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靠聖經明辨,站立得穩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二

華欣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解經有誤 《創世記》第3章中,女人和男人並沒有被上帝咒詛。被咒詛的是蛇和地!女人和男人因犯罪受到的,是上帝的審判。 在新約中,“咒詛”出現了16次,沒有任何一次與所謂“祖先的咒詛”有關。 《出埃及記》20:5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是因為那個時代的人,常常是“四世同堂”住在一起,所以父親的罪會直接影響到兒子和孫子,並非上帝要因父親的罪,株連後代。 普遍適用的原則是:“不可因子殺父,也不可因父殺子;凡被殺的都為本身的罪。” (《申》24:16) 概念混亂 何謂祖先的咒詛?“祖先對後代的咒詛”與“因祖先之罪,上帝對其後代的咒詛”,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若是指某人的祖先曾對其後代咒詛(這種情況應該很罕見吧?),我們不必在意,因為全無效力。若是上帝要因某人的罪報應其後世子孫(參《耶利米書》32:18),這又豈是我們可以“宣告”就解除的? 上帝真正的心意,是: “ 耶和華說:‘日子將到,…… 當那些日子,人不再說: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但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我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這是耶和華說的。”(《耶 》31:27-34) 做法危險 當“老虎的靈”和“十八羅漢的靈”都跑出來了的時候,清楚表明這些都是騙人的東西。 老虎哪有靈?十八羅漢更是子虛烏有,屬封建迷信一類。但人在那時吼叫和作出奇怪動作,是可能發生的,很可能有邪靈的攪入。換言之,在進行這類“破除咒詛”活動時,人們處於不設防的狀態,容易讓邪靈趁虛而入。 後果堪疑 為什麼人在“破除咒詛”後會感到舒服? 因為這種“宣告”,實際上是把自己的問題,一古腦兒推向“祖先”。自己不需要作任何實際的改變,所有問題好像一下子全解決了,當然輕鬆快樂了。但是,靈命成長真的有此捷徑嗎?這種感覺能持久嗎? 我們當做的,是來到主耶穌面前,為自己的罪悔改。因為聖經上有應許: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1:9)。” 求主幫助我們在末世站立得穩,為主打美好的仗。 作者來自北京,為[海外校園機構]總幹事。 相關文章閱讀: 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 ——一封來自讀者的信   作者:梅冀,http://behold.oc.org/?p=24383 在歸入基督之後——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一   作者:邵遵瀾,http://behold.oc.org/?p=24378 真理先於經歷 ——回應《基督徒是否需要趕鬼釋放?》之三,作者:潘儒達,http://behold.oc.org/?p=24390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誰來分享我的喜悅?

