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不懈禱告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陳宗清       23年前,筆者在洛杉磯靈糧堂的退修會中,以禱告為題講道。聚會後,有位姊妹單刀直入地問我:“牧師,我為丈夫禱告多年,為何仍不見效?”       她的疑惑,正代表著無數基督徒在禱告上的掙扎和猶豫。       不少人剛信主時,內心火熱,靈裡單純,許多禱告蒙允。然而,在教會中愈久,信仰就愈趨教條化或表面化——禱告有時如對著空氣說話,沉悶而呆板;若不禱告,則感覺未盡基督徒的義務,忐忑不安。面對此靈性困境,該怎麼辦呢? 危機:缺少禱告       屬靈偉人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 1828-1917)指出,對於傳道者而言,最應該引以為咎的,即是:“缺少禱告”!(註1)       作為21世紀的信徒,我們把許多時間耗費在電視、網路(如微博、微信)上,卻很少懇切禱告,這正是犯了“不禱告”或“少禱告”的罪。       以撰述“禱告”聞名的邦茲(E. M. Bounds, 1835-1913),在《禱告的目的》(Purpose in Prayer)中,用犀利的筆鋒寫道:“祈禱遭受攔阻而完全被擠掉,往往是很簡單的幾個階段。首先,禱告只是敷衍了事。不安和焦慮──敬虔操練的死敵──進到心中。接著,時間開始縮短,對這操練感到索然無味。再後來,它被擠進角落,只在零碎的時間裡苟延殘喘。它的價值被貶低了,它的責任失去了重要性。祈禱不再被看重,也不再帶來任何好處。它被排除在我們的思緒、心靈、習慣、生活之外。我們停止了禱告,也停止了屬靈的生活。”(註2)       這雖然是針對一百多年前的信徒所下的屬靈診斷,如今仍舊適用。      有位弟兄原本熱心愛主,但當他的禱告逐漸流於形式、膚淺,他就陷入外遇中,成為情慾的俘虜——敷衍塞責、不關痛癢的禱告,比沒有禱告更糟。       1998年初,我們夫婦開始在芝加哥的某教會事奉。有段時期,教會禱告會只有四、五位較年長的同工出席。禱告時,大家顯得軟弱、無力——難怪那時該教會一直無法突破屬靈瓶頸。       缺乏禱告,常讓教會成為撒但攻擊的目標,危機四伏。 主耶穌的禱告       耶穌道成肉身,具有神人二性。祂在世時,全然美善。祂那崇高、聖潔的性情,實奠基於祂的禱告生命。       在受洗過程中,祂全神貫注地不斷禱告(參《路》3:21),完全降服於天父的旨意,甘願站在罪人的地位領受洗禮。接著,聖靈引導祂到曠野(參《太》4:1),在荒漠孤獨的環境中,祂靈裡的眼睛透亮,看穿撒但的技倆,在嚴峻的試探中得勝。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請你呼喚我

左涇萍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你在哪裡? 神的追問久久地迴盪在人類歷史的長廊 響徹在你的耳邊 響徹在我的耳邊 震撼著昨天,今天,明天 直到我們睜開了心靈的眼睛 直到我們看見了神那榮美的形像 我在這裡 在世俗的旋渦裡一身疲憊 在欲望的洪流中滿了罪惡 面對的人生只有悲嘆,絕望 陰冷中處處散發著死亡的氣息 你的呼喚穿過重重阻隔直向我來 浪濤一樣撞擊著我心中的鬱悶 于是,我悔改,重生 多少個無眠的長夜 你在我不盡的思念中走進我 多少個艱難的日子 你釘痕的雙手扶助著我的軟弱 那滋潤萬物的慈愛 感動得我聲淚俱下 那橫貫長空的公義,威嚴 讓我遠離罪惡,抵擋誘惑 哦,神 孩子如今的心痛 不是自己的需求沒有滿足 乃是你給予的太多,太多 我卻沒有為你的名奮力奔跑 去做那該做的工作 願你的呼喚再一次穿透我 使我在聖潔的祭壇上 把自己全然擺上,不再退縮 作者來自中國,熱衷于寫作。蒙主的恩賜,在聖誕前夜寫下了這篇文章,希望與兄妹們相互交流。

