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永恆常駐在他面前 ——記當代心靈巨匠達拉斯‧魏樂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劉志遠                          當代心靈巨匠達拉斯‧魏樂德(Dallas Willard),在2013年5月因胰臟癌逝世。雖然知道人誰無死,但聽到這個消息,我仍然難禁心頭傷痛。        我雖然不認識魏樂德,但對於他的著作,卻是熟識的。在我牧會的頭幾年,他的著作給我幫助很大。我還用過他的書名《心靈重塑》(Renovation  of the Heart),作為我講道的系列題目。         在當今基督教會重視人數、屬靈外表和規條的風氣下,魏樂德的著作真是一縷清風,讓我們重新注意到,靈命塑造是心靈的塑造,別無他途,也無捷徑。 超凡的境界        魏樂德在南加大任哲學教授48年,精研德國哲人胡塞爾(Edmund Husserl)的現象學(Phenomenology)。他著作甚豐,其中包括許多關於基督徒靈命塑造方面的。很多出名的神學教授和學者,都說曾直接學於他、受益於他。        魏樂德成長於密蘇裡州的一個窮村子。2歲的時候,母親便辭世。他母親死前囑咐他父親:“讓永恆常駐在孩子的面前”(Keep eternity before the children)。長大後,他在威斯康辛州立大學麥迪遜分校獲得哲學博士學位。過世後僅僅幾個月,不僅立即有大量懷念他的文章湧出,還有研究他神學著作的書籍面世,真佩服這些人的工作效率!         這些文章和著作,對我們領悟魏樂德的神學、靈命塑造的方法和取向,都是大有幫助的。大部份作者,都是魏樂德的門生、徒弟,與魏樂德相處甚熟,在屬靈成長中受惠於魏樂德。讀這些人的文章,能讓我們從各個方面,包括從他的生活點滴中,領略到真正屬靈人的風采。實在寶貴!        根據奧伯格(John Ortberg)的悼文,《天外高人:達拉斯•魏樂德》(Dallas Willard, a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不戴面具,認識自己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吳迦勒      《化身博士》(編註:Robert Louis Stevenson, The 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是很有名的小說。書中的傑基爾博士,從外表看是學識淵博、德高望重的社會名流,可內心深處,卻潛伏著想犯罪的邪惡性格。        他發明了一種化學藥劑。每當他感到慾望難忍時,就服藥變成矮小、醜陋的海德先生。等他幹完壞事,回到家裡,再服一劑藥水,就又變成了受人尊敬的博士。他就生活在這雙重人格、雙重身分裡面。最後,他自殺了。 一、你戴面具嗎?         現今有一些基督徒,在教會裡和教會外,也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表現,而且對自己的雙重性,沒有認識。        就如在假面舞會上跳舞時,人人都戴著面具,你不知道別人是誰,別人也不知道你是誰。人人都盡情地釋放自己在現實生活中隱藏起來的一面,和平時的自己判若兩 人。有些基督徒,就是這樣的戴面具者。到教會時,戴一副基督徒面具;一出教會,他就取下了面具,露出了真面目,成了另一個人,就像川劇裡的變臉一樣。        有一首短歌,是這樣寫的:“來作禮拜像隻羊,回到家裡成了狼。羊皮披在狼身上,看看好像是隻羊。回家掛在大門上,下個禮拜再穿上。假冒為善,難進天堂。”這首歌很多人都會唱,但大多數人不會把自己套進這首歌裡,不會承認自己只是披著羊皮的“非羊”﹗ 二、為什麼要認識自己?         承認錯誤,是改正錯誤的前提;向上帝悔改,是在上帝前蒙恩的基本要求。        在井邊和撒瑪利亞婦人談道時,主耶穌說明了敬拜的原則──用心靈和誠實來敬拜。對此,我的理解是,我們必須照自己真實的面目向上帝禱告,認罪悔改,這樣才能見到上帝的面。如果我們很虛偽,雖然在人面前能蒙混過關,但我們根本到不了上帝面前。        主耶穌打了一個比喻:一個法利賽人和一個稅吏,同時進聖殿禱告。法利賽人是一種表功式的禱告,他向上帝訴說自己如何虔誠,如何聖潔。那個稅吏卻連抬頭看天也 不敢,只捶著胸,求上帝開恩可憐他這個罪人。對此,主耶穌評價說:這個稅吏比那個法利賽人還算為義(參《路》18:9-14)。        稅吏認識到自己是罪人,需要上帝開恩可憐。憂傷痛悔的心,上帝從不輕看,上帝當然要赦免他了。法利賽人卻自以為義,覺得自己不需要上帝的憐憫,上帝當然不會憐憫他這個“義人”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神性榮美與團契生活