琬秋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六月的悶熱,讓本已浮躁的人,更是難挨。 我的心情陰晴不定。所有的偽裝,不過是掩飾心裡的憂傷:哭啼時沒有人安慰,歡笑時沒有人分享。 不知道有多久,習慣了孤獨;不知道有多久,習慣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來去的人群,猜測著別人的世界。錯過了清風,錯過了細雨,還會繼續錯過什麼?也許,生命就是這樣? 如此的孤獨 今年的6月,假期出遊、學位考試通過、文章發表等,都讓我興奮、歡呼。然而,我卻找不到人分享。所以,憂傷,遮蓋了所有的喜悅;惆悵,取代了快樂。 分享是人的天性。人願意與自己親愛的人分享快樂,在分享中得到滿足。但孤獨的我,向誰分享心情?有誰能明白我的喜悅?有誰能夠與我一起笑、一起哭?沒有,一個都沒有! 很多人將悲傷埋藏,而我卻埋葬快樂,以淡淡的憂傷陪葬。有時想,如果生活平淡無奇,那麼我是不是就沒有快樂,也就沒有了憂傷? 除了上帝,沒有任何人知道,我並不是那樣快樂地生活。選擇校園安靜的一角,獨自漫步,內心中不住地祈禱:主啊,我帶著我的憂傷、我的眼淚、我的孤獨、我的無奈,在你的面前! 我的生活中,充滿了無人分享的喜悅,讓我更感到自己的孤獨。主啊,為什麼我不能夠有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為什麼我不能享受愛情的甜?主啊,為什麼?為什麼你給了我那麼多,卻沒有給我一個能夠安慰我的人? 我都看見了 突然,耳邊迴響起上帝對以色列人說的,你們“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出》3:7)。是啊,以馬內利,上帝與人同在,是上帝對祂子民的應許。上帝一直都在,一直都看顧祂的百姓。 當約書亞奉命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的時候,上帝要約書亞剛強壯膽,不要害怕,也不要驚慌,因為上帝必不撇下他,也不丟棄他。 在大衛躲避押沙龍的時候,上帝與他同在,使大衛寫出了讓後人倍受安慰的《詩篇》23篇。到了新約,上帝藉著祂的獨生愛子,拯救了我們,“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5)……我們還有什麼好埋怨的呢? 我們生活中的喜悅,難道不是上帝的恩典嗎?我們得到恩典的時候,想起上帝了嗎?我們都討厭忘恩負義的人,此時的自己,難道不是那讓人討厭的樣子嗎?我難道不是耶穌醫好的痳瘋病人中,沒有回來將榮耀歸給祂的嗎? 我真的好慚愧!上帝一直都看顧我,我卻忘記了祂。我不僅沒有感謝上帝給予的恩典,反而一直抱怨! 你一直都在 我突然領悟到,上帝藉著這些事情,讓我明白: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我尚且不能專心仰望上帝,不能以上帝為中心。如若身邊再多一個人,也許,身邊的那個人就會成為我的“上帝”了。“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詩》16:4) 是啊,上帝,你藉著這樣的事情,讓我明白你的愛。你一直都在,只是我忘記了!我忘記了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是我生命中最寶貴的財富!我憂傷時,你是我的安慰;我困苦疲乏時,你是我的力量! 上帝啊,你是這樣的奇妙!你沒有責備,卻以你的愛,讓我明白了你的意念真的高過我的意念,讓我懂得了,不是你沒有為我預備,只是我的生命,還不足以承受,那樣美好的關係。 上帝,你是窯匠,願你來陶造我,使我成為你喜悅的樣式,配得你所賜的美好關係。願你賜我清潔、守候的心,使我能夠專心仰望你,等候你的時間,並且能夠凡事都說:上帝,願你的旨意成就!   作者現居南京。

成長篇

追求靈性持續高昂的危險

比爾‧海波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最近有人問我:“基督徒領袖如何持續地保持屬靈的活力?”      我說:“我不擔心那一點。”      他很驚訝,甚至震驚。“對我而言,有件事比持續地保持屬靈活力更重要,”我解釋說:“那就是保持屬靈的真實。”(to stay spiritually authentic)      這兩者有所不同。      通常當我聽到人們談到持續保持屬靈活力時,他們談的都是精神飽滿、靈性高昂、感覺堅強、保持火熱,但那只是屬靈生活的一部份。期待靈性始終高昂,就像期待你的配偶夜夜浪漫,很不實際。      基督徒的生命裡總有起落,有時候覺得自己高昂又光彩,有時候卻覺得低落或沉寂;有些日子你覺得很絕望,但有些日子你恢復活力和喜樂。堅強、活力的確會臨到,但不會持續不衰。      當我們期待永遠上揚的時候,磨難就到。有些教會,每個禮拜都必須有偉大、榮耀的屬靈經歷,一個禮拜要比上個禮拜更高昂、更強勁。      然而,說真的,有一天我們的靈枯乾了,裡面再也擠不出半點活力。面對這種時刻,我們備受試探:要坦誠以對嗎?還是要戴上面具,因為我們照理應當是滿有“屬靈活力”的?      要誠實,對自己真實的屬靈狀況誠實,這就是我所謂“屬靈的真實”之意。這並非易事,但當你真實以對,就會成長,你所帶領的人也會成長。   討論 1. 為什麼很多時候人們對保持靈性“高昂不衰”覺得有壓力? 2. 我們應該對誰透露自己屬靈生命的狀態? 3. 幫助彼此在屬靈上更誠實的步驟是什麼? 4. 為什麼只關注保持“屬靈活力不衰”,實際上會成為我們“專顧自己”(self-absorption)的指標? 選自“建造教會領袖”材料《領袖的品格》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掙扎週記——當懷疑開始蔓延