No Picture
成長篇

禱讀法(lectio divina)

王志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編按:靈修生活,是指花時間與神親近的那段時間,是基督徒生活的基礎,其目的是建立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靈修的內容,一般而言,主要包括讀經、聆聽、默想和祈禱。禱讀法是王志學牧師在《經歷神》一書中,所介紹的一種方法:         1.以敞開的心慢讀:一字一字地讀,若果現在你的心仍在向外奔馳,或你習慣了速讀,這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慢!慢!慢!若覺得開聲讀會對你有幫助,也可嘗試這樣做,但不要分析經文。         2.若有任何一個字、一句子吸引你的注意力,或使你內心起共鳴,產生感動、興奮、難過等等感受,則暫時停止閱讀,進入默想。不要嘗試分析這些字句使你產生內心反應的原因。         例如:當讀到“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腓》1:20),你覺得內心有特別感受,便停下來默想這句話。          3.慢慢地,輕柔地不斷重複那一個字、或那一句子,不要急於去思考和應用經文的教訓,而是在不斷重複中,讓你的心“安居”在經文中,被動地等候經文向你說話。           很多時候,你會經歷心靈慢慢只集中在一兩個字上。           例如:“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慢慢只留下“顯大”或“基督”,其他字句會淡出。           4.若你感到心靈已被那字句充滿,則可停止重複,而跟隨這字句所帶來的感動,進入祈禱。你更可完全靜默,透過這字句來靜觀神的慈容。           5.若心中感到禱告開始枯竭,或心靈不能再集中,則背誦主禱文結束。           6.把剛才的体驗記錄下來,然後回到經文,接著剛才停下來的地方繼續操練禱讀,再等候領受使自己產生共鳴的字句。 作者現為美國洛杉磯羅省基督教會聯會會長。 若讀者願意有系統、花較長時間靈修,可使用王牧師的兩本著作:《經歷神》和《奇異恩典在中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晨耕、晨更?靈修!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跌跌撞撞,捕魚曬網          信主前,早就知道基督徒應當天天要守“晨更”。信主後,理當履行這項義務。什麼是晨更?長輩們說,就是早晨起來讀經禱告。我先是使用英文版《每日靈糧》。在升大學的壓力下,這不失為一箭雙雕的好辦法,不但盡了上帝子民的義務,也可增進自己的英文閱讀能力。          剛開始的時候,是兩天捕魚,三天曬網。“晨更”這項義務真不容易盡,常處挫敗中。有時一停,就停了個把月。然後再心懷愧疚,重拾晨更。對我來說,晨更該說是“晨耕”,每天早晨起床心力勞動,得到的是枯燥乏味。          就這樣反反覆覆的,年初立志要養成穩定的晨更習慣,到了年尾就懺悔,隔年再立志。感覺上,上帝似乎高高在上,遠在天邊,晨更與我生活似乎不太相干。只是若不晨更,心中有一份隱隱的愧疚感。          不過,這樣子的日子也沒撐上很久。兩年後,由于一連在教會的圈子受傷害,我離開教會。過去聽講道,就像上醫院的急救病房打救命針,再撐到下次聽道。現在,索 性連教會都不去了,在家自己讀經禱告?不過,這也沒撐上幾天。一兩年後,連自己信主也不敢提,信仰在我生活唯一的痕跡,是書架上那本聚著厚厚灰塵的聖經。          之後幾年,儘管表面上行事順利,但內心空虛感逐漸吞噬我,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于是,我回到主的面前。再回到教會時,有件事頂有趣,就是“晨更”這個名詞, 似乎已經銷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靈修”。還是指的同一件事,不過聽起來好像不要求一定要早晨讀聖經,似乎放寬了時間限制。          我重拾聖經, 做了個禱告:“主啊!請讓聖經變成活的,不再是歷史故事或勵志警言。”沒幾天,讀經不再與我的生活不相干。往往當日讀的經文,成為我生活的指引。在突發事 件時,所讀的經文,教導我怎樣照上帝的心意行事。有時心領神會所讀的經文,與聖經別處的經文或故事串在一起,又讓我更深入明白經文的意思--這可能就是基督徒所謂的“亮光”吧!          我就這樣按著章節每天“靈修”,常會遇見讀不懂的地方(至今仍有),也有覺得枯燥難耐,譬如:看《申命記》,先知書,讀了好多章才有一兩句讀到心裡,產在共鳴。《雅歌》更奇怪,那麼熱情露骨的書卷,怎麼會收錄在聖經中似乎與信仰不太搭調。          不過,我就學馬利亞,把不懂之處放在心裡,繼續往下讀。這些疑問,在稍後幾天的讀經中,或是閱讀解經書與聖經背景的書籍時,多數找到答案。          靈修不再是那麼難耐。然而,隨著時日前進,聖經讀了幾遍,對聖經背景也有基本的認識,靈修卻不見得總是那麼有勁。我跌跌撞撞的,犯不少靈修的錯誤,或對靈修 有錯誤的認識,導致失去了靈修的真義,自然失去靈修的動力。我深願與讀者朋友分享我的錯誤,期盼我的失敗能成為大家的借鏡: 錯誤一:專注在聖經的亮光,而失去“聆聽”           開始靈修的前幾年,那份靈光一閃、心領神會上帝的話語,是極其喜樂的事。尤其所讀的經文,正正解釋了稍前對某段經文的疑惑,或是看到前所未見的上帝的屬性 時,更是格外興奮。然而,我有好幾年的時間,靈修常處在情緒起伏不定中:若是讀經有亮光,就神采奕奕;若是連續幾天沒有亮光,就陷入悵惘中。           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我才領悟到自己的問題,出在過分專注于聖經的亮光,卻往往忽略了“聆聽”,即忽略了讓聖靈指引我在生活中經歷上帝的話語,以致靈修與生活落入一分為二的景況。我忘了當初最吸引我靈修的,是在生活中經歷上帝的話語。          我逐漸領悟,並不是對聖經有更多的認識推動我靈修,而是靈修與生活連結的体驗,吸引我到上帝面前。          […]