徐志秋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數週前,接到一個弟兄的電話,聽到哽咽之聲,於是馬上讓他來我的教會辦公室協談。         他坐在我的辦公室裡面涕淚泗流,說不出話來。情緒稍稍穩定以後,他開始傾倒出深藏內心的苦痛。原來,他的苦痛,就是在教會裡面找不到知心的朋友。他愛神的教會,想在教會中找可以交心的朋友。但是,他在這個教會聚會已經一年有餘了,至今未能如願。故此悲情難掩,傷心涕泣。         我靜靜地聽著他述說,對他深感虧欠。教會在團契生活方面的虧缺,是巨大而驚人的。我們的教會如此,北美的華人教會大多也都如此。         這一現象深深觸動了我:我們的教會團契生活中到底缺失了什麼,使得團契沒有吸引力?這是一種本質的缺失。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教會團契就像失了味的鹽,虧缺神的榮耀,不能實現主對教會的旨意。         回想初期教會的弟兄姐妹,“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恆切地在殿裡,且在家中擘餅,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讚美神,得眾民的喜愛。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 (《徒》2:46-47)與初代教會相比,我們當代的教會,到底缺失了什麼,使得本來應該像美酒一樣馥鬱芳香的團契生活,淪落到今天白開水的境地,不冷不 熱,飲之無味,棄之可惜?         感謝主,最近讓我遇到一位可以心靈深交的主內朋友,嚐到靈性情誼的美酒滋味,也讓我對《約翰福音》14-17章的經文,有了新的認識。從自己的親身感受和對聖經的心得,隱隱約約看到了上述問題的原因。 三一真神的形像與樣式         《約翰福音》14-17章,主耶穌用最簡單的語言,述說神國最奧妙的真理。可以肯定的是,主耶穌在這幾章裡,講述的是最要緊的道理,因為這是祂給門徒的臨別贈 言(也隔著時空向我們這些後世的信徒傳遞)。主耶穌迫切想讓我們明白祂的意思,所以用了最淺顯的語言。但祂知道,當時的門徒和我們這些後世的信徒,無法完 全領會祂的心意,所以設下伏筆,等待聖靈來進一步啟示光照:“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祂 要引導你們明白(或作“進入”)一切的真理。”(《約》16:12-13)         這個“現在不能領會”,必須等到聖靈來了才能“進入”的真理,到底是什麼呢?         原來,主耶穌在這裡啟示的,是三位一體的神聖本體之奧秘,關乎神本性的豐盛和榮美。是三位一體內,聖父、聖子、聖靈彼此完全敞開、完全接納、完全內住,彼此 尊重、完全合一的形像和樣式。希臘正教的靈修神學稱之為Perichoresis,指的是神的三個位格之間動態的、完美的合一。         這4章經文裡,反復出現一個間接受格:eν(en),其用法和含義非常廣泛,幾乎所有的英文版本,都譯之為“in”,中文和合本也譯為“在……裡面”,其基本含義為“在一個整體的裡面”,或“在範域之中”,表明一種既有界定疆域、又敞開容納接受的形態。         這個貌似簡單的片語,直指三位一體神性本體中既有界定位格,又相互敞開、接納、內住的位元格關係,是用空間概念來表達永恆結構。         表述上述含義的介詞片語,在這4章經文中直接出現42次。其中還不包括表達“在世上”的5次否定性含義:16:19、33,17:11(2次)、13。把剩下的42次歸類整理,大致可以看到如下幾類含義:     […]