本文原刊于《举目》62期 皚覓 週一        今天是週一,竟然神奇地可以休息,讓我覺得有些不適應,繼而懷疑:是不是自己偷懶或不盡責了?         手裡捧著聖經想讀,腦海裡卻閃過一個接一個的人:A姐妹,今天要和她吃飯嗎?B姐妹,幾週沒來小組了,要給她打個電話嗎?C姐妹,這週她帶查經,要和她預查一下嗎?         我眼前的經文,似乎也不再對我說話,因為我滿腦子都在問:“文本的意思是什麼?要怎麼來講這篇信息呢?用什麼例子來做引言?”         經文根本無法進入心裡,於是我合上聖經,決定先禱告!對呀,怎麼忘了讀經前要禱告呢?週日不是剛和大家分享了讀經前禱告的重要性嗎?         而且我好像很久沒有好好禱告了。教會剛起步,各項事工都有需要,同工又都很年輕,聚會場地剛找好,又出現了安全問題……這些都需要好好禱告。只是,禱告的時間比休息的時間還難擠出。教會人數雖然不多,關係卻挺複雜。光是關懷人,就可以把我的時間用光,更何況還要聯繫場地,準備信息,做些翻譯來掙生活費……         我每天早上禱告時,不到20分鐘,就會被電話或腦海裡突然冒出的事情打斷;等到晚上禱告時,往往又不到20分鐘就睡著了。結果,只好利用路上的時間,匆匆向主交託下一個要見的人、下一件要處理的事。        今天終於可以好好禱告了!跪在床前,我開始一項一項地禱告。但是很快就累了,便說:“上帝,你都知道!我全交託!”         猛然間,我發現自己因為“太知道怎麼禱告”而無法禱告了——我熟悉一套宗教語言、一套宗教程式,但是我卻找不到與上帝親近的感覺;我似乎有很多內容要禱告,一開口卻覺得空洞無物了。         是我說得不夠、練得不熟嗎?我心裡開始有些惴惴不安。這週日還要分享信息,感覺不到上帝的同在,我怎麼來預備?        我努力想讓自己擺脫這種不安,於是抓起電話開始約人吃午飯,準備進入別人的困境——安慰別人,好讓我可以逃避自己的困境。 週二         早上照常靈修。經文一個字一個字地從我眼前掠過,卻不做任何停留。昨天見面時,那位姐妹分享的掙扎,她所經歷的懷疑,仍一直占據著我的腦海。她說,在這個物質至上的大都市裡,在這個金錢和“關係”有著如此真實能力的體制中,上帝的能力相比之下真實嗎?上帝的恩典真的會臨到她嗎?         我昨天安慰她的經文,對她而言,似乎那樣蒼白無力。她說我沒有親身經歷過現實的殘酷,無法體會。可是,聖經也是事實啊,上帝的能力不也是真實的嗎?為什麼她沒有信心去經歷呢?         我要為她禱告!然而,她的掙扎和懷疑,如同感冒病毒一樣,感染了我的思緒,讓我的禱告也變得蒼白無力了。 週三         早上,細讀週日要分享的經文。神學裝備和解經訓練讓我很快便找出了經文要點,同時也找到了合適的切入點、例子……然而,還是覺得缺少底氣。週一靈修時的不安,週二靈修時的懷疑,混在一起,挑戰著我想要傳遞的教導。         想起昨天晚上和兩位大學同學吃飯。在這座房價令人咋舌的大都市裡,她們都有了自己的房子,還有了車子。一個在最貴的地段開始了自己的事業,另一個則在公司平穩地升職。而大學時似乎最優秀的我、還出國遛了一圈的我,卻“混”得最差。 […]

成長篇

沒有人能奪去 ——喜樂的真義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曾劭愷        “喜樂”是基督徒的屬靈特質。新約聖經講到喜樂,用的字是Chara,意思是joy、happiness、gladness。         喜樂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偶然的、偶發的,第二種是本質的。考試拿一百分,很喜樂;等了幾個月的實驗數據終於出來了,很喜樂。我聽莫扎特的時候,享受美食的時候,都充滿喜樂。這種喜樂是因事引起的,因此這種喜樂是偶發的。           就算我的人生充滿這類喜樂的片刻,也不代表我是個喜樂的人。          一個喜樂的人,擁有喜樂的本質,那種喜樂在我們裡面,是我們的一部分,沒有任何人或事能夠奪走這種的喜樂。雖然有時候,我們可能會因遭遇逆境暫時而陷入苦惱,但假如我們有喜樂的本質,那麼不論遇到什麼困難,都不會失去喜樂。           這種本質上的喜樂,就是主耶穌要賜給我們的喜樂。《約翰福音》16章,耶穌告訴門徒,祂將要離開他們,走向死亡。門徒因此憂愁、痛哭。耶穌於是比喻說:婦人 生產時痛楚、憂愁,但當孩子生下來,她就得到喜樂,且忘記生產的痛楚。耶穌說:“你們現在也是憂愁,但我要再見你們,你們的心就喜樂了;這喜樂也沒有人能 奪去。”(《約》16︰22) 耶穌賜給我們的喜樂,沒有人能奪去。           前幾年,有一部美國電影,叫《當幸福來敲門》(The Pursuit of Happiness),是影星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跟他兒子合作的電影。威爾‧史密斯飾演一位單親爸爸,帶著兒子住在街頭,窮困潦倒。他們相信追求幸福是人的基本權利,所以他們一直追尋幸福。          這部電影的標題,出自美國《獨立宣言》:人人受造平等。造物主賜給每個人不可剝奪的權利,包括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權利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小議大陸背景基督徒在靈命成長方面的障礙和陷阱