No Picture
成長篇

活學活用

星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在德國作客座醫生的時候,有位基督徒對我熱心相助。于是出于禮貌,我接受過她送的聖經。那是“洋碼子”的,我“消受”不了,就想當然以為,那不過是異域的另類“封建迷信”吧。          在英國當慕道友的階段,出于對洋教的好奇,也是因為卻不過牧師的美意,我泛讀了整本中文聖經。那是走馬觀花,戴著有色眼鏡瀏覽的,卻自以為明白地得出一個結論﹕“基督教是一個美麗的傳說”。          在美國入基督教之初,鑒于履行信徒的守則和對信仰的尊敬,我又“狼吞虎咽”了遍聖經。那是囫圇吞棗,當教義來“掃盲”的,仍是朦朦朧朧,似懂非懂。          之後的每個周末,我去教堂聽道、上課,“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地學,浮光掠影,記不大住。教會搞的背誦“金句”比賽,輒叫我憶起了“文革”中背苦了的“紅寶書”,難免嘀咕﹕挺形式主義的。           我參與的服侍,又多是無所用“經”的事,像招待,做飯,看孩子,收奉獻啦,等等,缺乏立竿見影式的效果和反饋督促。頭幾年的“主內”生活,就是這麼混混噩噩地過來的。           直到有一天,神把我帶到加拿大,一個剛興起的查經班,參加者多是未信主的大陸新移民。我才意識到自己竟算得上個“老”基督徒了(盡管實際上“嫩”得要命)。望著那張張渴慕神的臉,聖靈在我心底發出了“說不出的嘆息”﹕別再混下去了。           一種向骨肉同胞傳福音的責任感,使命感,油然而生。一定得像個“基督樣”,我暗暗下了決心。          從此我開始了認認真真的靈修。我找到自己以前不明白,卻也不求甚解,得過且過的地方,以及慕道友們常常提出,自己張口結舌,不得不心虛地以“我覺得”來搪塞的疑問,“帶著問題學”,用心查考聖經,在神的話語上狠下功夫。          我茅塞頓開﹕聖經真是一座挖掘不完的寶庫哇﹗上帝的話已不再是“歷史” “靜止”的,而是那麼“現實”、“活潑”。“人說”皆不權威,僅供參考﹔“神說”才是“板上釘釘兒”,“一錘定音”。在教堂、團契,不是宣講“人話”,而 是傳揚“神話”,這是教會與其它任何組織、團体的不同之處。同樣道理,把人帶到主的面前,讓神親自跟他們“談心”,是基督徒與其他任何說客、心理學家的不同之處。          我為自己蹉跎而每每後悔,常常慚愧,惟有奮起直追。但書到用時方恨少,若干長的一段時間,大家所討論的疑問,我還是當場說不出個道道兒來,正是反映了自身的淺薄、不足。          回到家我就一頭扎進聖經,查找“謎底”,這叫“急用先學”,無形之中就加速了我頭腦的“武裝”。          不是說,“給人一滴,自己就得有一桶”嗎﹖就求上帝先充滿我,以便我可以成為流通的管道,去“澆灌”別人。           我的腦子不恁靈光,特羨慕有些弟兄姊妹,“張口就來”某段經文,連出處在幾章幾節都不含糊。自己頂多依稀記得大約在哪一塊兒,得反覆翻找才行。沒辦法,只有 藉助于筆記,把常用的一些“警句”、“金節”,分別摘錄下來,安上題目,像名單似地列在本子上,用時雖然慢半拍,不是應聲而出,但也能補拙。