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生活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年輕時參加青少年團契,不少契友只參加週五晚上的聚會。他們喜歡與其他同年紀的人在一起,卻覺得 主日崇拜枯燥無味,因此從不參與。大學時代的查經班,也有同樣的現象。而大學畢業後到其它城市就業時,有些人更是覺得當地教會的形式與原來的查經班有相當 大的差異,因為難以適應,就流失了。一些在傳統華人民間宗教背景下成長的人,覺得他們拜菩薩從來就是喜歡去就去,就是不明白為什麼做了基督徒就必須定時定 點做禮拜。在目前的美國社會中,更是有一些人自稱是基督徒,可是覺得教會充滿著偽善,因而對教會敬而遠之。 救恩的特質         不參加教會的理由很多,“教會”本身也不是不需要改進。但是,要明白為什麼要上教會,我們就必須先明白聖經中救恩的一個重要的特點,那就是:上帝拯救的對象是一群人,而且要這群人以他為生活的中心,一同得到他的應許。         在舊約時,洪水之後,上帝的拯救是從猶太人開始,而這救恩首先是賜給一個人──亞伯拉罕。可是,當上帝向亞伯拉罕表明自己的心意時,他已清楚地指示他要救的人包括了他的子孫,更是要萬國因他得到神的祝福(《創》12:1-3)。         接著,我們在《出埃及記》看到神落實他對亞伯拉罕的應許,是帶領所有的猶太人出埃及(參《出》10:8-11),而這些猶太人出埃及以後第一件要事就是在西 乃山與拯救他們的神立約,並建造會幕敬拜神。後來,我們更是看到12個支派的猶太人一同在神統率之下,進到神所應許的迦南地(參《民》32:1-32; 《書》4:1-7)。         耶穌時代的猶太教是一個偽善充斥的宗教。《約翰福音》記載耶穌的生平事跡,在開始的時候就指出他指責當代的猶太人, 把上帝的聖殿當作商業場所,並表示他的使命就是要讓聖殿達到它真正的目的:神與人同在(《約》2:13-22,參1:14)。可是,《約翰福音》一個獨特 之處,就是記載他經常在猶太人的節期上耶路撒冷參加各種慶典(參《約》2:23,13:1“逾越節”;7:2,14“住棚節”;10:22“修殿節”)。          主耶穌並沒有因為猶太人的偽善而不做他自己應做的事,更不是獨善其身而隱居曠野!因此,在符類福音(按:指《馬太》、《馬可》、《路加》三本福音書)中,我 們看到耶穌經常在會堂和聖殿敬拜、教導和傳道(《路》4:16,20:45–47;《太》4:23,21:23;《可》1:21、39),也看到他潔淨聖 殿時,特別指出聖殿是一個萬民禱告的殿(《可》11:17;《太》21:13)。後來猶太人指控他的一個罪名,就是說他要拆毀聖殿(《太》 26:60–61;《可》14:57-58)。          早期教會大部分是在迫害中度日子。可是在《使徒行傳》中,我們一再看到使徒們在耶路撒冷的 聖殿中敬拜(《徒》3:1,5:12,21:26)。保羅在小亞細亞和希臘傳道時,也是有機會就到猶太人的會堂敬拜(《徒》 13:14,14:1,17:2等),直到他不被猶太人歡迎,才另找機會(《徒》18:6)。          無可否認的,早期教會自視為猶太教正統,而 當時的猶太教也是有不同的教導系統。不過,我們也必須注意另一個現象,那就是:作為基督徒,早期教會當然有它的特點。路加在《使徒行傳》把它歸納為“恆心 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徒》2:42)在《使徒行傳》我們看到他們在物資上彼此互助,在家中有聖餐(《徒》2:44-46),甚至 有禱告會(《徒》12:12);在哥林多教會,我們則看到他們是在星期天──也就是主復活的日子聚會(《林前》16:2;參《啟》1:10),聚會時也有 禱告,聖餐,敬拜和恩賜的運作(《林前》11章和14章)。 […]