顏敏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信主,可以說是我一生最意料之外卻最棒的經歷。作為大陸背景的基督徒,在台灣基督徒為主的教會、大陸基督徒為主的團契中參與服事,我觀察到靈命成長上的一些障礙和陷阱(這些問題,恐怕不光大陸基督徒有,其他背景的基督徒也有),在這裡與《舉目》的讀者分享。 一、成長的障礙 1. 金錢奉獻         “我掙的錢,為什麼要交給教會10%?”這是我們大陸背景的基督徒常有的問題。我未信主的父母也覺得,我們本來就收入不多,還要捐錢給教會,實在很難理解。但這是聖經的教導。基督徒如果不能走過這關,就會錯失了經歷神的信實的機會,也阻礙了神在我們生命裡的祝福。 2. 忙碌生活         每一個來美國的人,都希望找到工作,辦綠卡,然後移民。基督徒也不例外。 有些人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因為有團契輔導催著、管著,會設法平衡學習、工作和團契、教會的時間,困難時還知道緊緊抓住神,向他禱告。找到工作後,離開了團契 所在地,卻如撒開了韁繩的馬,“自由自在”,也無所顧忌。靈修生活被忙碌的工作所代替。常常加班。為了打動老闆,可以錯過與最大老闆——上帝的約會。 3. 綠卡去留         上帝對每個人的帶領不同,有的人,他開大門讓他們順利留在美國;有的人,他“硬著心腸”,讓他們素衣返鄉。許多人在不解和痛苦中離開了神,離開了教會。 4. 背景文化         美國的華人,來自許多地方:大陸,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甚至巴西,西班牙……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經歷,讓外表看似相同、都有黑頭髮、黃皮膚的人,內心卻大不一樣。這些不同,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摩擦和誤會,基督徒也不能倖免。         比如我們團契,80%以上是大陸背景的基督徒,但輔導員是台灣背景的。團契中使用的投影片都是繁體字,有些人就提出:為什麼不用簡體字?原因其實很簡單,看得懂簡體字的人,基本上都看得懂繁體字;看得懂繁體字的人,卻不見得看得懂簡體字。         教會裡也是一樣:當服事中發生衝突、教會領袖支持台灣背景基督徒,大陸背景基督徒會不滿:“還不是因為教會領袖也是台灣人!”        這樣的衝突如果處理不好,可能造成弟兄姊妹心裡受傷,離開團契、教會。 5. 婚姻家庭         當大陸的老同學、老同事在而立之年事業有成,許多在美國打拼的人卻還在為了綠卡、穩定的工作而辛苦努力,這些人心中難免有許多不平衡。         這種情況下,夫妻之間也容易產生矛盾。更兼許多家庭本就不是以愛為基礎建立的,所以夫妻間關心少、要求多。這樣的家庭,在誘惑、試探面前極其脆弱。當家庭產生問題或破碎的時候,不少人就離開了信仰。 […]