引用多了,漸 漸地就記住了,這叫“學用結合”。           其實,在實踐中運用,印象特深刻,鐫在心版上的“死”字句,通過行為,“活”出了精義。靈修的宗旨即在于此。它絕不是閉門念了,理解了,就完成任務了﹔也不是單單面壁、養性,潔身自好,就大功告成了。它的最終目的,是改變人的作為,在現世生活中,“活現”耶穌。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無以名之的雲》 --靈修生活二十七式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無以名之的雲》(The Unknowing Cloud: An Introduction of Christian Spirituality.)是台北華神周學信老師的大作。溫偉耀說,該書“平實地全面介紹二千年來基督教靈修傳統中的最重要代表人物和作品”。周在導論 中引了馮胡格的話:“一個平衡、健康的基督徒生活,應該包含宗教的三個元素,就是知識、歷史及神秘的三個層面。因這三個元素間創造性的張力,而產生完整豐 富的基督徒生活。”(註1)周將其綜合如下:“用我們的聰明智慧來認識神;通過教會這個体系來服事世人;透過愛戴與敬拜來愛神。”(《無以名之的雲》第 27頁)          周學信在本書中簡要地介紹了廿七種靈修傳統,每種傳統都閃耀著來自神的靈性之光。毫無疑問,沒有一個人能在自己的靈修生活中,全 部繼承這些傳統,但也絕不當輕蔑或無視這其中任何一個。套用加爾文的話說,蔑視它們,就是蔑視聖靈在歷史中的工作。我們該像一個小孩子,走進了百花盛開的 花園,親手摘下幾朵自己喜愛的小花。筆者的評介中想說的也就是:看哪!這美麗的靈性之花。           1. 安東尼修士(251-356),代表了修道主義的一種傳統。屬靈的生活是一場與魔鬼的較量,如何戰勝魔鬼的試探和攻擊呢?安東尼說:“經驗使我明白,魔鬼 害怕那些生活良善,祈禱,禁食,溫柔,守貧,輕看世上虛名,謙卑,充滿憐憫,控制自己脾氣的基督徒,魔鬼尤其害怕一顆充滿耶穌基督之愛的心。” (第39頁)           2. 修道士伊夫糾斯(344-399),將虛幻的思想,即修道主義認為的“靈魂的最大敵人”,歸結為八類:貪食,淫情,貪財,沮喪,發怒,沉悶,虛榮和驕傲。 愛自己則是它們共同的核心。我們若要進到純淨的禱告中,內心就要不為外物所動,要無我,要超越自己的思想,單單地追求神(第46頁)。           3. 丟尼修(500?),是神秘主義靈修傳統的代表。他認為有兩種神學:肯定神學與否定神學。前者強調的是對神的理性認識,後者強調的是直覺,認為神超越了我們全部的美善觀念,人的一切辭彙和觀念都不能完全描述神。人應當用自己的全部心靈在愛中與神相會(第55頁)。           4. 聖本篤(480-547),是西方修道主義之父,他的小書——《修道院生活規則》,極其深刻地影響了西方的修道傳統。他提出了贏得謙卑的十二個步驟:           過敬畏神的生活;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獨處 ──被遺忘的藝術