No Picture
成長篇

屬靈經驗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在上(34)期我們談到親近神時,曾經說過:“親近神是到他的施恩座前,朝見那創造天地並救罪人 的主宰!在他的面前,我們敬拜,聽他說話,求他施恩,也享受他的恩典,然後將他的旨意落實在生活的每一個層面。”這當然包括意志、思想和情感。因此,親近 神的人是有主觀的感受的。         談到親近神,不能不談經歷。可是,由於這課題相當大,而且是經常困擾基督徒的問題,所以我們要另文處理。 一、舊約聖徒的經驗         談到舊約聖徒親近神的經驗,《詩篇》是最好的線索。在《詩篇》51篇,大衛就指出一個悔改歸向神的人,會享受救恩之樂(《詩》51:12),而他在32篇則形容自己不認罪的時候,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詩》32:3)。         同樣,在《詩篇》中,我們一再看到一個人到聖殿中與神見面的時候,會有不同的果效。當人心懷不平而進入神的聖所時,他會得到另一種人生觀,心理也就得到平衡 (《詩》73篇,特別是15-17,21-22,27-28節)。當人在水深火熱的環境中向神求告的時候,他會脫離不滿和埋怨,轉為感恩(例如:《詩》 22,69篇)。         詩人說:“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詩》46:2-3) 這是因為在上帝的聖城中,“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雅各的神是我們的避難所。”(《詩》46:11)《詩篇》16:11更是正面地感謝神:“在你面前有 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在舊約時代,一個人敬拜神,可以是個人的默想或敬拜,但是,集体的敬拜有時是相當熱鬧的。關於這 一點,舊約聖經中最著名的事蹟,恐怕是大衛迎接約櫃進耶路撒冷時“極力跳舞”(《撒下》6:14),而《詩篇》其實也要聖徒使用各種樂器,包括“用大響的 鈸”讚美神(《詩》150:5)。         然而,聖經在這方面有幾個重要的提醒。         第一,一個人感受到平安與滿足,並不表示他與上 帝一定非常親近。這是因為我們的罪性常使我們欺騙自己。在先知書中,以西結和耶利米特別警告以色列人,當他們拜偶像犯罪的時候,雖然一再告訴自己:“這是 耶和華的殿”,但這並不能帶來真正的平安(《耶》7:4,6:13-14,23:17;《結》13:8-10)。         第二,我們沒有感覺到神的同在,並不表示上帝就不在。在雅各的生平中,他曾在伯特利驚訝地發現:原來神在這裡(《創》28:16)!在這種時候,我們最需要的是信心的眼睛,也就是以信心接受神的恩典。         第三,與神同在就有神的平安,但並不表示信徒一生都是生活在情感的高峰,更不表示一生都沒有問題。當詩人在46篇說不怕的時候,當時耶路撒冷事實上正被外邦人所圍困;當詩人在16篇感謝神的時候,他事實上正受到死亡的威脅!          第四,不同的人在同樣的地方遇到神,可能會有不同的体驗。摩西與以利亞同樣到了西乃山,卻有不同的体驗:摩西在西乃山時,上帝是在雷轟火焰中顯現,這是一個 […]