No Picture
事奉篇

情緒與靈命

李台鶯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人人皆有情緒,也經常體驗情緒。情緒是人對周圍事物、日常生活狀況的反應。情緒的處理與表達,對人際關係具有很大的建設或破壞的力量。         情緒也反應了人的生命成熟度,是基督徒靈命的指標之一。處境誘發出的個人情緒,會透露出人的心理活動,包括信念、價值觀、動機、欲望等等,因此是十分值得重視的。 情由心發         情緒並非是獨立存在的,乃與人的其他心理活動息息相關。有人以為情感與思想是可以分割的,理性與感性是對立的,此乃錯誤的觀念。一個人的外在情緒,源於內 心,情緒將個人的內心活動表明出來,諸如心志/認知(思想、計劃、判斷),意志(選擇、行動、作為),以及良心(是非意識等)等等,是以《箴言》3:24 要我們保守我們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            西方心理學學者指出,造成人情緒不穩的7個因素是:自尊心低 落、缺乏快樂、焦慮、強迫性觀念與強迫性行為、缺乏自主、憂慮以及罪惡感。但是聖經告訴我們,人類的情緒問題,要追溯到伊甸園——亞當不順服神,人類開始 自治、自足、自私(self-independent, self-sufficient, and self-focus)。也就是說,人的罪行才是導致人類各種問題層出不窮的根源。         人的問題不只限於情緒上的,更是認知上、意志上、良知上的,是全人的,而非世俗心理學者所認為僅僅是心理上的。例如:如果一個人認為,他必須有面子才有生存的價值,那麼,他在思想上就會認為面子很重要,丟了 面子是可怕的。當有人公開或私下說他不對、不好之處,他就認為丟了面子了,就會不開心(這就是情緒了)。接著,他可能選擇反擊,或逃避,或遮掩(自我防衛 的藉口)等等。         說穿了,這就是外在處境啟動了內在的思想、信念、價值觀等等,又帶動了情緒、欲望、反應、感受等等。思想與情緒共鳴時,意志會很快做出選擇,指揮大腦下達命令,讓身體做出言行或舉止的反應。因此,每一種情緒其實都反應出其人真正的所是,他/她的本性。         因此,人可以問自己為什麼有這種情緒?內心真正想要的東西又是什麼?若一個人探究自己的內心,就會知道自己內在的爭戰究竟為何。 頭大身小        根據多年的經驗,筆者發現,華人基督徒的靈命成熟度,多半不是與神學知識成正比,乃是與是否順服、信靠神有關。靈命不成熟非因情緒問題,乃因不順服神,是意志力的選擇——能否將自己的欲望放下、信靠神的選擇。        在美國或台灣、香港等地的華人信徒,不乏真理的教導和信仰成長需要的資源,因此思想上有真理的認知。這些基督徒若選擇順服神的權柄、信靠神的真理,無論任何 處境,都按照聖經作出回應,將自己內在欲望服在基督主權之下,將自己的思想順服在神的真理之下,就不會有所謂的情緒問題,此即所謂靈命成熟的基督徒是也。         但基督徒如果參加了各種聚會和特會,接受了各種裝備,也瀏覽各種屬靈書籍,熟讀聖經,明白真理,卻只有知識而無生命,是所謂“頭大身小”的信徒也。此類光有神學知識,信仰卻未落實在生活中的信徒,一旦遇上逆境,生命中就會產生各種掙扎,然後以情緒問題的面貌出現。 既同且異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老年人也要背誦金句

史濟彥 本文原刊於《舉目》46期 一、迷茫與爭執         聖經金句,就是聖經中精闢的經文,對基督徒有很大的指導作用。理解和熟悉聖經金句固然重要,但要不要背誦,認識不一。         以我為例,我受洗快10年了,一向覺得,如能背金句、用金句來指導自己的生活,這當然很好。但我畢竟歲數大了、老了,記憶力衰退了,難以背誦。因此,我從來沒在這方面下過功夫。         2008年,我到美國探親,碰到背誦金句活動——我兒子所在的華人教會,發動大家背經文。年輕人響應較多,老年人就沒有嘗試的了。我心裡佩服,但不敢問津。          另一次,是2009年,我再次到美國探親,參加了門徒培訓。領會的每天在會上叫人起來背誦事先給出的金句。我也努力了,做了準備,但一節也背不上來。幸虧領會的沒找我起來背誦。          在結束培訓的歸途上,兒子提出要大家背經文。我立即拒絕了。我說,要背,你們背吧!我就不參與了。兒子覺得,基督徒了,怎麼不願背經文呢?結果,大家沒背一句經文,卻集中對我的態度進行了辯論和討論,整整兩個小時! 二、一經節,三個月         當天晚上,我在床上進行了激烈的思想鬥爭。突然,我腦子好像開了竅——我年紀是大了,記憶力退步了,難道就不能求助上帝,請他賜給我智慧和力量,改變現狀,跟大家一起來背誦經文、多得好處嗎?         我的心突然平靜了下來,覺得可以試一試嘛!記憶力不夠,不是還有神可以依靠嗎?         第二天,我就收集了一些金句,寫在紙上。到晚上,躺在床上,就開始背其中的一節,就是《約翰福音》6:63,“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        這句經文很重要,又很精煉。我想,這經文我過去念過多遍,現在再多念幾遍,一定能背下來。但是,我翻來覆去地背,就是記不住,不是忘了這幾個詞,就是忘了那幾個詞。明明記住了,頭一轉,就忘了。好不容易有進步了,一看錶,整整背了三個小時。         天哪!這一句短經文,我竟背了三個小時!還沒有過關,沒有及格!         問題還不只如此。睡了一覺,第二天一起來,竟全忘光了。昨晚三個小時,白費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是不是該放棄呢?但我還是想靠神的力量,繼續試一試。於是,我一天背三次,一次一個小時。就這樣,這麼一句經文,足足花了一個多月。 三、努力就有效          有了點成果,我信心足了,心氣兒也高了,就開始背另一節經文:“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等等。         從門徒培訓,到離美回國的四個月中,我竟背下了29句、55節經文。         一次在吃飯的時候,我不知不覺地用到一句經文。我兒子很是高興,說我大有進步。還有一次,在團契會上,主持人知道我背經文的情況,突然指明要我背誦經文。我 […]