飲水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我們生活在一個忙碌的時代,忙著趕進度,忙著應酬,忙著送孩子去彈鋼琴,踢足球,忙著鍛練身体,忙著快餐和速食。人們幾乎是用忙碌來作衡量自我重要性的尺度。 我們不僅是時間被佔據,世界的大染缸也不斷地污染我們,使我們在繁忙中迷失自己,與心靈脫節,使我們害怕寂寞,害怕面對孤寂的自我。         幾年前一個動物實驗發現,給單隻老鼠注射興奮劑,需要高劑量,老鼠才會斃命。但是如果給一群老鼠注射,它們會彼此刺激,只要少許的藥量就會斃命。研究者甚至發現,把一隻沒有用藥的老鼠放在一群用藥的老鼠當中,十分鐘也會斃命。可見,群体世界對個体有多麼大的影響。         獨處,就是赤裸裸地在上帝面前面對真實的自己,很可能叫人不安。就像作家Henry Nouwen所說的:“獨處除去了生活中的鷹架--就是那些把我撐高,讓我感到自己很重要的東西。在獨處中,我沒有朋友可以交談,沒有電話,沒有會議讓我 處理,沒有電視可以欣賞,沒有音樂、書籍或報紙,分散我的注意力。我無法把成就、履歷表、財產、或是關係帶進來,我只能‘照我本像’,成為上帝面前的一個罪人。”         獨處揭開了所有的面具,面對了真實的自我,讓人們無所遁形。當然,它也可以顯明出人內在的豐富。美國的大自然作家梭羅最能享受獨處的樂趣。有人說,聽梭羅與山雀十分鐘的對話,遠比吃一頓滿漢全席還有收穫!          人們總是匆匆忙忙,把生活壓縮得透不過氣來,希望藉此捕捉更多的獎牌。匆忙或許並不會讓我們失去信心,但它讓我們分心、焦慮、失去靈性的敏銳、向試探妥協。難怪心理學家Carl Jungs說:“匆忙不是屬于魔鬼,匆忙就是魔鬼。”          使徒保羅剛信主時,無論是在大馬士革,還是在耶路撒冷,都到處碰壁。路加醫生很技巧地描寫到,保羅一走,教會的人數就增加了:“於是掃羅在耶路撒冷,和門徒 出入來往,奉主的名,放膽傳道;並與說希利腊話的猶太人,講論辯駁;他們卻想法子要殺他。弟兄們知道了就送他(指保羅)下該撒利亞,打發他往大數去。那時 猶太、加利利、撒瑪利亞、各處的教會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人數就增多了。”(《使徒行傳》9:30-31)         後來,保羅經過了阿拉伯曠野三年的獨自隱居,當巴拿巴再次找到他時,他已經是一個滿有恩典和智慧的使徒了。         對著名神學家奧古斯丁影響最深的聖安東尼,被人稱作沙漠教父。他出身富庶,卻盡散家財,周濟貧窮,退隱于埃及曠野廿年。他復出後充滿了智慧,成為許多人的祝福。         人們總是說,我們花不起時間獨處,我們沒有時間默想、反省、禱告和讀經。當然,我們今天不可能隱居獨處,但是,我們也看到,摩西、以利亞、保羅、施洗約翰、 和主耶穌做出的榜樣——他們都是大忙人,但都懂得從獨處中得力。主耶穌能力的泉源,也是祂從不妥協讓出的,就是祂與父獨處的時間。          獨處,是一個被人遺忘的藝術。我們不是要偶然地慢下來聞聞路旁的花香,也不是安靜下來,只是為了準備講章。我們乃是要有節制地花時間獨處,使我們能清醒地面對心靈的掙扎與吶喊,來校正自己的焦距,來調整自己的視野。          獨處不只需要時間,它更是一種態度,一種從世界中分別出來,甚至疏離自己的激情與雄心的態度。這是許多宗教所追求的。但獨處不是個人的修行,乃是在繁忙中回歸上帝的操練,是除去塵埃,滋潤生命,幫助成長的泉源。