No Picture
成長篇

親近神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有位基督徒來信問道:“前段時間听一位牧師講道。他說,有一天早上,他被神叫醒,他知道神一定有話要和他說,然後就听到了神對他的呼召。實在是羨慕他和神這樣親密的關系。” “自己的靈修、讀經、禱告,好像也都挺正常的,但是並不能感受到神真正的同在。禱告的時候覺得很沒有力量,只是一種習慣,並不是在和神說話交流,甚至有的時候還會走神,覺得很虧欠。”          “當我要尋求神的時候,卻覺得他好像離我很遠。這種狀態真的很難過。”           “怎樣才能與我們的神更親密呢?”           相信這位讀者所寫的,也表達了許多人的心聲。在筆者個人的經歷中,禱告的時候不僅會走神,有時還會想到許多該做的事,甚至腦海中出現各式各樣的欲念,或是糊里糊塗地睡著了!在這種時候,心中確實真不好過,而且有極大的罪疚感。到底要怎麼樣,才算是親近神呢? 一、親近神的基礎          最近正在重讀一些歷代基督徒靈修名著(注1),筆者驚訝地發現,個人的經歷,竟然也是歷代許多聖徒共同的經歷!          坦白說,我們基督徒都說自己是罪人,需要倚靠神的恩典。可是,我們平常並不覺得自己真的那麼壞——直到我們要認真親近神的時候。在禱告的時候,我們會發現自 己的“修行”還未到家,因為我們的思想如同脫韁的野馬,無法控制。當我們要認真地親近神的時候,我們也會發現自己並不是那麼想親近他。不說別的,禱告15 分鐘,或是半個小時,那時的感覺是“天長地久”,可不是嗎?!            當然,魔鬼更是不願意我們親近神。不少基督徒都有這種經驗:在主日要上教堂敬拜神之前,與太太吵了一架;在禱告的時候,欲念突然如同凶猛的巨浪涌進,令人無法抵擋。在這種時候,我們才發現自己真的是一個罪人!我們發現,靠著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親近他。           讀舊約,更是發現一些信靠上帝的人,沒有辦法面對罪惡的現實,呈現出一些心理不平衡的現象:有人心懷不平(《詩》37:1,73:3),有人咒詛(例如 《耶》18:19-23,20:14-18)。在罪惡的世界中,上帝不僅靜默不語,而且好像是躲藏了起來(《詩》10:1,13:1-2),這是令人難受 的事。特別是自覺無辜的時候,更是覺得上帝見死不救、睡覺了,需要叫醒他(《詩》35:17、23,44:23)。           感謝神,聖經中的上帝 一直是主動要與人親近的。當他創造人類的時候,他將人安置在伊甸園(《創》2:15)。這是他自己的園子(《創》13:10),他常在園中出現(參《創》 3:8)。世人不听他的話,犯了罪,失去了福分,可是,當雅各因罪而逃難時,神卻在途中向他顯現,讓他知道伯特利竟然是神的殿,可以通天(《創》 28:10-17)!此後,神藉著會幕和聖殿,俯就世人,而且讓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住在世人的中間(《約》1:14,參1:51),要引領世人進入一個比伊甸園更好的新天地,永遠享受他的同在(《啟》21:1-4)。           神創造人,就是要人與他親近,生活在他美好的天地之中。           在舊約時代,到耶路撒冷聖殿中敬拜神的人,發現了一個寶貴的恩典,就是麻雀和燕子──最不值錢的人和過路客──都可以在上帝的殿中找到自己的地方,這是一個 福分(《詩》84:3-4)。同時,在《詩篇》中,雖然詩人有時會主觀地覺得上帝掩耳不听禱告,事實上他卻是瞪著眼楮注視著(《詩》39:13,呂 譯,NIV),他也發現創造主真的是無所不在,又無所不知,而且要引導、扶持(《詩》139篇)。           […]

No Picture
成長篇

如何明白神的心意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作為人,我們經常會体驗到人的有限。無論在大自然界,或在政治、社會與經濟環境中,都充滿了變數,所以華人在許多時候只得承認“人算不如天算”,然後無奈地說:“天意難測”。        作為基督徒,則加上了另一份煩惱,就是我們相信神的旨意美善,而且神恩浩大,因此願意活在神的旨意中。可是在實踐時,卻發現上帝的旨意好難明白,上帝好像將自己隱藏在五里雲霧中。           記得在我信了主耶穌以後,有一次在教會中聽到傳道人的勸勉,因而定意要在凡事上討祂的喜悅,遵祂的旨意而行。所以有一陣子,一踏出門,都要禱告求問上帝:今 天應該轉左或是轉右(因為那時無論是左轉或右轉,都可以抵達目的地)?可是,坦白說,上帝從來沒有回應!當然,結交女朋友時,問題更大了:我在戀愛中嗎? 我怎知眼前這一位就是上帝預備的終生伴侶呢?           這篇文章就是想從聖經中提供的一些線索,特別是從兩位人物──主耶穌和保羅──的生平事蹟,來思考這個課題。 一、主耶穌如何明白神的旨意?            《希伯來書》的作者講到主耶穌在世的生活特徵,借用了《詩篇》的話,在10章5-7節說,祂生命的最高指導原則,是要遵行上帝的旨意。接著,作者在8-10節 加以解釋,指出上帝的旨意不僅涵蓋了耶穌基督的一生,也對信徒有一定的指示。根據四福音書的記載,主耶穌在世時的教導,確實認為人生最要緊的就是遵行神 旨。祂不僅教導門徒要求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天上”(《太》6:10,《路》11:2),自己也順服神的旨意,死在十字架上(參《可》14:36, 《太》26:39,《路》22:42),並且認為祂遭世人拒絕,是出於上帝的“美意”(《太》11:26)。            有人問:耶穌怎知道十字架的 路是上帝的心意?顯然地,當時的人並不這麼想(參《約》12:16)。近代聖經學者指出,主耶穌這種獨特的理解,是根據上帝在祂受洗後所說的話:“你是我 的愛子,我喜悅你”(《可》1:11;參《太》3:17,《路》3:22)。這句話是結合了《詩篇》第2篇7節和《以賽亞書》42章1節而成,表示神應許 大衛的君王就是受苦的耶和華的僕人。換言之,主耶穌對自己生平使命的理解,是根據祂受洗時上帝特別的啟示,而上帝這個啟示又是在舊約經文中有記載的。           根據《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耶穌受洗後,就在曠野受試探。魔鬼在試探時所提出的挑戰,在世人眼中看來,其實都很有道理,而這場試探很快就變成一場引用 聖經的比賽。主耶穌能勝過魔鬼,做出合乎神心意的抉擇,全是因為祂正確地理解並遵行舊約的教訓(參《太》4:1-11,《路》4:1-14)。           約翰在他所寫的福音書中,更是進一步地顯示,主耶穌如何在祂的事奉中掌握上帝的心意,特別提到“時機”的問題。在《約翰福音》中,可以看到“時候”對主耶穌 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其中一句名言是:“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常是方便的。”(《約》7:6)這句話提醒讀者,主耶穌在世行事有祂的時間表,這 時間表不是根據祂自己的方便,而是根據上帝的時間。            在《約翰福音》中,特別可以看到,主耶穌的死有祂的“時候”。雖然猶太人早就想要殺耶 穌(參《約》5:18,7:44,10:31-39),但是時候未到,所以始終未能得逞。約翰甚至記載,有一次猶太人要捉拿耶穌,耶穌“卻逃出他們的手走 […]

