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100天不發火!(一凡)2016.11.11

我的兒子很倔強。我試過很多懲罰的方法,效果都不好。為什麼他這麼難教?我不知道流過多少眼淚。當我走投無路,轉向上帝,緊緊抓住祂的手,我才明白:其實不是孩子要改變,而是我這個媽媽要改變。我意識到,我是殘缺的、破敗的。

回顧我對孩子的教育,我發現,其實有些情況用愛來感化,而不是懲罰,效果更好。很多時候,上帝不也是用大愛來感化我們,我們才真心悔改的嗎?。所以,愛和恩典是我需要學習的功課。 […]

言與思

腹肌與靈命,有啥關係?(張怡昕)2015.10.26

我趕緊把這個動作推薦給爸媽。媽說,雖然是個簡單的動作,但是她沒做幾個就會覺得累,讓她意識到自己的腹肌力量不夠。以前,她只覺得上大號是腸蠕動的問題,現在她覺得可能和腹部肌肉的強度也有關係。
讀到這裡,我想大家可能已經忍不住要問了,講了半天上大號、練腹肌什麼的,這和信仰有什麼關係呢?

[…]

品書香

《快不了,就慢慢來》(陳培德)2015.04.20

書名:《快不了,就慢慢來》 (Wisdom Chaser: Finding My Father at 14,000 Feet) 作者:南森·傅士德(Nathan Foster) 出版:校園書房出版社 登山大忌就是貪快,然而和老爸的關係也是如此!對南森‧傅士德來說,在他前20年的生命中,那個寫出《屬靈操練禮讚》,影響了世上許多人的老爸理察·傅士德(Richard Foster),只是個“嚴肅、沉默的幽靈”,而他自己則是充滿了混亂情緒的“家庭局外人”。 直到有一天,他向名人父親拋出一個簡單問題:“嘿,老爸,你想去爬科羅拉多州最高的山嗎?”父子倆開始了一場長達10年的登山冒險計畫。結伴同行,在飢餓、寒冷、疲倦,躲避閃電、森林大火之間,在有聲與無聲的同行與對話中,讓他重新認識了自己,也重新認識那在眾人眼光之外的老爸。 南森在2010年出版了《快不了,就慢慢來:我和老爸傅士德的野外靈修課》一書,透過親子互動,大爆別人所不知道的老爸其他方面,更全面去認識這位靈修大師。

No Picture
成長篇

腎結石手術

朱嫦榮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4年前,我發現有腎結石。不過,因為沒有明顯症狀,我就沒有去管它。 今年3月份起,腎結石的症狀明顯了,而且有其他不適反應。醫生給我做了碎石手術,排除了不少石頭。 4月復查的時候,發現腎裡還有4塊不小的石頭。醫生說需要做進一步的手術。然而我不想再做手術,想試一試其他的方法。我除了禱告,還試了中藥、偏方等。可到5月復查時發現,腎裡有一塊大的石頭,輸尿管裡有3塊。尿路堵塞引起的尿路感染也加劇了。我只好同意採取手術方式把石頭取出。 3到6月期間,我不斷跑醫院。我問自己,這就是上帝要我過的生活嗎?上帝要讓我從中學習什麼功課呢? 有很多的兄弟姊妹為我禱告。教會的晨禱、週三的禱告會,團契的週二禱告會等等,都為我代禱。 越接近手術的日期,我越軟弱,越有各種顧慮。我開始思考:萬一發生什麼事,我該給兒子、女兒、丈夫留下什麼話? 慈愛的上帝憐憫我的軟弱。6月11日晚上,祂藉著那天的靈修經文,對我說話——《彼得前書》5:7“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祂顧念你們。”那天的靈修主題是“誰是主”,靈修的結尾有這麼一句話:He Still Moves Stones!是的,上帝還在行神蹟!這話完全針對我的情形!我分明感覺到,這是主對我的應許! 我多麼感謝我的上帝,祂知道我的心思!我反反復復地默想這句話,再也不為手術擔憂了。 6月13日,手術的每一步都很順利,每一步上帝都看顧。手術後,我睡得好,吃得香,一天比一天強壯!上帝很愛我,並把祂的愛通過牧師、師母、傳道、團契,還有詩班、晨禱、週三禱告會的弟兄姊妹,不斷給我。 “神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詩》91:14)願我們每一個人都抓住上帝的應許,學做一個專心愛上帝的人,祂就必搭救我們出危難!   作者來自湖北。現居美國加州。醫院護士。

No Picture
成長篇

樂讀經、讀經樂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許宏度 可敬可靠的耶和華上帝         聖經告訴我們,這世界上沒有比耶和華上帝,更值得我們追求、認識的!(註1)摩西如此描述:“我要宣告耶和華的名;你們要將大德歸與我們的上帝。祂是磐石,祂的作為完全;祂所行的無不公平,是誠實無偽的上帝,又公義,又正直。”(《申》32:3-4)         同樣的,大衛讚美上帝說:“耶和華本為大,該受大讚美;其大無法測度。這代要對那代頌讚你的作為,也要傳揚你的大能。我要默念你威嚴的尊榮和你奇妙的作為。人要傳說你可畏之事的能力;我也要傳揚你的大德。他們記念你的大恩就要傳出來,並要歌唱你的公義。”(《詩》145:3-7)         相對之下,保羅告訴我們,這世界上“……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滿口是咒罵苦毒。”(《羅》3:10-14)耶利米甚至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17:9)         我們在教會裡服事,有時會相當煩惱、心裡困惑:為什麼信徒對上帝的信心,常常是這麼小?其實,這跟上面最後的兩段經文,不無關係。筆者記得多年前,聽到一位講員說:“信徒為什麼不容易信任上帝,是因為我們的老爸過去也曾經欺騙過我們!”如果我們不能信任至親,還能夠信任什麼人呢?這實在是人類社會的悲劇!         先知以賽亞看見耶和華,坐在高高的寶座上時,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參《賽》6:5)我們一出生,就是活在這種爾虞我詐、互相懷疑、互相欺騙的環境裡。         換言之,《創世記》雅各騙哥哥、騙爸爸、被伯父欺騙、被兒子們欺騙的故事,就是人類歷史的故事!既然我們不容易信任人,難怪我們也就不容易學會信任上帝!面對這個世界,父母要常常提醒孩子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以上種種,不都在說明“人是不可靠的,惟有耶和華上帝可敬可靠”嗎? 與人親近的耶和華上帝         萬幸,耶和華上帝不只可敬可靠,祂沒有高高在上、遠離敗壞詭詐的罪人,而是願意親近我們、被我們認識。這正是基督信仰的一個特色——上帝不單創天造地,祂也顧念祂所創造的人類。詩人大衛讚嘆道:“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詩》8:3-4)。        更奇妙的是,上帝不單顧念祂所創造的人類,祂甚至“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參《約》1:14)。幾年前,筆者在芝加哥教學,順道探訪在三一神學院深造的華神校友。她們帶我參觀神學院時,我看到一位老師的門外,貼了2張卡片,一張卡片寫著“歷史充滿了想做神的人(History is crowded with men who would be gods)”,卡片內有不同人的像,包括亞歷山大大帝、凱撒大帝、希特勒、列寧、毛澤東等;另一張卡片寫著“但只有一位願意做人的上帝(But only one God who would be man)”,卡片內是約瑟、馬利亞和嬰孩耶穌的畫像。是的,基督教的一個特色,就是“上帝差祂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著祂得生”(參《約壹》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