No Picture
成長篇

小河故事 ──記靈命塑造師資訓練營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讓我來吧”        有一條小河,心中有遠大的目標:要成為大河。它不畏艱難,繞過巨石,沖倒高牆,淹沒森林,直到遇見沙漠。雖然它沖勁不減,水卻漸漸陷入沙中,小河的存亡出現前所未有的危機。         這時,它才聽見造物者對它說的話:“孩子,放下你自己,讓我來吧!”         小河別無選擇地答應了。這時太陽出來,把沙漠中的水吸上去,成為天上美麗的雲彩。雲彩飄到另一個地方,變成雨水降下,滋潤蔬果生長,結出鮮豔翠綠的花草及可口甘甜的果子。小河終於有了一個豐盛的生命。        “小河的故事”,是我參加美國校園團契/海外校園雜誌社,與羅省基督教會聯會合辦的“靈命塑造師資訓練營”時,聽到的比喻。這次營會日期是2001年8月6至10日,在加州洛杉磯附近的馬里浦海邊,假一個依山傍海、安靜清幽的方濟會營地舉行。         從美國、加拿大、台灣等地來的老師及學員共三十人參加,其中饒孝楫、周學信、王志學、蘇文峰、蘇鄭期英擔任輔導。因為,平均每位輔導只有五位組員,所以每位 組員都有兩段時間與輔導個別協談,討論事奉問題及擬定個人靈命成長計劃。與會者參加前已讀完兩百頁講義,及陶恕的《渴慕神》這本書,並填寫了個人靈命及事 奉的資料,提供輔導參考。 塑造的突破         這次營會信息豐富,早堂由中華福音神學院的周學信老師講“靈命塑造的突破與操 練”。他提到認識屬靈生命的兩種方式,很多人從外在記號、身份認同、文化特質,這些外圍表徵去尋找神。但聖經的靈命觀卻是生命和內心的改變與更新。屬靈生 命的真實目標,不是知識 (Information ),也不遵照模式(Confirmation),乃是生命更新(Transformation)。一個門徒(Disciple)是一個有紀律 (Discipline)的人。“諸事有節制,奔跑有定向,攻克己身,叫身服我,為要得不能壞的冠冕”。我們要問自己三個基本問題:         1、到底什麼是耶穌的生命?         2、我的屬靈生命中有那些障礙需要突破?         3、有什麼操練可以突破這些障礙?         周老師介紹了一些可以在生活中實行的操練,例如:         1.放慢腳步。忙碌是屬靈生命的致命傷,人要有足夠的心靈空間,才能對神有回應。愛的實踐需要時間,忙碌使人沒有時間表達愛,活得匆忙又表面化,光有許多知識,卻缺乏智慧與深度。周老師建議大家購物排隊時選最長的隊伍,操練在神面前安靜,或重看一本好書,細細品嚐。         2.認罪。屬靈生命不見光之處常最致命,認罪使人透明清澈。可選擇在家人、小組或事奉團隊等熟悉的人中間開始操練,漸漸除去偽裝的枷鎖,得到真自由。 […]