No Picture
成長篇

門徒與信徒(下)

陳濟民 (續上期)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我們在上篇的引言中提到:一個名詞在新約中出現的次數不多, 並不一定表示它不重要。談到“信徒”這個名詞,這個原則確實適用。因為,我們談到門徒時已經指出,主耶穌對學生最特別的要求就是要他們信祂。在《使徒行 傳》中,雖然我們看到初代教會主要是使用“門徒”這個名詞,但它在5章14節也告訴我們:那些悔改而受洗的門徒,也是“信主的人”(believers; 現代中文譯本、呂振中譯本、思高譯本,和新譯本均類同)。我們以前講到稱義與成聖的時候,也同樣看到信心的重要。保羅在《提摩太前書》兩次用“信徒”這個 名詞(《提前》4:10、12)是有道理的。           在這一篇續集中,我們要看看新約聖經中怎樣談到信徒。我們特別要談的是《約翰福音》和保羅的教導。 二、信徒 1. 《約翰福音》談信心           耶穌的門徒就是耶穌的信徒﹗這也是《約翰福音》的信息。我們甚至可以說,若是要明白門徒和信徒的關係,最好從《約翰福音》著手。           在《約翰福音》中,作者特別告訴我們,當主耶穌快要離世前,對祂的學生講過一席話,就是《約翰福音》14至17章著名的“小樓談話”。在這談話中,主耶穌第 一句話就是:“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約》14:1)為什麼祂的學生會憂愁呢?因為他們要面對主耶穌的死亡;面對著一個未知的將 來,免不了會有焦慮和不安。但是主耶穌在《約翰福音》14章卻告訴祂的學生們幾個要點:第一,祂的死並不是生命的終結,而是回到天父那裡;第二,天父那裡 有足夠的場所容納許多人,祂還要再來接學生們到天父那裡,讓他們也一樣勝過死亡;第三,到天父那裡,勝過死亡,唯一的道路是主耶穌自己;第四,學生們因為 主耶穌勝過了死亡,藉著聖靈可以得到祂生命的大能,可以在今世做耶穌基督做過的事,而且他們活動的地區比主耶穌更廣;第五,學生們若是愛主,遵守祂愛的誡 命,就必定會体驗這種生命的大能。           簡言之,在談話中,主耶穌清楚地指出:祂的學生們必需成為“信徒”,而且相信的對象不是自己,只能是主耶穌,因為他們只有在主耶穌那裡才能得到永遠的生命。          什 麼才叫“信耶穌”?根據《約翰福音》第6章,主耶穌五餅二魚的神蹟後曾與猶太人有一段很有趣的對話。從猶太人的角度看生命,他們問耶穌:我們該做什麼才能 得到你所說的生命?耶穌給他們的回應是:“信神所差來的,這就是作神的工。”(《約》6:29)祂的意思是:你們什麼都不要做,信就是了。接著,祂談到他 們必需吃人子的肉,喝人子的血(《約》6:53-54),意思是:要得生命,就必須得到主耶穌自己,讓主的生命成為他的生命。約翰在1章12節告訴我們: 信耶穌就是接待耶穌;接受,是一種行動,但是接受的人本身並沒有貢獻。勝過死亡的生命不是努力工作得來的,而是上帝所賜的恩典。這也是為什麼主耶穌在《約 翰福音》第3章要對尼哥底母強調世人必須得到聖靈的重生。           信耶穌而得著生命,在生活上又是怎麼一回事呢?在這方面,我們可以再回到“小樓 談話”。《約翰福音》15-16兩章的主題,就是信了耶穌的學生們,在世界上的生活。在這段經文中,主耶穌用葡萄樹與枝子的關係,強調祂與信徒之間必須有 生命的關係以後,就談到他們之間必須有主那種捨己的愛。 […]