No Picture
成長篇

解開自卑情結 ——《哈該書》2:1-9

星余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一位著名的演說家,面對演講室裡的兩百人,舉起一張20美元的鈔票,問道:“誰要這20美元?”有一些人把手舉了起來。 演說家把鈔票揉成一團,然後問:“誰還要?”還是有幾個人舉著手。           “那這樣呢?”他把鈔票扔到地上,又踩又踏,拿起來後,鈔票已經又皺又髒。“現在還有誰要?”           那幾個人還是舉著手,沒有放下。           演說家說:“這告訴了我們什麼?那就是,無論我們怎樣對待這張鈔票,它的價值還是20元。所以,我們還是要它。同樣,在人生的路上,我們會無數次地被擊倒、 被欺凌,甚至被碾得粉身碎骨,有時候連我們自己都覺得自己一文不值。可是,無論發生了什麼,無論別人怎樣看我們,在上帝的眼中,我們並沒有貶值,我們仍然 是寶貴的,仍然是無價之寶。沒有任何事,沒有任何人,能夠奪去我們的價值!我們要永遠記住這一點!”           人怎樣看自己的價值,是非常重要的。人覺得自己有價值,還是沒有價值,會影響他做事的態度,甚至會決定他一生的路、一生的成就。           上帝非常看重我們,祂也希望我們知道,祂有多麼看重我們。耶穌常常鼓勵人:不要怕,不要憂愁,你們可以放心,天父愛你們,我也愛你們。你們在我的裡面就有平安……           所以,聽耶穌的話,我們就可以走出自卑,挺起胸膛,勇敢地走下去。 為什麼會沮喪?           《哈該書》2:1-9,是先知哈該第二次向以色列的領袖和百姓,傳達神的話。神為什麼要再次對以色列人說話呢?因為以色列人正陷在自卑情緒中,需要鼓勵,才能鼓起力量,重新投入建造聖殿的工程。             為什麼以色列人陷入自卑呢?原因有很多。首先,可能是他們動工之後,才真正意識到工程的巨大和資源的短缺。在現實困難面前,起初的熱情很快過去,隨之而來的是失望、挫折,甚至懷疑:“這個工程真的能夠完成嗎?就靠我們嗎?”            再者,以色列人不是在空地上建造嶄新的聖殿,而是在60多年的廢墟,以及16年前不了了之的工程上,重新清理、裝修、建造。改建舊的,總是比造新的困難,所以以色列人搞了很久,可能也只是搬走一些垃圾而已,完全看不到效果,也沒有成就感。這種情況下,灰心喪志是很自然的。            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時間上的。那時是7月,按照猶太人的律法,7月是他們節期最多的月份。又是吹角節,又是贖罪日,又是住棚節,一守就是大半個月,什麼事都不許做,什麼工程都得放下。工程一旦被延緩,開始時的那股熱情,也很快就消退了。            這種困擾,是古今皆同的。筆者身為牧者,常常看到,當教會的工作有進展,例如大家的積極性開始高起來,崇拜的人數開始多起來時,卻一會兒一個假期,少掉一些 人;一會兒一個營會,又停掉一些工作。雖然那些往往也是好事,卻使得教會的增長勢頭保持不下去,教會原本的工作受到了干擾、遇見了挫折。            但這就是現實,現實生活永遠都充滿了攔阻、挫折、干擾。 […]