No Picture
成長篇

疑惑曾經滿心頭

任凡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只有五個月         我來自廣東,是汕頭大學工學院的退休教師。我自小接受無神論教育,受唯物論和進化論的影響很深,把科學當作認識真理的唯一途徑。然而,每當靜下心來,或仰視星空,或俯察萬物,或面對人生,人從哪裡來?將到哪裡去?卻深感無能為力,一籌莫展,內心因此有無限的惆悵和空虛。         我與妻子於2000年3月底來到夏威夷後,隨即參加了教會的慕道班,接受了基督教的“啟蒙”教育。我開始明白,原來是上帝創造了天地萬物,創造了人類。衪是人類的真正父母,是生命的根源,是永恆不變的真理。從而掃除了我的惆悵和空虛,心情豁然開朗。         8月27日,即我的六十四歲生日,那天,我和妻子領受了洗禮。我們從這天起獲得新生,進入永恆。         從初進教堂,到決志,到受洗,只有五個月!我有時都不敢相信,一個受了五十年無神論教育的知識份子,在短短五個月裡就產生這麼大的變化!這是什麼原因呢?我 相信這是上帝對我的恩典。上帝給了我們非常好的環境,從教會牧師、長執會的領導,到團契的弟兄姊妹,都熱情地關懷、幫助我們,並為我們提供了大量的靈修材 料。教會還給我們安排了很好的靈修伙伴,他們每星期四上午都與我們一起靈修,解答我們的各種疑問。更重要的是,上帝給了我們謙卑虔誠的學習心態,這是我們 得以成長的關鍵。         以下就是我在靈修中的心得,共三點,與大家分享。 一.謙卑的心態         聖經是生命成長的養料,必須用謙卑虔誠的心靈去讀,絕不可以所謂“科學的態度”去鑽牛角尖。         例如:聖經中有幾處排了詳細的家譜。一次,我對這些家譜做了對照並進行計算。我根據字面計算結果得出:洪水發生在公元前2000-2001年之間,相當於中國的夏朝;亞當被造是在公元前3900-4000年之間。         這個結果顯然是不對的。中國的史學界和考古學界近年已取得共識,中國的文明史將從五千年提前到一萬年。中國的文明史都有一萬年,亞當怎麼可能才六千歲呢?         是聖經錯了嗎?當然不是!可能是史前期的紀年和現在不一樣,也可能家譜中有意的省略了一些……相信舊約專家會有令人滿意的解釋,我們沒有看到而已。         讀聖經主要是滋潤靈命的成長。在我們靈命還很弱小、神學知識也很少時,不要在一些暫時弄不懂的地方鑽牛角尖,浪費精力,既無益於靈修,還可能被誤導到懷疑聖經的正確性,那對我們就沒有好處。         保羅說“因信稱義”,因此,對我們這些初入門的人來說,要特別強調一個“信”字。只有信服了,才會順服,有了順服的心志,才會有謙卑虔誠的心態,才不會在一些暫時不懂的地方鑽牛角尖。 二.長期的過程         我雖初步建立了謙卑虔誠的心態,但習慣勢力是頑強的,會隨時冒出來。比如,我是教師,也為出版社、期刊雜誌寫過稿。每看到一本新書,都喜歡去發現其中的問題,這個習慣也用到讀聖經中來了。         就像讀《創世記》第七、八章關於洪水泛濫時,我就開始質疑:300x50x30立方肘的方舟,怎能裝得下每樣一公一母那麼多生物?那成千上萬的生物,挪亞又是怎樣捉來的?把它們關在一起一年多時間,貓不會把老鼠吃掉嗎?那些兇猛的肉食獸不會把大部分動物都吃光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