成長篇

門徒與信徒(上)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近代一些人談到解釋聖經的現象時指出,解經者有時會受到個人背景的影響與控 制而不自覺。在“門徒與信徒”這個議題上,我們便碰到一個實際的例子。今天在華人教會中,我們要不是自稱為基督徒,就是信徒。筆者個人無論在談話中或文章 中,也經常是這樣表達。可是,翻開聖經,特別是藉助經文彙編查看新約名詞出現的次數,我們卻發現下列令人驚訝的統計數字: *“基督徒”:3次(《徒》11:26,26:28;《彼前》4:16) *“信徒”:6次(《提前》4:10、12;《徒》5:14,15:5,10:45;《提前》6:2) *“門徒”:266次(全部在四福音書和《使徒行傳》)          當然,這個數字本身並不代表全部的事實。在新約中,“門徒”這名詞也不全是指主耶穌的門徒(例如施洗約翰的門徒:《路》11:1;《約》1:35、37 等)。同時,一個名詞出現的次數不多,並不一定表示它不重要。但是整体而言,這些數字仍然給我們看到一個事實,就是:今天華人教會的習慣用詞並非新約時代 常用的。           為什麼呢?《使徒行傳》11章26節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相當重要的線索:“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安提阿是猶太地區以 外一個以外邦人為主的城市,而基督徒這個名稱本身便是一個希臘羅馬文化中新創的名詞,意思是“基督一家的人”。這個線索讓我們看到:在新環境中常有新的名 詞出現。在新環境中,有時我們會發現一個新的名詞更容易幫助人明白我們的身分。           那麼,門徒和信徒所要表達的是什麼呢?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我們要分二次討論。由於一般人對門徒這名詞理解比較淺薄,我們會從它開始。 一、門徒 1. 門徒的內涵           要明白“門徒”這個名稱,最好是從《馬太福音》28:18-20節主耶穌的大使命著手。在希臘文聖經中,主耶穌這個大使命主要的工作內涵非常清楚:就是要使萬民做門徒。用我們現代的語言表達,就是使全世界各族群的人成為耶穌的學生。           仔細讀這幾節經文,我們必定會受到一些震撼。第一個震撼就是:大使命不是叫我們去傳福音,使人做主耶穌的信徒,而是做主的門徒!也就是說,傳福音的結果若不是使人做主的門徒,就沒有徹底執行這個命令。           怎樣使萬民成為耶穌的學生呢?這工作可以包括兩方面:第一,我們要“去”到萬民那裡;第二,到他們那裡以後,要做兩件事:為他們施洗和教導他們。           說到主耶穌要我們“去”這個行動,在當代相當非凡。那時候,若是有人要敬拜神,是要自己“去”耶路撒冷的聖殿。可是,主耶穌在世,卻是自己“去”到巴勒斯坦 全地,傳上帝國的福音,他也差遣學生到各城各鄉傳福音。上帝國的福音,原就不是僅僅要為我們提供一些個人的好處,更是要為全世界的人提供出路,可是,上帝 若不是主動地到他們中間把這好消息告訴他們,他們就不會知道,如此,上帝國的福音也就無法傳遍全世界。因此,耶穌的學生一個主要的行動,就是出去與世人分 享這個好消息。福音的使命是教會必須負起的工作。           在施洗和教導這兩件事工中,恐怕我們聽到“施洗”時會有些詫異。這是第二個震撼。其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