。 成癮是“罪”還是“病”? “癮”,是隱藏的疾病,也是隱藏的罪。《創世記》中,亞當、夏娃違背上帝的旨意,選擇吃下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接著就因為害怕而躲藏,不敢面對上帝。當人不斷地選擇罪,將罪當作偶像崇拜,以致受罪轄制、無法自拔,便成為“病”。積癮成病是無法靠自己醫治的,必須藉助外在的力量,才能戒掉。 成癮與一般疾病的最大不同,就是人生病時會呼求代禱、找醫生,成癮時卻剛好相反,躲藏起來。在美國有一位牧師,在教會裡瀏覽色情網站,被秘書發現。經過再三警告,仍然無效,不得已被迫離職。 這位牧師當然知道看色情網站是罪,更不能在教會看,但為什麼還是忍不住?因為他已經是病人,無法靠自己醫治,必須靠外在的力量干預。可惜華人因為愛面子,很少早期求助、早期治療。就筆者所輔導的家庭,大都是等到孩子販毒,員警上門,父母警覺事態嚴重,才採取干預行動,可惜為時甚晚。 這也是為什麼筆者一向主張“成癮也是病”。不是說,成癮者無罪,而是我們對抗的對象不是成癮者,是他背後的“病毒”。正如同醫生不是要除去病人,而是要除去疾病。 當我們受洗時,施洗的牧師問的第一句話是:“你願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罪人?”成癮者接受幫助,也必須先承認自己有“癮”,並且承認這樣的癮會導致家庭、工作、生活的崩潰。很不幸,通常他們都不會承認(特別是華人家庭)。 如何讓成癮者願意戒掉?不是勸告,而是讓他們真正知道後果是什麼。 需要家屬一起配合 輔導成癮者之前,要先瞭解幾個重要的觀念: 1.通常只有成癮者的家屬才會求助。即使成癮者主動求助,牧師也要透過周圍的人,瞭解其真實狀況。說謊、隱瞞,是成癮者慣有的態度。 2.輔導成癮者,即是輔導病人的“生活供應者”,如:配偶、父母、雇主……牧者沒有法律上的權力和經濟上的供應能力。牧者是“教練”,真正下場作戰的是家屬。 3.通常成癮者必須先脫離“癮”的轄制,才會敞開心接受上帝的道。當人車禍受傷後,必須先送他去醫院止血,而不是帶領他做決志禱告。因此,不要有“上教會就能斷癮”、“帶他禱告就會好”的期待。 4.先用同理心去掉成癮者的羞恥感,讓他願意“自我揭露”,牧者才能展開後續的輔導。因此絕對不要論斷,不要爭論對錯。一旦“論斷”,就斷了後續的輔導機會。 5.輔導戒癮,其實是幫助成癮者產生戒癮的意願,為他提供機會,讓他自己選擇並且承擔後果。 6.成癮者如果是青少年,其腦部發育尚未發展完整,因此要輔導的是家長。 浪子在哪裡醒悟? 聖經故事裡的浪子,是在哪裡醒悟的?答案:豬圈! 成癮者很難在舒適的環境裡決心戒癮,必須藉由外在的力量。這個“外在的力量”,就是成癮所帶來的後果,如:家庭破碎、失去工作、被捕坐牢、損失金錢等。他們必須親身經歷後果,才會有悔改的意願。 不過,這必須家屬同意,讓成癮者承擔這樣的後果;正如亞當、夏娃犯罪時,上帝讓他們承擔結果(參《創》3:16-19),但同時也準備了救恩(參《創》3:15)。這就是幫助戒癮的原則:讓其承擔後果,並且展開拯救行動(不是勸告)。 人生病時要找醫生,人“靈裡生病”時要找教會。教會要學習承擔這樣的責任,學習運用聖靈的大能,與輔導的技巧,幫助在“癮”中掙扎、哭泣的家庭。成癮有多種,治療的方式各不同。成癮者的年齡、家庭狀況,也會影響輔導的方式。 “成癮”是屬靈的捆綁,讓人失去了上帝的形像,失去了真正的自由 。成癮輔導的重要性,如同耶穌所說:“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 (《路》15:4)沉溺者就是那迷失的羊。 作者現任北美華神客座老師、北美晨曦會輔導老師。著有《上癮的真相》。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電玩,讓牧者變成路人甲?——9個電玩問題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王星然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某名牧和筆者談起教會年輕人的事工。他對於時下電玩遊戲(格鬥、戰鬥遊戲,以下統稱“電玩”)文化,有很濃厚的興趣。於是我們開始了對話—— 牧養上無法觸及的黑洞?        名牧:在我牧養的年輕弟兄當中,電玩是很普遍的休閒活動。甚至在團契聚會時,也有人偷著玩……我認為這是撒但在這個時代用來迷惑年輕人的工具。        每次年輕人聊電玩,我就被晾在一邊兒,從牧師變成路人甲,只能傻傻陪笑。這好像是我在牧養上永遠無法觸及的黑洞。我想多瞭解一點,但又不得其門而入。       筆者:我非常能體會您的挫折感。如果我盡量用簡單明暸的語言,回答您對電玩的疑問,對新一代的電玩,給出基本的概括,不知可否幫助您,讓您和您牧養的年輕人打成一片(我是否太樂觀)?       不過,首先我想指出,您剛才的話裡,至少有兩個假設性的描述,第一,電玩只是年輕弟兄的休閒活動,與姐妹無關。第二,電玩完全是負面的,是撒但迷惑人的工具。        等一下透過討論,我相信您會對電玩有更完整的圖畫,幫助您下結論。        名牧:我已經等不及要問您幾個問題了。我年輕時也打過電玩,是那時流行的“俄羅斯方塊”或“小蜜蜂”。以前打電玩必須先買遊戲機,要不然就得去電玩店。現在的電玩應該很不一樣了吧?        筆者:《俄羅斯方塊》和《小蜜蜂》?年代有點久遠啊!電玩經歷了許多的變革。隨著個人電腦的普及,許多遊戲,包括《俄羅斯方塊》和《小蜜蜂》,都搬到電腦上玩了。        起初只能一個人玩。90年代後,遊戲機從傳統的陽春版,進化成為很複雜的console game(單機遊戲)。console其實就是新一代的遊戲機,幾家大型電玩公司,如索尼(其Play Station 系列,至今方興未艾)、Nintendo(即“任天堂”。這些年很紅的“體感”遊戲Wii,就是他們旗下的產品)、微軟(X-Box是其代表作),都推出了自己品牌的console和遊戲軟體。        早期陽春版的遊戲機,只能讓你玩已經安裝好的遊戲,無法再安裝新遊戲。玩法、規則也很簡單,沒有角色扮演,故事情節就更別提了。畫面死板,欠缺想像力,也沒有炫麗、震撼的音效。        console就不一樣了,可以讓你更換著玩各式各樣不同的遊戲(當然,這得花錢買)。新一代的console遊戲極具聲光效果,畫面做得細緻、逼真,有立體聲環繞音場(玩家需要買專業的音響喇叭)。        還有的公司,砸錢為遊戲裡的故事角色,量身定作主題曲,請專業管弦樂團、流行搖滾樂團配樂。電玩大廠如Electronic Arts(當紅遊戲Mass Effect的發行公司),甚至雇請好萊塢劇作家,為遊戲編寫故事劇情,絲毫不遜於好萊塢電影製片規格。        因此,每當有重量級的遊戲推出新版本,如紅透半邊天的HALO,或是極具爭議性的GTA (Gra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